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什么?”白素贞问道。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说道:“我与白姑娘你虽然认识不久,但在心中向往已久。你与传说之中,有很大的不同。但能见到你,已是我的幸事。只是那血泪,我不得不取,而你要流出血泪,却注定有一场伤心之事,这让我如何能够不矛盾呢?”

    白素贞闻言轻浅一笑,说道:“原来如此。”她接着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咱们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陈扬说道:“白姑娘你很豁达,佩服!”

    白素贞说道:“不然能怎样呢,哭哭啼啼吗?”

    陈扬说道:“眼下,白姑娘打算做些什么呢?比如,咱们可以去杀了杨后,史弥远。或是帮助韩公去改变北伐的局势?”

    白素贞说道:“你倒是敢提,我若真是如此去做了,岂不是改变了历史的轨迹?”

    陈扬说道:“我来的时候,星主说过,没人能改变本来已经发生的事情。”

    白素贞蹙眉,她说道:“没人能改变?是啊,的确改变不了。你说去杀杨后,但那大内皇宫里面有祖龙之气护佑,还真不是我就能去逞能的。包括临安城之内,祖龙之气都是浓郁,我们妄自去杀这些皇家人,祖龙之气的反噬却是不能够承受。”

    陈扬也时时刻刻的感受到了飘在上空的祖龙之气。他到了这临安城之后,也觉得根本不敢妄动。

    当然,陈扬的感觉没有白素贞她们那么敏感。因为他是天命之王,所以还等于是个有许可证的人。但即使是陈扬,如果贸然去杀宋宁宗,那也是绝对要不得的。

    历史的进程,任何人都不能更改!

    陈扬说道:“我又奇怪的一件事情就是,为什么韩公没有喊白姑娘你去战场呢?以你的法力,翻天覆地……”

    白素贞说道:“你这个问题问的真奇怪。”

    陈扬一愣,道:“奇怪吗?”

    白素贞说道:“你在你那个世界里,一定没有参与到大型国家战斗里,对不对?”

    陈扬想了想,他当雇佣兵的时候,倒是帮其他国家干过仗。但是在有法力之后,还真没有参与过这种战斗。

    “没有!”陈扬说道。

    白素贞说道:“等你到战场上去,就知道为什么没有神通者会出手了。人间的战争发生,每一次都是一场巨大的因果。战争决定了许多的事情的发生,什么人该死,什么人该活。战争过后,历史的巨轮继续朝前走等等。如果由我们去干预这样的战争,所有的因果之力都会反噬到施法者身上。”

    陈扬恍然大悟,心道:“难怪!难怪大千世界的历史上有许多神话传说,但却从没听过战场上有神仙的影子。大千世界乃是三千世界总纲,这里的纲常不止是人伦纲常,而且还有莫大的纪律,法则在里面。这个纪律,法则,谁都不能破坏。因为这个法则,是天道法则。目前来说,就算是仙界的高手,也没人能够突破天道的桎梏。”

    “陈公子,你在想什么?”白素贞问。

    陈扬说道:“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白素贞微微一笑,却没多问。

    陈扬又说道:“那白姑娘你曾经被观世音菩萨出手镇压,此事不是谣传吧?”

    白素贞说道:“这是真的。”

    陈扬说道:“我一直以为,观世音菩萨并不存在。更早的时候,我以为漫天神佛都不存在。现在观世音菩萨既然存在,那岂不是如来佛祖也是存在的?可为什么到了我那个年代,从未见过这些神佛的神迹?”

    白素贞说道:“观世音大士,如来佛祖,还真是存在的。”

    陈扬说道:“这些人后来都去了那里?他们又是来自那里?”

    白素贞说起观音大士的时候,她的神情有些古怪。但并不是那种极其崇拜的感觉,反而是有些复杂,不想多提的感觉。

    想来当初于她而言,这并不是愉快的经历。

    面对陈扬的提问,白素贞说道:“三千世界中,有一佛界存在。”

    “佛界?”陈扬身子一震。他对佛界并不了解,那如来袈裟打开佛界之门,乃是明月仙尊施法。陈扬都没怎么接触过如来袈裟,所以并不了解。

    白素贞说道:“如来佛祖乃是佛界的世尊,世尊和观音菩萨,他们都是来自佛界。世尊和观音菩萨,以及其他佛界之人,都曾经到过大千世界,传诵佛法之广大。你说后世没有再见到他们,也许是他们回到了佛界,说不定,佛界之门也跟着关闭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原来如此!”陈扬恍然大悟。

    许许多多的疑惑,陈扬都开始一一解开。他忍不住问:“观音菩萨的法力如何?”

