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大圣说道:“如果刚才,在你领悟空间奥妙的时候,我向你出手,你会怎么样?”

    蓝紫衣说道:“也许会加剧我的突破,也许我会走火入魔而死。天『』籁”

    朝天大圣说道:“所以,实际上,我也卖了你一个人情。”蓝紫衣说道:“可以这么说。这个人情,我承了。”

    朝天大圣说道:“本来,哈迪斯是想我将你们抓住或是杀了。他许诺我一百亿的地狱本源丹,那地狱本源丹对于你们来说,可能用处不大。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有莫大的好处。所以,我答应了哈迪斯。”

    蓝紫衣说道:“那么现在,大圣你的想法是?”

    朝天大圣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合作将哈迪斯给击杀了。他身上的一些法器,还有地狱天魂塔以及那深渊魔袍,都是极好的东西。与其让他来给地狱本源丹,不如我自己去攫取。如此一来,我的地位在地狱之中,也算是真正的巩固了。”

    蓝紫衣扫视四周一眼,她忍不住说道:“如此机密,大圣就这般说了出来,不怕太过草率吗?”

    朝天大圣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既然敢在这里说出来,就不怕有人会给哈迪斯通风报信。”

    蓝紫衣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也许哈迪斯已经在你身边安插了探子呢?”

    朝天大圣说道:“在行事之前,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将消息传递出去。”

    天香大人和几位小圣以及婢子们也齐声说道:“小人不敢!”

    朝天大圣满意一笑。

    事实上,这倒不是朝天大圣草率。他本来是准备直接镇压蓝紫衣这群人的。但是因为蓝紫衣的突破,他突然改变了主意。这里的变化,是注定瞒不住的。所以,顾忌不顾忌,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只要有一点的蛛丝马迹传到哈迪斯的耳朵里,以哈迪斯的狡猾都不会上当。

    那么朝天大圣为了谨慎起见,自然不会让任何人离开这个宫殿,他会以**力封锁这个宫殿。

    蓝紫衣也是为了谨慎,所以才连番发问。在得到了朝天大圣的肯定答复后,她也就放下心来。

    “至于咱们合作的细节,那就进内厅再谈吧。”朝天大圣随后就站了起来。

    蓝紫衣说道:“行!”

    朝天大圣就让天香大人去准备了晚宴。

    晚宴上的菜肴却颇丰盛,都是人间的美食。而且还有琼浆玉液。

    晚宴上,也就是朝天大圣带着天香大人还有蓝紫衣这一行人参加。

    至于那阿玄和古奈,蓝紫衣已经收回了金光,让两人还俗。这是卖给朝天大圣的面子。

    “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的美食御酒。”蓝紫衣笑笑,向朝天大圣说道。

    朝天大圣淡淡一笑,却不说话。

    那天香大人说道:“冥王哈迪斯也需要我们的资源,所以,他会将人间的许多好东西给我们送下来。”

    蓝紫衣说道:“那若是哈迪斯死了,以后你们岂不是找不到合作者了?”

    朝天大圣说道:“哈哈,这就是笑话了。这天下之间,少了谁不是一样的过。没了哈迪斯,难道我们就找不到合作者了?这哈迪斯是天生的黑暗之王,他在大地规则之中有很重要的作用。若是哈迪斯死了,说不准我们就能突破大地之母的规则,到地面上去。”

    “群魔若是都去了地面上,那地面上也就和地狱无异了。”蓝紫衣淡淡一笑,说道:“这种情况,不止是大地之母无法容忍,只怕也与天意不合。”

    这个时候,陈扬一行人都老老实实的不说话。

    明月仙尊是反正语言也不太通,只能听灵慧和尚讲,她也就干脆闭嘴了。

    朝天大圣冷冷一笑,道:“狗屁的天意,万物生灵,都该平等。凭什么我们生来就要永远被禁锢在这地底黑暗之中,永不见天日?”

    蓝紫衣说道:“万物生灵,从来都没有平等。说平等的,都是放屁。若是平等,为何大圣你神通无敌,那些妖魔喽啰却是狗屁一个?若是平等,人类宰杀动物时,可有问过那些动物是否觉得平等?”

    朝天大圣微微一愣。

    蓝紫衣说道:“天地分了黑夜白昼,阴和阳,便就该各司其职。而你们,是属于黑暗的。所以在黑暗世界里,你们如鱼得水。天意不可违啊!”

