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吸收一百万枚纯阴丹,我便可以修炼到显形的地步。 显形,驱物,大成,鬼仙,只要你的纯阴丹足够,我便能一步步快速成长起来。”黑衣素贞对陈扬说道。

    陈扬的纯阴丹倒是多的不得了,他说道:“我有一兆的纯阴丹,你一天吸食一百万纯阴丹,也足够你用个百来年的。”

    黑衣素贞说道:“一天百万枚?你太小看我了。等我得到了那神农鼎,一兆的纯阴丹,也是不够用的。”陈扬不有咋舌,说道:“这么恐怖?”

    黑衣素贞说道:“以后的事情,再说吧。我还需要继续修炼,你再给我两万枚纯阴丹,现在才刚开始,一天三万枚暂时足够。”

    陈扬说道:“好,你且安心修炼,我要前往北大泽了。”

    黑衣素贞说道:“好!”

    陈扬便将两万枚纯阴丹给了黑衣素贞。接着,他又驱动太阴元鼎,将那些纯阴丹化作纯阴气流。如此之后,陈扬方才没去管黑衣素贞了。

    黑衣素贞现在等于没有法力,所以陈扬也不能把戒须弥给黑衣素贞。黑衣素贞现在都没办法打开戒须弥,更不能从里面搬运纯阴丹。

    陈扬也不知道北大泽具体在那里,只是心想着,一路朝北飞去,总是能找到一些端倪的。

    陈扬瞬间飞入到了青城山的上空,他正准备朝北大泽飞去。只是这时,突然,陈扬心中一动。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元鹤前辈出事了?她的元神在求救,我用大宿命术挽救她,她的元神与我的宿命符箓有了某种联系。”

    “走!”陈扬立刻朝元鹤所在的地方飞去。

    陈扬的脑域之内,法力强盛,那法力已经形成了巨大的磁场。看似只有皮球大小,但里面的磁场力量却不是实质,这种力量释放出来,瞬间充斥方圆百里。

    像陈扬这样的高手,举手之间,以精神力,法力,以及地煞之精,可以瞬间让方圆百里形成冰冻世界。让里面一切生物,全部死绝。

    陈扬曾经以为,人的力量就是拳法的极限。

    那时候,一拳之力数千斤。奔跑之间,瞬息数十米,那已经是人体肉身的最高境界。那是陈扬当时的格局。

    等到陈扬到达了神通境,打开了脑域里面的神通之门,他才知道,自己以前不过是坐井观天。

    而到了现在,陈扬就知道,自己虽然法力深厚。但前面的世界更广阔,更浩瀚,更加的不可攀登。

    人站的越高,看的就越远,便也就越发知道自己的渺小。

    此时,在那洞府之中,白发怪人盘膝而坐。

    元鹤的元神在白发怪人面前飘荡。

    元鹤现在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她人不死,在青城宫中的本命金灯便不会熄灭。那么青城宫的人就永远不知道她已经命在旦夕。

    元鹤虚弱无比。

    “为什么?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元鹤问那白发怪人。

    白发怪人抬眼,他桀桀怪笑,说道:“本老祖之前就警告过你,可是你不听。不听本老祖的,就是这个下场。你现在觉得痛苦了吧?不要紧,因为日后这种痛苦的日子还会更长。”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不这么折磨我?”元鹤痛苦无比。

    白发怪人说道:“等着吧,也许那天,本老祖心情好了,会考虑让你灰飞烟灭。哎,多么可悲啊!你无缘无故被本老祖杀了,然后所能祈求的,也只不过是个灰飞烟灭。你永远,永远也不可能报这个仇啊!”

    元鹤顿时悲愤无比,说道:“你……”

    白发怪人说道:“你这女人,忒也看不开。修道之人,还在乎女人贞洁肉身?你将身体献给本老祖,自然有你不少好处。如今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等着消受吧。”

    元鹤双眼陷入血红,说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你却如此害苦于我。虽然我报不了仇,但你终归是有因果报应。”

    白发怪人哈哈厉笑起来,说道:“报应?本老祖法力通天,位阶虚仙,什么因果报应能降临到本老祖身上?就凭你这小蚂蚁?本老祖还没听说过,杀一只小蚂蚁会有因果报应!”

    便就在这时,那洞府外面突然传来能量波动。

    “嗯?有人居然敢闯本老祖的洞府,破坏本老祖的结界?”白发怪人眼神顿时凌厉起来。

    他话一落音,陈扬已经出现在了白发老怪的面前。

    “元鹤前辈?”陈扬看见元鹤的元神,不由失色。“你怎会是这般模样了?”

