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其实能够想得到,自己一出手捐赠了百两黄金。 这百两黄金在盛世里都是一笔巨款,更何况是在乱世里。所以,于情于理,方丈通明禅师都应该要见见自己的。

    陈扬当下也就随慧明小沙弥前去见方丈。

    一路在慧明的带领下,陈扬来到了方丈室中。

    方丈室中,有微弱的油灯绽放着微弱的光芒。慧明上前说道:“方丈师父,陈施主来了。”

    里面立刻传来一名老者的声音。

    “让陈施主进来。”

    慧明便推开房门,然后迎陈扬进屋。陈扬进屋之后,慧明关门离去。陈扬来到方丈室里,便见这方丈室也是十分简陋。而在上首的炕上,矮茶几旁边,一名白眉老僧穿着粗布衫,盘膝而坐。

    这白眉老僧给人一种极其慈和的感觉。

    老僧的眉毛很长,他的脸上,老态龙钟。陈扬进来之后,老僧便抬起头看向陈扬。这老僧,全身腐朽,但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有神,眼中饱含智慧,似乎是可以将世间万物的本质看穿。

    陈扬却是眼睛微微眯起,因为他看出这老僧居然是个有修为的人。其修为已然到达了太虚八重天。

    当然,南宋时期的修为,不是这个算法。但在陈扬眼里,对方就是太虚八重天了。

    太虚八重天,这样的修为在陈扬面前,的确屁都不是。但可别忘了,当初陈扬面对太虚八重天的宋帝王,还有林皓轩前辈,那可都是牛逼的不得了的人物啊!

    一个太虚八重天的高手,即便是在这乱世之中,应当也是一号人物。为什么却会在金山寺里混的如此潦倒呢?

    陈扬心中狐疑,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他见了这通明禅师,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夜色已深,不知道方丈大师深夜召在下前来,所谓何事?”

    通明禅师慈眉善目,也是微微一笑,说道:“陈施主,你请坐!”

    陈扬便就在茶几另一边的炕上盘膝而坐。

    他坐好后,也就不主动开口了。

    通明禅师说道:“今日老衲听慧明几人说,有一位贵客给本寺捐献了百两黄金的香火。老衲代表金山寺上下,向陈施主您致谢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大师何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通明禅师说道:“虽是陈施主举手之事,但对金山寺却是莫大的恩惠。”

    陈扬说道:“大师客气了。”

    通明禅师又说道:“老衲还听闻施主在问法海禅师?”

    陈扬微微一惊,说道:“难道大师听说过法海禅师?”

    通明禅师说道:“老衲的确听说过,只是不知道,陈施主你找法海禅师,所谓何事?”

    陈扬打了个哈哈,说道:“也没什么事,只是久闻法海禅师大名,因此仰慕之下,便想着要见上一见。”

    通明禅师说道:“原来如此。”显然,他并没有相信陈扬的话,但却也不愿意再多问了。

    陈扬却是着了急,但他也是不是耐不住性子的人。当下也就默然不语。

    通明禅师沉默半晌后,说道:“阿弥陀佛,法海禅师,已经在十年前……仙逝了。”

    “我靠!”陈扬立刻忍不住爆了粗口。还好,通明禅师也不太懂我靠是什么意思。陈扬激动了,说道:“大师,你没搞错吧。法海禅师怎么可能会死?”

    通明禅师反而奇怪的看向陈扬,说道:“是人都会死,法海禅师虽然法力无边,但又怎会不死呢?”

    陈扬顿时无语,他接着说道:“大师,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阿弥陀佛!”通明禅师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陈扬这个无奈啊!

    他抓了抓脑袋,说道:“法海禅师是怎么死的?大师你确定吗?”

    “老衲亲眼所见,因此很是确定。”通明禅师说道。

    陈扬耐住性子,说道:“大师,麻烦您详细跟我说说。”

    通明禅师说道:“老衲甚是奇怪,为何陈施主你对法海禅师如此感兴趣?”

    陈扬多看了通明禅师一眼,他是个聪明人,马上也就听出通明禅师在起疑。这通明禅师今日接见自己,原来不是为了感谢黄金,而是在查看,自己找法海禅师到底是为了什么。

    陈扬心中暗道:“难道法海身上还有其他的秘密,或是宝物。这通明禅师以为我是来图谋法海的宝物的?若真是如此,我可是一时半会难以说清楚。”

    他当下顿了顿,说道:“大师,您看……”

    这一瞬,陈扬祭出了大雷音普渡金光。

    实在是懒得解释了,不管自己怎么解释,料这和尚也难相信。若是得了假讯息,更是麻烦。因此陈扬干脆就偷懒,施展出了大雷音普渡金光来。

    先度化,问完了再让其还俗。

    陈扬心中就存了这个想法。

    如今,陈扬法力高深,度化通明禅师却很是简单。不一会后,通明禅师便垂眸说道:“阿弥陀佛,感谢道友度化老衲,及时让老衲迷途知返,不至于犯下滔天大错。”

    陈扬点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我问你,你真的认识法海?”

