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想起了在平行世界里的女儿。 可怜的孩子,她从记事起,就没有享受过一丝一毫的父母之爱。

    陈扬觉得自己是个很不称职的父亲。

    对于女儿如是,对于沈墨浓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如此。

    如果不能做一个称职的父亲,那对这两个孩子又是多么的不公平。他们是不能选择自己的到来和出身的。

    陈扬想了很多。

    “如果可能,我想给孩子足够的父爱。”陈扬对沈墨浓说道。

    沈墨浓幸福的嗯了一声。

    “陈扬,我在想一个问题。”沈墨浓忽然说道。

    “嗯,什么问题?”陈扬问道。

    沈墨浓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有了咱们的宝宝,你会原谅我吗?”

    陈扬一笑,说道:“这个问题很傻。”

    “为什么?”沈墨浓问。

    陈扬说道:“因为如果没有咱们的孩子,你怎么可能会来对付我。我相信,就算是你的家族要对付我。你也会站在我这边的。”

    沈墨浓微微一呆,随后说道:“话是这么说,但如果我没有了孩子了呢?”

    陈扬搂住沈墨浓,说道:“你即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恨你。更何况,你还没有将我怎样。”

    沈墨浓顿时就心满意足了。

    之后,两人又谈到了别处。

    “你这次的收获似乎很大,我看你的修为已经看不清楚,似乎就是高山一般,永远不可逾越。”沈墨浓说道。

    陈扬说道:“这一次的确收获不少,但是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当下,陈扬就将西方王界之行向沈墨浓叙述了起来。

    其中的惨烈,已是不必多说。

    沈墨浓听到惊险出,也是忍不住为陈扬捏一把冷汗。

    当沈墨浓听到蓝紫衣陷入沉睡之后,她啊了一声。

    “蓝前辈如此修为,她怎么也会……”沈墨浓甚至感到了一阵后怕。

    一直都在听无量杀劫,但当沈墨浓听到就算是如蓝紫衣这样的通天人物,最后也难逃杀劫,她这时候真正的为陈扬捏了一把汗。

    陈扬倒没有跟沈墨浓细说乔凝的事情,他与乔凝之间,生死与共。这一点,沈墨浓虽然不知道,但也未必就想不到。但不管是沈墨浓,还是陈扬,彼此却都不会说开。

    陈扬陪着沈墨浓待了足足三天。

    这三天里,陈扬对沈墨浓自是细心呵护。同时,他留了一枚混沌果给了沈墨浓。

    陈扬也直言自己有许多神通,但是却不想教会沈墨浓。只因为,沈墨浓目前修为还是太浅。她的修为太浅,如果拥有三千大道这样的神通,难免就会给她带来一份危险。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沈墨浓自然也表示理解,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沈墨浓也跟陈扬说的清楚,她说道:“陈扬,从我决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不羁的风。我是不可能完全拥有你,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能在我身边多久。因此,孩子会是我的全部。至少,他可以完全属于我。”

    陈扬闻言,却是心中复杂。

    之后,陈扬便施展大挪移术,前往滨海。

    在滨海,他先打电话给苏晴。然后直接以大挪移术出现在了苏晴的面前。随后,就带着苏晴租了一艘豪艇出海。

    他租豪艇直接用钱砸,而且也明确表示,不用到深海地带。只准备好一天的原料就行,因此,出海的速度是很快的。

    当天晚上,豪艇乘海而出,迎着清风明月。

    虽然燕京是寒冬腊月,冷的不像话。但是滨海却是温暖如春。

    在月光下,陈扬又直接施展法力,带着苏晴在空中遨游。两人几乎是贴着海水低掠。而且,陈扬还高难度的开始褪去了苏晴的衣服,然后就这样在海面上激情欢爱了一次。

    对于苏晴,陈扬始终都是性大于爱。他从开始迷恋苏晴的时候,就是迷恋她的身体。

    对于这一点,苏晴心里也未必就不明白。

    许久许久之后,浪潮平静。

    陈扬带着苏晴回到了游艇上,在游艇的甲板上,这里没有任何闲杂人等。陈扬和苏晴就在一起互诉衷肠,说不尽的相思话语。

    累了就睡,睡醒了就吃,吃完了就做。

    这一天一夜的欢喜,爱怜,已经全部都在这样的激情之中度过。

    最后,陈扬与苏晴告别,然后前往阴面世界。

    他在阴面世界和宋宁短暂相聚,然后离去。

    对于宋宁,陈扬很是歉疚。他想过,也许他当初心狠一些,拒绝了宋宁。也许宋宁现在会好过许多。让她一个姑娘家,就这样的无尽等待,实在是太过残忍。但陈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宋宁放弃自己了。

