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决心将脑海里所有关于白蛇传说的东西抛去,因为传说都是捕风捉影。 真实的发生,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对了,龙傲,这明道先生是怎么知道紫金钵又出现了,还来的如此之快?”陈扬问。

    龙傲说道:“明道先生一直都在寻找紫金钵,他会周天神算,在周身神算之中,他捕捉到了紫金钵的气息。只要紫金钵一旦出现,他就能立刻知道。”

    陈扬说道:“原来如此。那明道先生,如今修为几何?”

    龙傲说道:“明道先生已然到达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天人合一?”陈扬吓了一跳,说道:“天位境吗?我擦!”

    龙傲不解,道:“何谓天位境?”

    “天人合一又是什么境界,你能详细的说说吗?”陈扬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龙傲说道:“小人现在是武圣初期境界。”

    陈扬说道:“九重天是武圣,你把你们这里的境界划分好好跟我说说。”

    龙傲不由有些奇怪,道:“主人,您修为超绝,怎会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境界?”

    陈扬说道:“这就是我的事情了,你回答我的问题就行。其余的,不要多问。”

    “是,主人!”龙傲说道。

    陈扬说道:“你继续说吧。”

    龙傲便说道:“从一开始,我们的武道上,有最初的炼体,炼肉,炼筋,炼骨,洗髓,每一重境界都分初期,中期,巅峰。如此之后,便是到达先天境,先天境有九重,先天境之后便是后天境,后天境有九重。后天境之后,便是半圣境,半圣境也有九重。半圣境之后,便是圣阶,圣阶之后,才是武圣。”

    陈扬听的头皮发麻。暗道:“以前的境界分的当真是繁琐,难怪后世被神帝分出来之后,都愿意以神帝的划分来行事了。神帝的划分,粗暴简单,神通之后长生,长生之后太虚。太虚之后,便是仙界的境界划分了。”

    虽然龙傲所说的很是繁琐,但陈扬也基本了解了。他说道:“那你看我应该是什么境界?”

    龙傲看了一眼陈扬,随后垂首说道:“小人本领低微,实在看不出主人是什么境界。”

    陈扬拍了拍头,暗道自己真是糊涂。他当下就说道:“你看好了。”

    随后,陈扬将气势外放出来。

    他不再内敛自己的力量。

    龙傲顿时就见到陈扬便如巨大的磁场,其中的力量如山如海如欲,似乎他就是天地中心了。

    “您的修为居然也到达了神体境了。”龙傲不由惊讶万分。

    “神体境?”陈扬不由狐疑。

    龙傲说道:“明道先生乃是当世绝顶高手,如今也是神体境中期。您的修为,已经不在明道先生之下了。”

    陈扬暗暗有了计较。他说道:“武圣境之后就是神体境?”

    “没错!”龙傲说道:“神体境极其难以突破,当世的神体境高手并不多,可说是屈指可数。主人您是神体境高手,去到任何门派,都能瞬间成为太上长老,受人尊崇。”

    陈扬说道:“这个且都不说了,神体境之后,是什么境界?”

    龙傲说道:“神体境之后的境界,小人并不知道了。”

    陈扬暗道:“十重天巅峰之后,便是虚仙境。仙界的境界划分,一直都未变过。龙傲见识少了一些,不知道十重天之后,那也是正常。”

    “龙傲,你觉得,明道先生下一步会怎么做?看起来,他对我手中这紫金钵是志在必得了?”陈扬说道。

    龙傲说道:“没错,主人。明道先生这些年来,苦心积虑,一直都在找寻这件法宝。如今法宝重现,他会不惜代价的来得到这紫金钵。”

    陈扬说道:“他要这紫金钵,只怕是为了对付青城宫的人吧?”

    龙傲说道:“紫金钵乃是收妖利器,青城宫里,全是妖精。这紫金钵的确是青城宫的克星。”

    陈扬说道:“这么看起来,我是得去一趟青城宫了。这紫金钵,断然是不能落在明道先生的手中。”

    龙傲说道:“看来主人您的心是向着青城宫的了。”

    陈扬说道:“算不上向着谁,但这明道先生的确让我不喜。他既然让我不喜,我怎能让他如意。”

    “道友!”便在这时,虚空之中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听那道字时,还在数十里之外。等友字落音,来人已经就在陈扬的眼前了。

    “明道先生!”龙傲见状,吃了一惊。

    陈扬便也就看向来者。

    只见此人一身粗布衣衫,年龄看起来六十来岁。他的胡须花白,整个骨架清瘦,目光囧囧有神。看起来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此人便是明道先生程颢了。”陈扬感觉这程颢似乎弱不禁风,身体内没有一丝的法力。

