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微微一怔,随后笑道:“同样的物种,居然也有区别?”

    天香大人说道:“陈先生,你别看我们现在算是修炼有成。e『小 ┡』 但是动物成精,我们的法则规定更加的残酷。”陈扬说道:“天道有序,各司其职。本来是动物身,却要突破格局变化成人,自然是要有许多的背负的。”

    天香大人说道:“没错,我们狐族的女子都是依靠汲取公狐狸的元阳,然后凝聚灵气修炼成精。加上公狐狸本就愚笨一些,所以历史上还没有公狐狸成精的。”

    陈扬想到一件好玩的事情。那就是人们常常憎恨美丽的女子时,都爱咬牙切齿的说一声对方是狐狸精。这狐狸精,还真只是形容女子的。也没见有人会骂男的为狐狸精。

    “命运是不公平的,生而为人,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天香大人随后由衷的说道。

    陈扬说道:“至少现在,天香大人您不仅仅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修为神通之辈。您已经算得上很成功了。”

    天香大人眼波流转,百媚顿生。她说道:“后来,我们就找了一个捷径。陈先生,您猜猜这捷径是什么?”

    陈扬说道:“这我怎会知道。”

    天香大人说道:“我们修炼成精之后,为了繁衍下一代,便去找人间男子过来。虽然我们上不去这地面,但是却可让上面的高人送一些男子过来。那些男子帮助我们狐族繁衍,繁衍之后,母狐狸就会吸干其元阳精血。而我们每个人生的,毫无例外,都是女子。所以,我们狐族,一直都是保持的全部女性。”

    陈扬微微一呆,随后说道:“此举未免太过残酷。”

    天香大人说道:“命运残酷,我们难道就不能残酷一些?”

    陈扬说道:“好吧,这个事情,我没有发表看法的资格。”他顿了顿,说道:“这么晚了,天香大人到底意欲何为?难道就是来和我聊这些?”

    天香大人说道:“陈先生,您可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陈扬说道:“你我都是修道之人,我也不是那些普通的男子,任由美色魅惑。天香大人这么晚了来找我,我不认为是我的魅力太大。”

    天香大人幽幽一叹,说道:“这地狱中的生活,暗无天日,充满了杀戮和斗争。没有一丝丝的人情味儿,我虽然修成了人身,但也向往人类的情感。陈扬,别说你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显得多么的珍稀。即便是在人类世界里,我相信你也算是佼佼者吧。”

    她的声音开始产生了变化,带着一种颤抖的情感,让陈扬开始心神摇曳。陈扬定定的看向天香大人,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刻,他觉得她是那样的我见犹怜。她是那样的楚楚动人,梨花带雨。即便陈扬是铁石心肠,此时也忍不住柔肠顿生。

    这样的女子,让人实在是想要将其搂进怀中安慰。

    陈扬摇了摇头,他知道,天香大人的媚术已经在谈话之中,不知不觉的施展开了。

    瞬间,陈扬恢复了宁静。

    天香大人突然抬起头,说道:“今晚的夜色真好啊,陈扬,难道你不想搂住我的腰肢吗?”

    陈扬立刻就感觉到了天香大人的这几个字,每一个字都有一种柔媚入骨的风情。这音节力量侵入到了陈扬的脑域里。陈扬顿时心潮起伏,他几乎要忍不住说想了。

    “为什么不想呢?”陈扬对自己说道:“那又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便宜不占白不占。”那一瞬,他准备伸出手去。

    “好厉害的媚术!”陈扬咬了下舌尖,他立刻就又清醒起来。

    “陈扬,你在顾忌什么呢?”天香大人起身来到了他的身边,突然就轻轻的为陈扬揉起脖颈来。她的手法奇妙,刹那之间,让陈扬四肢百骸都觉得舒坦无比。

    天香大人俯身在陈扬的耳边轻声说道:“陈扬,在床上,我会让你比这舒爽百倍。你不想看我在你身下是什么样子吗?你不想放马在我的身上驰骋吗?”

    字字音节都像是蕴含了无穷的魔力一般,一波一波的冲击着陈扬的意志力。陈扬明明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但是偏偏却又觉得,放肆一下又如何?

