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陈扬其实心里是很感谢大康皇帝轩正浩的。ww』w请大家看最全!因为轩正浩给了他这样一个安宁的少威府。少威府也算是他的一个家。

    他和轩正浩之间,有过不愉快。他付出的多,却在危机关头被残忍拒绝。但陈扬并不怨恨轩正浩,轩正浩是掌棋的人,他有他的打算。

    陈扬一向都愿意去记住别人给予他的好处,但有仇,他也记得。而他和轩正浩之间,算不上有仇。轩正浩只是没有帮他而已。

    任何时候,别人的帮忙都是情分。别人不帮你,那是别人的本分。

    这一点,陈扬心里很清楚。

    再次回到少威府,陈扬居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虽然不算分别很久,但对于陈扬来说,却已经算得上是沧海桑田了。

    “我又一次活下来了,而我的路还有很远,我历经万劫,不是我独一无二,而是我还有使命未完成。”陈扬心中突然有了明悟。“而我的命数将来到底会如何呢?”

    陈扬看不见自己的命数,他也想象不出来。

    他曾经有过三万年的寿命,但到现在,却依然只有三十年的寿命。就算有三万年,他依然都觉得,这人生短暂,许多事情都在旦夕之间。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安然终老的。

    人活一世不易,难怪难怪,修道之人都要讲究心意畅通,念头通达。因为越是修道之人,越知道这生命的不易,知道活这一遭是多么的短暂,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及时行乐。

    如此,才是修道的真谛!

    陈扬心中突然又多了一层明悟。他以前觉得要心意畅通,那是因为有助于修为的增进。但现在,他明白了这是因为生命的珍贵之处。

    “我的畅通,不再是拥有那么多的女人。而是我所爱之人,所在乎之人能够得到幸福。”陈扬明白了自己所想要的。

    他在庭院里发了会呆,旁边的丫鬟马上喊道:“公子爷,您怎么了?”

    陈扬微微一怔。

    随后,管家林伯和聂媚娘已经迎了出来。

    聂媚娘还是那样的一身黑色长裙,美丽动人。以前的聂媚娘身上带着一种媚意,而现在的她却是洗尽了铅华,有种素手调羹汤的味道在里面。

    “公子爷!”林伯上前恭敬的行礼。

    陈扬马上说道:“林伯不必客气。”

    聂媚娘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扬,她却是能明显的感觉到陈扬又有了新的变化。这种变化,不是因为陈扬的修为增强了。而是陈扬身上多了一丝忧郁的气质。

    聂媚娘初次见陈扬时,陈扬是个沉稳而机敏的家伙,身上或多或少还带了一丝的狡诈。但现在,聂媚娘感觉陈扬似乎越来越忧郁了,而且,陈扬身上还有一种疲累感。

    “我给你放热水,你先洗个澡。”聂媚娘温柔的说道。

    陈扬却是说道:“乔凝呢?”

    聂媚娘说道:“乔姑娘进宫了,是皇上召见的。应该快回来了。”

    陈扬闻言微微松了口气,说道:“好吧。”

    他就先去洗澡了。至于灵慧和尚,陈扬让他去自由活动了。他可没有洗澡都将这家伙带上的习惯。

    如果灵慧和尚不合作,陈扬就会干脆将灵慧和尚的六识封住。

    陈扬的房间里,洗澡水已经放好了。那洗澡水里加了牛奶和花瓣,泡在里面,很是舒畅。陈扬脱光了衣服,舒服的躺在里面。

    他很久没有这样的放松了。

    这一瞬,陈扬闭上了眼睛,他什么也都不去想了。

    好半晌后,房门忽然被推开。

    陈扬吃了一惊,他听出是聂媚娘进来了。

    “媚娘,你……”陈扬并不想和聂媚娘之间发生什么。他自己的感情世界,已经够乱了。

    聂媚娘轻柔的说道:“我帮你搓搓背,你别紧张。”

    陈扬怔了一怔,这时候,聂媚娘已经走了过来。她来到澡盆后面,然后帮陈扬轻柔的按了起来。她的手法很好,让陈扬都有些沉溺其中了。

    干脆,陈扬也就乐得享受了。

    “你这一趟出去,似乎很累?”聂媚娘轻声说道。

    她并不知道陈扬差点死了,乔凝回来之后,也没有说这些。

    陈扬说道:“差不多吧,反正每次都是九死一生,而我每次都能死里逃生。因为老天还不让我死,等到有一天,我做的差不多了,大概也就是我要死的时候了。”

    “你好像很悲观。”聂媚娘说道:“以前你可没这么悲观。”

