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是出在火红巾的身上。请大家看最全!”这是陈扬终于想透的问题。当然,他并不是这三天都在琢磨这个问题,他在这三天里,大多时间是在领悟灵魂涡旋和大宿命术的道理。

    “雷磁,还需要更多的雷磁。”陈扬最后还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陈扬检查自身,确定没有了问题。之后就暗骂自己糊涂,火红巾之前就被战警们追上了。自己带着她,不多做处理,自然还会被战警们追上来。

    只是这一次,居然已经过去了三天,敌人一直没有行动。这让陈扬觉得有些诡异和不可思议。

    陈扬觉得敌人一定是在暗中酝酿,酝酿一场必杀之局。

    “不管了,先给火红巾解除警报。”陈扬随后就出了戒须弥。

    火红巾一直在外面老实守候,这姑娘虽然调皮了一些,但陈扬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她老老实实的靠在树上,正在小心翼翼的守护。

    “师父,您出啦啦。”火红巾看到陈扬出来,立刻欢喜的跳下树来。

    “这几天,没发现什么异样吧?”陈扬便问火红巾。

    火红巾摇头,说道:“没有啊,师父。”

    陈扬说道:“好了,我再问你,之前你被抓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在你身上动过手脚。我现在怀疑,他们之所以能够追上来,是跟着你过来的。”

    火红巾顿时迷茫,她思考半晌后,说道:“师父,我之前被他们抓住的时候,昏迷过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他们做了细微的手脚,那我也是不知道的。”

    陈扬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只怕对方的高科技,已经将某种追踪仪器,或是液体追踪器,不知不觉的植入到了火红巾的血液或是身体之中。而且这种东西很是高明,不然的话,以飞红巾的修为不可能察觉不到身体的异样。

    “红巾,你坐下吧。”陈扬说道:“我来为你梳理一下身体,看能不能找到这其中的不对出来。待会我的法力进入你的身体里面,你不要有任何的反抗。”

    “好的,师父!”火红巾马上说道。

    之后,火红巾盘膝而坐。

    陈扬将至柔的法力侵入到了火红巾的身体里面,这股法力迅速遍布火红巾的全身上下。这其中,在运转其火红巾下腹的时候,火红巾顿感羞涩难耐。

    事实上,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就像是身体已经被陈扬看透了,摸透了一般。

    陈扬知道这让火红巾很是难为情,他便说道:“火红巾,自古以来,大师收弟子,都有规矩。收男不收女,这是因为,许多的教导涉及到了男女有别。从现在开始,我会正式收你为徒。我希望你不要有所多想,眼下我也是逼不得已。”

    “太好了,师父!”火红巾大喜。

    就在这时,陈扬收回了手。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样物事,那是一滴血液!

    只是,这血液在接触到了空气之后,马上就凝固住了。

    火红巾却是没有管这些,欢喜若狂的跪了下去,砰砰砰就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弟子飞红巾,拜见师父。”

    陈扬不由一笑,说道:“好了,我本是个没有规矩的闲人,收你为徒,也是一时兴起。你对我也不要有太大的指望,我会尽我所能教你,至于你走到那一步,那就看你造化。”

    火红巾嘻嘻一笑,随后就站了起来。

    陈扬接着又正色说道:“我无门无派,你拜入我门下。虽然我没有什么规矩,但今天既然收了你为徒,想想,还是要简单的立点规矩。若有违反,我会直接将你逐出师门。”

    火红巾说道:“师父,您请说吧。徒儿一定会牢牢守着您给徒儿立的规矩。”

    陈扬说道:“好,入我门下,第一,不得恃强凌弱。第二,不得有辱师门。第三,不许干坏事。”

    火红巾听前两条的时候,还连连点头。但听到第三条之后,便就有些迷茫。说道:“师父,坏事这个范畴太大了。万一有人要对徒儿不轨,徒儿将他杀了。那算是干了坏事吗?”

    陈扬说道:“这个东西,你也不用跟我抠字眼。反正为师心中有杆尺子,若是人家只是多看你几眼,言语轻佻一些,你教训即可,总不至于出手夺人性命。若是那人在你饭菜中下药,这种人,你杀便杀了。这个定义,你搞得懂吧?”

