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山在金色巨剑的冲击下,岿然不动。

    “这……”天一老祖也急了。

    “此乃女娲娘娘在太空之中遨游,途中被这种陨铁吸引,发现其材质特殊。因此采集起来,注入到了山河社稷图中。就凭尔等的法力还有这紫金钵,便以为可以超脱吗?”白素贞的冷冷的声音传来。

    铁山快速合拢,天元老祖和天一老祖将手段全数施展,却都仍然阻挡不了死亡的到来。

    “大哥,我们怎么办?”天一老祖慌了。

    天元老祖瞬间就血红了双眼,他厉吼一声,道:“白素贞,我跟你拼了。”

    随后,他祭出一件法器。

    “黑暗九天雷!”

    天一老祖见状,也是一惊。他知道大哥一直都有后手,也听闻过这黑暗九天雷的厉害。传闻之中,黑暗九天雷乃是一次性使用的法器。集聚九天精华雷煞,里面的雷煞经过凝练,浓缩,将其爆炸力,杀伤力提升到了顶点。

    这是可以让一个虚仙境高手瞬间灰飞烟灭的杀器。

    就算遇到洞仙境高手,将这黑暗九天雷在其洞天中引爆,也能让洞仙境高手重伤。这是天元老祖的杀招,绝招。不得逼不得已,绝不会使用。

    “大哥,你不能用黑暗九天雷啊!我们也会被炸死的。”天一老祖惊骇说道。

    天元老祖眼睛发红,他突然出手一抓,便将天一老祖抓在了手中。天一老祖万没想到天元老祖会朝他出手。

    “大哥,你……”

    天元老祖脸色冷漠阴森:“二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说的没错,黑暗九天雷未必能炸开这铁山,却会将你我炸死。与其两个人死,不如你一个人死吧。”

    “不要,大哥!”天一老祖惨叫一声。

    天元老祖一掌劈出去。他的法力浑厚,瞬间将天一老祖震成了灰烬。天一老祖的元气在空中还未来得及消散,天元老祖接着引爆了黑暗九天雷。

    像是一个纪元一般的爆炸铺天盖地炸裂开来。

    无穷的爆炸之力,终于将周遭被混元圣力凝固的空间撕裂开来。

    随后,天元老祖躲入到了天一老祖的元气之中,他施展往生般若**,无穷的法力衍生出去。那些元气与天一老祖的血气立刻形成了一百个天一老祖。

    这些天一老祖将天元老祖死死的包围住,那些碎片雷煞,也迅速就将这些傀儡天一老祖全部炸成了灰烬。

    再下一秒,天元老祖穿梭虚空,消失在了原地。

    天元老祖居然是借助天一老祖的身体构造分子,打造出了一个类似虫洞跳跃的存在。这个跳跃,会直接跳跃到天一老祖生前居住的地方。

    此法乃是往生般若**中的禁法,施展一次,反噬极强。一生只能施展三次!

    白素贞人在空中,她的脸色冷淡,一股森寒之气在她眼中难以消散。

    “逃走了?”白素贞杀意凛然,心有不甘。

    但不甘也是没有办法,她将山河社稷图一点,这山河社稷图立刻化作黑色的珠子。白素贞再一张嘴,便将其吞噬进去。

    随后,白素贞就回到了皇宫之中,雅苑之前。

    也是这时,陈扬刚好赶了回来。

    陈扬一回来,便见黑衣白素贞矗立在原地。

    陈扬只是见了白素贞的背影,不由暗道:“人呢?怎么都不见呢?这女人是谁?”他根本没想过这个女人会是白素贞。

    这倒不是因为白素贞换了一身黑色长裙。而是因为以往的白素贞属于温婉,隐忍。而这个黑衣白素贞身上却是充满了无穷的戾气与煞气。

    “白姐姐?”陈扬突然将白素贞看清楚了。他不由大吃一惊。

    白素贞也就看向了陈扬。她眼中闪过一缕杀意,说道:“你也是和他们一伙的?”

    “什么?”陈扬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同时感受到了极度的危险。他立刻退后一步,说道:“白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

    白素贞眼中杀气稍敛,眼神也恢复了一丝清明。

    “陈扬?”白素贞说道。

    陈扬连忙点头,说道:“是我啊,白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素贞冷哼一声,说道:“不关你的事。”她接着又身子一闪,厉喝道:“鬼祟小儿,受死!”