    元鹤看见陈扬,顿时惊喜交加,刹那之间,泪如雨下。“陈扬,你终于来了。”

    “原来是你这女人的小情人来了。”白发老怪愣了一愣,他看清楚陈扬后,不由冷笑一声,说道:“难怪你这女人不肯服侍本老祖。”

    白发怪人同时哈哈厉笑,说道:“一个神体境中期的家伙,那是比你这娘们要强上一些。不过在本老祖面前,那也是蚂蚁一般的存在。很好,本老祖在你这娘们身上,一点好处都没得到。那本老祖就将你这小情人的精血吸干,壮**力。”

    陈扬眼中闪现厉色。“元鹤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元鹤飘向陈扬。

    白发怪人冷厉的哼了一声,道:“想走?”

    他直接出手,顿时,一道巨大的手印抓摄向了元鹤的元神。陈扬眼中寒光一闪,他说道:“去你麻个比的。”同时,一剑斩出。

    戮仙剑,神妙一剑!

    十年的宿命之力缠绕上去!

    瞬间,陈扬一剑就将白发怪人的手印瓦解开来。

    那白发怪人只觉陈扬这一剑中的力量强大且古怪,他还没怎么拎清楚,大手印便被化解了。

    白发怪人不由骇然。

    同时,陈扬一抓手,便将元鹤的元神抓到了手中。

    白发怪人顿时忌惮的看向陈扬。

    他刚才那一掌未尽全力,只不过是随意一抓。毕竟,这就跟斗地主一样,不可能一起牌,出第一手就打一对二。

    但是,白发怪人忌惮的是,陈扬也只是随意出手了。

    “陈扬,你要替我报仇。前日你随观音大士离去,我便准备返回青城宫。途中就被这怪人抓下来,他将我害得好苦!”元鹤声泪俱下。

    “元鹤前辈,你认识这怪人吗?”陈扬问道。

    元鹤摇头,说道:“不认识。”

    陈扬说道:“好,我知道了。”他当下就将元鹤收入到了戒须弥之中。随后,他冷厉的看向那白发怪人。

    “无怨无仇,阁下便下此毒手,过分了吧!”陈扬冷声说道。

    白发怪人桀桀一笑,说道:“修道者,胜者为尊,废话什么。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要是杀不了本老祖,本老祖今日就用你的血肉来壮**力。”

    “好,够干脆!”陈扬说道。

    白发怪人突然就出手了。

    一瞬间,他的白发全部变化成了万千白色利剑。

    每一道白色利剑中都有森森白骨萧杀的气息,煞是可怕。

    “白骨剑阵!”白发怪人爆吼一声,同时,万千白色利剑闪电飞出,瞬间将陈扬包裹住。

    接着,万剑攒杀,道道利剑之中都蕴含了一种死亡气息。

    白发怪人名为血影老祖,血影老祖生性残暴,杀人无数。这每一根发丝之中,都蕴含了上千道亡魂精血。

    “好强大的死亡气息,一旦沾染上,便会心灵蒙尘!”陈扬立刻察觉到了血影老祖的厉害。他连忙凝聚心神,下一秒,大火焰术施展出来。

    陈扬的大黑丹祭出,同时,喷吐出一口元气。

    立刻,无穷的地狱之火燃烧起来。

    陈扬身子一纵,便进入到了大黑丹的内部世界之中。

    地狱之火,焚烧白骨剑阵!那白骨剑阵中立刻响起阵阵悲鸣。

    “岂有此理,这是什么火?居然可以撼动本老祖的白骨幽冥!”血影老祖再次大喝一声,同时将法力催动到了极限。

    “地狱八部,幽冥世界!”

    轰隆!

    那白骨剑阵突然变化,立刻化作无穷的寒煞之气。

    陈扬的大火焰术本是天下无双的大神通。但陈扬目前修为有限,而白发怪人怎么说也是虚仙境初期的高手。他的力量,领域还是能压制住陈扬的。

    寒煞之气形成千条,万条,顿时就将所有的地狱之火扑灭。

    接着,这万千条寒煞之气如恐怖的黑蛇一样开始侵入到大黑丹上面,并且开始刺穿大黑丹。

    陈扬身子猛地一震。“焚天掌,战天腿,荣天指,武神掌!”陈扬瞬间将十多种神通一起施展出来。

    他的力量雄浑,轰隆一声,便将这万千条寒煞之气震飞出去。

    那寒煞之气被震开之后,血影老祖再次施法。

    轰隆!

    陈扬只觉周遭世界顿时变化。

    “幽冥领域!”

    无穷的幽冥之气弥漫,地狱世界出现,里面各种恐怖景象,下油锅,进刀山,入火海等等。凡间所能想象的悲惨场景,全部在幽冥世界里出现。

    幽冥法则弥漫!

    在这里,便就是白发怪人的道场,领域。

    陈扬的规则全部被压制住,他的力量顿时就施展不出感动和精神来。这是绝对致命的一幕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