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衣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伤他的心?你做了什么?陈扬这家伙我还是有些了解的,生性豁达,必定不会和你一般计较的。请大家看最全!”

    “不是这样的……”沈墨浓心中也有疑惑,于是就马上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她说完之后,不免纳闷,问道:“蓝前辈,陈扬无意伤害我腹中胎儿,可为什么我却会屡屡做这样的噩梦呢?若不是这奇奇怪怪的梦。我断然不会如此对待陈扬。”

    蓝紫衣说道:“这事情确实有些诡异,想来是你腹中胎儿乃是天生灵体,感知到了一些危险。所以才会如此吧。”

    沈墨浓说道:“可陈扬并没有想要伤害儿子,危险何来?”

    蓝紫衣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陈扬当然不会伤害他自己的儿子,这一点我了解。但是他心中未必就没有生出过这种想法,最后天人交战,却又必然的选择了牺牲自己,成全了儿子和司徒灵儿。”

    “这孩子,居然灵慧如斯?”沈墨浓惊讶说道。

    蓝紫衣说道:“自古以来就有胎梦一说,胎儿在胎中本就是非常灵慧的。等到生出来以后,倒会因为吸收污秽之气,反而失去了这种灵敏的第六感。”

    沈墨浓心中的疑惑终于解开了。

    “这孩子,他以后会恨陈扬吗?”沈墨浓说道。

    蓝紫衣说道:“你别想太多了,小家伙在腹中是没有意识的,只不过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这种本能就好比小狗生下来,天生就喜欢人。兔子生下来,天生就怕人。况且,陈扬也没有对不起他的儿子啊!”

    沈墨浓便说道:“多谢蓝前辈为我解惑。”

    蓝紫衣说道:“好啦,我也该走了。”

    沈墨浓说道:“陈扬就多拜托前辈了。”蓝紫衣说道:“嗯,你放心,他的事我自会全力来做。”她顿了顿,又对一旁的灵慧和尚说道:“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灵慧和尚说道:“贫僧皈依于陈扬道友,陈扬道友在那里,贫僧自然是要跟到那里的。”

    蓝紫衣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你也就进来吧。”她神念一扫,瞬间就将灵慧和尚也收进了主劫念头里面去了。

    那灵慧和尚进去之后,马上就大呼奇妙奇妙真奇妙。

    蓝紫衣与沈墨浓道别,然后身形一闪,下一秒,她已经不在明珠大厦里面。

    蓝紫衣回火星是依靠的般若天舟,她是找星主借了一艘般若天舟。她虽然修为卓绝,但是依靠肉身力量,却是根本无法回到火星的。

    十个小时后,蓝紫衣顺利的回到了众星殿里。

    这次蓝紫衣之所以能顺利赶来,也是因为她办完了星主交代的事情,然后回到了众星殿。回到众星殿之后,她立刻从星主的口中了解到了陈扬的情况。于是蓝紫衣便二话不说的赶回到了大千世界。她之所以能准确的找到陈扬,却是因为陈扬身上有黑暗曼荼罗,那黑暗曼荼罗乃是她的念头所化,所以即便是灵慧和尚也无法隐藏黑暗曼荼罗的气息。

    回到众星殿之后,蓝紫衣直接去见了星主。

    在众星殿里,蓝紫衣的地位超然,与星主平辈论交。她到星一殿,没有任何人敢于阻拦。

    “星主!”蓝紫衣来到星一殿后,喊道。

    那木偶雕塑马上就有了反应,虽然依然看不清楚其表情。但却能明显感觉到星主的语音有些温和。

    “蓝姑娘,你回来了!”

    蓝紫衣微微一抱拳,说道:“星主,陈扬如今已经断了六识,生机全无,他的情况,很不乐观。”

    星主说道:“这是他的宿命。”

    蓝紫衣说道:“此宿命与彼宿命,终究有些不同。”

    星主说道:“蓝姑娘你的意思是想要救陈扬对吗?但本尊也没有办法救他。”

    蓝紫衣说道:“万物相生相克,没有绝对的无敌,也没有绝对的不可破解。我相信在这诸天世界里,一定还有一种方法来救活陈扬。”

    星主说道:“你想要本尊如何帮你?”