    白素贞说道:“能够被世尊派过来的,必定是法力高深之辈。不然怎么普渡世人呢?而且观音菩萨汲取了足够的信仰之力,她的力量,高深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陈扬说道:“好吧,我明白了。”

    他随后又说道:“当初,白姑娘你为什么会去盗取仙草?以白姑娘你的性子,应该是其中另有隐情吧?”

    白素贞淡淡说道:“也没什么隐情,我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性子任意妄为。听说那仙草可以提升境界,乃是大好的东西,于是就直接去取了过来。后来那西王母大动干戈,弄得我火起,就有了后面那些事。这些年来,观音大士点化,我日夜聆听佛法,这心中的暴戾之气才逐渐消退。”

    陈扬顿时感到有些古怪。他突然想起了灵慧和尚,灵慧和尚当年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但是被自己用佛门的大雷音普渡法度化之后,那说话的腔调与眼前的白素贞倒是有些相似了。

    佛法度人,是好事,还是坏事?

    陈扬终究没有说什么。

    一直到了晚上,陈扬与白素贞才离开了茶苑。之后,又一起回了韩府。

    白素贞什么都没多说,陈扬也就不知道白素贞到底在想些什么。

    陈扬和白素贞离开了那茶苑之后,许宣就到了茶苑。许宣自然是打听陈扬和白素贞在里面干了什么。那老板娘不愿意说,但许宣自有手段,一番威压逼迫,那老板娘也就说了实话。

    当许宣听到陈扬和白素贞共处一室,足足待了一天,他差点当场暴走了。简直是肺都要气炸了。

    在世俗的眼光来说,白素贞的行为多少不够检点。和陌生男子共处一室,又与状元公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要是白素贞是其他普通人家的姑娘,其父母估计都要被气死了。

    但白素贞却是没有父母的人,她便是我行我素,也绝不会在意这些世俗之人的看法。

    对于陈扬来说,他也很是有些迷惘。他是未来人,但当他真正身处在南宋的这个乱局之中时,他却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他还在想,自己和白素贞说了许宣。将来白素贞还会和许宣在一起吗?她会为许宣情动吗?会为许宣流下血泪吗?还是说,她的血泪不是为许宣而流呢?

    回去之后,陈扬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问白素贞。“我自从到了这南宋之后,对大千世界之外的所有世界都失去了感应。白姑娘,你能感受到其他的世界吗?”

    白素贞的回答是肯定的。

    陈扬就不太明白了,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白素贞说道:“穿梭时空,本来就是不被允许的事情。法力高强者,元神勉强可以遨游时空。但是,元神在时空之中极其危险,搞不好还会被反噬。所以也很少有人会去用元神穿梭时空。至于肉身,根本就没有过这个先例,应该是绝不能的。你的肉身能过来,大概是因为你是天命之王,被天道所许可的。但你来这里是有任务在身的,而去其他世界就没有必要。所以,你是不被允许造访其他世界的。”

    “有道理。”陈扬顿时恍然大悟。

    晚上的时候,韩夫人突然找了白素贞。

    原来却是韩蓉想要去参加琼花楼的诗会,因为这场诗会当朝状元公也会到场。更有琼花楼的才女慕容韵出场。

    今日许多达官贵人都会前去,也包括了许多官家的千金小姐。这是一场盛会!

    但韩夫人显然是不会去掺和这样的事情的。

    于是,韩夫人就想白素贞陪着韩蓉去。韩蓉虽然不是她的嫡出女儿,但韩夫人却也对其很是疼爱。府里一向都很是和睦的。

    白素贞当下也就答应了。

    同时,白素贞觉得也得有个男同志跟着一起去,毕竟,琼花楼本质上来说,乃是个烟花之地啊!

    只是因为诗会是个雅事,所以韩夫人才允许韩蓉去的。

    韩蓉要去,她的姐姐后来也跟着要去。韩蓉的姐姐也不是她的亲姐姐,但姐妹感情很好。其姐叫做韩雪。

    华灯初上。

    韩家的马车已经备好,陈扬骑马,白素贞和韩蓉还有韩雪坐在马车里面。

    后面还有一辆马车,那马车里时坐的几名丫鬟。

    一行人迅速出动,目标便是琼花楼。

    陈扬去的时候,就开始开动脑筋了。

    “诗会啊,说不得要作诗啊!唐诗,宋词,元曲,还有清朝的,现代的,哥可以选择的面还是很广的嘛!”陈扬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