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心想也是,自己现在时时刻刻都是在刀口舔血。请大家看最全!先不说那许多的仇恨,便是自己身在众星殿里。如果任务完不成,那也是够呛。

    那众星殿的广场上,已经挂了不少天命者的人头了。

    天命者这个名头是响,但说到底,也就是运气好一些。遇到绝对的实力,还是必死无疑。运气不能代表一切。

    陈扬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如果自己跑的慢了一些,也不用羽化门的人来干掉自己了。自己只怕也逃不过众星殿,逃不过兰庭玉,陈天涯这些人的手了。

    “好,咱们就干他一票。”陈扬下了决心。

    灵慧和尚也就大笑,说道:“这去给明月仙尊拜寿的人不计其数,送的法宝礼物更是如星辰之多。但是贫僧敢说,没有任何一件礼物要比这星辰梭来得震撼。星辰梭如今是残缺的,虽然没有多少价值。但这背后的含义却是可想而知了。”

    陈扬说道:“我若真是拿到了星辰梭,在我将星辰梭送到明月仙尊的手上之时,便是等于在天下英豪的面前打了羽化门的脸。以后,咱们跟羽化门可就真是不死不休了。”

    灵慧和尚哈哈大笑,说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反正咱们也只能死上一回,怕什么。”

    陈扬说道:“好好好,你果然天生适合在修道界里混。”

    这般说定之后,陈扬就开始想计划去偷星辰梭。

    陈扬首先就去羽化门。

    那羽化门就在大顺的背后三千里外,一路飞过去,只用了三个小时便已到达。

    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天上有一轮皓月,银色的月光洒照在下方的十万大山之上。

    这里是一片绝对的幽静,世俗之人很难想象,在这十万大山里面会有羽化门那样一个巨无霸般的门派。

    “这十万大山正是咱们隐藏位置的好所在,贫僧施展灵胎诀,与所有树林成为一体。保管就算是萧翎亲来,也察觉不到咱们的气息。”

    陈扬说道:“我好像忘记了问那赵老,北斗峰到底是那一座峰。”

    灵慧和尚说道:“那有什么难的,咱们虽然不认识北斗峰,可却能从那九宫金塔大阵来判断。”

    陈扬一路低空朝着羽化门的核心位置飞去,一边继续和灵慧和尚商量。

    如今还没见到北斗峰,陈扬也还没有具体的闯入计划。

    “咱们先悄悄的抓一名北斗峰的弟子,然后用大雷音普渡法度化他。如此之后,再看什么时候方便进去。”灵慧和尚给陈扬出主意。

    陈扬说道:“好。”

    飞行了大约半个小时,陈扬终于来到了羽化门的核心处。

    要在这十万苍翠青山中找到羽化门的核心,这并不是一件困难之事。因为羽化门外面也有大阵防护,这是不让外敌闯入的。要布置下如此一个大阵,便需要无数的法力。这法力波动就是一个信号源头。

    陈扬在空中将羽化门看清楚。这羽化门的主峰巍峨壮观,就如云外天宫耸立。

    放眼看去,方圆三十里都是一片雪白之色,就像是一条玉龙山雪脉蜿蜒盘旋。这羽化门的建筑,全部都是以大理石为主体,风格都是宫廷风。

    在羽化门的主殿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足足有一万平米。

    在广场上,云雾缭绕,让人根本看不真切。

    而在左边还有一条透明的湖泊,那湖泊像是悬挂在悬崖上一样,另一边还在飞流直下,形成壮观的瀑布。

    三十六峰将主峰围绕,形成一道奇妙的大阵!

    这座阵法和云天宗的大阵有些相似。

    果然是名门大派的气魄。

    陈扬知道自己如果擅自侵入进去,立刻就会惊动羽化门里面的高手。

    这绝对是陈扬的第一道拦路虎。

    “道友,你看那一座山峰,隐隐有金光溢出,阵法流动不息,还有宝光透出。贫僧敢肯定,那座山峰便是咱们要找的北斗峰。”灵慧和尚说道。

    陈扬点点头。他与灵慧和尚眼下聊天都是用意念交流。他本身对阵法研究更是高手,也直接就肯定了那座山峰便是北斗峰。

    “北斗?按照方位,那座山峰的确是非北斗峰莫属了。”陈扬说道:“这羽化门的守护大阵以三十六星宿为阵,每一个方位都是大有名堂的。”

    灵慧和尚微微意外,说道:“想不到道友你对阵法还有研究?”

    陈扬微微一笑,却不多说了。

    在这羽化门的三十六峰阵法外面,陈扬呆了大约半个小时。

    之后,他对灵慧和尚说道:“走!”

    随后,一闪之下,陈扬和灵慧和尚就入了阵法里面。灵慧和尚吃了一惊,说道:“贸然闯进来,会惊动羽化门的高手的?”

