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西王母怎么都不敢当面忤逆观音大士。 她最后对元鹤从牙齿缝里蹦出了这一个字来。元鹤如逢大赦,立刻转身逃离西方玉山。

    元鹤缠绵病榻之前太久,她曾经风光过。修为到达武圣境,在这大宋里,怎么也算是一号高手。这就像是大千世界里,一个千万富翁一般。虽然上面比她有钱的人还有很多,但千万富翁也已经能活的很滋润了。

    但是一瞬间,元鹤又进入到了赤贫,负债的状态。

    而眼下,元鹤等于突然还完了所有的债务,而且财富还比以前翻倍了。是亿万富翁级别的,人突然经历如此大变,再到这个地步,自然是十分珍惜性命的。

    元鹤虽然珍惜性命,但心中还有道义。因此才会跟陈扬到此处来!

    此时的元鹤死里逃生,迅速逃离西方玉山,一路飞去,却是直接前往青城宫。元鹤总觉得外面充满了危险,她觉得青城宫里才是最安全的。

    事实上,元鹤如今虽然是武圣境巅峰了,但她的实力却很弱。这是因为她的心境产生了变化,没有了锐气,充满了恐惧。这样的一个状态,不可能跟那些拳壮气盛之人相比。

    陈扬有跳出来面对观音大士的勇气,而元鹤在一旁,却是根本不敢跳出来。即使是陈扬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元鹤也一直躲在一旁,这就是元鹤的状态。

    正午的阳光照在了大地之上,元鹤一路疾行。她身上只有一口天雪剑,这是她唯一的法宝。此时,她依靠法力飞行,速度并不算慢,但与陈扬的大挪移术比起来,则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也正是在这时,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道无形的黑色大手朝元鹤抓来。元鹤顿感危机降临,她不由骇然失色。危机之中,元鹤将天雪剑祭出,然后运足法力,狠狠朝那大手斩去。

    那大手瞬间变化,将那天雪剑的剑光狠狠的捏住。

    砰的一声,天雪剑的剑光立刻粉碎。

    随后,元鹤便被那大手狠狠的钳制住。一瞬间,无穷的法则与法力将她包裹住,任凭元鹤如何挣扎,却也挣扎不开这大手的钳制。“放开我,你是什么人?”元鹤骇然欲绝,同时怒喝。

    那大手瞬间变化,却是抓了元鹤朝下方坠去。

    过不多时,便见下方有一座大山,大山里面有一座洞府。

    元鹤就被那大手抓到了洞府之中,那洞府之中,一片阴森黑暗。而且有着长长的甬道,元鹤在黑暗中经过了三个呼吸,最后就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

    接着,元鹤的法力就被那大手完全封住了。

    随后,大手也就消失了。

    元鹤惊恐至极,她抬头便看见在那洞中的上首有一白发怪人。那白发怪人丑陋无比,头发极长,脸上满是刀刻斧凿般的纹路,他的一双眼珠子瞪着如铜铃一般,而且是天然的血红色。

    整个洞府里都有一股狰狞的气息。

    “你是什么人?”元鹤心中害怕,她感受到这怪人极其强大。

    白发怪人哈哈厉笑一声,说道:“小美人儿,你老祖我正在修炼,却发现你从上空经过。老祖我近来正感无聊,你若是乖乖的做我一个小妾儿,好好服侍老祖我。老祖我就饶你一命。”

    “我乃是青城宫弟子。”元鹤立刻说道:“前辈,今日我有所冒犯,只要前辈肯放弟子离去。青城宫上下必有重谢。”

    她这番话说的很是得体,一是告诉这怪人。我是有后台的。二是,只要你放了我,青城宫不会追究,还会有重谢。

    白发怪人眼珠子一瞪,说道:“你这小婆娘,老祖只问你,愿不愿意做老祖我的小妾。你却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什么。你若是再敢跟老祖我烦躁,老祖我便将你的精血全部吸了,来做养分,修炼老祖我的血影神功。”

    元鹤深吸一口气,她也是心高气傲的女子,如何肯来做着怪人的小妾。她冷声道:“看来阁下是自持本领高强,不将我青城宫放在眼里了。”

    白发怪人说道:“老子管你是那里的。”

    元鹤说道:“很好,我有本命金灯留在青城宫里面,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只要我一死,青城宫上下,必定会为我报仇。到时候,阁下你就准备承受青城宫的怒火吧。”

    “哈哈,居然还敢威胁老祖我!”白发怪人哈哈厉笑,随后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祖我便先采了你的元阴,然后吸干你的精血。”

    他说完猛地一抓,立刻就将元鹤抓到了上首的石床上。

    轰!