    “此人明明法力高深,但却能将所有力量内敛,果然是高手!”陈扬暗道。

    明道先生的目光清澈,在陈扬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陈扬。

    明道先生心中暗暗惊讶,心道:“此子看起来年岁不大,但是我一眼却看不出他的修为。龙傲乃是我的得力手下,如今居然已经被他驯服。此子的修为,深不可测,只怕不在我之下了。”

    这是明道先生在刹那之间得出的结论。

    在短短的一瞬之间,陈扬和明道先生又同时收回了目光。陈扬冷冷一笑,说道:“阁下就是明道先生?”

    明道先生抱拳,说道:“正是老朽!”他随后说道:“道友如何称呼?”

    陈扬说道:“我叫陈扬,法海禅师乃是我的恩师,紫金钵是我师父传给我的。怎么,你要强抢不成?”

    “法海禅师乃是道友的师父?”明道先生立刻感到惊奇。

    陈扬说道:“怎么,你不相信?”

    明道先生说道:“的确难以置信,那法海禅师的修为有限,不似能教出道友这般的高徒之人。”

    陈扬立刻大怒,说道:“休得辱及恩师!”

    他做戏做全套,是决计不会露破绽给明道先生的。

    明道先生也是微微失望,他本也就是试探。随后,他微微一叹,说道:“道友,这紫金钵当日乃是从我道法教中被法海禅师偷盗而去,这些年来,老朽一直都在找寻。还请道友将紫金钵归还,若是道友能将紫金钵归还,老朽感激不尽,定然有重谢于道友。”

    陈扬心道:“好给明道先生,我特么说法海是我师父,来图给名正言顺。你干脆就说紫金钵是法海从你那儿偷的。”

    他冷笑一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恩师死于你手,这个仇,我不能不报。今日,你这老贼也不用多说什么。有本事,就从我手里来取这紫金钵吧。”

    “看来,老朽是劝不了道友了。既然如此,那老朽就只好来领教道友高招了。”明道先生眼中寒光一闪。他本不欲动手,因为对方显然难缠。但是到了此时此刻,除了动手,明道先生也已经别无他法了。

    一瞬间,明道先生手中祭出法宝。

    “山河社稷扇!”

    那扇子一出来,随后明道先生法力澎湃。

    山河社稷扇中冲出五道白色的晶线,这五道晶线便是山河无极扇中的天河之水的精气。

    此水精气之中,蕴含了无穷的法则和爆炸力量。所有的天河之水被浓缩成了五道晶线,冲入人的身体和周围,立刻爆发开来。

    陈扬立刻就感受到了这五道白色晶线的厉害之处,他也不敢小觑。这明道先生的修为并不在陈扬之下呢。

    陈扬也不施展大吞噬术。他的大吞噬术对付仙界中人很是有用。但对付其非仙界中人,根本就没那么厉害。很明显,这明道先生并非仙界中人。陈扬的大吞噬术也吞噬不了这天河之水。

    五道白色晶线缠绕过来,陈扬顿时感觉到这五道白色晶线将自己的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包围住了。这五道白色晶线瞬间变化,变得粗壮无比,如怒龙咆哮一般。

    滚滚翻腾,狂暴无匹的力量蕴含其中,随时都有可能炸裂过来。

    一旦炸裂,山崩地碎,天河之中的无穷法则和所炼制的奇异生灵都会咬噬而来。

    这一下的攻击,杀伤力可说是惊人的。

    明道先生十分重视陈扬,一出手就是绝顶杀招。

    陈扬身处其中,他感觉到空间也被封闭。这个时候,大挪移术也是施展不出来了。

    “哼!”陈扬却是冷哼一声。

    一瞬间,戮仙剑在手!

    “破!”陈扬一剑劈了出去。

    浩瀚无匹的杀气凝练成了一口长达百里的剑光!

    这剑光就如九天雷霆,突然劈下!

    轰!

    白色晶线全部被陈扬斩断。那晶线之中的力量还来不及爆发出去,陈扬已经施展大挪移术,挪移到了明道先生的身后千米之外。

    陈扬也不犹疑,他接着又一剑朝明道先生劈杀而去。

    便是千米距离,但这剑光瞬间就将明道先生笼罩住了。

    明道先生只觉一瞬之间,无穷杀气笼罩下来,便似有千万钧之重,让人呼吸都是不畅。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到了阿鼻地狱之中。

    剑光降临,就如天劫一般,让人难以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