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很快就上了茶点。请大家看最全!

    那一壶茶煮的刚刚好,霎时之间,屋子里满是氤氲茶香。

    “这是龙井茶。”白素贞给陈扬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也茗了一口香茶。

    “西湖龙井,这我知道。”陈扬说道:“还是御前的茶呢。”

    白素贞有些怪异的看向陈扬,说道:“龙井茶那里是什么御前的茶?不过是一种还不错的茶罢了,也不过是临安这边的一个小茶种而已。”

    陈扬立刻就拍了下脑袋,他苦笑说道:“我搞混了,这个时候的龙井茶还没有被列为御前茶。那是清朝时候,乾隆皇帝干的事情。”

    白素贞既然选择了相信陈扬,所以眼下对陈扬的这种解释也就深信不疑。她一笑,说道:“我正是要问你,接下来的历史会怎样?”

    陈扬说道:“人说天机不可泄露,我也不知道说出这些东西,好是不好。不过我也不管了,死就死吧。”他接着说道:“接下来,韩公北伐会大败。两年之后,韩公被杨后和史弥远等人合伙杀死,这是金国人的意思。不过,金人的好日子也不长了,他们还在南宋的前面亡国。因为更北边,还有蒙古对他们虎视眈眈。而大宋亡国,还有72年。之后就是元朝,元朝之后是明朝,明朝之后是清朝,清朝之后是民国,民国之后就是我们现在的国家,华夏人民共和国。”

    白素贞对陈扬的说法更加信服,因为这等国运之事,可不是能够随口胡扯出来的。她同时也很是感慨,说道:“这朝代更替,都是天数,命数。无论是人,仙,妖,都逃离不了争斗。谁都不比谁的思想高一等,说到底,还都是在盒子里面。”

    陈扬说道:“盒子?白姑娘的比喻还真是形象。天下熙熙,皆为利趋,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升斗小民有他们的利益斗争,我们也有我们的利益斗争。就像这环宇之内,一层包裹一层。我们所处的是临安,临安之外乃是整个华夏,华夏之外,还有地球,地球之外,又有宇宙。宇宙之外呢?这就是一层一层的盒子。”

    对于陈扬所说的地球,地球之外,白素贞倒不会不懂。她并不是普通民众,他修行高深,岂会不知道这寰宇之内的秘密。她自然不会如古人一般认为天圆地方。

    白素贞随后微微皱眉,说道:“韩公两年后会死?那我青城宫的命运?”

    陈扬说道:“这我却就不知道了,因为在历史之中,没有任何信息提到过青城宫。但是朱熹与明道先生,伊川先生,还有他们的程朱理学的确是划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白素贞不由色变,说道:“这岂非是说明,我们青城宫失败了?”

    陈扬微微一叹,说道:“也不一定,但从这些蛛丝马迹来看,青城宫的失败的确可能性要大一些。”

    白素贞说道:“你将那传说好好与我说上一说。”

    传说自然不能听真,但万事万物都有其本质。传说是在本质上的捕风捉影,添油加醋。而白素贞就是要在传说上面,看破虚妄,找到其本质。

    陈扬当下就将那传说讲了出来。

    白蛇的传说有许多,但总体整理起来,大致就如是。

    “南宋年间,一条白蛇得道成人,她苦修一千七百年,法力高深。而在一千七百年前,她曾经被捕蛇人所抓,眼看就要死于捕蛇人之手,却被一个小牧童所救。一千七百年后,白蛇想要白日飞升,但观世音菩萨告诉她,她还有尘缘未了,不能成仙。那尘缘便是要报小牧童之恩。”

    “白日飞升?”白素贞听了不由觉得荒谬,说道:“飞升到哪里去?”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在广大民众的心里,他们有他们的一套神话体系。尤其在古人心里,认为雷霆造物,都是天上的神仙所为。所以,这个白日飞升,自然是要升到天界,位列仙班。”

    白素贞说道:“好吧,你继续说。”

    陈扬说道:“不过,这一千七百年年前,白姑娘你是不是真的被捕蛇人抓过呢?”

    白素贞说道:“我还不到五百岁。”

    “咳咳!”陈扬连续干咳几声,这特么就尴尬了啊!

    白素贞却是不以为异,道:“你继续说。”

    陈扬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后来,那白蛇就在观世音大士的指点下,前往人间寻找当年转世的小牧童。那小牧童已经转了三十多世,如今正是一个在药铺打杂的穷小子,那穷小子就叫做许仙,字汉文。开始,我也有些不太明白。今日我才想明白,这许宣就是传说之中的许仙啊!”

