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喝道:“妖孽,就算你实力再强,也永远改不了你是妖孽的本质。 ”

    白素贞哈哈一笑,说道:“朱熹,今日我不会杀你。我会将你的肉身杀死,将你的元神温养起来。我要你看着,看着有一天,妖成为这世间最伟大的生灵。”

    朱熹厉声道:“好妖孽,果然是魔性深重。”

    “朱熹,接招吧!”白素贞出手了。

    她反手拍出一掌。

    一道掌印轰然击杀而来,掌印之中,蕴含了一股星辰煞力!

    “七宿星辰功!”朱熹立刻认出了白素贞的功法。他不由心惊胆战,暗道:“传闻之中,七宿星辰功是女娲娘娘创造出来的,这白素贞手拿山河社稷图,又有七宿星辰功,难道她是女娲娘娘转世?”

    轰隆!

    巨大的星辰煞力轰杀过来,那一瞬,朱熹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到了一片星空之中。星空之中,星辰运转,法则滚滚降临,完全不能超脱。

    “天,地,浩,荡!”

    危机之中,朱熹手中出现了那支奇妙的毛笔。毛笔迅速在空中写下四个大字。

    铁笔银钩,一瞬间,天,地,浩,荡四字写起。同时,天字猛烈一震,一股儒家浩然之气弥漫出来,便若苍天之大,撑住了星煞掌力。

    那地字也化作苍生大地,与天字遥相呼应。

    那浩字化作无穷无尽的儒家正气,便在这天地中间运转。至于那荡字一出,立刻儒家正气搅得天翻地覆。

    轰,轰,轰!

    一瞬间,这天地浩荡四个大字形成的阵法将白素贞的掌印撑住,并且一连三次震荡,最后便将白素贞的掌力震碎。

    白素贞眼神发寒,她也不说话,只是突然一张嘴,再次吐出一口精元之气。

    这精元之气在虚空之中,陡然化作一尊星辰!

    星辰虚影!

    陈扬在一旁看的吃惊,这星辰虚影居然有当初宙斯的那造化王冠的威力了。

    “我日,原来传说中的白素贞,这么凶悍啊!”陈扬暗暗咋舌,心道:“当初看电视,只觉白素贞还不错,可惜干不赢紫金钵,干不赢法海。现在看来,法海若是活着,那在白素贞面前,简直就是跟渣渣啊!”

    星辰虚影降临,似乎是一整座星辰之力降临!

    轰隆!

    朱熹的天地浩荡大阵立刻破碎。

    朱熹也就跟着吐出一口鲜血来。

    “你居然汲取了一整座星辰的精华之力,不,你不是白素贞,你到底是什么人?”朱熹几乎绝望了。

    白素贞并不搭理朱熹,她随后便收了星辰虚影。接着再一掌拍出!

    轰!

    朱熹完全不能抵挡,一掌之下,便被白素贞打得肉身成为碎片灰烬。同时,白素贞又施展术法。只见她在虚空之中连抓几下,接着就将朱熹残碎的元神抓到了手中,并且将其组成了一尊元神。

    “妖孽!”朱熹的元神怒不可遏,同时,他想到自身处境,不由一阵悲凉。

    白素贞冷眼看着朱熹,她接着弹出一指。

    一指星煞之力立刻浸入到了朱熹的元神之中。“啊……”朱熹疼痛入骨,感觉元神正在被千刀万剐。

    “妖孽,妖孽,妖孽!”朱熹连连大吼。

    陈扬这时候跳了出来,他大笑一声,说道:“朱熹,你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个节,应该不是专指女人的贞洁,也是指了男人的气节吧。今日你可千万别求饶啊!任凭白姐姐如何折磨你,你都继续喊妖孽吧。”

    白素贞冷眼看向陈扬,但她终究没有说话。

    朱熹痛不可挡,他宁愿自己这时候魂飞魄散算了,但是偏偏,他的元神却没有丝毫破碎的迹象。只是那痛苦,越发的难以抵挡。

    许久之后,朱熹终于低下了头。“白娘娘,我错了,我错了,求你饶恕!”

    白素贞这才停止了星煞淬体之术。

    陈扬在一旁看热闹不怕事大,说道:“哎,朱熹,你的气节呢?”