    “人生苦短!”天香大人说道:“干嘛要这样的克制?干嘛不让我们开心一些呢?相信我,我会让你快乐的。”

    陈扬的末端尾骨都感受到了快乐,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

    他突然呼吸粗重起来,他很想将这小妖精按在身下。

    他的双眼瞬间就血红起来。

    陈扬知道不能这么做,但是却情不自禁,他想要不顾一切,他想要沉沦在这样的快乐之中。

    他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好,好,好厉害的媚术!”陈扬心头暗暗惊诧。他感觉到,再过一时半刻,他就绝对抵挡不住了。

    天香大人的攻击,一波比一波厉害。

    这样下去,绝对要沉沦下去。

    “伟大的宿命啊,你是亘古不变的存在,你上苍的旨意……”这一瞬,陈扬催动了小宿命术。

    那宿命符箓在陈扬的脑域之中飘动起来,灰蒙蒙的光华散发出来。

    陈扬在自己的脑域里种下宿命种子,那就是,绝不能接受魅惑。

    这股宿命的力量侵入到了陈扬的脑域之中,立刻,陈扬就恢复了清明。

    那种蔓延到四肢百骸的舒爽之感也就跟着渐渐消退。

    但是此时,陈扬却装作更加迷醉。他还让身体渐渐的颤抖起来。就像是在极力忍受一样。天香大人的攻击一波强过一波。

    陈扬的双眼陷入血红,他突然一把就拽住了天香大人的手,然后将她拽入怀中。

    “我要你……”陈扬喘着粗气。

    天香大人媚笑连连,轻声说道:“那还等什么呢?”

    陈扬随后就吻上了天香大人的唇。

    唇舌交缠。

    天香大人看着陈扬陷入迷乱,她没有丝毫的怀疑。一来是陈扬表演的太像了,二来是以陈扬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她的媚术。

    这点自信,天香大人还是有的。

    而事实上,陈扬若不是有小宿命术。以他的修为还真抵挡不了天香大人的媚术。天香大人的媚术叫做百媚天骄幻魂术。一旦施展到了极致,可让人沉沦欲海,不可自拔。就在快乐之中死去。

    百媚天骄幻魂术还可以将人的意志,精神等等击溃。

    一个绝顶高手,在对战时,意志摧毁,心肠柔软下去,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这时候,陈扬将天香大人压在身下,然后开始在天香大人的身上摸索。天香大人格格的笑,声如银铃。那笑声柔软而娇媚,让人觉得碰这女子一下,都有莫大的快乐。

    接着,陈扬开始觉得昏昏沉沉起来。如果不是那小宿命术的种子发挥作用,他便就真正昏迷下去了。

    陈扬往床上一倒,装作昏迷。

    天香大人脸上的笑意,还有柔媚,也就都跟着消失了。她起身之后,将衣衫穿好。然后轻声问道:“你叫什么?”

    “陈扬。”陈扬呆呆的回答道。

    这时候,陈扬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隐隐能感受到天香大人是让自己陷入了一种幻魂阵里面。在这个幻魂阵里面,意识丧失,便如行尸走肉一般。他似乎看见了天国,看见了九天仙女等等。这个时候,本应该是让陈扬去杀了蓝紫衣,陈扬都应该义无反顾的。但是,小宿命术却保护住了陈扬的最后防线。

    宿命是凌驾于一切力量之上的,宿命也不属于力量,而是命运!

    命运是不可琢磨的,不可捕捉的,是威震诸天的,是大神通者也超脱不了的。

    宿命本是应该任何人都掌握不了的,但陈扬却奇妙的掌握了小宿命术。这大概也是一种宿命的旨意。

    天香大人成竹在胸,她感觉到了陈扬的脑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志。这一点,是毋庸置疑,也欺骗不了她的。而唯一能欺骗她的,就是宿命力量了。

    天香大人继续说道:“你爱我吗?”

    “不爱!”陈扬说道:“你不过是来魅惑我,想要从我口里套取秘密,但我可以要了你的身子,然后征服你。”

    在天香大人问这句话时,陈扬差点脱口而出的说爱。因为按道理来说,被魅惑住的人,应该是如此。但陈扬在出口那一刹,却改变了想法。他决定说出真实想法来取信天香大人。

    果然,这一招棋陈扬走对了。

    天香闻言之后,冷冷一笑,暗道:“蝼蚁一样的东西,居然以为跟我发生一点关系,就可以征服我。可笑至极!”

    在天香的心里,肉身不过是皮相,她才不在乎这些东西。但即使如此,她也不愿意和陈扬发生关系。因为她觉得陈扬不配,修为太低了。

    天香修到了十重天中期,已经是巨头人物。她有她自己的骄傲。

    随后,天香问道:“我问你,你和蓝紫衣还有萧明月是什么关系?”

    陈扬说道:“我跟萧明月不熟,但蓝紫衣曾经转世投胎,而且落难,我冒死救过她,所以她与我乃是亦师亦友。”

    天香说道:“你和萧明月不熟?那萧明月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