    陈扬苦笑一声,说道:“人年少轻狂的时候,总是愿意相信人定胜天。等年纪大了,才知道,一切都不过是命。”

    聂媚娘呆了一呆,一时之间,她却是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别这样,陈扬。”聂媚娘随后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陈扬说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却是乔凝回来了,乔凝一回来就听管家说陈扬回来了。激动之下,乔凝直接闯了进来。

    乔凝一身银色长裙,英气之中带着说不出的美丽动人。她这一进来,便看到这样一副场景。

    那一瞬,乔凝心中的感觉复杂到了极点。百味陈杂,难以言述。她随后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随后,她就退了出去。

    她心里最后的感觉就是生气,非常的生气。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般的生气。

    聂媚娘顿时充满了歉意,陈扬立刻就穿了衣服。

    他对聂媚娘说道:“没事的。”然后就迅速出去见乔凝了。

    乔凝已经回到了属于她自己的房间里面。

    陈扬在外面敲门,乔凝自然是听出他的脚步声了。她恼火的道:“敲什么敲。”

    陈扬将门强行推开,他走了进来,转身关门。

    “乔凝,刚才我在洗澡,媚娘突然说要来给我揉肩。我知道,她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安慰下我。”陈扬进来后,沉声说道。

    乔凝看向陈扬,她终于也看出了陈扬的一丝异样。

    陈扬的话,她还是相信的。

    乔凝当下也就释然了,她看到陈扬安然无恙,还是心中欢喜的。同时,她也能想象到,陈扬这一次肯定是经历了许多的事情。

    乔凝说道:“坐吧。”

    陈扬在乔凝对面落座,他说道:“我明天早上就要离开了,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没事。”

    乔凝心中一悸,说道:“这么着急着要走?”

    陈扬说道:“蓝紫衣陷入了沉睡,我需要去提取大宿命术的神通本源,然后看能不能将她救醒。”

    “什么,蓝紫衣陷入了沉睡?她……”乔凝可是知道蓝紫衣有多厉害的。

    陈扬当下就将西方王界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将自己和天香那段风流韵事隐去不说,其他的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乔凝也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陈扬会有些郁郁寡欢了。

    “你别将什么过错都怪责到你自己身上,这也是蓝紫衣的劫数,咱们尽力救她便是了。”乔凝安慰陈扬。

    陈扬点点头。

    随后,乔凝又说道:“明天,我随你一起去吧。”

    “不用!”陈扬断然拒绝。

    “为什么?”乔凝说道。

    “在我身边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一次,我大哥二哥消失,地藏王菩萨被困地底。明月仙尊伤神难以恢复,蓝紫衣也陷入沉睡。”陈扬说道:“我希望你能一直待在少威府里,等我解决了项央这个人之后,至少确定你没了危机。或则你修为再上升之后,你才能离开少威府。”

    乔凝说道:“我不怕危险。”

    陈扬说道:“但是我怕。这些年来,灵儿沉睡,陈妃蓉死了,洛宁死了,蓝紫衣也沉睡了。唯一没事的就是苏晴,宋宁,沈墨浓她们这些离我远远的人。所以乔凝,我不希望你跟在我身边。”

    乔凝说道:“但是,你要我在这里一直待着。我宁愿跟着你去经历那些危险。”

    陈扬说道:“我说了,我不愿意。”

    乔凝说道:“陈扬,我……”

    陈扬说道:“乔凝,如果你再出事,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下去。你懂吗?”

    乔凝当然懂,她懂陈扬对她的情意。

    “答应我,暂时就先留在少威府里,好吗?”陈扬说道:“就当我求你。”

    乔凝沉吟半晌之后,点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陈扬松了一口气。

    乔凝想到什么,又说道:“小龙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我相信它还活着。”

    “我也相信它还活着,它一定还活着。”陈扬跟着说道。

    陈扬随后又说道:“对了,我又学了两门三千大道,分别是大封印术,大戮绝术。我这就传授给你。”

    “什么?”乔凝吃了一惊,说道:“你又学会了两门?”

    陈扬一笑,说道:“你尽快领悟吧。我将神通本源度给你。”他马上就凝练出两颗神通本源种子来。然后交到了乔凝手中。

    乔凝将其吞噬,她此时倒不领悟。等明日过后,有的是时间领悟。而今日,她要好好珍惜和陈扬在一起的时光。

    这种三千大道,每一门大道修到了极致,都有莫大的神通。每一门大道,那都是瑰宝。可陈扬却是丝毫不藏私的教给乔凝,光是这份情谊,便已经让人感动无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