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老人哈哈一笑,说道:“小娃娃,你也不必来激将于我。w┡w 我也不瞒你,我之所以在此处,却是因为被仙界圣人放逐于此。目前,我是没有办法离开这座大罗洞府的。”

    “那前辈抓我们来此,是想要干什么?”罗峰沉声说道。

    时间老人说道:“也没什么,不过是需要一些元神来做苦力,凝练阵法罢了。目前我已经抓了七十九人,凝练出了七十九尊元神。加上你们两人,便是九九八十一之数。等到阵法成功之后,我再辛苦个百年时间,也许就可以炼造出一尊超级元神,代替我留在这大罗洞府之中。百年的时间虽然挺长,但我可以逆转时间,所以,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罗峰说道:“前辈,我们可以帮你凝练大阵,您不一定需要我们做元神吧?”

    时间老人说道:“你们的意思,我懂。之前我也曾经这么想过,可有些人却藏着祸心,坏我大事。人心难测,还是直接炼成元神,听我法力号令,如此拧成一股绳,也好方便孕育出我的超级元神。”

    罗峰和秦林互视一眼,两人都感受到了恐怖的危机。

    罗峰说道:“前辈,这事难道就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了吗?”

    “没有!”时间老人随后说道:“废话也说的够多了,现在你们就安心受死吧。”

    他话一落音,接着,在地宫的上空之中就显现出一张老人的脸出来。这老人突然张嘴吐出一口浓郁的白气来。

    这浓郁的白气迅速形成了恐怖的洞天,洞天降临,直接就将罗峰和秦林笼罩在里面。

    洞天之中,有时间法则,空间法则。但最恐怖的就是时间法则。

    秦林和罗峰本来是站在一起,但立刻就被分开。秦林陷入到了一团空间涡旋里面,无论他如何挣扎,如何施展大挪移术,但都离不开无边无际的空间之中。

    秦林是九重天中期高手,罗峰不过九重天初期。他们两人被困在洞天里,那是绝对没有任何侥幸能够逃脱的。

    罗峰根本都来不及施展出人皇镜来。

    罗峰也陷入到了另外的空间里面。

    “我的力量,已经全部被压制住了。”时间老人再次开口,他说道:“除了这洞天和掌握时间的本事还在,所以,我现在也不好杀你们。不过,这都不要紧。在这里面,你们吸收不到任何元气,身体会自然而然的衰落,元神也会自动出来。到时候,我再吸收也是一样。在这空间里面,我会将时间法则改变。你们会感觉到时间无限的漫长,但是其实,外面才不过一瞬间而已。”

    “前辈,前辈!”罗峰真正感受到了时间老人的恐怖,他连续大声喊道:“前辈,我们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协商,眼下晚辈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请前辈给晚辈一个机会。”

    时间老人淡淡说道:“我在这里,已经杀过不少人。也见过不少人死的时候的丑态。众生百相,我也算都见识过。所以,你跟我说这些,没有任何的用处。你们之所以被我用时间轴线引到此处,说到底,还是离不开一个贪字。你们希望能够撞到仙缘。只是很不巧,你们这次撞到的并非仙缘,而是死劫。安心的受死吧!”

    随后,时间老人就不再说话了。

    任凭罗峰如何诱之以利,对方都没有了反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样绝对的黑暗里面,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莫大的煎熬。任凭罗峰如何用法力攻击,但是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法力冲杀出去,却只能冲杀到无尽的虚空之中。

    时间法则与空间法则将罗峰克制得死死的。

    秦林和罗峰的情况则是差不多。

    之前,时间老人让罗峰在里面的时间变短,外面的时间变长,那是为了引诱秦林进来。因为他怕罗峰发现不对,让秦林离去。

    如今,时间老人的计划已经达成了。

    秦林在虚空之中,一筹莫展。他用了太多次的大挪移术,但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十天之后,罗峰和秦林渐渐的将焦躁压制下去。

