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多少人会去怜悯蝼蚁的死亡。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陷入了沉思。

    胡长春也就跟着说道:“虽然都是人,但人与人之间的层面就是不一样。修道者的世界里,最多的还是掠夺,就像是在野兽丛林里一样。只有凶兽才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陈扬说道:“若我真是凶兽,当日你们的小主人紫嫣只怕已经成了我的奴婢,她的水月洞天也在我的手上了。”

    胡长春和郑天烈怔住。

    半晌后,胡长春说道:“少主您宅心仁厚,的确是少见。”他顿了顿,又说道:“我与郑老都感念少主您的恩德。但一码归一码,的确,掠夺水月洞天,将我们小主人收为奴婢才是一个正确修道人的做法。”

    “蝼蚁?可人毕竟不是蝼蚁。”陈扬忍不住说道。

    郑天烈说道:“我们感念少主你的恩德,但少主若是心慈手软,的确是不适合再修道界里待下去。因为那样,最终只会害人害己。这一点,还希望少主要想清楚。”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仔细思考胡长春和郑天烈的话。

    灵慧和尚的话也在他的耳边回荡。

    从本质上来说,陈扬并不认为自己是心慈手软的人。但他是从大千世界过来,那里是正常人类的生存地方。他身上的狼性没有那么的重。

    而在这修道界里,却是赤果果的丛林法则。一言不合就要夺宝杀人。

    在俗世界里,夺人财产,杀人性命,那都是穷凶极恶。

    而在这里,却是法则!

    是了……

    陈扬忽然想通了。在俗世界里,那是文明的世界。而在这里,已经置身丛林荒野。在丛林荒野中遵循文明世界的法则,真是太荒谬了。

    这么说起来,自己能活到现在,那都算是一个奇迹了。

    “灵慧,你说的没错。”陈扬说道:“我有些观点确实要改变了。”

    “阿弥陀佛!”灵慧和尚说道:“道友能够想通,那真是大幸啊!”

    陈扬说道:“不过,有些底线还是要有的。不主动夺宝杀人,这是我的底线。”

    灵慧和尚说道:“好好好,贫僧谨记道友的教诲。”

    随后,陈扬开始清点战果。那幽冥元神被陈扬用部分地煞之精冰冻之后,镇压在黑暗曼荼罗里面。包括了碧落老人的身体血肉,都被陈扬用地煞之精冰冻起来,不使元气流失。他将碧落老人的身体也放到了黑暗曼荼罗里面。

    接着,陈扬将碧落老人的幽冥旗拿了出来。

    他开始运用法力祭炼幽冥旗,这幽冥旗里面自成空间。里面拥有无穷无尽的幽冥鬼魂之力。这些鬼魂之力是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拥有强大的腐蚀力量。而且,它们还蕴含着各种对鬼魂力量的理解,以及规则。

    一旦将幽冥旗运用好了,便等于是调动十万幽冥鬼魂力量来作战。这也是陈扬他们这么些个人合力击杀碧落老人却都吃力的原因之所在。

    陈扬将幽冥旗琢磨一番之后,也就掌握了其中的精髓。

    “灵慧,这幽冥旗的品质如何?”陈扬问灵慧。

    灵慧和尚说道:“幽冥旗里有十万幽冥鬼魂,这些鬼魂的力量大小不一。但也有非常厉害的幽冥圣王。只要道友你的法力足够雄浑,这幽冥旗就能发挥出足够强大的力量。”他话锋一转,说道:“实际上,就算是碧落老人,也没有将这幽冥旗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这旗的品质是上佳的,日后道友你也可以将一些高手杀死,将其鬼魂炼入其中。也可以向办法汲取到更多的幽冥鬼气以及阴煞精气进入其中,提升十万幽冥鬼魂的力量。”

    “这岂不是魔道?”陈扬吃了一惊,说道。

    “大道三千,可不分正道魔道。”灵慧和尚说道。

    陈扬摸了摸鼻子,他一笑,说道:“看来我有些观念的确是需要赶紧的改变。”

    对于如今的陈扬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法力太低了。

    他的法宝众多,若是法力足够深厚。便可同时调动人皇镜,幽冥旗以及大黑丹前来捕杀敌人。但是他法力不够支撑这么多的法宝同时施展,那也是足够头疼了。

    随后,陈扬开始研究小宿命术。

    这小宿命术是程建华直接以神念打入到陈扬的脑域里面的。

    那是一段奇妙的音节,这段音节里面蕴含了无数的道理和法则。将这些道理和法则串联在一起,便让陈扬隐隐感受到了宿命的含义。

    程建华并没有真正修炼成小宿命术,他只是会些皮毛而已。若是让陈凌这种高手来施展小宿命术,那是绝对要比陈扬的大命运术还要恐怖。

    程建华对小宿命术并不看好,他毕竟不是天命者,所以也没办法领略到宿命的真正含义。

    陈扬得到了小宿命术,他马上就将大命运术里的一些法诀和小宿命术相互印证。

    此时,但见陈扬嘴中念念有词。他所念的音节便形成了雾蒙蒙的气息,这股气息在空中纠缠,缠绕,最后又全部飞入到了陈扬的脑域里面。

    好半晌后,陈扬睁开了眼睛。

    灵慧和尚马上问陈扬:“你觉得怎么样?”

