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沉默下去。『w.』2请大家看最全!他也是一代人杰,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也就不会再继续怨天尤人。

    陈扬想到什么,他说道:“神王,传闻你是众法之神圆觉的弟子,可有此事?”

    宙斯微微一惊,他说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传闻?”

    陈扬却是听灵慧和尚提过一嘴,他说道:“我也是道听途说而已。”

    宙斯说道:“要说我是圆觉法神的弟子,也算是吧。但也不能算全是,因为我没有见过圆觉法神。”

    陈扬和蓝紫衣等人不由好奇。陈扬说道:“那倒真是奇了,既是法神弟子,却未见过法神?”

    宙斯说道:“在我还未推翻我的父神克洛诺斯之前,我曾经苦恼过,彷徨过,甚至怀疑过我自己。后来,我在机缘巧合下,拾到法神的一本手记。那本手记上的字乃是远古文字,虽然我不认识这些远古文字,但这些文字却自有灵气,在我的梦里面,这些文字的飘荡在我的脑海里,传授了我许多东西。在法神的字里行间,我领悟到了法神的部分精神与格局,因此也才让我乘风破浪,推翻了我父神的暴政。”

    “仅仅就是这些文字?”蓝紫衣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文字?”

    宙斯说道:“这个我不能说。”

    蓝紫衣等人相视一眼,这个事情,却不能勉为其难。

    陈扬想到什么,说道:“那么在你的眼里,圆觉法神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宙斯沉吟一瞬,说道:“他是最厉害的人。就算是大地之母盖亚,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这就是我心里,对于法神的感觉。”

    灵慧和尚说道:“无论是仙界还是地球上,都有法神圆觉的传说。但很少有人见过圆觉,可每个人传这圆觉,都说他是法神,说他天下无敌。想来,圆觉是在很多地方留下过神迹了,因此才有这些传说。”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对于圆觉法神那样的存在,那是一个暂时无法企及和不敢想象的对象。

    蓝紫衣则说道:“我也听闻过圆觉的一些传说,此法神的确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些且都先不说了,与我们也没多大的关系。”她顿了顿,又说道:“宙斯,现在我们的处境,你也清楚。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离开这里?”

    众人便都看向宙斯。

    宙斯也扫视众人一眼,他陷入了沉思。

    众人也就耐心的等待着宙斯,并不催促于他。

    好半晌后,宙斯沉声说道:“哈迪斯几乎就是地狱之中的王,他在地狱里面,畅通无阻。多少大圣,妖皇,都要给哈迪斯面子。而且,这些妖皇,大圣们,对于我并没有多少好感和敬畏。如果哈迪斯给他们许下好处,他们肯定会帮助哈迪斯来杀我们。”

    陈扬说道:“我们也可以给这些人许下好处,不是吗?”

    大家都是在用英文交流。

    灵慧和尚在一边就负责为明月仙尊翻译。

    宙斯说道:“理论上,这的确是可以成立的。不过,到底对方接受不接受,那就不好说了。”

    蓝紫衣说道:“咱们现在要加紧行动了,时间就是生命。”她顿了顿,道:“这里的地形我们也不熟悉,宙斯你对这里的势力分布了解吗?”

    宙斯不由有些尴尬,他说道:“我对奥林匹斯洲的一切都很清楚,嗯,就算是其他的洲,上面的情况我也大致清楚。但是这地狱十八层里面,我的确不太清楚了。”

    陈扬听了不由蛋疼,这宙斯是敌人的时候,让人头疼得很。跟他成了盟友,感觉他真是卵用都没有。

    蓝紫衣也是无奈,她挥挥手,说道:“算了,宙斯,你还是回我的主劫念头里养伤吧。至于我们到底能不能带你出去,那就听天由命吧。”宙斯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和尴尬,但他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等宙斯回到了主劫念头里之后,蓝紫衣便说道:“现在就只有投石问路了,这里这么多妖魔,咱们寻一些有灵慧的妖魔来问路吧。”

    陈扬说道:“好!”

    于是众人开始行动,一路朝左前方行去。路上果然妖魔众多,走出一截,就有几个妖魔开始攻击。这些妖魔青面獠牙,大多都是全身鳞甲,长相丑陋,浑身泛着恶臭等等。它们的特点就是力大无穷。有些妖魔还会些许法术。

    不过这些妖魔来攻击陈扬这一群人,那当真就是自找死路了。

    妖魔们根本就经不起明月仙尊一抬手的力量,她手指弹动,那乌压压的一群妖魔立刻就被炼化成了灰烬。

    但这周遭妖魔,也真是众多。越杀越多,最后四周已经是黑压压一片了。

    大概是陈扬一行人的杀戮,引来了太多的妖魔了。

    十多万的妖魔迅速就将陈扬这一行人团团包围住了。

    “嗯?”蓝紫衣眼神一动,说道:“来了两个厉害的,修为至少是九重天巅峰了。不错不错,明月,你去将他们抓过来。然后我们用大挪移术迅速离开这里。”

    “为什么是我?”明月仙尊闻言有些不爽。

    蓝紫衣说道:“我让陈扬去抓,你觉得他抓的回来吗?”