    两人开始盘膝而坐,静心修炼起来。

    之后,罗峰感到饿了,就拿出聚灵丹来服食。他身上有许许多多的聚灵丹,还有神丹,天丹。这些丹药,可以支撑他活很长的时间。

    这一点,是时间老人没有料到的。

    他虽然可以改变时间,但也不能绝对的征服时间。这时间的改变上,还是有临界值的。

    “不行,这样下去太耗费时间了。”时间老人暗暗想道。随后,他暗道:“看来我得先去将大阵元神祭炼一番,训练出杀伤力,先将这两个小娃娃彻底杀死。如此之后,再来彻底凝练出超级元神来。”

    时间老人迅速就有了注意,开始隐没起来。

    而罗峰和秦林就还被困在里面修炼。

    也是在这时,罗峰的脑域里面,忽然响起另一个声音来。“你们这样修炼,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谁?”罗峰吓了一跳,立刻四处张望。

    这个声音乃是女子的声音,突然在罗峰的脑域里出现,出现得好生突兀。

    这声音,很是悦耳。

    “你不用看了,我就在你的脑域里面。”那声音继续说道。

    罗峰更是骇然,说道:“你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脑域里面?”

    “你难道忘了吗?”女子说道:“你曾经吞噬了我。”

    “吞噬?”罗峰说道:“我什么时候吞噬过你?”

    “你再仔细想想,天蚕蛊王?”女子说道。

    “你是那天蚕蛊王?”罗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说道。

    “没错!”女子说道。

    “这……这……”罗峰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被我炼化了吗?”

    女子说道:“罗峰,你不要害怕,我对你是没有恶意的。我世世代代相守,一直都在等待你的出现,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峰说道。

    女子说道:“说来话长,不过,那时间老人一时半刻也对付不了你。有了我的觉醒,他本也就对付不了你。你听我细说。”

    罗峰说道:“好,你说,我听。”

    女子说道:“世间之中,地壳深处里面曾经天生地养,奇怪的孕育出了独一无二的一种虫蛊来。这虫蛊乃是一公,一母。我就是那只母虫蛊,而公虫蛊,你应该知道的。”

    “你是说……虫皇?”罗峰想到什么,马上说道。

    “没错!”女子说道:“你不愧是我要等待的人,很聪明。一点即透。”

    罗峰说道:“你就是母虫皇?”

    女子说道:“可以这么说吧。”

    罗峰说道:“你继续说。”

    女子说道:“我们都有独一无二的特征,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存在。那公虫蛊野心勃勃博,想要证大道,得永生。想要将世界毁灭,它走的是一条极端的不归路。所以,它后来受到了天道的惩戒。我是从你的脑域中得到的信息,知道它如今已经被度化,成为了一条可怜虫。”

    罗峰说道:“这……”

    女子继续说道:“至于我,我一直隐藏着,也才苟且保全至此。我的血液便是我的元神,天蚕蛊王代代相传,但是其实传的一直都是我的元神。这是我躲避天道的一个办法。而到了你身上,你是我要等待的人,所以我的血液融入到了你的血液之中。如今,我就寄居在你的身上。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罗峰顿时感到毛骨悚然,说道:“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谋取我的肉身对不对?”

    女子说道:“你不要激动,我说过,我对你没有恶意。”

    罗峰说道:“你这还叫没有恶意,那什么才是恶意?”

    女子说道:“我只能寄居,无法掌控任何身体。不然的话,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我没有真正附身过人,成为一个人呢?我的体系和公虫蛊是不同的,甚至,我没办法由自己真正修炼。我的一切,都等于是为他人做嫁衣的。”

    罗峰说道:“当真?”

    女子说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若真有心要控制你,便早就趁你弱小的时候控制你了。”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罗峰说道。

    女子说道:“我也只是想要活着,活着说找一个好的寄居体。活在虫蛊身上,所见的世界与活在你身上所见的世界是不同的。你是唯一一个能和我血液融合的人,所以,我才说你是我一直等待的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必须要让你强大起来。如果你再死了,那么我也会跟着死亡。这是唯一让我死亡的方法。”

    罗峰苦笑一声,说道:“只怕我会让你失望,我好像马上就快要死了。”

    女子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才现身。不然的话,我不会来打扰你的。”

    罗峰眼睛一亮,说道:“你有办法救我们出去?”

    女子说道:“不必着急出去,这里是你修炼的一个好场所。”

    “嗯?”罗峰说道。

    女子说道:“不过眼下,时间老人是要去凝练元神来杀你了。我们必须先度过眼前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