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者,向来都是寡薄无情的。请大家看最全!对于祖神,沧临帝君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更是众生都是工具而已。不会有什么真实的感情。

    所以,断无邪也可以说出,那些神警,死便死了。

    陈扬沉默不语。

    断无邪说道:“阁下难道还要考虑吗?”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难道不该考虑吗?”断无邪说道:“这着实没有考虑的必要,第一,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今日上峰派了我们兄弟二人来,若是不动干戈,便是你投诚的诚意。我们会带你去见帝君!若是你不同意,那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笑笑,说道:“有些事情,你们想的太绝对了。就像那战狂,赛克斯之前朝我出手时,何尝不是信心十足。”

    “他们那些蠢货,焉能与我兄弟二人相提并论!”便在这时,一旁的断无痕开口了。他的眼中闪现出寒意,又对断无邪说道:“大哥,咱们与这狂徒废话什么,先擒下再说。不然的话,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呢。”

    断无邪冷声说道:“无痕,休得放肆。”

    “哼!”断无痕大是不服,但大哥既然开口了,他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陈扬有陈扬自己的考虑。

    第一,他不是没有实力来对付这两人。虽然这两大虚仙的确厉害,但他有他的手段。只是他不太愿意去使用大宿命术罢了。如今他融合雷磁,雷磁元爆已经无法限制他的法术。而且,他还希望多汲取一点雷磁元爆,以此来壮大他的灵魂涡旋。

    第二,陈扬很讨厌祖神。

    那祖神,愚弄众生,一件仙器的器灵,居然奴役人类,奴役诸多高手,这是本末倒置。

    第三,火红巾是天道学院的人。天道学院里面全是修真者,那是不愿意屈从暴政,从而反抗的正义之士。陈扬如今既然已经收了飞红巾为徒,那怎么也得注意下自己的形象。所谓为人师表,那不是没有要求的。

    所以,综上所述几个因素,陈扬根本不打算投靠祖神那一方。

    另外再说了,他们的招安,到底有多大的诚意,这可说不准。一旦入了狼窝,想要再出来,那就难了。

    断无邪此时却是充满了希望,他向陈扬说道:“我知道阁下有许多奇怪的手段,比如融合雷磁,近战凶悍。但这些神妙虽然可以帮助你对付神警,只是你在我和我兄弟面前,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终究都不过是一场空。我本可以直接抓你,或是杀你。只是念在人才难得的份上,才对你良言相劝,希望你不要自误。”

    陈扬耸耸肩,摊摊手,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打算听从你的好意。我在这里,说咱们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点意义都没有。只不过,我不愿意去帮助什么祖神来对付天下修真者。更不愿意在这一件器灵面前,低下头颅。他算什么?连个人都算不上吧。”

    “胆敢辱骂祖神!”断无痕的眼中出现了冰寒的杀意,他随后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是在找死!”

    断无邪的脸色也是变了,他说道:“万物平等,阁下认为祖神非人,便瞧不上祖神?但谁规定,人类就得高高在上?万物之中,各凭本事。祖神教化天下,那就值得尊敬。”

    陈扬自知失言,他说道:“也是,的确是我认知偏激了。既然祖神能有此等本事,的确值得尊重。但人各有志,他虽然比我高强厉害,可我却不愿意屈从于他。这是我的自由!”

    断无邪微微一怔。

    他没想到陈扬这么快,居然主动认错了。

    “阁下的确非是常人,难怪会有非常人手段。”断无邪说道:“你虽然非我族类,但与天道学院的修真者又有不同。因为他们如你之前所言,看不上祖神。”

    每个人都有一点的偏执,断无邪是真心钦佩于陈扬能够瞬间纠正他自己的观念。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只是眼下,看来咱们是不能善了了。”

    断无邪说道:“方才招你投诚,乃是上峰的意思。眼下,你若投诚,我当以朋友,兄弟待之。”

    陈扬说道:“我不可能投诚。”

    断无邪也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只有一战了。无痕,你在一旁,先不要出手。我来会会这位兄弟。”

