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前往古世界,便需要星主施展**力。 而眼下,陈扬则先前往大千世界。

    苏晴,沈墨浓都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陈扬眼下是必须要去一趟的。而且,当初自己去了阴面世界,是跟宋霜雪留了一封信的。

    这些东西,他都需要去有个交代。

    乘坐般若天舟前往大千世界,经历十个小时后,陈扬从火星再次到达了地球。这次定位的地点是直接到达的大千世界。

    般若天舟会在大千世界里等待陈扬五天时间。

    陈扬直接降落在了燕京,他想了想,还是要先去见见沈墨浓。这一次,他依然回到了曼城小区,也就是沈墨浓经常住的地方。

    从当初的误会离开,到今天,已经整整过去了三个月了。

    当时沈墨浓腹中的胎儿有五个月了,如今也已经有了八个月。还有两个月,便要临盆。陈扬就是考虑到沈墨浓怀有身孕,所以才要第一个来找沈墨浓。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天色一片漆黑。

    燕京的街头,车流穿梭,繁华到了极点。

    陈扬感受到了上空浓郁的祖龙之气,这祖龙之气将所有的规则,磁场都压制在里面。

    “这居然是一个天然的道场,洞天。我在这里面,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只怕是来了造物境的高手,未必也能破开这个道场。因为,这个道场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法力,而是天道护佑的祖龙之气。”陈扬立刻就有了明悟。

    “她就在小区里面。”陈扬在靠近曼城小区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沈墨浓的存在。他对沈墨浓的气息太熟悉了。

    陈扬并没有急着走进去,而是在小区外面走着。他走的很慢,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小区里有广播,即使是在小区外面也能听见。

    此时,广播里正在放着一首歌。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失去

    燕京燕京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就像霓虹灯到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陈扬突然就听得入了神,歌曲里唱的是燕京,唱的是关于在燕京漂泊的打工者心酸。陈扬心想,你们只是在燕京漂泊,我却是在宇宙,各个世界里漂泊。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死无全尸。

    “你们不能抗拒生存的压力,我同样也不能抗拒生存的压力。”陈扬看着自己的一双手。这双手,白净,修长,比女人的手还要好看。这双手,可以翻云覆雨,可以拥有无数的美人和财富。可这一切,都不是他能享受的,也不是他想要的。

    每个人都有原罪,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痛苦。

    陈扬站了很久,他忍不住去想,如果他不是陈扬,如果他不是天命之王。是不是他就可以像那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每天过着平静的生活。不用害怕明天会丢掉性命。

    而那样一个平凡到平庸的人生,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呢?

    陈扬想了很多很多,他最后依然没有得到一个完整和明确的答案。

    而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复杂心情中,他走进了曼城小区里。

    小区里,灯火通明。

    进小区的时候,保安盘问他找什么人,并且要求他登记。陈扬耐心的说了找沈墨浓,并且登记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之后,保安才将陈扬放了进去。

    陈扬很快就来到三楼,来到了那个熟悉的门前。

    他站在门口,停留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想去敲门。但这个时候,门却开了。

    那一瞬,陈扬看到了沈墨浓泪流满面。

    如今正是寒冬腊月的天气,燕京城一直北风呼啸。

    屋子里开了暖气,沈墨浓穿着丝质的睡衣,她的肚子已经高高的隆起。

    “陈扬!”沈墨浓饱含深情的喊了一声,随后,她突然就朝陈扬跪了下去。

    在这一刻,一切的心结都彻底解开。陈扬吃了一惊,同时心痛万分。他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扶住沈墨浓,然后轻轻的搂住了她。

    沈墨浓娇躯一震,她紧紧的搂住了陈扬,似乎怕一松手,陈扬就会从此消失一般。“对不起,对不起……”她不停的说着。

    “没有什么对不起。”陈扬轻轻的说道:“我们之间,永远不用说对不起。”

    良久良久以后,沈墨浓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陈扬也就跟着进了屋子。

    门关上后,沈墨浓要下厨去给陈扬做吃的。陈扬一把拉住了沈墨浓的手,“坐下,我们先说说话。”

    沈墨浓微微一怔,随后,她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陈扬突然就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瞬,沈墨浓头脑一片空白。

    这是一个极其香浓的吻。

    许久之后,唇分。陈扬嘻嘻一笑,说道:“现在还不好意思吗?”

