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慕容姑娘。请大家看最全!”陈扬微微一笑,说道。

    慕容雪说道:“我听下人说,公子是想来我天池阁买些消息?”陈扬说道:“没错。”

    慕容雪轻轻一笑,她也就在主位上坐下,然后双手奉茶到嘴边茗了一口。接着,她才说道:“不知道冷公子是想买什么消息?”

    这女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动人风情。而且还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气场。

    这是一个惯于谈判的高手。

    陈扬心里立刻就对慕容雪做出了判断,不过,这都无所谓。他直接说道:“我听闻如今海外明月宫,明月仙尊即将一千大寿。这明月仙尊之前却是羽化门的天才,如今明月仙尊已经可以和羽化门分庭抗礼。那么当年的旧事,天池阁这边可有详细资料?”

    慕容雪微微一怔,她多看了一眼陈扬,然后说道:“那些旧事并不是什么秘闻,难道冷公子就是要来买这个消息?”

    陈扬说道:“当然不是。我想知道明月仙尊当年被收缴的法器到底是什么法器,如今这法器又在什么地方?”

    慕容雪若有所思,随后,她说道:“莫不是冷公子想要找到那件法器,然后献给明月仙尊作为寿礼吧?”

    陈扬淡淡说道:“这个问题,我没必要回答慕容姑娘吧?”

    慕容雪一笑,说道:“冷公子倒是谨慎之人。”她说罢,接着又道:“的确,冷公子要做什么,我们都不该过问。我们天池阁打开门做生意,其他的不必管。”

    陈扬淡淡一笑。

    慕容雪又说道:“公子要买的这个消息,我们天池阁的确有。不过,公子你能出什么价钱呢?”

    “这不应该是我出价,而是你们觉得这个消息值多少钱?”陈扬说道。

    慕容雪说道:“十万两黄金。”

    陈扬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这天池阁果真是吸血鬼。不过他也没有多想,钱财都是身外物。他的戒须弥里还有不少黄金。。

    他当下就说道:“没问题。”

    慕容雪微微一怔,她接着格格一笑,说道:“冷公子真是爽快人。”

    陈扬便就从戒须弥里拿出了金票,说道:“这金票的真假,相信姑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

    慕容雪接过金票,她看了片刻,然后微微一笑,说道:“货真价实。”

    接着,慕容雪引陈扬进入内屋之中等待。

    陈扬等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然后一位六十来岁的老者进了来。这老者一身黑色长衫,人长的枯瘦,表情肃穆。

    他进来后,就将大门关上。

    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陈扬的视力好的出奇,即使是如此,他也将周遭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老者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叫赵伯,冷公子,老夫有礼了。”

    陈扬起身还礼,说道:“您客气了。”他是个在意细节的人,更知道阎王好说,小鬼难缠的道理。万一他倨傲无礼,这赵伯一时不悦,在讲消息的时候,故意漏掉一些重要的细节,那会成为一种毁灭性的灾难。

    赵伯面对陈扬的还礼却是微微一怔,因为他接待过太多的客人。他行礼是天池阁的规矩,但来者大多都是倨傲的修士,很少有将他赵伯当一盘菜的人。

    当下,赵伯就对陈扬有了好感,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淡淡说道:“冷公子,你是想知道明月仙尊当年被羽化门收走的法器在何处,对不对?”

    陈扬说道:“没错。”

    赵伯说道:“那件法器叫做星辰梭,可以跨越空间距离,另外,星辰梭里面蕴含了星辰之力,也可以汲取星辰寒煞之力。只是可惜,当年明月仙尊被羽化门的长老逼迫,一怒之下,明月仙尊将星辰梭毁灭。如今,那残碎的星辰梭就在羽化门北斗峰的藏珍阁里放着。”

    “藏珍阁?”陈扬说道。

    赵伯说道:“羽化门与云天宗一样,坐拥十万大山。云天宗如今有三十九峰,弟子万千。而羽化门有三十六峰,北斗峰就是其中一座山峰。”

    陈扬听的很认真。

    “凡是可以自立山峰之人,至少是九重天修为。立了山峰,就可以自行收徒,壮大自己的势力。每一座山峰的峰主都会拥有自己的镇峰之宝。至于北斗峰,则是羽化门的第三大峰,其峰主叫做万莲华。万莲华的修为是十重天巅峰,拥有纯阳神器北斗天书。在北斗峰上,还有一座九宫金塔大阵守护,这也是为了守护藏珍阁的大阵。若是没有得到宗门许可,就算是十重天巅峰的高手也破不开这九宫金塔大阵。破不开九宫金塔大阵,便也就无法进入到那藏珍阁里面。”

