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走后,秦林心中凄凉悲怆。请大家看最全!

    “大哥,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三弟去死?”

    罗峰脸色沉重,他深吸一口气后,说道:“三弟是天命之王,我相信他一定能够转危为安。眼下我们在这里,能为他做的有限。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紧修炼。”

    秦林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而罗峰心中何尝不是痛苦到了极点,应该说这三人中,他是最重视兄弟感情的。

    当秦林和陈扬需要他来众星殿时,他明知道这里是个火坑。但他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为了兄弟,他就这样跳了进来。

    当陈扬被困富士山的火山底部时,罗峰同样没有犹豫的跳了下去。

    他可以为了兄弟去死。

    大千世界,繁华世界。

    当陈扬站在滨海市的时候,蓝天白云,海风轻拂。他站在了一座高达三十三层的摩天大厦楼顶上。

    看着周遭的繁荣,看着那些穿梭来往的车辆。

    他的神思有些恍惚,恍惚之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平行世界里。那一年,他才十六,他的身边有灵儿,有赵英俊,有宋灵珊和童佳雯。

    如今,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不知道女儿一诺还好吗?

    陈扬站了很久之后,他才缓步进去,从电梯下来。

    到了这个世俗界里,那就要遵守世俗界的规则,不可大白天的惊世骇俗。

    陈扬先去了幽灵主题酒吧,等走到了之后才想起来,酒吧白天都是关门状态。他拿出手机,那手机早已经没电了。

    陈扬随后又去找了电话亭,然后才给苏晴打了个电话过去,

    灵慧和尚一路上都很好奇,他在陈扬的头发丛里打量四周。

    “原来这才是真实世界,可所见之下,似乎与那平行世界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灵慧和尚如是说道。

    陈扬想到什么,他说道:“灵慧和尚,问你个事情。”

    “道友请问。”灵慧和尚说道。

    陈扬说道:“我把你给封住,那么你隐藏我的气息会不会消失?”

    “不会啊!”灵慧和尚说道。

    陈扬当下就直接将灵慧和尚给封住了,灵慧和尚乃是大罗仙藤种子,陈扬用法力将大罗仙藤种子六识封住。然后丢入到了戒须弥里面。

    他这次来见苏晴,总免不了有风流快活的时候。要是这灵慧和尚还一直在一边看着,那得多别扭啊!

    苏晴接到陈扬的电话后自是欢喜激动。

    苏晴马上开车来接陈扬。

    她开的是那辆捷豹。

    如今的苏晴,开着豪车,穿着名牌,一个包包都是十来万的。如今的她,是真正的公主,她的成熟,自信乃是从内里散发出来的。

    在滨海,没有那个道上的大佬敢找她的麻烦。

    幽灵主题酒吧的生意也一直火爆,这个酒吧甚至是市里重点扶持和表扬的。因为幽灵主题酒吧现如今是滨海的一个招牌。

    很多人来这里旅游,都是听说了幽灵主题酒吧的那些传说。

    苏晴现在是日进斗金。

    当然,苏晴将利润分红还是老老实实的给了林清雪她们,还有秦墨瑶,沐静以及陈扬。

    账上面,她不会作假。即便如此,苏晴每个月的收入也是百万人民币以上。

    所以,一个包包十来万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消费了。

    苏晴还做了一些别的投资,比如买房,买商铺等等。

    久别重逢,自是欣喜。陈扬和苏晴直接去了酒店。

    一阵颠鸾倒凤自是不必多说,两人都属于久旱逢甘霖了。

    快活之后,苏晴不折寸缕的躺在陈扬怀里,她整个人懒洋洋的。“陈扬,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陈扬微微一笑,他的手摩挲着苏晴雪白的香肩,觉得惬意到了极点。

    “回来看看你。”陈扬说道:“不过我还是待不了太长的时间。”

    苏晴对这一点倒是司空见惯了,她说道:“嗯,我知道。”

    休息半晌后,苏晴的手摸索了过来。

    陈扬心头一热。

    于是,又一轮激情洋溢起来。

    激情过后,陈扬和苏晴一起洗澡。洗完澡后,已经是傍晚了。陈扬和苏晴都有些饿了,苏晴说道:“我们先去吃饭,晚上去酒吧里看看,怎么样?”

    陈扬说道:“好!”

    苏晴随后想起什么,便狐疑的说道:“你这次回来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陈扬说道:“哦,是吗。有什么不一样?”

