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这傅青竹当真是不世出的天才啊!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想出利用你大命运术的规则,将你也束缚进来。请大家看最全!”灵慧和尚说道:“这就等于是,你是三军统帅,下面的将领突然逼宫,让你也要遵守将令。你不得已,只有听之。”

    陈扬说道:“你说的这个道理我懂,我现在就是纳闷,这大命运术的威名如此之盛,怎地会如此容易被破?”

    灵慧和尚沉吟一瞬,说道:“命运最是无常,这大命运术之所以为三千大道之总纲,就是因为命运可以破碎一切的神通。贫僧对大命运术了解的并不多,但贫僧想来,大命运术在道友的手上之所以还显现不出威力,是因为道友你对大命运术还没有完全的了解吧。”他顿了顿,说道:“要不道友,你将大命运术传授给贫僧,贫僧来参详一番,看能不能寻出其中的奥妙来?”

    陈扬说道:“没问题。”他很快就将大命运术传授给了灵慧和尚。

    灵慧和尚领悟了一个小时左右,他一直沉默,突然之间如醍醐灌顶,说道:“这大命运术原来还不完整。”

    “不完整?”陈扬吃了一惊,他说道:“怎会不完整?若是不完整,我又如何能够施展出来?”

    灵慧和尚说道:“不是大命运术不完整,而是道友你要必须先学会小宿命术,大宿命术。先懂宿命,然后才能懂得命运之真谛啊!”

    “这样?”陈扬说道。

    灵慧和尚说道:“贫僧以前习练过大宿命术,当时就觉得差了点什么。如今看到了这大命运术,终于才懂这三套术法,原来才能组成真正的大命运术。”

    陈扬说道:“那么看来,我现在要做的还是找到小宿命术和大宿命术了。”

    灵慧和尚说道:“首先,道友你还得达到能够穿梭位面空间的本事啊!”

    陈扬不由头疼。

    “那小宿命术,我知道一个人会这门神通。”陈扬心里是记得的,当初程建华就会小宿命术。程建华是想用小宿命术来剥夺自己的命格,可惜后来失败了。有大哥罗峰这层关系在,自己去找程建华要小宿命术,想来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这也说不准。陈扬与程建华向来都是不大对盘的。只怕到时候还有些纠葛,可不管如何,陈扬觉得自己都必须将小宿命术弄到手。

    陈扬和灵慧和尚说话之间,已经过去了数百里路程。

    随后,那大康皇城已经在望。陈扬并没有再大康皇城上空飞行。大康皇城的禁令,他还是要遵守的。他可没有神帝和中华大帝那个本事和面子。

    陈扬在外面落地,之后就顺利入城。

    入城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少威府。

    少威府内,聂媚娘将其打理得井井有条。胡长春与郑天烈也一直待在少威府内,他们的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陈扬进来的时候,还没看见媚娘,巴图就先飞了出来。

    此时的巴图已经长得神骏非凡了,十足的一头大仙鹤,也绝对能够驮人飞行了。

    巴图对陈扬亲的不得了,它还想站在陈扬的肩上,这可吓到了陈扬。因为这货现在比陈扬高了足足一倍有余了。

    “小家伙,长的这么快?”陈扬见状不禁讶异。

    他听乔凝说过,巴图要长大,至少要一年的时光。这才过去大半年啊!

    便也在这时,聂媚娘跟着迎了出来。聂媚娘一身黑色长裙,素雅而美丽。她微微一笑,说道:“这都是因为胡老和郑老他们给了这小家伙不少丹药吃了,它才长这么快呢。”

    陈扬恍然大悟。

    他跟巴图玩耍了一会,接着就进了客厅里面。

    胡长春与郑天烈也马上出来相见。两人见了陈扬便要跪拜,陈扬连忙阻止,说道:“胡老,郑老,你们跟我就不要那么客气了,咱们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在我眼里,当你们是长者,你们给我行礼下跪,我怕折寿啊!”

    陈扬有礼有节,也绝对谦恭。这更让胡长春与郑天烈对陈扬死心塌地。

    这一番见面,却都是欢快,气氛也是融洽。

    聂媚娘再次问起了乔凝,陈扬却是也不知道乔凝到底去了那里。这让陈扬有些黯然神伤。

    陈扬也不打算在少威府久待,毕竟时间宝贵。只是不一会后,就有宫中太监前来,说谁圣上传召少威将军。

    陈扬也不能不去见圣上,聂媚娘他们在皇城里,还是多亏了皇上的庇护呢。

    陈扬直接跟随公公入宫觐见圣上。

    在御书房外面,陈扬再次见到了常老。上一次见面,常老却是将陈扬拒之门外的。

    常老这次却很客气,说道:“老奴见过少威将军。少威将军里面请,皇上已经在等候将军了。”

    陈扬对常老也不敢倨傲,说道:“多谢常老。”

    随后,陈扬就进了御书房里。

    御书房内,轩正浩头戴紫金冠,身穿明黄袍子。他正在看着道德经!

