陈扬心中震惊。请大家看最全!他的大挪移术,可以说是独步天下。对方若是不会大挪移术,断然难以追杀上来。这沧临帝君,怎地来得如此之快?

    陈扬想不通,也无瑕去想。他现在身陷险境,需要想的是如何脱困。

    沧临帝君冷笑一声,说道:“你的大挪移术,的确厉害无匹。但是孤在这神农世界里面,就是创世神般的存在。千里万里,一念即到。”

    “原来如此!”陈扬心中暗道。他嘴上则说道:“看来今日,我是非死不可了。”

    沧临帝君眼神一寒,说道:“没错!”他说完之后,立刻出手。

    沧临帝君是个自负,而且有大决断的人。他手下之中,高手众多。可他在见到陈扬之后,一直都是自己出手。他不希望这其中有任何的差池。

    一向以来,沧临帝君都是神农世界的绝对主宰。就算是易行之,他也没有太过忌惮,反而念了一丝的兄弟之情。而自从陈扬出现之后,沧临帝君心中则是深深的不安。因为陈扬身上,有太多神秘的东西。

    先是雷磁被陈扬同化,眼下,他居然连世界之力都有了。

    “天绝神火印!”沧临帝君一掌劈出。

    一道巨大的神火印凶猛斩杀过来,这神火之中,蕴含了一股天灾灭绝气息,强大到了极点。就如火焰魔神袭杀过来。

    “大火焰术对付不了,大吞噬术也不行。”陈扬见到这天绝神火印,立刻知道沧临帝君法力无边,这样的法术,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应付。

    “世界之树!”危机之中,陈扬不得不祭出世界之树。

    世界之树迅速形成,无数藤条形成一道掌印,便与那天绝神火印轰杀在了一起。

    任凭沧临帝君法力无边,但他的法力遇上了陈扬的世界之力,依然是无法战胜。

    “世界之力!”沧临帝君冷笑一声,他早已料到这一点。这天绝神火印就是逼迫陈扬用出世界之力的。

    下一秒,沧临帝君的世界之力化作无边燃料,立刻,天绝神火印化作冲天灭绝之火,将整个世界之树点燃。

    陈扬感受到了天绝神火里的杀伐气息。

    陈扬不停运转世界之力,那世界之树继续生长,但天绝神火就燃烧得更快。

    这一次,陈扬却是没办法再逃离出去了。小神农鼎乃是沧临帝君自成天地的法器,不会因为陈扬拥有世界之力,就可以挪移出去。

    小神农鼎和沧临帝君血肉相连,陈扬的大挪移术是破不开这种壁障的。

    这一点,沧临帝君心里清楚。

    陈扬心里也清楚。

    “大吞噬术!”陈扬突然大手一挥,施展出了大吞噬术。

    轰!

    一瞬间,所有的天绝神火全部被陈扬的大吞噬术吞噬进去。那天绝神火的燃料乃是世界之力,于是很快就被大吞噬术化解。

    “找死!”沧临帝君对陈扬已经足够了解,所以陈扬的大吞噬术一施展出来。沧临帝君身形一转,居然就出现在了陈扬的身后。

    下一秒,沧临帝君一掌劈向陈扬的后背。

    陈扬骇然欲绝,这一瞬,亡魂皆冒。

    陈扬顾不得大吞噬术了,迅猛之间,祭出大黑丹,整个人直接躲进了大黑丹之中。

    那大黑丹狂猛运转起来。

    砰!

    沧临帝君一掌击杀在了大黑丹的丹体之上。

    巨大的压力,杀伐之力冲杀过来。陈扬便觉得,似乎就是……天与地在一起挤压他。那种力量,狂暴到了杀绝天下的地步。

    在这样的掌力面前,陈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丹体瞬间爆炸开来。

    无数的大黑丹碎片炸裂开来,同时,陈扬也被沧临帝君一掌击中。

    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瞬,那世界之树突然生长出来,无数藤条将陈扬包裹住。

    陈扬立刻就成了树人。

    再一次,陈扬陷入了昏迷。他被世界之树包裹住,然后朝下方飞速坠去。

    沧临帝君冷笑一声,他身子一转,迅速在下方出现。他当下便欲一掌彻底将陈扬粉碎,他要将这个劫数完全的毁灭。

    多年的谋划,等待,都是为了这一切。

    沧临帝君不会再让任何人来破坏这一切。谁也不能改变陈扬即将死亡的命运。

    “且慢!”可偏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若是其他人,沧临帝君可以不管不顾,但这个声音,他不得不听。