    郑天烈和胡长春也看向陈扬。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小宿命术和大命运术果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那小宿命术在程建华手里发挥不出作用,是因为还少了大命运术的底子。如今我已经修炼成了小宿命术,有些明白一个人的宿命含义之所在。那小宿命术的神通本源也种在了我的脑域里面。”

    “那很好!”灵慧和尚大喜,说道:“等道友你再得了大宿命术,便就事半功倍了。”

    陈扬点点头。

    到了此时此刻,陈扬也修炼得差不多了。

    他便让灵慧和尚出去恢复功力。灵慧和尚得令,欢喜无限。

    于是,在大半个小时之后,一大片森林就再次枯萎了。

    陈扬心里始终不忍,觉得灵慧和尚再这么修炼下去,地球上的树木没几根能存活了。

    灵慧和尚看陈扬神色,便猜出陈扬在想什么。他便笑笑,说道:“道友,你多虑了。人类每天开采的石油有多少?可曾枯竭?贫僧这才采摘多少呀。”

    陈扬一想也是,他笑笑,说道:“你对着诸天世界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嘛。”

    “贫僧也是在平行世界里待过不少年头的。”灵慧和尚说道。

    “灵慧,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陈扬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道友只管相问。”

    陈扬说道:“你已被我度化,应该一心向佛。为什么你的脑子里还有凶狠念头?但我也知道,你是绝对被度化了,这一点我丝毫不怀疑。”灵慧和尚说道:“被度化?这种感觉说不清楚。贫僧如今心中对道友你非常亲近,道友你是贫僧心中的信仰,这已无可改变。但贫僧并未一心向佛,况且,佛也不是一味慈悲。”

    陈扬暗暗想道:“佛要众生信仰佛,无论罪恶多深,只要信仰我佛,便可得到宽恕与自我救赎。这本就是一种洗脑。灵慧和尚如今被我用大雷音普渡法度化,他的忠诚是绝对不用怀疑的。”

    陈扬之后便又改变了妆容,他的高分子面膜还是有十来张的。衣服也有二十多套,可以随意改变。

    他想着,若是有机会回到大千世界,看来还得找沈墨浓多弄一些高分子面膜。

    陈扬又嘱咐胡长春与郑天烈,要他们一直待在戒须弥里。轻易不要露面,如此方能起到杀敌奇效。

    随后,陈扬开始朝羽化门的方向飞去。

    陈扬的修炼目标已经很明确,目前就是要不停的修行,提升法力,提升境界。尽快到达十重天。

    等到了十重天的修为之后,便撕裂空间,去将灵慧和尚留下的宝藏与神通本源拿到手。

    羽化门在东北方向,同样坐拥十万大山,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羽化门下面有三大属国,这些属国都是大国。每一个国家都有亿万子民。而在这些属国的下面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国家。

    羽化门的资源也是极其丰富的。

    陈扬首先来到了傲来国。这傲来国是羽化门门下的国家,其国力很是强大。

    陈扬首先是到了傲来国的国都天阙。

    这时候是中午时分,烈日炎炎。天阙城内,达官贵人都在屋子里避暑,只有一些商贩走夫出来维持生计。

    陈扬知道在天阙城内也有天池阁。他想着去找天池阁买一些消息。

    对于羽化门与明月仙尊的那段往事,他必须要了解清楚。

    这次拜寿,寿礼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想要在明月仙尊的寿宴上出彩,那就必须有些不一般的东西。

    不过陈扬也没有准备为了寿礼就行万难之事,如果明月仙尊被羽化门强行夺取的宝贝太难拿过来,那也就算了。再想办法也不是不行。

    天池阁的门面开的很大,富丽堂皇的。

    陈扬到了天池阁,报上名讳。名讳便就是玉面书生冷修。

    陈扬指明说是要买消息。天池阁的人就将陈扬带到了内堂里面。

    接待陈扬的是一名红衣女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端是艳丽漂亮。她的修为也是八重天。

    内堂里,女子让丫鬟奉茶,并先自我介绍,说道:“冷公子,我叫慕容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