    沈墨浓脸蛋发红,她眼眶还是红红的。“谢谢你,陈扬。谢谢你能来看我,我好怕,我怕你会从此不再回来,不再原谅我。”

    她是真的怕,怕的发了狂。

    若不是因为肚子里有孩子,她早已坚持不下去。

    想到陈扬永远沉睡,想到她对陈扬的绝情,她就觉得自己怎么都不能原谅自己。

    “怎么可能。”陈扬一笑,他搂着沈墨浓坐下,让沈墨浓靠在他的怀里。“虽然当时是有些不舒服,也曾经怨过你。但永远都不会恨,因为你是我的爱人。”

    “可是,我是那么的不信任你。”沈墨浓依然自责。

    陈扬说道:“这是你母亲的天性。”

    沈墨浓抬起头来,主动献吻,说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怪我了?”

    “当然不怪你。”陈扬刮了下她的鼻子,说道:“你真是够傻女人。你委曲求全的跟着我,又为我生孩子。这是多大的牺牲,我得了天大的好处,还有理由来怪你?那岂不是太没天理了。”

    沈墨浓握住陈扬的手,她的眉头终于彻底的舒展开了。

    “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立刻就来见你了。就是怕你会胡思乱想,你要记住,你永远是我孩子的妈妈,是我陈扬的妻子。我永远都是你最亲的人,亲人之间,那里会有隔夜的仇恨呢。”陈扬说道。

    沈墨浓重重的点头。

    心结也就彻底的解开了。沈墨浓说道:“我去给你做吃的。”

    陈扬皱了下眉头,说道:“你都快要临盆了,怎么没找个人来照顾你。这还要你自己来做饭吃吗?”

    沈墨浓说道:“是我自己坚持要在这里等你的。”

    陈扬微微一怔。

    “那明天开始,你不能再这样了。”陈扬说道。

    沈墨浓点点头,说道:“嗯,我都听你的。”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这样也好,看你好像越来越听话了。”

    沈墨浓娇嗔了陈扬一眼。

    随后,陈扬说道:“你坐着,我去做吃的。”

    沈墨浓说道:“一起!”

    陈扬拗不过沈墨浓,便就答应了。

    这一晚,大概是沈墨浓最开心的一晚了。人间,有许多的怨与恨,不是怨和恨多么的不可调解,而是因为心胸的不豁达。当你退后一步时,当你放下恨时,会发现天高海阔。

    小龙曾经恨过陈扬,它不开心了几百年。

    如果陈扬心胸不开阔,他定然会恨皇上轩正浩的无情。那么,他会时时刻刻的处于一种不快乐。如果,他对沈墨浓不释然。那么他,沈墨浓,还有他们的孩子都会在那种不快乐之中度过。

    当然,人生之中,也必定要有坚持。

    有些仇与恨,是永远放不下的。

    因为,那其中有人命。

    洛宁的死,与兰庭玉之间,陈扬永远不会放下。

    与华天英之间,乃是要为鹤王萧羽报仇。鹤王萧羽为了维护陈扬而死,陈扬不能够不为亡者做一些事情。

    至于和陈天涯之间,陈扬从未想过要去杀了陈天涯。

    他只是想要为亡母讨回一个公道。

    房子外面,寒意深重。

    但房里里面,却是温暖如春。北方供暖,这是南方没有的。

    南方的冬天冻成狗,北方的冬天,温暖如春。

    吃过之后,陈扬洗了个澡。

    他随后就和沈墨浓一起到了床上。

    沈墨浓依偎在陈扬的怀里。

    这是难得的温情时刻。

    “你家里人,一定会有话要说吧,你还没结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要生孩子了?”陈扬心疼的说道。

    沈墨浓反握住陈扬的手,说道:“那都是一些小压力,如今,我的修为增长上来。我在家里的话语权已经大了很多。”

    陈扬说道:“墨浓,我待不了几天。所以,在你生孩子的时候,我都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我明白的。”沈墨浓说道:“一切都是身不由己。你不用想这些东西,你能够平平安安的,便是对我和孩子最大的回报。”

    这是一份怎样的伟大和宽容呢?

    女人怀胎十月,何其艰难。

    一个女人,怀上孩子的时候,就是面对一次生死的选择。在生孩子的时候,更是最脆弱的时候。可是沈墨浓却是一点怨言都没有,只是祈求陈扬能够保证他自身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