    乃是……祖神的声音。

    “父神?”沧临帝君一愣,他随后将陈扬接住,便让其漂浮在空中。

    祖神的声音再次传来,他说道:“将他带到元胎之中来。”

    “这……”沧临帝君未免心有不甘。

    “怎么?”祖神残酷的声音传来,说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孩儿不敢!”沧临帝君马上说道。

    之后,沧临帝君便只好将陈扬带走。

    他收了小神农鼎,然后一路朝神农山飞去。几个眨眼,沧临帝君又到了元胎之中。

    那四名老者还守在外面,至始至终,他们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胎之中,陈扬就躺在其中。

    他身上的世界之树力量未曾消褪,正在全力为他疗伤。他身上受损的经脉正在逐渐恢复。

    “父神,此子乃是您的劫数,孩儿一心想要杀他,以绝后患。孩儿不明白,为何父神不让孩儿杀了他?”沧临帝君马上说道。

    祖神并未出现,而是隐藏在元胎之中。他说道:“凡间常有危机直说,危险之中,便也含有机会。此子的确是为父的劫数,但也是为父的机会。”

    “哦,父神此话怎讲?”沧临帝君问。

    祖神说道:“你有所不知,此子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融合了为父的世界之力。等于,他的血脉与为父的血脉变成了一体。所以,他的身体,是很适合为父来居住的。”

    “原来如此。”沧临帝君恍然大悟。

    “当初,为父用行之的身体来居住。没想到引来了劫火烧身,为父沉睡多年,在沉睡之中,也在参悟其办法。”祖神说道:“为父想了许久,终于明白了。气数,为父还差气数二字,此子身上,气运浓烈。为父若是在他身体之中居住,掌控其气数,如此一来,便可名正言顺的成为一个人。从此超脱神农鼎,天大地大,便都由为父驰骋。”

    “孩儿恭喜父神!”沧临帝君马上说道。他顿了顿,说道:“只是父神,此次您确定不会再引动劫火了吗?”

    祖神说道:“劫数之中隐藏真我,这一次,为父不会再失手了。你去元胎之外守护吧。”

    “是,父神!”沧临帝君不敢有违,立刻出了元胎。

    陈扬在迷迷糊糊之中,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清醒。

    他的大黑丹被击杀成了碎片,那一瞬间的伤害绝对是不容小觑。沧临帝君的掌力太霸道了,若不是大黑丹挡了一瞬,陈扬早该惨死当场了。

    另外,大吞噬术还没将天绝神火吞噬干净。他的大吞噬术里面,也受了重创。这次,陈扬的伤严重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若不是最后关头,世界之力主动护体,陈扬早已经死得渣都不剩了。

    陈扬的身体,一片乌黑。

    天绝神火也在侵蚀着他的身体,那世界之力不停的渗透生机进来。

    “痛,好痛!”陈扬痛苦呻吟。

    那世界之力如甘霖一样,不停的治疗陈扬。但仍然无法将陈扬的痛苦缓解。

    此时,那祖神在虚空之中,淡淡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随后,祖神突然说道:“世界之力,收回!”

    一瞬间,所有的世界之力都消失了。

    就连陈扬体内的世界之力,也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强行收走了。

    陈扬身上的树藤全部消失。

    他再也感应不到任何的世界之力,陈扬立刻就如在烈火之中,全身都被燃烧,痛苦难挡。

    “痛,好痛!”陈扬感觉每一寸肌肉都在被火焰燃烧。

    陈扬痛苦到了极点,但此时却是一动不能动。

    “凡人,你的元神即将陨灭。本座占据你的身体之后,会重新运转世界之力,消除这小小的天绝之火。”祖神淡淡说道。

    “嗯?”陈扬虽然痛苦,但却因为祖神的话瞬间恢复了一丝清明。

    他勉力睁开眼睛,便看见自己又处在了元胎之中。

    “你是祖神?祖神?你出来。”陈扬忍不住嘶叫道。

    “本座出来了,你又能如何?”祖神淡淡说道。

    “你想干什么?”陈扬厉声质问。

    祖神说道:“你的身体,融合了世界之力。你的身体之中,血脉已经和本座相连。本座占据你的身体,正是合适。等你开始神智不清的时候,就是本座入侵你身体之时。”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陈扬问。

    祖神说道:“你若直接死了,气运跟着消散,那么本座就会再次引动劫火。所以,你还不能死。”

    陈扬立刻明了了。

    但是此时此刻,陈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谁能救我?我能做些什么?死路一条,死路一条啊!”陈扬心中忍不住呐喊。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易教授来了,又顶什么用。想必那沧临帝君一行人,就在元胎之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