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外面守护,我进去帮助你师尊。请大家看最全!”天一老祖说道。

    “是,师尊!”伊川先生应道。

    随后,天一老祖就进了紫金钵中。那紫金钵中乃是一片浩瀚金光世界,这整片世界的光芒都对妖族有一种血脉上的压制。妖族在其中,乃是无穷之煎熬。一旦掌控紫金钵者懂得如何运转法则,那就是妖族的死期。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妖族进入紫金钵都是死路一条。紫金钵再强,也不过是一种力量。力量也就永远都有强弱之分。

    便是比如此刻,白素贞进入到紫金钵中,她一样挥洒自如。且说白素贞进入紫金钵之后,只见四周乃是金色无量世界。金色的气息弥漫四面八方,放眼望去,却是千里万里,见不到边际。

    这些金色气息,乃是昊天大帝汲取天地之中的无量灵液炼制而出。妖精汲取日月之精华修炼成人,而无量灵液则是妖精的克星。

    昊天大帝汲取的无量灵液无穷无尽,最后又用强大的炼器术,以及轩辕秘法和般若金石炼制出了紫金钵。这紫金钵中,还有昊天大帝的天位法则在里面。

    当年昊天大帝炼制这紫金钵,却是为了跟传说中,证了圣人之位的女娲娘娘一争高低。女娲娘娘出生时,便是人首蛇身,严格的来说,也就是人蛇族。甚至可说是人蛇族的始祖。只是后来,女娲娘娘将蛇神褪去,完全成了人形。但是她的血脉之中,还是有妖的血脉。

    人蛇族便也算是妖精一脉了。但人蛇族却将自己当作了仙人,高人一等。而妖石低人一等的,人蛇族自然也不会将自己当作妖精了。

    而且,人蛇族也的确是高了人类一等。

    紫金钵对人蛇族也是有克制作用的,不过此物与那五谷社稷神树比起来,却是差远了。当初,紫金钵也未能压制住女娲娘娘。后来,昊天大帝觉得此物用处不大,于是就赠送出去,最后便不知道怎么的,遗落到了人间。

    紫金钵虽然对女娲,对人蛇族的压制不大。但却是压制妖族的无上利器了。

    白素贞一进紫金钵中,立刻感到浑身的不自在,似乎这无量金色世界里,有无数的危机和巨大的恐怖力量隐藏。

    她的感觉自然也是没错。

    不过好在白素贞功力深厚,这些力量还无法对她造成伤害。她的神念扫射,迅速洞穿无穷的折叠空间,然后朝里面闪电挪移过去。

    紫金钵中,有许多的折叠空间法则。看似很近,但如果不将这些折叠空间勘破,便是飞上千里,万里,却也就是到达不了目的地。

    这些虚妄,全部被白素贞一眼勘破。

    刹那之间,白素贞就飞到了那三根魔神柱的面前。

    “白姐!”秋灵素三人正在承受非人痛苦,眼看就要烟消云散。这时候白素贞的出现让她们欣喜若狂。

    白素贞立刻出手。“灭!”蓬的一下,白素贞吐出一口精元之气。

    这股精元之气迅速化作春雨降落到了秋灵素三人身上。秋灵素三人身上的灭妖紫焰烈火立刻就被春雨淋成了灰烬。

    秋灵素三女受了重伤,此时总也算捡回了一条命。

    白素贞再一招手,立刻将这三女从魔神柱上解救下来。下一秒,白素贞祭出了一枚水灵珠。水灵珠直接将三女装了进去。

    白素贞接着就要离开紫金钵。

    便在这时,天元老祖凌厉的声音传来。“白素贞,受死!”

    天元老祖本以为紫金钵的压制,还有折叠空间的作用,白素贞断然不可能在十个呼吸之间,就能到达紫金钵深处的魔神柱的。却是那里知道,白素贞根本就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瞬息之间就将秋灵素三女解救了出去。

    天元老祖并未出现在白素贞的面前,而是隐藏在折叠空间之中。

    “白素贞,看你是不能能将这灭妖紫焰烈火天阵抵挡住!”天元老祖话音一落,立刻施展强**力。

    一瞬间,金色的海洋之中,无穷的烈焰从其中抽取过来。

    再过一瞬,白素贞的四面八方,燃烧起了无穷的灭妖紫焰烈火。金色的烈焰中透着紫色的天雷神煞。

    这种灭妖紫焰烈火一旦进入到妖族的血脉里面,立刻将其撕裂成碎片,这是妖族的剧毒。

    白素贞顿时法相庄严。

    “**八荒,纵横无极。”白素贞的法力流转全身,她的发丝与衣衫无风自鼓。

    澎湃磅礴的法力汹涌出来,接着,白素贞喷吐出一颗黑色的珠子来。这黑色的珠子就是白素贞修炼出来的本命元珠!