    “老夫说的是饿死。”朱熹良久之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陈扬闻言一怔,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朱熹的脸儿顿时涨的通红。

    当朱熹酒足饭饱的时候,自然可以指责一个女子失节事大,并轻描淡写的说,饿死不过是小事。但到了他自己面临某种痛苦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切身之痛。

    白素贞冷冷对朱熹说道:“那伊川先生,也已经被我炼化成了元神,就在山河社稷图里为我守一方之山。我同样也会让你去守卫神山,永生永世,你都别想再超生了。我一定会让你看着妖族如何在这世间千秋万代,受人景仰。”

    朱熹不敢发出一个不字来。

    接着,白素贞将朱熹收入到了山河社稷图里面。

    陈扬马上凑上前来,此时,他对白素贞更多了一份好奇。

    这黑衣白素贞似乎对陈扬也全无好感,她冷冷的看了一眼陈扬,说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陈扬愣了一愣,然后说道:“白姐姐,咱两是一伙的啊,你忘记吗?”

    白素贞说道:“就算以前是一伙的,现在也不是了。”

    陈扬说道:“这……”

    “走吧!”白素贞说道。

    陈扬这个郁闷啊!这个黑衣的白素贞,太不近人情了。他想了想,说道:“白姐姐,你接下来要去做什么呢?”

    白素贞说道:“不关你的事,警告你,别再跟着我。”她说完之后,转身飞走。

    白素贞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间便是数百里之外。

    陈扬也不多想,直接就追了过去。

    “找死!”白素贞突然定下身形。

    陈扬本来还在空间里面穿行,这时候白素贞有所察觉,突然直接发出一道大手印,将陈扬从空间里面生生的捞了出来。

    陈扬根本来不及抗拒,就这样被抓了出来。

    “我日!”陈扬看向对面冷漠的白素贞,心头不由骇然:“这么变态?”

    “再跟着我,我就杀了你。”白素贞眼中满是寒意。

    陈扬说道:“我……”

    白素贞转身飞走了。

    陈扬呆立半空,这特么算个什么事啊!

    眼下,陈扬是真不敢跟着白素贞了。白素贞眼下性情大变,着实是惹不得。搞不好,真要被她炼成元神,给她的山河社稷图去守山了。

    只是,她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这么厉害了?而且,性情也变了?人格分裂?

    “她是灵女……我记得凌前辈有三尊元神,其中一尊精灵元神大有来历。乃是他当年遭遇灵女,也是为了取得血泪。那灵女身体里就还有另外一尊元神,在常人来看,就是人格分裂。”

    “难道……白素贞也是这种情况?一个是温婉的白素贞,还有一个是眼下这暴戾的白素贞?”陈扬的思绪渐渐开始明朗起来。

    不得不说,陈扬的思维反应很快。

    “不管怎样,这血泪我还是非取不可。”陈扬暗自盘算:“虽然白素贞很厉害,但我还有大宿命术。只是对付起她来,更加的难了。还有,那许宣呢?许宣和白素贞日后到底怎么呢?是了,我先去寻找许宣。也许她不那么排斥许宣呢?”

    陈扬当下就朝那临安城飞去。

    道法教此次损失惨重,他们万般算计,却始终没有算计到陈扬的大宿命术是如此的厉害。更没有算计到白素贞的身体内,还有这样一尊强大的人格。居然连山河社稷图,星辰之力都有。

    所以说,既然明知道对手古怪。在没摸清楚对手底牌之前,轻易动手,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天元老祖回到了道法教总坛,他回来之后,也是身受重伤。

    “师尊,您这是怎么了?”明道先生见状,不由吃惊。“天一师尊,还有朱熹呢?”

    天元老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随后说道:“你天一师尊,被我杀了。伊川,朱熹,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这……”明道先生骇然。“师尊,您为什么要杀天一师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元老祖说道:“那白素贞,白素贞根本不是凡人。我和你天一师尊,本来已经要将她杀了。她的本命元珠都被本座破碎了。那知道这时候,那白素贞突然爆发,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本座分明就感觉到,当年大闹瑶池的人,就是今日所见的这白素贞。一直以来,本座就奇怪,那么软弱的一个白素贞,怎么可能当年干出那番惊天动地之事。”

    他随后又说道:“白素贞手中还有山河社稷图,她将那四座铁山施展出来,压迫住了我和你天一师尊。本座万般手段,也破解不了那四座铁山。最后无奈之下,只有爆了你天一师尊,然后施展往生般若的禁法,利用你天一师尊的元神分子,这才跳跃了出来。不然的话,今日本座也要死在那山河社稷图之中。”

    天元老祖并非虚假小人,你可以说他是坏人,但却绝不是小人。修到了虚仙境,念头通达,自然也不会来和明道先生说这等谎言。

    而明道先生也不会去鄙视天元老祖,他相信,若是自己处在同样的处境下,也一样会做出和老祖一样的事情来。

    “这……”明道先生顿时万念俱灰,说道:“这么看来,咱们道法教是完了,想要千秋万代,却是根本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