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宣说道:“陈兄,我和白姑娘都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次真是我太鲁莽了,那祖龙之气引动。若不是陈兄你舍身而出,我们现在都已命丧黄泉了。”

    陈扬一笑,说道:“许兄不必客气,我也没那么伟大。当时我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我即使接下也不会有事。我的来历的确是有些特殊,所以祖龙之气在我这里,也有特殊的反应。”

    许宣说道:“我和白姑娘聊了一些,她也说了陈兄你很特殊。但具体怎么特殊,白姑娘也未透露。”陈扬说道:“对了,白姑娘呢?”他可不好意思在许宣面前喊白素贞为白姐姐。

    许宣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说道:“白姑娘去探察了。”

    “哦?”陈扬想起什么,他说道:“眼下白姑娘抗旨,许兄你血染禁宫,想必那皇帝一定是雷霆震怒了?”

    许宣说道:“没错,如今跟白姑娘一起到临安城的几个姑娘都被朱熹一党的人抓了去。而我的族人,父母都被抓了入狱。这个狗皇帝!”说到后来,他义愤填膺,双眼血红。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问道:“那青城宫那边呢?”

    许宣说道:“青城宫那边暂时还没有动静。”

    陈扬说道:“看来皇帝对白姑娘还存了幻想。”

    许宣说道:“狗皇帝,惹得我火了,便让他江山不稳。那临安城难闯,可临安城之外,却是没有祖龙之气的。他敢杀我一个族人,我便杀他其他城池的官员。”

    陈扬说道:“这个办法,的确不是不行。不过朱熹一党的人不会坐视不管。而且,无辜杀人,终究有伤天和。咱们还可以想想其他的办法。”

    许宣说道:“我确是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也是在这时,白素贞从外面进来。她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忧愁。

    许宣和陈扬见到白素贞,均是一喜。白素贞看到陈扬苏醒,也是面露喜色。

    许宣上前,说道:“白姑娘。”白素贞朝许宣淡淡点首,反而对陈扬露出了比较明显的关切之色。“陈扬,你没事了吧?”

    陈扬说道:“我没事了。”

    许宣见状,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之色。

    白素贞便说道:“没事就好。”

    陈扬说道:“可有打探到什么?”白素贞脸色再度一沉,说道:“明日午时,若是我和许宣再不自行前往临安城归案,便将灵素,若水,沉鱼还有许公子的族人全部午门斩首。”

    “狗皇帝!”许宣双眼血红,大骂一声。

    “那你可有什么打算?”陈扬问。

    白素贞说道:“此时韩公也顾及不到这里,即便他回来,也改变不了皇帝的主意。但若是主动归案,我怎么也做不到。可是,若不回去,难道我要带着青城宫去攻打临安城?”

    陈扬说道:“那不可能,法力越强,在临安城内所遭受的反噬就越恐怖。”

    白素贞说道:“我也正是明白这一点。”

    许宣说道:“白姑娘,我倒是有个主意。”

    白素贞和陈扬看向许宣,白素贞说道:“许公子,你说。”

    许宣说道:“便冒天下大不讳,咱们抓他个一千百姓。就此昭告天下,昭告狗皇帝的荒唐之事。他若是敢杀几位姑娘和我的族人,便将这些百姓全部杀了。我就看这狗皇帝敢不敢一意孤行。他若真是如此不顾百姓,必定大失民心。”

    白素贞说道:“这……”

    陈扬多看了一眼许宣,心道:“传说之中,许仙乃是个懦弱善良之人。今日看来,却是血勇得很,而且还有些心狠手辣啊!”

    陈扬沉吟一瞬,说道:“许公子,此举还是不妥。我们抓捕百姓,必定会闹出动静。你觉得,凭咱们能够对付朱熹一党的人吗?“

    许宣呆了一呆。

    因为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随后,许宣说道:“但是远离了祖龙之气,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好处的。”白素贞说道

    陈扬沉思着,他接着摆摆手,说道:“有些不妥,咱们还是再想想。”

    许宣也沉吟起来。

    而白素贞则是一言不发。她知道,所有的症结都在她的身上,只要她肯入宫为妃,那么一切的事情都迎刃而解。可是,她不能!

    许宣沉沉一叹,他说道:“白姑娘,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我那日在琼花楼中,若不意气用事,便没有今日你的这般祸事。”

    白素贞则说道:“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陈扬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许宣带着白素贞逃离皇宫的时候,若是自己不在。这两人如何能够抗衡祖龙之气。那么,在曾经发生的历史上,这两人是怎么解决的?