    只能,尽可能的给她一些快乐了。

    这是陈扬的一个心病。

    随后,陈扬就返回了众星殿。

    在乘坐般若天舟回到众星殿之后,陈扬立刻就去星一殿见星主。

    陈扬迫不及待的想要取得血泪,救醒灵儿。

    对于灵儿和宋宁之间,陈扬的态度和感情,实际上是有很大区别的。

    星一殿内,陈扬盘膝而坐。

    星主说道:“现在,本尊会带你进入时空潮汐之中,接下来,就会送你到南宋时期。”

    “星主,过去之后,若是我的作为改变了历史,会发生什么事情?”陈扬说道。

    星主说道:“你改变不了。除非是本来的事物就是如此,不然,谁也改变不了已发生的事情。”

    陈扬说道:“但您要我改变的就是古世界?”

    “古世界的存在,没有干扰到正常的历史进程。”

    陈扬似懂非懂,他细细琢磨起来。

    星主随后说道:“另外,这套衣服换上,你再让你的头发变长。”

    “是!”陈扬知道,自己还是得改变下服装发型,至少要和南宋的时代贴近。换服装倒是容易,只是头发变长稍微麻烦一些。不过,这也难不倒陈扬,他立刻运转法力。过不多时,陈扬的头发就真的不停生长。

    如此之后,陈扬将头发梳理好之后,再加上一套青色长衫,看起来倒真像是一位古人了。

    这个时候,星主终于出手了。

    陈扬是第一次看见星主出手。

    只见,星主突然张嘴吐出一口金色的气剑。这口气剑喷吐而出,立刻将眼前的空气撕裂出一条口子。

    陈扬微微一呆,也就是这时,一道金色的大手将陈扬裹住。

    陈扬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挣扎,立刻就被大手抓入到了那条口子里面。

    那条口子并不大,但是一旦进去,陈扬立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在那口子里面,乃是一条巨大的甬道,甬道之中,无数的时空粒子,磁场正在疯狂的运转着。

    这条甬道,似乎长得没有尽头一般。

    “时空,原来,这就是时空的奥妙。只是……”陈扬心中翻腾起万重浪来。在这时空甬道之中,陈扬能够感觉到,每一粒时空粒子,都重如亿万钧之重。而这些粒子,乃有万万亿。这是一个陈扬没办法估算的概念。

    这些时空粒子,磁场的运转,井井有条。任何外力进入,都会被瞬间粉碎。

    时间是天道之下,最神圣的东西。

    任何人都不能破坏。

    陈扬相信,即便是盖亚也没有本事来逆转时空。即便是比盖亚厉害一百倍,一千倍的人,也应该没有这个本事来逆转时空。

    而且,这时空隧道,根本就不应该被人类打开。也不应该有任何人类能够将其打开。

    可是,星主却轻易打开了时空隧道。

    陈扬突然感到迷茫,他有一些问题想不通。他知道星主很厉害,但星主不可能厉害到可以逆转时空。

    可这一切,眼前的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呢?

    一时之间,陈扬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就在这时,金色大手抓着陈扬开始穿梭时空隧道。陈扬看向四周,这些时空粒子中,每一粒粒子里面,都蕴含了无数的历史岁月。也正是因为里面蕴含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就是一粒小小的粒子,都有如此之重。

    这些粒子里面,大多却是关于火星的日日夜夜,前世今生。

    一路飞去,陈扬看到了宇宙太空之中,诸多岁月历史。这宇宙太空里,似乎就是能量守恒。虽然每一粒粒子里面包含了很多的东西,但在外人看来,却是一层不变的宇宙空间。

    陈扬被金色大手包裹的很紧,即便是外面的粒子狂猛起来,但这些粒子始终撞不破金色大手的防御。

    陈扬不由咋舌,他是很清楚,这些时空粒子的每一次撞击,到底是有多恐怖的。这样的撞击,陈扬不敢去想象。他觉得就是盖亚,神帝这样的人物来了,也未必就能挡住时空粒子的撞击。

    但是……金色大手始终是稳如磐石,任凭时空粒子如何撞击,金色大手都是岿然不动。

    “这是时空潮汐最弱的时候,如果换做时空隧道寻常的时候,即便是本尊,也无法带你回到南宋去。”星主的声音忽然响起。

    陈扬立刻扬声说道:“星主,属下有一事不明。”

    “何事?”星主倒是好脾气。

    陈扬说道:“为什么,您能抵挡住时空粒子的攻击。为什么,您能在时空隧道里遨游?这时空隧道之中,乃是天道莫大机密。依属下看来,天下间,任凭神通再大,也不该有这本事到此等地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