    便在这时,元鹤强行冲击,这一瞬,她不甘受辱,居然逆着血脉,将那经脉冲破,然后破解了白发怪人的法力。

    “小娘皮,可恶啊!”白发怪人立时看到元鹤脸色大变,嘴里喷出鲜血来。她的经脉破了,血液冲出血脉,淤阻在身体之中。

    若不是她有法力护持,当场就要死亡。

    只是此时,她经脉尽断,这却是真正的回天乏术,死路一条了。

    白发怪人眼看着到手的小羊羔居然出了这等岔子,不由怒不可遏。

    这元阴也算是废了,精血也被污染,根本就是跟无用的躯体了。白发怪人冷声道:“臭娘们,你想死,没那么容易。老子要拘了你的元神,日日温养着你,日日又折磨着你。让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永生永世都在痛苦之中沉沦。”

    陈扬在那净瓶之中,他从未见过明月仙尊的净瓶,所以也不知道这净瓶和明月仙尊的净瓶有何不同。这净瓶之中,也是自成世界。甚至与明月仙尊的净瓶很是相似,里面也有一海之水。

    不同的是,明月仙尊当初的净瓶叫做清净瓶。而观音大士的净瓶则叫做紫净瓶!

    紫清双净瓶!

    陈扬进入净瓶,便看见一望无际的大海。那海的上空仙气氤氲。

    另外两边便是沙滩,沙滩后面还有森林。陈扬便想找到白素贞,然后看能不能怎样帮助白素贞恢复实力。

    只是,他想到的事情,观音大士不可能没有预料到。

    陈扬放眼望去,并且以神识扫射,却是根本寻不到白素贞的踪迹。陈扬也不敢再这里面闹出太大的动静。

    陈扬立刻将大黑丹祭出,大黑丹的鲲鹏翅膀伸展出来。陈扬乘坐大黑丹开始在那海面上搜寻白素贞。

    大黑丹一路飞去,转瞬就是数十里。

    陈扬的神识猛地扫射,也是瞬间洞穿方圆百里。一路飞去,陈扬都差点忘记了这是在一件法器之中了。

    小小净瓶,里面却是装载了一片天地。这天地之中,孕育一个如岛国一样的国家,那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世间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

    神通造化如斯,当真是令人称奇。

    陈扬途中遇到了许多的小岛,不过岛上并没有什么人烟。

    陈扬一路飞去,却都未曾找到白素贞的影子。

    “白素贞被藏到哪里去了?难道老子又要用大宿命术来寻找?这可要不得,只剩下六千年的寿命了。而且那大宿命符箓上的阴影怎么也去不掉。再用下去,迟早得挂了。”陈扬之前觉得大宿命术充满了神奇。但如今对大宿命术却是多了一层说不出道不明的担忧和恐惧。

    “算了,找不到就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陈扬叹了口气,然后以大挪移术迅速回到了沙滩上。

    从沙滩上看那海面,却是一片氤氲仙气。

    这里是没有阳光的,但是却一直都有佛光照耀。

    陈扬想了想,决定看看那龙果是否能够转化成寿命。自己的寿命最近消耗太多,是得想办法补补了。

    陈扬这次不敢吸收太多,先吃了两枚龙果。然后开始运转大宿命术的神奇之力转化龙果的营养。

    这倒不会消耗寿命。

    只要不消耗寿命,陈扬也就不担心会有什么反噬了。

    不过马上,陈扬就发现了龙果不能转化成寿命。那些营养在宿命之力的调和下,最终还是营养,并没有转化成寿命。

    “看来要转化成寿命,必须是得和仙界的人有关。这龙果,神丹,便都是没有办法转化成寿命的。也是,是我异想天开了。如果神丹,龙果都可以转化成寿命,那我的寿命岂非是可以无穷无尽了?”陈扬暗暗道:“我的玄黄神谷种子专门克制仙界中人,看来日后,我得多找仙界里的人下手了。只是不知道,这大宿命术的反噬到底会是怎样。”

    陈扬在乱七八糟的想着。

    这个时候,观音大士的声音突然传来。

    “小施主,请出来吧。”

    那净瓶上空,出现了一条通道。从里面朝上面看,便能看到蓝天白云了。

    “看来是已经到了南海普陀山了。”陈扬身子一闪,便冲出了通道。

    一出通道,陈扬就看到四面环海,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还是海!”陈扬都差点觉得,这里面外面根本没什么不同了。

    陈扬落地,他站在了观音大士的面前。

    他依然看真切观音大士,因为观音大士的十二重佛光根本无法看透。即便陈扬如此修为,也是看不透那十二重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