    白素贞瞬间就飞了出去。

    那远处隐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跟着过来的朱熹。

    朱熹在暗中看见这里已经没有了天元老祖和天一老祖的身影,便已经意识到了可能发生了状况。

    至于那伊川先生,却是在白素贞出来的时候,就直接被白素贞抓入到了山河社稷图里面。伊川先生在白素贞面前,是没有一点挣扎能力的。

    此时的白素贞非人非神非魔,来历不明,但又恐怖异常。

    就算是陈扬见了白素贞,也觉得有些后背发寒。

    朱熹感觉到了危险,立刻逃走。但白素贞更快,瞬间就在半空之中拦住了朱熹的去路。

    陈扬也不敢耽搁,以大挪移术追了过来。

    陈扬也就挡在了朱熹的身后。

    “朱熹,你想不到吧,今日便会是你的死期。”陈扬冷笑一声。他可不管这朱熹是不是什么儒学宗师,或是一代鸿儒。他只知道,朱熹刚才也差点杀了他。

    朱熹面对白素贞和陈扬的包围,他心中也是叫苦连连。无论是陈扬还是白素贞,这两人,他遇到其中一个都够头疼。此时却要同时遇到两个,这叫他如何不会感到绝望呢。

    白素贞却是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出手。

    但见她大袖一拂,那黑色大袖迅速化作黑色利爪抓向了朱熹。这黑色利爪一共有五根,瞬间长达百里。

    半边天空立刻被黑色笼罩,利爪蜿蜒若龙,密密麻麻,便将朱熹镇压在了其中。朱熹立刻将手中昊天镜弹射出去。昊天镜的速度也快,闪电脱离利爪的抓摄,最后镜光照射下来,却是将白素贞和陈扬以及利爪全部摄入到了昊天镜之中。

    “找死!”白素贞冷哼一声,她将山河社稷图直接祭了出来。

    一瞬间,混元圣力弥漫,同时,山河社稷图中,十万大山迅速布满昊天镜。

    山河社稷图里面的山河全部展现出来,不停扩大。

    便见那昊天镜的镜面世界一个一个被撑爆开来。

    镜面世界有无穷空间,无穷无尽,无边无垠。但在混元圣力,山河社稷图的神奇之下,空间规则,全部被山河破碎。

    昊天镜开始坍塌!

    朱熹在外面见状,骇然欲绝。

    这是昊天镜啊!是西王母的心肝宝贝啊!也是昊天大帝的至上法宝啊!却就是这样没有商量的在开始崩塌。

    朱熹眼中闪过恐惧之色,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那里逃!”便在这时,昊天镜已经破碎。

    朱熹逃出了千里之外,可这时候,后面就传来了白素贞的声音。

    “阴魂不散!”朱熹手中出现一只巨大的毛笔。他在空中写下一个慢字。

    立时,空气之中,时间法则,时间分子,一切都像是在被冻结一般,全部慢了下来。

    “破!”白素贞大喝一声。

    顿时,这慢字展现出来的力量立刻破碎干净。

    陈扬也跟着赶了上来,见状不由惊叹朱熹果然不愧是儒家宗师。所写的字,居然已经是秉承天道了。这一笔一划,铁笔银钩,有莫大的威力。

    陈扬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大宿命术,若是遇上了朱熹的这等字法,他只怕也是难以应付。

    这些人,个个都是底蕴深厚,拥有强硬底牌。我跟他们比,还是差了一些。

    陈扬心中如是这般暗暗思忖。

    “到底白素贞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现在她的改变这么大?实力也这么强了?那昊天镜的威力我却是体会过,我花费一千年的寿命,才找出了离开的口子。而她却是直接将整个昊天镜撑爆了。”陈扬心中震惊,也搞不明白眼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似乎眼下的白素贞才像是当年大闹瑶池的白素贞啊!”陈扬心道。

    不管陈扬怎么想,这时候白素贞对朱熹是连下杀招。朱熹也知道,今日是决计逃不走了。必须要全力应付,拼死一搏,如此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朱熹正面面对白素贞,他一身青衫被九天冷风刮得猎猎作响。

    朱熹面目清瘦,胡须飘飞,仙风道骨。他冷声喝道:“白素贞,你果然是魔性深重。今日老夫便是舍却性命,也要将你这妖孽伏了。”

    “妖孽?”白素贞哈哈一笑,随后厉声说道:“你凭何指责我乃妖孽?因为我是妖精吗?”

    “你本就是一条白蛇,不过机缘修成了人形,此乃有违天道,有违伦常。你不是妖孽,又是什么?”朱熹说道。

    白素贞眼神一寒,说道:“女娲娘娘亦是人首蛇身,你可敢说她是妖孽?”

    朱熹说道:“女娲娘娘乃是圣人,岂是你这等妖孽可以相比的。”

    白素贞说道:“为什么不能比?”她接着说道:“哦,我懂了。就因为女娲娘娘实力强大,所以你不敢说她是妖孽。而就因为我,因为我们妖精看来不如你们。所以我们就是妖孽,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随后眼中杀意绽放。“既然都是用实力说话,你又有何资格站在一个正道的制高点上来指责于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