    朝天大圣眉毛一挑,他接着一笑,说道:“蓝姑娘,这个道理其实我也懂。你的意思,我也明白。实际上,你也不必担心。就算规则有所变弱,能出去的顶多也就是修为神通的人。这其余妖魔,是想都不要想的。”

    蓝紫衣的确是有她的考虑,她不是悲天悯人的性格,但也不是冷血残酷的性格。若是因为她的缘故,让西方王界沦为地狱,这也是她不愿意见到的。

    朝天大圣变话很快,这个人,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城府极深。他到底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蓝紫衣也不会真的就相信朝天大圣的话。实际上,彼此都不会真正信任彼此。

    随后,朝天大圣话锋一转,说道:“蓝姑娘,你们是怎么到的这里,还和哈迪斯结上了恩怨?”

    蓝紫衣微微一怔,她说谎话的本事并不算高明。不过好在她的心理素质是极其好的。在这一瞬间,蓝紫衣心念百转。她知道,宙斯和阿波罗不说出来为最好。但也保不准哈迪斯已经跟朝天大圣说了。

    也许,朝天大圣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只不过是在试探自己。

    蓝紫衣便说道:“事情其实很简单,本来我们要找宙斯,夺取宙斯的星辰石救我身边的朋友。”她说着指了指陈扬。

    “救他?”朝天大圣再次多看了陈扬一眼。他并没有从陈扬身上看出什么不一样来。只因为,陈扬的身上有灵慧和尚的灵胎诀。灵胎诀将陈扬的命格等等全部隐藏了起来。因此,朝天大圣也只觉得陈扬是个平平无奇的家伙。

    哈迪斯自然不会告诉朝天大圣,这陈扬乃是他的克星。

    “蓝姑娘,恕我直言。我不太明白,以你和你同伴的修为,何等惊采绝艳。你们居然为了救这样一个……蝼蚁,而如此大动干戈,这是为什么?这不符合我们的习惯啊!”朝天大圣说道。

    虽然陈扬被朝天大圣当面说成是蝼蚁,这让陈扬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无力反驳。因为在朝天大圣这样的绝世巨擘面前,他的确就如蝼蚁一般。

    那阿玄和古奈,九重天巅峰的实力。明月仙尊上去就像抓小鸡一样,这些都是差距啊!

    而朝天大圣这时候说了个我们,意思也很明白。那就是,蓝紫衣,明月仙尊是他认可的强者,是我们,我们是一类人。

    这一类人不应该去为了一个蝼蚁,来冒如此巨大的危险。

    一个人,救一条小猫小狗,正常。但一个人为了救一条小猫小狗,不惜搭上性命危险,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蓝紫衣淡淡一笑,说道:“蝼蚁这个称呼,不太恰当。”

    朝天大圣说道:“哦?”

    蓝紫衣说道:“我们和他,不是一类人。但我不认为,我们比他强。大圣你至少活了万年了,你日积月累,有如此修为,惊天动地,的确是绝世高手。而我,也活了几千年了,有这身修为,还算是资质不错,运气也不错。而他呢?他才活了三十年不到,前二十几年,也未摸到修道的门槛。他在短短几年里,能够有如此的修为根基,所以我不认为他是蝼蚁。也许再过百年,千年,我们可能都不是这后起之秀的对手。”

    朝天大圣多看了陈扬一眼,他随后笑笑,说道:“好吧,我的形容不太恰当。”

    蓝紫衣说道:“大圣,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不要见怪。”

    朝天大圣说道:“咱们既然决定合作,自然是要开诚布公。有疑问,你问,我答。”

    蓝紫衣说道:“好,哈迪斯经常往来地狱,你不能围杀他吗?”

    朝天大圣说道:“不能,他是黑暗之王,地狱里的一切都与他天生亲近。尤其是力量方面,他的修为虽然不比我高,但我奈何不了他。天妖神皇也奈何不了他。”

    “那你认为,加上了我们,你就能奈何他?”蓝紫衣说道。

    朝天大圣说道:“你们的力量不属于黑暗力量,比我们占了优势。只要将他诱入进来,有很大的把握可以杀了他。”他接着说道:“之前,你未入洞仙境,这个机会是很渺茫的。所以我倾向于抓了你们。但现在,形势又不同了。”

    蓝紫衣点点头。

    她也不说陈扬可以克制哈迪斯的这个秘密。

    这个秘密,必须要藏住。虽然朝天大圣说了要开诚布公,但蓝紫衣可没那么小白兔,就会真的相信朝天大圣所说。彼此都要留个心眼。

    随后,蓝紫衣又说道:“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朝天大圣说道。

    “诛杀了哈迪斯之后,大地之母不会震怒吗?你们能承受得住她的怒火吗?还是说,你是打算将这个锅丢给我们来背?”蓝紫衣直言不讳的说道。

    朝天大圣微微一怔,随后说道:“这个锅,丢给你们背?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