    明月仙尊郁闷无比,她接着身形一闪,大挪移术展开。只一眨眼,就已经到了那两名妖魔高手的身边。

    下一秒,明月仙尊跟抓小鸡一样,将这两名高手抓了回来。

    “我们走!”蓝紫衣一把抓住了陈扬和灵慧和尚。

    于是,蓝紫衣的大挪移术展开。便和明月仙尊一起离开了现场。眨眼之间,就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寻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当然,这所谓的僻静也是一片荒野。

    而且永远都是黑暗,不见天日。阳光根本不可能照进来。

    这两个妖魔高手,一个是一头熊王。一个是一头大雕。他们都已经修炼出了人的形态来了。只不过熊王身材高大,全身是毛。但他的手,脚都是人类的形态了。

    至于大雕,也是如此。他的鼻子怪异,脸上也有羽毛。但形态的确是人类的了。

    面对这样的高手,陈扬虽然有大雷音普渡法,但也只能干瞪眼。根本不可能度化。

    而且,陈扬的大雷音普渡法金光符箓也还在幽冥九阴图里面,他的脑海里倒是还有那金色符箓神通本源,但也是弱小的很。

    陈扬对蓝紫衣说道:“拷问起来,忒地麻烦。我这里有大雷因普渡法的神通本源,可以将他们度化。但是我的实力不够,你们看看能不能度化他们?”

    他说完之后,就将神通本源分成三份。然后分别给了明月仙尊和蓝紫衣。

    蓝紫衣和明月仙尊很快就凝练其这大雷音普渡法来。本来陈扬还觉得这神通本源过于弱小了一些。若是在幽冥九阴图里,加上诸多魔王的愿力,那还是有些强大的。但眼下,陈扬认为不行。

    但是很快,蓝紫衣和明月仙尊就刷新了陈扬的三观。

    蓝紫衣很快就凝练出了金光符箓,而且,她的金光符箓中愿力极其强大。比陈扬动用十万魔头的愿力还要强大。

    “这……这怎么可能?你那里来的这么多愿力?”陈扬觉得匪夷所思,不可置信。

    而且这时候,明月仙尊也凝练出了很强悍的金光符箓。

    蓝紫衣一笑,说道:“愿力也是一种力量,大同小异吧。这是我自己的愿力,我给予它愿力。”

    陈扬恍然大悟。

    蓝紫衣随后说道:“明月,咱们两人一人度化一个,如何?”

    “好啊,难道怕你不成?”明月仙尊说道。

    陈扬在一旁看的有些傻眼,他自然永远记得明月仙尊在那明月宫的时候,是如何的威严森然。是多么的高高在上,就像是不可侵犯的神祗一样。

    在萧远山来犯的时候,明月仙尊手掌乾坤,将其击退。那是怎样的绝世风采啊!

    可眼下,明月仙尊在蓝紫衣面前,跟个逗比似的。这让陈扬满脸黑线啊!

    其实这个道理,也很好理解。

    马云在普通人眼里,也是神话。但他和王健林这样层次的人在一起,也可以变作逗比。

    说到底,陈扬的境界还是太低了。所以,他看明月仙尊的时候,才觉得明月仙尊是高高在上的。而且,明月仙尊看陈扬也是跟看小虾米似的。

    这时候,蓝紫衣开始度化那头熊王。

    金光笼罩住了熊王,蓝紫衣淡淡说道:“万般缘法,不如皈依,放弃你心中的执念吧。”

    熊王剧烈的挣扎起来,他的额头上,瞬间汗水涔涔。

    “你……你想做什么,你居然想要我做你的傀儡?不可能,不可能!我绝不会向你屈服,我绝不会……啊……”

    不管熊王多么的不服气,但是很快,金光就将他心灵全部染上了金光。熊王的脸色渐渐祥和起来,好半晌后,他身上的戾气就全部消失了。

    熊王双手合十,面向蓝紫衣,温顺无比的说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点化,如今我终于大彻大悟。以后定当为施主奉献所有,以此洗刷身上的罪孽。”

    蓝紫衣点点头。

    同时,明月仙尊也度化了那头雕王。

    那雕王温顺无比。

    陈扬看的心服口服,他想起了自己度化个羽化门的普通弟子,那都叫一个吃力啊!可你看人家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