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嫣然不由苦笑,说道:“陈扬,你要知道,你不是要跟我交代什么。 .. 我所代表的背后是天池阁。如今你根本没多少时间待在大康,你所知道的消息,比我们的情报人员弄到的还少。”

    陈扬说道:“这也算是不可抗力了,非我所愿。”他顿了顿,说道:“那你们天池阁的意思是?”

    苏嫣然说道:“天池阁的高层希望你能答应为天池阁做三件事情。”

    陈扬说道:“开什么玩笑,要我去乱杀人放火,我难道也答应?”

    “一定不违背道义,你力所能及的事情。”苏嫣然说道。

    “什么事情?”陈扬问。

    苏嫣然说道:“这你不必担心,眼下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要你做。这是天池阁要你的一个承诺,他们赌你的将来而已。”

    陈扬说道:“那我也不干。”

    苏嫣然苦笑,说道:“陈扬,你会让我很难做。因为你的这单是生意是我在牵线。”

    陈扬说道:“你帮他们挣了我不少好东西了,所以,你也不亏欠天池阁什么。”

    苏嫣然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天池阁的规则森严,一码归一码的。”

    陈扬有些不悦的说道:“苏嫣然,怎么说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是清楚的。我这老是和你讨价还价也没意思,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你们这次天池阁的底线是什么?我若是不听从,又会怎样?我心里更清楚的是,如今我是众星殿的人,而且,中华大帝也脱困了。我虽然敌人不少,但朋友也不少。若是权衡利弊,天池阁又会怎么做?”

    苏嫣然脸蛋微微一红,说道:“陈扬,以朋友的身份来说,我根本不像来管这个事情。但我是天池阁的人,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当初咱们找你,其实也是看重你的命格。你有不少本事,有一句话你没说错。你的敌人很多,但朋友也多。天池阁也不至于要因为十枚神丹就和你结仇。这也是今天我来找你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你身上有这么多的牵连,天池阁不会对你这么温情脉脉。”

    陈扬说道:“说到底,都是生意。”

    苏嫣然说道:“我也就直接跟你说底线了,你至少要答应为我们做一件事情。只要不违背道义,将来你不得拒绝。”

    陈扬说道:“道义这个标准,在每个人心里可都是不一样。”

    苏嫣然说道:“揪这个字眼,一点意义都没有。”

    “好,我答应了。”陈扬说道。

    随后,他又说道:“没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吧?”

    他确实是有些生气了。他待人一向以诚,对苏嫣然更可说是掏心掏肺。

    但苏嫣然却屡次将生意人的手段用在他的身上,这着实让人生气。

    苏嫣然突然拉住了陈扬的手。

    她的手冰凉柔软,陈扬微微一呆。他转头看向了苏嫣然,道:“怎么?”

    苏嫣然放开手,她充满歉意的说道:“对不起,陈扬,我有我的身不由己。”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明白!”

