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大师看向陈凌,微微一笑,说道:“你还有疑惑?”

    陈凌一笑,道:“人生的疑惑是没有,但这次的虫皇事件,弟子觉得还是疑点丛丛。请大家看最全!”

    无为大师道:“不止是你觉得有疑点,钝天和沈默然想必也心里知道,只是他们懒得管这些事情而已。”

    这是聪明人之间的谈话。

    陈扬心里也是清楚这些疑点的。

    陈凌说道:“虫皇费尽心机将我们引了过去,就在那房子里,若是再加上他的手下,他的胜算就会很足。他手下那一批高手,可不好应付。”他顿了顿,又说道:“还有,即便是我们破了他的阵法。他还没有受伤,他的武力值应该不会在我们之下。他还有那么一批手下,当时我和沈默然都已受了重伤。若是他全力出手,我们依然很难取得胜算。”

    无为大师说道:“也许都是疑点,也许其实虫皇的世界没我们想的这么复杂。不安排手下进去,也许是因为他信心十足。阵法被破之后,他之所以不带手下出手,是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将我们一网打尽。于是,他干脆全部遁走,保持神秘,以徒下次蓄力出手。”

    陈凌微微一怔,说道:“师父您说的倒也有道理。”

    无为大师说道:“其实咱们再怎么揣测也是没用,这一次的交锋,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的。虫皇的真实面目也已经显露出来,下次再要追查,就好找了许多。”

    陈凌说道:“没错。”他接着说道:“虫皇的依仗就是神秘,他武力虽高,但如今已经曝光,便很难掀起风雨。这个世界,光凭武力根本不可能动摇其根本了。”

    无为大师说道:“没错。你看这虫皇几次出手,均是神秘莫测。第一次若不是有小陈施主的突然到来,虫皇的计划就会得逞。那个后果是不可想象的,我等虽有神通在身,但若是等到诸国打开潘朵拉魔盒,那时候我等也不过是其中蝼蚁。他这第二次出手,又是不声不响,春风润雨,润物无声。现在看起来,咱们是有惊无险。但若是你和陈小施主没有用枪的习惯,那么这次咱们是必死无疑。”

    陈凌暗自一凛。他说道:“师父您说的没错,到了咱们这个修为,用枪的确是很少见。不用枪才是常态。”

    无为大师说道:“还有,他那阵法玄妙无双,贫僧很奇怪,陈小施主你怎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找到破阵之法的?”

    陈扬赧然一笑,说道:“回大师的话,晚辈对阵法研究还颇有些造诣。”

    无为大师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何止是有些造诣,贫僧虽然对阵法不懂,但想来虫皇的阵法差不到那里去。你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居然这么快破解他的阵法。大概这才是虫皇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

    陈凌便也跟着笑了笑,他为有这样的侄子而自豪。

    正说话间,这时候陈扬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却是宋灵珊打过来的。

    陈扬接通。

    “陈扬。”宋灵珊哭着喊了一声。

    陈扬心下一紧,道:“灵珊,怎么了?”

    “你快来看看灵儿。”宋灵珊抽泣着说道:“医生说灵儿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什么?”陈扬身子巨震。

    “我马上过来。”陈扬挂了电话。

    陈凌见状,问道:“怎么了,小扬?”

    陈扬脸色沉重,说道:“医院那边说灵儿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我要立刻过去一趟!”

    陈凌说道:“我送你过去。”

    无为大师则说道:“贫僧也去看看,也许能帮得上忙呢。”

    陈扬点头。

    之后便是陈凌开车了。

    三人在半小时后就到达了协和医院。

    司徒灵儿已经被转到了高级病房里面。以司徒家的财力和关系,司徒灵儿在医院的待遇不会差。

    陈扬等人赶到高级病房里时,司徒炎还有司徒信义,杨洁都在。

    至于司徒家的其他人,司徒炎并没有通知,他觉得来了太闹腾。

    宋灵珊,杨洁都是眼眶红红。司徒炎和司徒信义的脸色也不好看。

    宋灵珊见了陈扬,便如见到了主心骨一样,她连忙上前,悲切的喊道:“陈扬。”

    陈扬点头,他说道:“别怕,有我在。”

    宋灵珊也就心中稍安。

    军神陈凌的到来让司徒炎受宠若惊。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陈扬是军神陈凌的侄子。这样一来,陈扬如此出色,司徒炎也就找到了原因。

    “老爷子!”陈凌对司徒炎很客气。

    司徒炎微微激动,他说道:“陈先生,没想到你会过来。老夫……老夫……”到后来居然是有些语无伦次了。

    只有司徒炎这样的人才知道军神陈凌到底意味着什么。

    杨洁和司徒信义都是有些懵懂的。

    卫**神!

