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万钧之间,那剑光斩中了天法老祖。请大家看最全!

    天法老祖瞬间被剑光的无穷杀气,无穷法则绞杀。他的肉身,灵魂直接就被绞杀成了粉碎,直接整个肉身化为灰烬。

    死得不能再死了。

    天法老祖一死,他所布下的阵法就跟着消失。一条口子也就出现了,陈扬二话不说,大挪移术施展出来。

    咻的一声,陈扬瞬间移出千里之外,几个奔腾,已经到了塞外沙漠之中。

    天一老祖和天元老祖骇然欲绝。

    “天法……”天一老祖一声悲鸣,同时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莫名的寒意。

    天元老祖也是呆立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道法教的总坛在东苍山上。东苍山离临安有千余里,如今朝中,朱熹一党代表了道法教。道法教在背后支持着朱熹。

    而另外的韩侂胄一党的背后,却是有着青城宫在支持着。双方明里暗里,斗得是不可开交。

    东苍山的大山之中,青翠苍郁。

    在大山之中,道法教的大宅子足足有三十座,这些宅子组成了一个圆,其中阵法连绵,外人根本难以窥见真容。

    在最中间的大宅子里,天元老祖和天一老祖与明道先生,还有伊川先生汇合在了一起。这是在密室之中,此处说法,法不传六耳。

    “这是紫金钵!”天元老祖将那紫金钵拿了出来。

    明道先生与伊川先生见了紫金钵,不由大喜过望。

    明道先生随后说道:“师尊,那小孽畜一定已经被您们出手杀了吧?”

    伊川先生则有些奇怪的说道:“怎么没见天法师尊了?”

    天一老祖一拍茶几,他双眼血红,说道:“你们的天法师尊,已经被那小孽畜给杀了。”

    “什么?”明道先生与伊川先生不由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伊川先生说道:“这一次,三位师尊一起出手,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在三位师尊手中讨取便宜。天法师尊怎么可能会被……”

    “不仅是天法被杀了,而且那小孽畜还毫发无伤的逃走了。”天元老祖脸色铁青,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这……”明道先生和伊川先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同时,明道先生不由暗暗心惊和庆幸。他在想,自己这次居然能捡回一条命来,这真是天大的造化啊!

    “好在,紫金钵总算是到手了。这一次,青城宫的人,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天一老祖说道。

    “可那小孽畜,也不得不防。”天元老祖说道。

    天一老祖微微一怔,他接着说道:“大哥你说的没错,那小孽畜的剑光极其诡异。当时我看的分明,剑光斩杀过来。老三的九天鼎全力施展,居然被一下击碎。还有他的天罡之气,也全部被击碎了。老三的肉身已经是强横无比,可一剑之下,居然化为灰烬。太恐怖了。”

    明道先生说道:“弟子适才也与那孽畜对战,他的功力虽高,功法也很厉害。但弟子均能应付自如,最后之所以被击败逃走,也是因为他发出了那一道剑光。那道剑光太过厉害,当时弟子若不是逃入到山河社稷扇中,又有器灵山神抵挡。弟子只怕也是遭了毒手。”

    “这古怪的孽畜,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伊川先生气恼不已。

    天元老祖则说道:“此孽畜非是妖精,紫金钵对他也不管用。这孽畜一日不除,我这心中终是不安,怕是会闹出什么大乱子来。”

    天一老祖说道:“那剑光虽然厉害无匹,但以我猜测,应该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天元老祖说道:“必须要想办法抵挡住那剑光,而且,这孽畜的逃跑速度太快了。一瞬之间,无影无踪。咱们需要从长计议。”

    天一老祖说道:“大哥说的极是。”

    陈扬在沙漠之中待到了天亮。

    很多事情,还是得在白天行动。

    他思量了一宿,觉得这紫金钵在自己手上丢失。而且还丢失到了明道先生那一群人的手中,这个责任,自己不能躲避。

    明道先生的道法教,要紫金钵就是为了对付青城宫。本来这紫金钵还隐藏着的,现在被自己挖出来,又落到了道法教的手中。这等于是害了青城宫啊!