    蓝紫衣说道:“我知道星主你身上有一件法器,叫做未来之主,这未来之主,推算过去未来,皆有神妙。我想请星主用这未来之主给我找找,如何将陈扬救活。”

    星主说道:“想不到蓝姑娘连未来之主也知道。”

    蓝紫衣淡淡一笑,说道:“不过是活的岁月大了些,所以懂的也就多了一些。”

    星主说道:“未来之主推算过去,算无遗策。但也推算不了未来,因为未来是多变的,那并不是一层不变的。而要推算出救陈扬的办法,这并不容易。本尊每用一次未来之主,就要消耗大量的元气。推算越久远的东西,或是推算越远的未来,其消耗的元气也是成倍增长。其消耗的元气是与推算的难度成正比的。如今陈扬是死在宿命之上,要找出这样东西,只怕代价是不可估量。”

    蓝紫衣说道:“星主,我知道你的意思。陈扬虽然是天命之王,但天命之王也不是一层不变的。死的是陈扬,却不代表死的是天命之王。一个天命之王死了,还会有另外一个天命之王出现。所以陈扬并不值得你出手。”她顿了顿,说道:“他是不值得,但我蓝紫衣想跟你讨这个人情。”

    星主说道:“蓝姑娘既然开口讨要这个人情,那好,本尊就为其出手一次。嗯,一天之后,本尊会给你答案。”

    “多谢星主!”蓝紫衣说道。

    随后,蓝紫衣也就离去了。

    蓝紫衣回到了听涛轩里,林雅容,林雅思上前服侍。

    蓝紫衣挥挥手,让她们别管自己。

    随后,蓝紫衣将灵慧和尚弄了出来。

    灵慧和尚大呼奇妙,说道:“女施主,你这胎中之谜真是奇妙啊!即便是贫僧也不能再一时之间参透。”

    蓝紫衣一笑,说道:“你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参透。你虽然是远古虫皇,智慧源远流长。但是你却没转世过,这是我在转世的时候,为了活下来,在胎中参悟出来的奥妙。”

    灵慧和尚说道:“原来如此。”

    蓝紫衣又说道:“对了,救陈扬一事,我已经拜托星主。明日他会给我答案。”

    灵慧和尚说道:“这宿命之事,难有答案啊!贫僧参悟不透,只怕这星主也未必有这本事。他若有本事,上次也就告诉陈扬了。”

    蓝紫衣说道:“宿命的确难破,不过,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星主就做不到。就像你被封存在平行世界里如此隐秘之事,他不也是知道了吗?”

    灵慧和尚眼中顿时露出古怪的神色。“天道所安排之事,的确隐秘。贫僧在那平行世界中,冥冥中感觉如幻梦一场,似乎已经做成了想做之事。但是后来却发现如梦似幻,贫僧思来想去才明白,是星主逆转了时空,对不对?”

    蓝紫衣说道:“没错。”

    灵慧和尚说道:“说起来,还是天道作弊。若无天道允许,谁有本事逆乱时空?时空中的元素,磁场,密码大到无限大。一个小数点的移动,便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因果。就算是这星主神通广大,他也承受不住这时空逆乱的后果。”

    蓝紫衣说道:“你的确很聪明。”

    灵慧和尚说道:“阿弥陀佛,前尘往事,不过云烟一场。贫僧以前的执着,不过是一场幻梦笑话。如今皈依陈扬道友,也才得到心中的大安宁。”

    蓝紫衣微微一笑,说道:“嗯,很好。皈依好啊!”

    “你可听说过未来之主?”蓝紫衣话锋一转。

    灵慧和尚微微一惊,说道:“女施主知道未来之主?”

    蓝紫衣说道:“星主推算过去未来,依靠的就是未来之主。”

    灵慧和尚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贫僧说这星主为何会有如此强悍的推算能力呢。”他随后也是失色,说道:“未来之主乃是天地初成的时候,混沌之中产生出来的神器。天底下曾经有一些大能者想要去摄拿未来之主,但最后都失败了。就算是当年的赢天子秦始皇也没能拿到未来之主。这星主居然将未来之主收伏了。看来他的本事还在赢天子之上。”

    蓝紫衣说道:“你知道的果真不少,现在咱们所有的希望便都在这未来之主上面了。”

    灵慧和尚点点头。

    他随后又奇怪的说道:“这星主要造化碎片,要贫僧的脑核,他所要之物,样样都是世间玄奇。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蓝紫衣说道:“据他所说,他是要打造一个天地灭,而众星殿不灭的神器出来。”

    灵慧和尚说道:“贫僧却是不信,贫僧也算不死不灭了。这天道依然有办法将贫僧压制下来。天道之中,谁可超脱?那有什么天地灭,而他不灭的神器。这不符合天道。”

    “到了火星之上,岂不就脱离了天道?”蓝紫衣说道。她是下意识的试探。她知道,这灵慧和尚的见识不在自己之下。是更加远古的存在。

    灵慧和尚说道:“出自地球,到了什么地方,都逃离不开天道。因为诸人肉身,也是天道的一部分。只不过,离了地球,天道的压制会变得薄弱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