    通明禅师说道:“法海禅师乃是老衲的师父,他在三十年前,挂靠在本寺,并教了老衲不少神通本事以及丹药。”

    陈扬心头微微一松,有法海这个人就好。既然有了法海,那么再有白素贞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陈扬继续问道:“你说法海十年前仙逝了,是怎么回事?”

    通明禅师说道:“十年前,法海禅师突然回到金山寺,当时他已经身受重伤。临死之际,只说是明道先生的门人想要抢走他手中的宝物。他为了保住宝物,因此才受此重伤。法海禅师告诉老衲,这件宝物事关诸多生灵的生死,万万不能落入到明道先生的手中。如此之后,法海禅师便就此归天了。”

    “真死了?”陈扬心道:“这白蛇传说也太没谱了吧。法海都死了,以后还怎么抓白蛇?难道是我来迟了?白素贞早被镇在雷峰塔下了?”

    陈扬想到这,立刻问通明禅师,说道:“你知道白素贞吗?”

    通明禅师顿时愣住,他随后摇头,说道:“不知道。”

    “那你知道雷峰塔吗?”陈扬又问。

    “回道友的话,老衲从不曾听说过有什么雷峰塔。”通明禅师说道。

    “这家伙,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陈扬这个头疼啊!他也有点懵比了,对于白素贞和法海之间,陈扬彻底搞不懂了。他也懒得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干脆问道:“那法海留下的宝物在哪里?”

    通明禅师说道:“被老衲藏在了地底。”

    陈扬说道:“好吧,去取来给我瞧瞧。”

    “好的,道友!”通明禅师说道。

    陈扬看着通明禅师乖乖去办事,他不由感叹着大雷音普渡法就是好啊!不然的话,撞击得多费多少手脚啊!

    通明禅师没用多长时间,很快就去取了宝物过来。那宝物被羊皮纸包着,也不知道里面的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模样并不大,跟包了一只烧鸡似的。

    陈扬接过宝物,迅速拆了羊皮纸。

    羊皮纸拆去的一瞬,陈扬立刻感觉到了一丝微妙。就好像是有封印被自己解开了。

    之前,羊皮纸将这宝物的所有气息隐藏住了。但随着羊皮纸的离去,这宝物的气息就散发了出来。

    陈扬看到了这宝物,同时也吃了一惊,并且感到丝丝微妙。

    只因为,这宝物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传说中,属于法海的收妖紫金钵。

    “紫金钵都出现了,那么这说明死的法海就是真正的法海啊!”陈扬暗道:“法海拼死要保护这件宝物,这宝物似乎是妖精的克星。难道法海要保护的生灵,便是妖精?”

    “这也太反转了吧,法海居然要保护妖精。”陈扬觉得有点接受无能。

    同时,陈扬开始运转法力感受紫金钵。

    这紫金钵说不上有多么的独一无二和神奇,但其中有一个小千世界。在这紫金钵的小千世界里面,拥有一种奇怪的物质和氤氲之气。

    陈扬再运转法力,立刻,紫金钵里面,气息疯狂翻滚起来。

    接着,金色的光芒射了出来。

    “这金光里面有许多奇怪的法则,还有一种很强大的压制之力。就像是来自天敌,血脉的克制。”陈扬暗道:“这果然就是真正的收妖紫金钵,专门克制天下妖精。”

    陈扬很快就了然于心了。

    他也没多想什么,直接就将紫金钵收到了戒须弥里面。

    “这紫金钵,还是留在哥哥手上来的比较好。”陈扬暗道:“起码,我不会去反对白素贞和许仙的恋爱。说不定,还能避免一场爱情悲剧呢。”

    “不过……星主说了,历史不能被改变。这法海死了,紫金钵也在我手上了,那么白蛇将来如何会被镇压到雷峰塔里呢?还是说,传说根本不是历史?”陈扬心中暗暗道。

    将这一切搞清楚之后,陈扬便收回了在通明禅师身上的金光,令通明禅师还俗。

    这通明禅师刚一还俗,立刻脸色大变,声言厉色,说道:“大胆狂徒,还不赶快归还紫金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