    “居然连本命元珠都修炼出来了?”天元老祖见状,不由吃了一惊。

    那本命元珠在白素贞强大的法力灌注下,立刻迅速变大。

    白素贞身子一转,立刻遁入到了这本命元珠之中。

    那烈焰将白素贞的本命元珠焚烧起来,本命元珠急速旋转,无穷的澎湃法则力量攒射出来,将那些烈焰震荡出十里之外。

    “再炼!”天元老祖再度发出法力。

    那紫色烈焰急速收缩,最后居然就直接化作了十道烈焰神剑!

    十口烈焰神剑,每一口都有千米之长。

    十口烈焰神剑的剑尖上,燃烧出紫色烈焰来。那紫色烈焰的力量强大到了一种恐怖不可思议的地步。

    十口烈焰神剑携带强大无匹的天位法则力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轰隆!

    十口烈焰神剑斩杀在了白素贞的本命元珠之上,本命元珠之上立刻出现三道裂痕。

    “哈哈……”天元老祖见状不由大笑起来。“白素贞,你果然不愧是天下灵妖之首,如此年轻,便修出了本命元珠。可今日注定是你的死期,紫金钵之中,你抵得过昊天大帝的天位法则吗?”

    “再斩!”天元老祖狂猛运转法力,整个紫金钵中,金色海洋翻山倒海,一浪高过一浪。

    十口烈焰神剑吸收金色法则力量,接着酝酿出更加强大的紫焰力量来。

    轰隆!

    下一秒的撞击,白素贞的本命元珠彻底破碎。

    白素贞整个人震飞出来,摔落到了地上。接着,白素贞狂吐一口鲜血,她的脸色此刻犹如金纸一般。

    很是显然,白素贞受了极其之重的内伤。

    “白素贞,纳命来吧!”接着,天元老祖一掌灭杀下来。

    巨大的掌印中携带了汹涌澎湃的裂杀法则,只一掌,便可以让白素贞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眼看着,白素贞就要死于非命。在紫金钵和天元老祖的合力之下,白素贞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即便是祭出了本命元珠,但本命元珠此时也已经跟着破碎。

    这个时候,会有意外发生吗?

    此时的陈扬又在做什么呢?

    且说朱熹将陈扬困在了昊天镜之中,接着,朱熹便施展神形遁术,十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到了数千里之外。

    随后,朱熹又朝一处深渊之中遁去。

    陈扬在那昊天镜之中,昊天镜里面,有三千镜光世界。三千之数,乃是三千世界之数。每一个镜光世界都是大同小异,以昊天大帝的能力,也造不出三千世界来。但是这三千之数,暗合天道之数,异常玄妙。

    镜面大同小异,重重叠叠,除非在其中找到跟大千世界相合的主镜世界,不然根本没办法离开。

    三千镜面世界在法力运转下,还能重合一起,产生三千镜光剑气!

    三千镜光剑气,每一道剑气代表一种无上法则。三千法则一起发动,有鬼神莫测之效。

    陈扬被困在昊天镜之中,只觉四面八方都是光滑的镜子,无论他怎么施展大挪移术,最后都是无可奈何。根本离不开这恐怖的镜面世界。

    同时,陈扬也能感觉到朱熹正带着昊天镜离开原地。

    陈扬心焦如焚,他不能不着急。“眼下那天一老祖和天元老祖都在,还有那伊川先生,这三人,个个都是高手。许宣不过是九重天巅峰的修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白素贞虽然功力高深,但天元老祖还掌控了这么多的人质和紫金钵。她们是决计抵挡不住的,我必须尽快回去。”

    陈扬心里同时还有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我若不回去呢?难道许宣和白素贞就这么死了?难道历史就这么改变了?不可能吧!一定还有意外发生,我虽然是带动了这件事的发生,但按照星主所说,历史的结果是不会改变的。”

    “可……不行。万一白素贞真就这么死了?那我的任务岂不是就失败了?这次的任务失败,虽然不会得到什么惩罚。因为还有一个冰封的名额是星主曾经应诺过蓝紫衣的。但这次是救醒灵儿的唯一一次机会。我绝不能将这一切交给运气。”

    陈扬一念及此,他的心情顿时又再度焦躁起来。

    “看我戮仙剑!”陈扬驱剑,那戮仙剑立刻祭了出来。无匹的杀气海洋瞬间凝聚。

    接着,陈扬斩出神妙一剑。他这次没有运转宿命之力。

    陈扬是要克制着不施展宿命之力。那大宿命术这般频繁用法,只怕有大不妙在其中啊!

    剑光斩杀出去。

    这一剑的法则和杀意蕴含了滔天之力,一剑出,万物震动,天摇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