    “好,徒儿懂了。”火红巾马上说道。

    陈扬随后便说道:“为师之后会送些礼物给你。”他接着说道:“现在你先到为师的戒须弥中来。”

    “啊?”火红巾吃了一惊。

    陈扬将那滴凝固的血液给火红巾看,他说道:“这是一种特殊的追踪器,咱们的行踪早已暴露。只怕他们正在酝酿一场巨大的埋伏,我现在心中已感不妙。”

    火红巾当下说道:“糟了,师父,那眼下咱们该怎么办啊。”

    “你只需到戒须弥中来,其他的事情,交给为师来处理。”陈扬一手一抓,便将火红巾抓到了戒须弥之中。

    随后,陈扬将那滴凝固的血液追踪器一指弹成了粉碎。

    “阁下难道还以为,有机会可以逃出去吗?”就在这时,一个冷淡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陈扬抬头,他看见密林之中,夕阳渗透进来。但陈扬并没有看到来人是藏在何处,不过陈扬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来人已经暗中窥视了很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一直都没有出手。

    这个人的修为,绝对的深不可测。

    陈扬用脚趾头也想的明白,在帝国损失了六名八阶战警,一名九阶战警,还有一共四名一阶神警之后,连那三阶神警也是大败。在这样的情况下,帝国高层,乃至沧临帝君,不可能不重视这件事情。

    正是因为重视,对方才会暗中窥视,一连三天都不出手。

    陈扬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的确是大意了,他一心想要参悟灵魂涡旋奥妙,却是对帝国方面轻敌了。如此一来,才给了对方包围的机会。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出来相见吧。何必鬼鬼祟祟的。”陈扬淡冷说道。

    他话一落音,周遭立刻身形闪动。

    随后,两道人影出现在了陈扬的面前。

    这两道人影,身着机甲。只是,他们的机甲是陈扬从未见过的。不是战警,也非神警。

    “相信你一定心中有很多好奇吧。”其中一名机甲成员淡淡一笑,他的机甲头盔上,面罩缩了下去,露出他的本来面目。

    那是一张中年男子的面目。

    “好奇是有,不过很多原本应该到来的胜利,最后都是死于话多。”陈扬淡淡一笑,说道:“看来你也有这个毛病。”

    “哈哈哈……”中年男子大笑三声。他随后说道:“阁下是个很有趣的人。只是,我们既然敢这么气定神闲的前来,那就是有绝对的把握。”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那还真不巧了,因为我也有绝对的把握杀了你们。”

    “是吗?”中年男子说道:“我还真不太明白,一个神体境巅峰的人,是如何这么有把握,居然敢在两位虚仙面前,说出如此大言不惭的话来。”

    陈扬立刻吃了一惊,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虚仙?”

    中年男子说道:“没错。”

    “你们是帝国的人?”陈扬说道:“还真是可笑,帝国将修真者定性为邪魔歪道,异教邪说,但是帝国本身,却是豢养如此之多的修真高手。”

    中年男子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至于那套绞杀修真者的学说,也不过是糊弄那天下普通人的。所以,咱们明白人之间,说那些糊涂话,着实没有任何意义。”他顿了顿,说道:“不过阁下也不必如临大敌,因为我们并非是绝对的敌人。”

    “哦,怎么说?”陈扬说道。

    “我叫断无邪,这是我兄弟,断无痕。我们隶属于帝国最神秘的龙警。龙警向来不在世人眼中出现,只有遇到神警无法解决的事情之时,我们才会出现。”断无邪说道。

    “龙警?”陈扬说道:“原来如此。”

    断无邪继续说道:“我们调查过你,你是从外面世界,南宋过来的,对吧?”

    “没错!”陈扬说道。同时心中暗自一凛,心道:“果然层次已经不一样了,他们不仅知道外面的世界,还很快就将我的底细调查清楚了。”

    断无邪说道:“我们这神农鼎中,祖神乃是仙器,储存了无量的仙界元气。所以,事实上,我们这里的修真水平,是你想象不到的层出不穷。但是,所有的修真者,但凡本事厉害的,就只能为我们祖神服务。你如果加入到我们祖神的阵营中来,那么我们可以提前让你享受仙界元气。你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只要肯加入我们。那么你他日成为虚仙,也不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本以为,我杀了这几名神警,已经是莫大的罪过了。”

    断无邪说道:“这个你不必多虑,你展现出了让我们尊重的本事。那些神警,既然已经死了,那就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