    赵伯说罢之后,陈扬点点头,说道:“多谢赵伯为我解说。”

    赵伯说道:“公子如今已经知道了羽化门,知道了藏珍阁的防护严密,应该不会再去打这星辰梭的主意了吧?”他顿了顿,说道:“要知道,藏珍阁内有羽化门诸多至宝,若是有外人闯入进去,那是犯了羽化门的大忌讳,从此以后就是不死不休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好奇,并没有其他的打算。我不过是微末修为,嫌命长才会去打这藏珍阁的主意。”

    赵伯淡淡一笑,便就不再多说。

    陈扬随后就告别了赵伯,离开了天池阁。

    出了天池阁之后,陈扬就找了隐蔽角落将胡长春与郑天烈放了出来。

    “胡老,郑老,你们自己见机行事。去藏珍阁就不带上你们了。”陈扬说道。

    胡长春和郑天烈闻言吃了一惊。

    胡长春说道:“少主,难道你还真要去打羽化门藏珍阁的主意?”

    陈扬说道:“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了,也没有不战而退的道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量力而为。若是发现事不可行,我不会动手的。”

    胡长春说道:“若是如此,我和郑老还是跟着少主你一起吧。我们总是能帮上忙的。”

    “不用!”陈扬说道:“真要取星辰梭,也是智取。靠打,咱们这几个人不可能闯得进藏珍阁的。”

    “这样吧!”陈扬说道:“你们先去海外仙山那边,我到时候再跟你们联络。这期间,咱们就当作不认识。”

    胡长春与郑天烈见陈扬主意已定,便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胡长春和郑天烈走后,陈扬就是独自一人了。

    而灵慧和尚则换了个位置,他就在陈扬的耳朵里待着了。

    他变化得细小如一根发丝一般。

    陈扬觉得这货真有点如意金箍棒的味道了,大起来可以变成撑天柱,小起来可以细如发丝。

    陈扬与灵慧和尚聊起天来。灵慧和尚显得兴奋,说道:“羽化门这个门派贫僧还是有些了解的。当场贫僧和萧翎交过手,那小子是个天才,贫僧会诸多神通,居然在他手上都没讨到便宜。而且,萧翎还会大轮回术。他的大轮回术在三千大道中排行第五。”

    “你还和萧翎交过手?”陈扬不由讶异,他说道:“多少年前的事情?”

    “三千多年前吧。”灵慧和尚说道。

    陈扬说道:“那看来你以前也没多厉害嘛。三千年前的萧翎你也打不赢。”

    灵慧和尚顿时激动,说道:“贫僧三千多年前也没有败给萧翎,再则萧翎本就是极其天才的人物。贫僧当时已经在被天道压制,若不是这一层,就算萧翎厉害,也不是贫僧的对手。”

    陈扬说道:“我在想,天道这么防备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灵慧和尚说道:“哼哼,道友,这你就不知道了。当时如果不是天道及时出手,贫僧融合十大神通之后,很快就可以将整个天洲撕裂。天洲撕裂之后,各大空间乱成一团,贫僧就可以汲取空间规则力量。到了那个时候,整个三千世界都会毁灭。”

    “萧翎,造化真人这些高手会容忍你?”陈扬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他们也奈何不了贫僧,贫僧当年已经是不死之身了。如果不是天道直接出手,贫僧断不会有今天。”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看来你还是很不甘心当我的小弟啊!”

    灵慧和尚说道:“阿弥陀佛,贫僧皈依道友,乃是心灵安乐,断然不会心有不甘。贫僧每想起之前对道友所犯下的罪孽,便觉得痛苦不堪。如今能够服侍道友,实乃贫僧的福气。”

    陈扬心里好笑。

    随后,他说道:“这藏珍阁里肯定有许多宝贝,先不说咱们这进去艰难。就算是成功偷走了星辰梭,只怕也会遭到羽化门疯狂的追杀。这笔生意做起来,不大划算啊!”

    灵慧和尚说道:“但是道友,你要知道,这次去给明月仙尊拜寿的青年才俊可是不少啊!道友你不趁机得些好处,提升实力。那么久算是到了明月仙尊的明月宫,便就有一定的把握力压所有青年才俊,得到明月仙尊的礼物吗?”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我的确没有十足的把握。”

    “富贵险中求。”灵慧和尚说道:“道友,咱们要有狼性。这是修道界的法则,咱们若是不狠一点,就会被人干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