    陈扬说道:“我自然知道,不过你放心吧。我刚才研究这星宿阵法,发现他们的灵气波动有一个规律,就像是潮汐起伏。每一个小时的轮转中会有一条缝隙,这个缝隙若是不了解这阵法玄奥,断然难以寻到。”

    灵慧和尚说道:“那道友你是怎么寻到的?”

    陈扬一笑,说道:“阵法越大,就会越有破绽。如此大的阵法,不可能十全十美。我要寻到,并不是难事。走吧,去北斗峰。”

    他说完之后,也不飞行,而是靠着方向朝北斗峰那边走去。

    陈扬非常谨慎,他怕法力的波动吸引到羽化门的高手注意。

    陈扬行走的奇快无比,转眼间就来到了北斗峰的山下。那北斗峰高有百丈,像是撑天之柱耸入云霄一般。

    此时此刻,陈扬也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北斗峰中还有十重天巅峰的万莲华存在,贸然前去,便是送死。必须要熟知里面的情况才行。

    陈扬在北斗峰外面等待。

    这是一个需要耐心的事情,而陈扬的耐心一向都很好。

    天边逐渐破晓。

    东边的彩霞绚烂而瑰丽,而太阳还未从云层中露出端倪。

    就在这个时候,北斗峰上有一道流光飞过,却是朝着那羽化门的主峰方向飞去。

    “是借助法宝飞行的,看这飞行速度,还未到达九重天。可以捕获。”灵慧和尚跟陈扬分析。

    陈扬当机立断,迅速飞了过去。在快靠近那人的时候,他直接以人皇镜闪现到那人的面前。

    那人被陈扬挡住去路,不由吃了一惊。

    还不等来人反应过来,陈扬已经先祭出了黑暗曼荼罗。

    陈扬下手极快,迅速就用黑暗曼荼罗将来人封印住。接着,陈扬迅速飞到了下面的树林之中。

    随后,陈扬与灵慧和尚一起进入到黑暗曼荼罗里面。

    这黑暗曼荼罗里面自成空间,一旦被封入到里面,便与外面完全隔绝。除了陈扬能够感应到外面的危险。

    蓝紫衣给陈扬的这个法宝,绝对是强悍的。

    陈扬和灵慧和尚闪入到了黑暗曼荼罗里面。那黑暗曼荼罗中,黑色的莲花在中间坐镇,这莲花的每一片花瓣都巨大无比。但是当你想要攻击这莲花时,却会发现,你用光所有的法力都无法到达莲花的面前。

    一花一世界的奥秘还有胎中之谜都在这一朵黑暗莲花之中。

    所谓何处是灵山,心中无佛,灵山永远无法到达。心中有佛,脚下便是灵山。

    这黑暗曼荼罗的奥妙也就在于,如果悟透,立刻就可离开。如果悟不透,死也离不开。

    被抓进来的是一名青年男子,这男子身穿道袍,一脸正气。他的修为在八重天初期。

    在这羽化门之内,当真是九重天之下的高手多如狗了。

    这青年男子见了陈扬,立刻怒道:“你是何人,居然敢在羽化门内撒野?”他说完之后,便祭出一件法宝。

    那是一口通体墨绿的法剑。

    青年男子爆喝一声,手中捏法诀。顿时,绿色的剑光一闪,便朝陈扬的咽喉处激射过来。

    陈扬眼睛微微眯起。

    这绿色的剑光在靠近陈扬之后,突然分成八道剑光。八口法剑散发出森寒杀意,并且组成了一个微妙的剑阵。

    随后,这八口法剑再次一变,闪电之间各自斩出三十六剑!

    于是一瞬间,接近三百道凶悍的剑光将陈扬周身上下全部包裹住。剑光如匹练一般,凶狠斩杀。

    可就在这时,陈扬忽然凭空消失了。

    那青年男子见状不由吃了一惊,他还未回过神来,陈扬已经通过人皇镜到了他的身后。

    陈扬将他的肩头狠狠一摁,这青年男子吃不住力气,立刻单膝跪了下去。

    陈扬迅速以法力封住他的身体。

    “不要妄动,如果妄动,我的法力立刻引爆你的灵魂磁场。”陈扬冷声说道。

    青年男子立刻也就知道了厉害,他当然知道陈扬不是在说笑。

    陈扬转而来到了青年男子的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青年男子又惊又怒。他实在是不认识眼前的陈扬啊。

    陈扬冷笑一声,随后说道:“本公子与你懒得废话,我现在要度化你,你立刻放开心胸,接受我的度化。不然的话,我立刻将你杀了。”

    他说完之后,便祭出了大雷音普渡金光。

    这股子金光迅速将这青年男子笼罩住。陈扬口中念念有词,急速加剧法力来度化眼前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