    历史上,并没有将这桩事有所记载。一切似乎都是轻描淡写的。

    还是说……

    是了,陈扬突然明白了。因为是自己的出现,所以让许宣产生了急迫感和妒意。当时那天,琼花楼之中,许宣是先来挑衅自己被拒,加上白素贞又当面拒绝。所以才有那首伤情诗的。

    若是自己不出现,便没有后面这一茬了。所以历史上,这桩事完全没有记载。

    搞了半天,事情的起因还是在自己这里啊!

    “对了,白姐姐。”陈扬想起一件事,说道:“你和观音大士不是认识吗?世人都信仰观音大士。如果观音大士显灵发话,想必这皇帝也不敢违逆吧?”

    白素贞断然拒绝,说道:“我不可能去找她的。”

    “这……”陈扬说道。

    白素贞说道:“此事休要再提。”这一刻的白素贞,前所未有的严厉。

    陈扬吓了一跳。

    他便终于明白,白素贞在观音那里的经历,必定是不愉快的。而且还有白素贞的痛处在,所以就像是一块伤疤一样,提都不想再有人在她面前提起。

    “对了……”陈扬将那龙珠拿了出来,他说道:“白姐姐,许兄,我身上有些其他手段。这是那祖龙之气攻击我之后,我将其气息淬炼而出。如今,这祖龙之气被我凝练成了这一颗龙珠。我却不知道这龙珠有什么作用。”

    “龙珠?”白素贞和许宣都是讶异。

    白素贞先伸出手接过了龙珠。

    那龙珠被白素贞拿着,随后,白素贞凝神。

    不一会后,龙珠突然金光大盛。浓烈的祖龙之气蔓延出来,充斥在了戒须弥里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许宣和陈扬见状,迅速盘膝而坐。

    陈扬干脆展开了大吞噬术,他迅猛的吞噬着无量祖龙之气。

    许宣也在运功吸收。

    此时的祖龙之气,变得可以吸收了。在临安城的祖龙之气,是不能吸收的。

    陈扬将祖龙之气吸收到了玄黄神谷种子里,不一会后,玄黄神谷种子里再次长出树苗。树苗上就结出了金色的果实。

    那祖龙之气连绵不断,无穷无尽。

    陈扬的树苗上,密密麻麻的长出了数十颗金色果实。

    “原来是这样。”陈扬终于明白了。之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让所有的祖龙之气浓缩成了一颗果实。因此,陈扬也不敢服食,一旦服食,那真是死路一条了。

    而现在,纯净的祖龙之气被白素贞释放出来,那么这时候就好办多了。

    许宣也在吸收,但是他却没有陈扬吸收的这么迅猛。

    一个小时之后,那龙珠突然化作烟云,完全消失了。戒须弥里的祖龙之气浓厚到了极点。

    这些祖龙之气里面的规则已经被玄黄神谷种子炼化,所以现在变得可以吸收,也不会到处乱跑了。

    白素贞也盘膝而坐,开始吸收祖龙之气。

    陈扬接着也停止了吞噬,再吞噬下去,他就将所有的祖龙之气都给吞了。得也还给白素贞和许宣留一点。

    陈扬盘点了树苗上的金色龙果,一共有三百多颗。

    陈扬取出了两枚龙果,然后丢入到嘴里面去。

    那龙果迅速化作一股暖和的营养冲入到了陈扬的身体之中,陈扬顿时感觉到全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

    接着,龙果的营养又冲入到了陈扬的脑域之中。

    这营养与其他丹药不同,有种玄门正宗的感觉。营养在脑袋里冲击,任何心魔都不敢妄动。

    紧接着,陈扬又连续服用龙果。一连吞噬一百枚龙果。

    陈扬的脑域之内,法力顿时旺盛到了极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正在澎湃雄壮。

    法力狂猛运转,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啊……”陈扬的脑袋突然尖锐的疼痛起来。

    “糟糕了?我太心急了。当初明月仙尊就是心急,所以如今伤神,功力一直未曾恢复。我居然也犯了同样的毛病,从九重天巅峰到十重天中期,已经算是走捷径了。如今又想快速冲破境界,这怎么行?”

    陈扬太过大意了。他感觉到了龙果的营养纯正,而且让心魔退避。于是就跟一个饿极了的人一样,快速的吃了起来。等吃到一定的程度时候,才发现,自己肚子涨到快要破了。

    白素贞和许宣立刻被陈扬的痛苦声音惊到了。两人看向陈扬,便见陈扬全身上下都盈着一层金光。

    那金光从他身体里面似乎要溢出来一般。

    他的五脏六腑,还有脑域里面的情况都变得纤毫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