    苏晴说道:“感觉你好像有心事。”

    陈扬不由心头一跳,说道:“那有。”

    苏晴说道:“虽然你没表现出来,但我还是能感觉到。”陈扬不由佩服女人的直觉,他却没多说,只是道:“没什么事情,你想多了。”

    “是吗?”苏晴半信半疑。但眼下陈扬不说,她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她只能尽量用她的温柔来抚慰陈扬的伤口。

    吃过饭后,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陈扬和苏晴去了一趟幽灵主题酒吧。酒吧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火爆,陈扬和苏晴找了个角落坐下。

    那外面是个很热闹的世界,但陈扬的心中却如有一道寒冰。尽管他努力隐藏,但苏晴却都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

    陈扬在喝下一杯冰啤酒后,他幽幽说道:“苏晴,这次我走后,你不要再等我了。以后遇到合适的人,就把自己嫁了吧。”

    苏晴顿时娇躯巨震,脸色煞白。

    在这样吵闹的环境里,她却将陈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一句话还没说完,苏晴的泪水就掉了出来。

    陈扬看向苏晴,他抓住苏晴的手,说道:“对不起,苏晴。我不能陪你到最后了,因为我大概只能活两个月了。”

    “什么?”苏晴娇躯再次巨震。这个消息比上一个消息更加残酷和让人震惊。

    “为什么会这样?”苏晴反抓住陈扬的手,像是怕一松手,陈扬就会消失一般。

    陈扬说道:“是这样的……”

    他便将自己和陈天涯的恩怨说了出来。

    对于这一段恩怨,苏晴是知道一些的。只是不知道,在那个世界里会是那样的神奇和残酷。

    “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办法了吗?”苏晴问。

    陈扬说道:“没有办法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死。”

    苏晴痛苦到了极点。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陈扬随后说道:“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要让你痛苦。我只是怕,万一我真的死了。而你却还在等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回来的人。那样对你来说,也太残忍了一些。”

    苏晴泪如雨下。

    陈扬陪着苏晴待了五天左右,这五天里,两人最多的就是在床上欢愉了。

    所谓抵死缠绵,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五天之后,陈扬选择了离去。

    离去之前,陈扬说道:“若我能逃过这一劫,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和你报个平安。若我没有回来,就代表我已经死了。你以后,好好生活,这是我最想看到的。”

    苏晴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她随后一字字说道:“你一天不回来,我等你一天。你一年不回来,我等你一年。你永远不回来,我这辈子就不嫁。你想要求一个安心,我绝不会给你。”

    “苏晴……”陈扬的眼眶也湿润了。

    他一把拥住苏晴。“对不起,对不起……我当初就应该远离你的。这些年,我带给你的永远都是无尽的等待。”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苏晴说道:“我这辈子,最庆幸的就是遇见你,能够做你的女人。从前我不后悔,现在也不后悔,以后更不会后悔。”

    陈扬终究还是离去了,之后,他就去了阴面世界。如今,阴面世界的谜题他已经能够勘开,直接破开迷障,用大挪移术,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宋帝城。

    这一次,陈扬直接去见了宋宁。

    他陪了宋宁五天。

    五天之后,他选择离去。离去的时候,跟宋霜雪谈了一次。陈扬说了自己的处境,并告诉宋霜雪,如果自己一年之内没有回来,那就代表自己已经死了。同时,陈扬将一封绝笔信交给了宋霜雪。

    他要宋霜雪一年之后交给宋宁。

    但如果自己回来了,那么这件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接着,陈扬去了一趟不死族,他将大量的丹药给予了师姐林冰。也给了叶铭许多好处。这是他早就分好的,大部分给了大哥和二哥。还有一批就是来给予各位朋友的。他给苏晴和宋宁也都留了一些可以服用的丹药。

    陈扬没有和林冰说自己将死的事情,在不死族愉快的待了五天,然后便离开了。

    紧接着,陈扬又去了一趟博尔州。他见多伦斯,见白雪,见华尔莱茵。他将黄金血族好生安顿一番后,在那边待了十五天左右,如此才离去。

    陈扬也给了允儿一些好处,又将白雪叫了出来。

    他留给白雪一封信,里面另立血皇。同时告诉了白雪关于他的事情,白雪自然震惊伤心。但她也应承了陈扬,会好生照看黄金血族。

    最后的一个月,陈扬选择回到了燕京。

    他要见的是沈墨浓。

    如今,沈墨浓腹中的胎儿已经快五个月了,小腹微微隆起。

    最近的沈墨浓,每天都睡得很不安宁。

    每个晚上,她都会做噩梦。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