    白素贞说道:“穷小子?这许宣许公子,出身世家,从小就是锦衣玉食。”

    “反正传说都是那些民间人士想出来的,他们要故事卖座,自然要添一些元素。美女和穷书生,自然是一个很好的卖点。若是传说里讲许宣公子本就是状元公,一表人才,那这故事就不能流传如此之广了。”陈扬说道。

    白素贞说道:“那陈公子你继续说。”

    陈扬接下来就说了白素贞收了小青,两人做了姐妹。之后与许仙断桥相遇,然后成亲。

    白素贞听了之后,眉头直皱。“这编书的人怎么想的,有一千七百年道行的人,为了报恩就把自己嫁给一个穷小子?报恩的方式没别的了?给他金银财富,妻房无数,这不更好吗?就得把自己搭上去?”

    显然,白素贞觉得这个成亲是最大的毒点,她实在是有些接受无能。

    觉得这个思维方式,太幼稚了。

    不过马上,白素贞就让陈扬继续说下去。陈扬就又说了端午雄黄酒显形,吓死许仙。这时候,白素贞再次发表意见。“我虽然是蛇妖,不过在我修成人形之后,基本上就是基因全部改变。别说雄黄酒显形,就算是我自己想变都变不回去了。”

    陈扬干笑一声,他继续说起来。

    盗仙草,法海干涉,收妖紫金钵,水漫金山寺,最后生下许仕林,白素贞被镇压在雷锋塔里面。

    “讲完了?”白素贞听完之后,问陈扬。

    陈扬说道:“讲完了。”

    白素贞说道:“太荒谬了。”

    “我也觉得。”陈扬说道:“而且,法海已经死了十年了。”

    白素贞说道:“不过,这里面有些信息是真的。第一,收妖紫金钵是真实存在的。第二,盗仙草我的确干过。至于和许宣成亲,还有孩子,这个不好说。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是,镇压在雷峰塔之下,这事有点蹊跷。”

    陈扬说道:“水漫金山寺已经出现了,我和明道老贼恶战的时候,他的山河社稷扇里面,天河之水冲下山去,镇江直接被淹了。”

    白素贞说道:“也就是说,这个传说是将几个大事件给串联在了一起。”

    陈扬一凛。

    白素贞说道:“雷峰塔?看来我应该先去将雷峰塔给摧毁了。”

    陈扬没有做声。

    白素贞挥挥手,她又蹙眉,说道:“也没有意义,注定发生的事情等于是命数。不管我作何改变,都改变不了命数。”

    陈扬说道:“法海都死了,谁会来镇压你?”

    “可还有一件事,这是真实的。”白素贞突然看向陈扬,说道:“我的确是灵体,你要的是血泪。必定会有让我心神颤抖的事情,我才会流出血泪。”

    陈扬沉默下去。

    “你要血泪是做什么?”白素贞问。

    陈扬也不隐瞒,说道:“星主需要一滴,他要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听命于他,不得不听。不过他也帮助我很多,有时候我觉得他似乎和天道之间有很深的联系,就像是秉承天道意志一般。第二滴血泪,是我要救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怎么了?为什么会需要我的血泪?”白素贞问。

    陈扬说道:“这个故事会有点长。”

    白素贞茗了一口茶,说道:“没关系,今天咱们有的是时间。”

    陈扬当下也就毫不隐瞒的说了他和司徒灵儿的事情。从他跟司徒灵儿的初次相识,到相爱。

    陈扬并不是见个人就喜欢跟人诉说自己的苦难的,但白素贞对他来说,是有着不一样的情感的。所以,他将自己的身世也带了出来。灵儿被陈亦寒欺辱,他的愤怒,无奈。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都说了出来。

    到得后来,他守护灵儿和神帝他们的时候,他抗争修罗大帝出了问题。

    最后灵儿将脑核献了出来,他虽然活了下来,但灵儿陷入永远的沉睡。

    再之后,陈扬又讲了他去平行世界的事情,他终于弥补了父母之爱。他再次邂逅了灵儿,以及再次相爱。关键时候,灵儿的脑核跟着回来。

    如今,他正是需要这血泪来融合脑核与灵儿的身体。

    陈扬足足讲了三个多小时才讲完,而且很多地方都是一句话带过的。

    白素贞听的入神,她之后感叹,说道:“死生相许,你和你妻子的爱情让人感动。”

    陈扬说道:“这就是我的目的。”

    白素贞说道:“我若真有血泪,到时候一定会给你。”

    “谢谢白姑娘。”陈扬随后又苦笑一声,说道:“可我此时却矛盾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