    这尊军神在燕京,就是一口达摩利斯克之剑,震慑世间一切宵小。

    没有人敢在燕京乱来。燕京的情报防守,还有陈凌的武力,任何小动作都会被雷霆碾杀。

    陈扬没有理会这一切,他也没有和杨洁还有司徒信义打招呼。他来到病床前。

    病床上,司徒灵儿双眼紧闭。

    那边的心率电图显示一切正常,这时候司徒灵儿正在输液,那输液是普通的葡萄糖液。

    陈扬抓起司徒灵儿的手,他开始再次为司徒灵儿诊脉。

    还是一切正常,五脏六腑还有脉搏,一点问题都没有。

    陈扬不禁有些疑惑,到底灵儿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不能醒过来?

    陈凌上前,说道:“我来看看。”

    陈扬点头,然后让开身子。

    陈凌为司徒灵儿诊脉,他的诊脉结果和陈扬是一样的。

    最后,无为大师说道:“贫僧来看看吧。”

    众人为无为大师让开一条道。

    但是之后,无为大师的诊断结果和众人都是一样。

    无为大师不由苦笑,说道:“看来咱们还是要听听医生怎么说。”

    随后,陈扬等人就去见了司徒灵儿的主治医生。

    司徒灵儿的主治医生是医院的权威专家,也是内科主任。叫做田文。

    田主任四十来岁,长的一身正气。

    他虽然平时有些高姿态,但这次在面对陈扬这一行人的时候,姿态却是低得很。

    在田主任的办公室里,众人看了对司徒灵儿所做的各种检查的片子。

    “最后的检查结果,是来自于患者的血液里。”田文用幻灯片显示片子。“患者的身体,一切都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来自于患者的脑部。”

    “脑部?”陈扬失色:“脑部有什么问题?”

    田文沉声说道:“脑部里有虫。”

    “虫?”陈凌也是吃惊:“难道是寄生兽?”

    田文说道:“应该不是寄生兽,患者是注射过寄生兽的疫苗的。寄生兽在患者身体内,是不能生长的。而且,她脑内的虫不是一只两只,具体的说,也不像虫,像是一种细菌体。像是一根根的小绒毛。这些绒毛细菌到底是什么新型细菌,我们还需要具体的观察。眼下,这些细菌虫体在侵蚀患者的脑部,这也是导致患者一直不能醒来的原来。因为主导睡眠的神经元上,也有这种细菌虫体。”

    “不能做手术清除吗?”陈凌问。

    田文苦笑,说道:“首长,一般的脑瘤,还有脑癌等等,我们都有把握来做这个手术。但是患者的脑部细菌太多,而且分散。这个手术,没有人能做得了。”

    陈扬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所以,如果患者的情况一直这么下去,就会怎样?”

    田文感到到了陈扬的杀气,他有些忌惮,犹豫半晌后说道:“这个不太好说,但很大的可能是脑瘫,从此成为活死人。至于接下来会怎么发展,咱们还要看那些细菌会怎么发展。因为它们是**细菌。”

    司徒灵儿的情况,杨洁他们都已经知晓。整个病房里都是愁云惨雾!

    杨洁一直都在掉眼泪,宋灵珊尽力的安慰着杨洁。

    至于欧洋,欧洋在静心休养,他还不知道司徒灵儿的具体情况。欧洋的家人也到了医院来照顾欧洋。

    之前,欧洋的家人愤怒的来找过杨洁他们。

    他们的确是有理由愤怒,儿子一表人才,正是青春年华。如今却为了杨洁的女儿成了这般模样。

    但是后来,他们看到司徒灵儿也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却也是不好闹什么了。

    司徒炎也好生言语,说道:“事已至此,咱们再怎么恨,闹,都无济于事了。你们想要我们做什么,赔偿什么,或是怎么解恨,都可以提。我们都会满足。”

    话说到这份上,欧洋的父母亲戚们还能说什么呢。

    人家这边女儿的情况还更闹心呢。

    杨洁单独找了陈扬来谈。

    就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

    这时候已经很安静了。毕竟已是深夜……

    “灵儿到底是怎么了?”杨洁说道:“我一直都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批人就是上次为难我们的那批人吗?”

    陈扬沉声说道:“是同一批人。”他随后苦涩的说道:“阿姨,灵儿之所以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对不起……”

    杨洁看了一眼陈扬,她说道:“怎么会是因为你,一直都是你在保护我们,保护灵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