    “陈扬领教高招!”陈扬立刻抱拳。

    “好,哈哈!”断无邪朝前一步,居然从机甲里面走了出来。他再大手一挥,那机甲就收入到了戒须弥之中。

    断无邪一身黑袍,他身材颀长,这时候身形一动,便在场中消失不见。

    同时,断无痕也跟着消失了。

    接着,四周开始产生了变化。

    那四面八方的土地开始塌陷起来,一片一片的树林朝下方的深渊里坠落而去。

    就连天上的夕阳,云彩也开始变化起来。

    “天地崩塌,五行混乱?”陈扬见状,不由失色。

    “好家伙!”陈扬马上就明白了。这断无邪和断无痕原来早已布局,这一方天地,都是法器形成的。

    陈扬便知道,他已经被法器笼罩了。

    “又是小神农鼎!”陈扬暗道:“只是这断无邪的小神农鼎比那战狂的要厉害十倍以上。”

    陈扬这时候也朝下方坠去。

    “嗯?”陈扬立刻就朝上空飞去。

    只是,他突然发现空中的规则变化万千,他居然找不到着力点,法力运转,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大挪移术,失灵了。

    陈扬立刻再次展现出大黑丹来。

    大黑丹的鲲鹏翅膀展开,立刻朝上面飞去。

    只是,诡异的事情再次出现了。

    那就是大黑丹也飞不上去,反而是朝下方深渊里疾速坠去。

    “我明白了,是空间移动转换。事实上,我是在朝上面飞,但这整个空间由小神农鼎操控,所以给我造成了这种错觉。”

    陈扬明白了这一点,立刻就此站定,守住本心。

    那周遭已经是一片深渊,再也看不见天上日空。随后,陈扬身子一定,便落入到了沼泽之中。

    那是腥臭的腐蚀的东西,让人触碰之后,感觉非常的恶心。陈扬用尽手段,也无法脱离这样的沼泽地。

    一时之间,陈扬全身冰凉,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便在这时,断无邪的攻击再次发出。

    沼泽之中,无穷黑色利剑,并且沾染剧毒,疯狂攒杀过来。

    陈扬立刻感觉到危机压顶,这并不是幻觉。而是小神农鼎里面的真实物质,乃是致命的。

    小神农鼎先是颠倒空间位置,然后才是施展杀招。

    根本就连断无邪的鬼影子都捞不到,这让陈扬无从反击。

    “大吞噬术!”陈扬在危急之中,施展出了大吞噬术。

    于是,那众多沼泽污泥,还有黑色利剑海量的被大吞噬术吞噬进去。

    只是很快,陈扬就有些受不了了。

    只因为,这些沼泽污泥,还有黑色利剑,污秽太剩。大吞噬术都无法将其完全净化。

    陈扬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大吞噬术吞噬不了其中的剧毒,他的身体立刻感染到了毒液。

    “好难受!”陈扬感觉到这剧毒乃是天下奇毒,那怕陈扬的身体绝对强悍,自愈能力超绝,可是却抵抗不了这种毒素攻心。

    “哎……”便在这时,断无邪传来一声长叹。他说道:“陈扬,本来你还有大好前程的。如今你身染剧毒,已是死路一条。这小神农鼎中的毒素,乃是从真正的神农鼎中取了因子。你根本化解不掉的。我知道你会大吞噬术,这绝杀之阵,正是为你准备的。你走到这一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陈扬眼看就要死于非命,这时候,他不得不施展出绝招了。

    “伟大的宿命啊……”

    大宿命符箓被迅速催动,一股股浩瀚的宿命之力袭杀而出。

    陈扬身体里的毒液直接被大宿命术全部汲取,这股宿命之力蔓延而出,迅速在沼泽地中杀出一条通道。

    在倒置的空间中,宿命之力成为了永恒。天地灭而宿命不灭!

    陈扬迅速施展大挪移术,直接离开了沼泽地。

    “破!”陈扬集结了宿命的力量,一剑斩出。

    轰的一声!

    那小神农鼎直接破灭成了碎片。

    在碎片之中,陈扬冲出了小神农鼎。

    天地之间,立刻又是一片清明。

    夕阳依然西下,那片树林还是原样。

    仅仅是这一下,陈扬耗费了足足一千五百年的寿命。他仅仅只剩下四千五百年的寿命了。

    更要命的是,陈扬的大宿命符箓上,阴影再次加深。

    之前是四分之二的阴影,如今那大宿命符箓上,阴影已经到了四分之三的地步。陈扬心中有股很不祥的预感,一种灾难的意味围绕着大宿命符箓。

    陈扬不知道,一旦阴影全部笼罩了大宿命符箓,那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但现在,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陈扬无心和断无邪以及断无痕继续纠缠,他身形摇动,直接施展大挪移术离开了原地。

    断无邪这时候却还在懵比状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