    陈扬入内,单膝下跪,道:“末将参见皇上。”

    轩正浩放下道德经,他朝陈扬微微一笑,说道:“陈扬,不必多礼,坐吧。”

    陈扬说道:“多谢皇上。”

    如此之后,他便在一边入座。

    轩正浩说道:“你数次有难,朕都对你避而不见。唯独今日你无事相求,朕却主动相召。想必你心里,已经有些不齿朕的为人了吧?”

    陈扬说道:“末将不敢!”他随后也就一笑,说道:“皇上,您和蓝紫衣运筹帷幄,是掌管棋局之人。我虽然是这其中的棋子,但也不至于懵懂无知,乱生憎恨。这不是一个成熟的人应该有的境界。所以皇上所虑,完全是多虑了。”

    轩正浩哈哈一笑,说道:“陈扬,你果然不错。”

    陈扬也就一笑。

    轩正浩说道:“朕今日约你前来,也无其他事情。与你恩也好,仇也好,这都是一些小事。朕也没必要来讨好你。”他顿了顿,说道:“朕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神帝,还有门主他们以及魔帝,全部都从陨石阵中已经脱困了。而且如今,仙界之门已经完全打开。无量杀劫算是被推到了最高点,你身为大千世界的天命之王,避无可避。所以将来一切,你自己要多小心和思量了。”

    陈扬先是大喜,说道:“凌前辈他们脱困,这真是太好了。”

    “可魔帝也脱困了。”轩正浩说道:“这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陈扬说道:“该来的,总是避不开。”

    轩正浩一笑,说道:“好,你有这种气魄,不愧是天命之王。”

    陈扬在皇宫也没待多久,之后便就离开了。

    轩正浩也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找陈扬。

    但陈扬并不知道的是,在陈扬离开之后。轩正浩的御书房里出现了长生大帝帝玄的元神。

    陈扬在离开了皇宫之后,皇宫外面却有一人在等待陈扬。

    那人便是天池阁的苏嫣然。

    苏嫣然是在马车里等待陈扬。陈扬直接就上了马车。

    此时的苏嫣然一身白色长裙,优雅动人,如出尘仙子。

    “天池阁的消息果然灵通。”陈扬一笑。

    整个车厢里面,都弥漫着苏嫣然的香味儿。这种香味并不是来自脂粉香,而是她的体香。

    这种香味,让人心醉。

    苏嫣然嫣然一笑,说道:“天池阁的消息虽然灵通,但也灵通不到地球之外的地方。现在我们要见到你,还真是有些难度。所以你这乍一回来,我们怎么也要见缝插针来见上你一面。”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想来你要见我,肯定不是因为私人交情吧。”

    苏嫣然说道:“当然不会是纯粹因为私人交情,但是咱们公事谈过以后,再论私交。”

    陈扬说道:“难不成天池阁觉得跟我之前做的生意太过亏本,所以现在要我归还神丹?”

    苏嫣然说道:“那倒不会。虽然天池阁一向不做亏本的生意。但是,既然事已至此,那再讨要神丹也没有什么意思。”

    陈扬说道:“算起来,你们在这我这里得到的好处,远比我在你们那里得到的好处是多得多。所以,你们怎么也算不上亏本。”

    苏嫣然说道:“一码归一码。”她顿了顿,说道:“事情发生的变化,是我们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但眼下,我们也的确不需要从你这里得到关于皇上的一些事情了。”

    陈扬说道:“这不能怪我,众星殿出手,这是我也莫可奈何的事情。再说,你们已经和皇上合作了,所以我就更加多余了。”

    苏嫣然说道:“不管怎样,这个事情都需要一个善始善终。我们阁里针对你的事情,传出了两种声音。第一种是要找你算账,让你赔偿损失。”

    陈扬不由有些无语,说道:“这种话也说的出来,你们天池阁好歹也是长生大帝的名号,这也太小气了吧。”

    苏嫣然说道:“大帝一向不管阁内的生意,你这种小事,大帝更不会过问。但是你不能否认,这个事情,虽然你有外部原因,但你还是属于违约了。”

    陈扬说道:“谁说我违约了?我如果有皇上的一些小道消息和秘密,一样可以继续传递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