    陈扬决定前往青城宫一趟。反正他是不怕那紫金钵的,必要时候,得帮助青城宫灭了紫金钵。

    只是,陈扬也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这般前往青城宫,并且说要帮助青城宫。这让青城宫的人会觉得诡异,也难免就会起疑。

    “即使起疑,我也得做一些事情出来。总是日久见人心吧!”陈扬身子一晃,立刻展开了大挪移术,前往青城山。

    过不多时,陈扬便在朝阳之中,来到了美丽的青城山。

    要在青城山中找出青城宫,并没有那么容易。普通人,穷尽一生也是无法找到青城宫的。但陈扬修为绝顶,他的神识扫射青城山,很快就发现了下方有一结界。结界之中,阵法波动。

    陈扬立刻遁下界去。

    那结界变化,陈扬大袖一挥,便入了结界之内。结界之内,又有大阵守护,而青山之中的前方,便是一座白色恢宏的宫殿。

    宫殿尽显奢华,壮美。

    占地面积极为广阔。

    前方是一个广场,广场四周乃是园林。就像是一座森林公园一般!

    陈扬细看之下,发现这座宫殿乃是在高山之上。走过千米,下方便是万丈悬崖,此地极为险峻,与天上云层都很是接近了。而且,空气也很是稀薄。

    宫门耸立,将一切都隔绝在外面。

    陈扬就在宫门之外,扬声喝道:“在下金山寺陈扬,有要事求见宫主。”

    他这也是煞费苦心,总不能说自己是来自未来。也不好随便编个地名来欺骗,于是就想了金山寺出来。总是与金山寺有些渊源。

    陈扬一连喝了三声,声音回荡在整个青城宫的上空。这声音,自然也就惊动了青城宫内部的高手。

    不一会后,那青城宫内,脚步声便即传来。

    随后,青城宫的宫门打开了。

    出来的是两名青衣女子。

    如果是来一个,陈扬几乎要以为这就是小青了。但一下出来两个,陈扬就有点傻傻分不清了。这两名青衣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但这妖精的岁月,断然是看不出来。不过,这两女都长得很是娇美。

    两名女子看向陈扬。

    陈扬立刻客气的抱拳作揖,说道:“在下金山寺陈扬。”

    “金山寺?”其中一名女子不由狐疑,说道:“金山寺里不都是和尚吗?再说了,一个小小的金山寺,能有阁下这等高手?”

    陈扬说道:“其中缘由,在下能够解释清楚。不过今日前来,的确是有要事求见宫主。在下绝无恶意,还请两位姑娘通禀宫主。”

    “我家宫主,并不在宫中。”那姑娘淡冷说道。

    另一位姑娘则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就对我们说也是一样。”

    陈扬不由苦笑,说道:“兹事体大,两位姑娘还真做不了这个主。我说的这事,乃是关乎青城宫生死存亡之大事。还请两位姑娘快快通传宫中主事之人。”

    “危言耸听!”那姑娘冷笑一声。

    “紫金钵知道吧?紫金钵落入到道法教的手中了。”陈扬无奈,这阎王好找,小鬼难缠,无奈之下,干脆就说了出来。

    “什么紫金钵?”那两个姑娘面面相觑。

    “就说了,跟你们说了没用。那紫金钵乃是专门克制妖精的东西,这些年来,道法教一直都想找到这个东西来对付青城宫。如今,紫金钵已经被他们得到了。”陈扬说道。

    两个姑娘半信半疑。

    “你说的是真的?”左边的姑娘说道。

    陈扬说道:“我没事吃多了,来青城宫行骗么?”

    那姑娘便道:“好吧,你等等,我这就去通禀青长老。”

    姑娘说完之后,匆匆离去。右边的姑娘则和陈扬面面相觑。

    陈扬也不理会她。

    姑娘忽然说道:“你叫陈扬是吧?”

    陈扬点点头,说道:“嗯!”

    姑娘说道:“我叫小善。”

    陈扬出于礼貌,说道:“小善姑娘,你好。”

    小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陈扬说道:“当然是真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小善继续问。陈扬呆了一呆,他随后说道:“等见了青长老,我会向她说清楚的。这事情,与我有不小的干系。来这里,也是想帮助青城宫。”

    “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小善说道:“人类的修士,向来视我们青城宫为邪魔歪道。”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那可能我比较特殊吧。”

    小善噗嗤一笑,说道:“你真有趣。”

    陈扬呵呵一笑。

    没等多久,青衣姑娘回来,肃然说道:“陈扬公子,请随我来。青长老要见您!”

    陈扬便就知道,对方终于引起了重视了。

    之后,陈扬跟着青衣姑娘还有小善进入宫殿里面。

    穿过广场,园林,然后就来到了一处假山地带。假山地带后面,有一处宅子。那宅子古色古香。

    “青长老她们就在里面,公子请进吧!”那青衣姑娘说道。

    陈扬点头,说道:“好!”

    随后,他坦然来到门前,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