    随后,陈扬离开了苏嫣然的马车。

    陈扬是个豁达之人,也不会因此真和苏嫣然生气。只是以后,他不会再对苏嫣然那么诚恳了。

    天池阁的事情,也算是就此告一段落了。

    事实上,天池阁之所以能发展到这么壮大,他们肯定是有自己的一套生意经的。对于陈扬,他们之所以肯下血本,这就像是风投一样。天池阁是天使投资人,陈扬是个绝对的潜力股。

    而眼下,陈扬在大康这边已经没有了作用。天池阁又不想血本无归。那么这个时候,他们如果来跟陈扬讨要损失,比如说偿还神丹,这就是很没有风度了。

    那有天使投资失败了,还找人要回投资款项的道理。

    于是这个时候,天池阁过段的买陈扬的将来。

    等将来,陈扬若真是成为通天彻地的人物,那么他们就跳出来了。

    反之,如果陈扬扑街了,死了,那这事也就算了。

    这就是天池阁的打算。

    苏嫣然虽然和陈扬有私交,但这种私交也是在天池阁的监视之下的。苏嫣然如果不尽心尽力,那么她以后在天池阁的日子就会很难过。

    这是陈扬没有谅解苏嫣然的难处。

    陈扬回到了少威府中。

    这一天,他没想太多的事情,就是和聂媚娘叙旧,和巴图逗着玩。

    陈扬也不想带着巴图离开,虽然巴图能够驮人了。但巴图的速度还不如陈扬呢。

    再则,巴图的力量等于无。陈扬若是与人攻杀起来,巴图跟着太危险了。相反,这少威府倒是一方安乐天堂。那么巴图留在少威府才是最好的。

    如今的大康早已经不再依托于云天宗。

    大康皇帝轩正浩与长生大帝合作,又有天池阁帮忙。大康已经成为了可以和各大仙门宗派分庭抗礼的存在。甚至是已经有一些远古真神都来与轩正浩合作了。

    陈扬在少威府待了一天,之后就离开了。

    他带走了胡长春和郑天烈。

    三人可以轮流飞行,一个人飞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就藏在戒须弥里面。

    虽然时间紧急,但陈扬还是决定先去见一次程建华。

    小宿命术的习练完成,有助于陈扬更深刻的理解大命运术之奥妙。

    陈扬心里也知道,圣城如今有九幽天帝的回归,这对他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事。当初九幽天帝一行人攻打大康,他在中间时干了不少事情。

    而且,魔帝也还有可能待在圣城之中。

    但陈扬决定还是要去一趟,看看有没有机会见到程建华,要到小宿命术。

    富贵险中求,危机也是机会。

    时间对于陈扬来说,并没有那么充裕了。

    随着仙界之门的打开,他的修为还是这么不尴不尬,他必须着点急了。

    在去圣城的路上,陈扬经过几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于是他就让灵慧和尚下去吸收树木灵气。

    灵慧和尚大喜,他对这种树木灵气是非常欢喜。

    陈扬三人就在上空等待,灵慧和尚的身体就如一根豆芽菜,但他落入到树林里面之后,立刻就开始生长起来。

    片刻之间,一颗参天大树生长起来。

    灵慧和尚所变成的大树继续生长,而且还长出了无数的触须。触须有千百万条,树高渐渐也长到了一千来丈的高度。

    这是一幕奇观,就像是一根撑天柱直接耸入到了云霄。

    那千百万条的绿色触须不断增长,每一根触须粗壮如巨鲸一般,长有三百公里。

    这茂密的原始森林很快就被灵慧和尚所化的大树全部掩盖住。陈扬等人看的叹为观止。

    胡长春说道:“少主,这灵慧上师居然有如此神通,真是恐怖。”

    郑天烈说道:“是啊,这等变化,当真是叹为观止。”

    陈扬心里也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这大罗仙藤,居然能有如此威力。看来之前在自己手上,还真是有点暴殄天物了。

    陈扬更郁闷的是,他知道自己手上的宝贝都是顶尖的。但自己拿着,却一点威力也没发挥出来。这让他总有种拿着亿万美金的金卡,但是不知道密码的感觉。每天还过着清苦的生活,可他向往的是那种大富大贵啊!

    大约一个小时后,灵慧和尚终于收回了所有的触须,最后渐渐的成为了一颗小豆芽。

    小豆芽腾空一飞,然后就到了陈扬的脑袋上。

    陈扬等人朝下面看去,众人同时在心中暗道一声:“我日!”

    此时下方茂密的原始森林已经是一片枯黄了,就像是经历了末日火灾一般,没有一颗活着的树苗了。

    “这……这未免也太残忍了吧。”陈扬对灵慧和尚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贫僧如今想要壮大,只有这粗浅的法子。若是习得了大灵液术,便可以直接汲取灵液。从而不伤这树木本身。但如今,却是伤了树木把本身,灵液却是没有汲取到。”

    他顿了顿,说道:“道友放心,这些树木的根本没有伤及,之后会再次生长起来的。只是,要想再这般茂盛,至少也要十年的功夫了。”

    陈扬说道:“万物有灵,你这般做,终究是不好。还是要尽量少造杀戮为妙。”

    灵慧和尚说道:“道友说的是,贫僧以后一定注意。”

    陈扬说道:“那你这次的汲取,对你的修为有什么帮助没有?”

    灵慧和尚立时兴奋,说道:“哈哈,那就帮助大了。如今大罗仙藤内部灵气充沛,力量比之前强了一倍不止。贫僧也还可以施展出一些阵法来了。”

    陈扬说道:“那就好。”

    随后,一众人便继续赶路。

    胡长春负责飞行。

    陈扬与郑天烈在戒须弥里面休息。陈扬想到什么,又将那武道人给召唤了出来。

    武道人在陈扬面前一礼,说道:“贫道见过道友!”

    郑天烈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却是没想到陈扬有这许多手段。

    陈扬便也就向郑天烈解释了一下武道人的存在。随后,陈扬向武道人说道:“如今我们已经到了俗世界里面,你打算如何提升你的实力?”

    武道人正欲开口,灵慧和尚便说道:“我倒是知道该如何将武道人的实力发挥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