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的目标立刻就盯住了方白。 .. 而此时,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也落入到了这帮人的手里。

    陈扬动手很快,他脚下移形换影一出,连续出招。刹那间,招式连绵,排山倒海攻杀而去。这方白也当真了得,招招硬接,丝毫不退。两人所战斗过的地面已经是坑坑洼洼,裂纹无数。

    这个时候,欧洋也才意识到了陈扬所处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世界。

    那是一种非人的世界。

    陈扬以快打快,他的招式千变万化,随手拈来。狠毒之中带着厚重,厚重之中带着刁钻,密集如雨。

    方白这时候神情不再轻松,他知道自己遇上了劲敌,同样全神贯注的应对。两人你来我往,瞬间对上了百余来招。

    百招之后,两条人影分开。

    同样的,两人都是气不喘,神还定。

    方白哈哈一笑,说道:“痛快痛快,我自出道以来,未尝遇到过对手。如钝天,陈凌那些人,便都是成名已久。但像你这种年纪与我相仿,居然能接我这么多招的,还真是头一个。”

    陈扬眉毛一挑,说道:“给我十分钟,只要你不跑,定将你擒住。你信不信?”

    方白说道:“是吗?”他冷笑一声说道:“你想激将我?上次你那十秒的梗,我可是听说了。”

    陈扬说道:“你不敢?”

    方白说道:“没有本少爷不敢的事情,只不过今日不是时候。”他随后就对那两名老者说道:“先将他们带走,这边我们杀了这厮,立刻与你们汇合。”

    “是,少主!”两名老者答完,立刻就将宋灵珊,还有司徒灵儿以及欧洋全部抓走了。

    陈扬皱眉,说道:“抓司徒灵儿也就罢了,那两人又为何要抓?”

    “哼,他们看到了我们,就是该死。不过看他们与那司徒灵儿的关系,倒是可能有些利用价值!”方白说道。

    “全力诛杀!”方白随后眼神一冷。

    “是,少主!”众人轰然应是,接着,六名老者,以及黛绮丝等人一起出手了。

    方白也出手了。

    八大绝顶高手围杀陈扬,陈扬瞬间处于惊天危机之中。这八名高手中,有了方白的加入,已经是风云化龙。

    陈扬身形晃动,直接朝方白杀去。

    他全身肌肉鼓动,气血沸腾,整个人变得粗大无比。

    呼!

    陈扬快出了残影,刹那之间,就如暴烈的炸弹,如山崩海啸朝方白扑杀而去。

    这样的威势让方白也吃了一惊。

    如陈扬这样的高手,临死反扑的威力,那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但方白也不是常人,那一瞬,他迅速后退。

    一瞬退出数步,但这却是蓄势!

    接着,弯弓射虎!

    轰!

    方白全力一击,却像是击中了一个皮球。

    陈扬暴退出去,他借助了方白的劲力,再加上自己的劲力。瞬间就将后方的几名老者给撞开了。

    再过一瞬,陈扬已在百米之外。

    “逃?”方白冷哼一声。他已经感觉到陈扬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因为他是蛮力撞开他的几个手下。那几个手下同时出掌,还是击中了陈扬。

    方白立刻追了上去。

    他料定陈扬是逃不远的。这种伤势,换做普通高手,早已当场毙命。即便是陈扬这样的高手,方白相信陈扬是逃不远的。

    陈扬如果静下心来运功,肯定是可以恢复的。但这般剧烈运功,只会让气血奔腾,伤势加重。

    方白知道陈扬是个绝对的劲敌,在国内关系也是复杂。所以绝不能给陈扬喘息的机会。一定要一击必杀!

    陈扬的确是受了伤,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受伤的滋味了。也就很没有被人追杀过了。

    陈扬没命狂奔,很快就到了闹市之中。

    方白紧紧跟随在后面,就如跗骨之蛆一样。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洒照在这繁华大都市里。陈扬很快就来到了地铁里面,他自然没有时间买票。而是轻轻一跃,就过了检票口。他的动作很快,移形换影一般。

    方白始终跟在后面。

    他同样轻松进入地铁站,再多的人也阻拦不了他的身形。陈扬四处梭巡,等待那地铁们即将关上的时候,他突然就闪进了地铁里面。

    方白料到陈扬会这么做,他身形狂奔,突然就将地铁门强行扒开,然后上了地铁。

    陈扬趁着这个时候,也强行扒开了地铁门……下车了。

    随后,地铁已经钻入了隧道之中。

    陈扬成功的甩开了方白。方白也立刻发觉到了这一点,不由恼怒异常。不过,方白已经将陈扬锁定死了,在下一站,他立刻下车重新搜寻陈扬。

    陈扬呼吸粗重起来,他的伤势越来越重了。

    所以,他即使知道方白已经锁定了他。但他也没办法将方白的这种锁定给屏蔽掉。

    让陈扬稍微感觉轻松一点的是,黛绮丝那帮人并没有方白的本事,所以也一直没有追上来。陈扬的伤势不是一时半会能够休养好的,他想了想,先上了对面的地铁。然后地铁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以方白的速度,即使是这样,迟早也是能够追上来的。

    陈扬在地铁上稍事休息,一边运转气息恢复伤势。一边紧急拨打了大伯陈扬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大伯!”陈扬喊了一声。

    那边陈凌立刻听出陈扬受了内伤,他吃了一惊,说道:“怎么回事,陈扬,你怎么会受伤?”

    陈扬受伤,这绝不是小事。天下间能够伤到陈扬的人,太少了。

    陈扬沉声说道:“黛绮丝那帮人出现了,而且有个少主,修为不在我之下。我在他们的围攻下受了重伤。现在那个少主锁定了我,正在对我进行追杀。”

    陈凌说道:“你坚持住,我立刻乘坐私人飞机过来救你。”

    陈扬说道:“这一去一来,大伯你至少需要两个半小时。我怕是支撑不住这么长时间了,大伯,上海这边有你可以调动的资源吗?”

    陈凌说道:“瞧我,糊涂了。你在哪里,我立刻派人来和你接头。”

    陈扬一边说话,一边下了地铁,出了地铁站。他看了一眼四周,刚好看到一个公园。

    当下,陈扬快步入了公园。

    “惠东公园,那条湖里面。”陈扬说道:“大伯,我不跟你说了。”他迅速挂断了电话。

    方白已经出现了。

    陈扬不由暗暗叹息,这狗日的来得还是真快啊!

    随后,陈扬跳入公园里面的湖水之中。

    方白追到此处,他马上就感觉到陈扬跳到了湖里面去了。于是也纵身跟着一跳。

    陈扬在水中极力朝下面沉降而去,他的闭气功夫那是绝对了得。在那一世里,他被老爷子训练过。这是方白没办法比拟的。

    湖水深有十来米,陈扬顺利沉到了湖底。

    这时候,方白追来。陈扬与方白在湖底四目相对,两人随后便就出手了。

    方白力大无穷,招招迅猛。但是湖底的阻力注定让他招式微微变缓。便是凭借着他的这一缓,陈扬就凭借自身高超的搏斗经验进行闪避。

    虽然陈扬负伤了,但方白要在短时间里击杀陈扬也是不可能。

    两人这一过招,立刻胸闷起来。

    方白的呼吸渐渐粗重。

    随后,方白一转身就朝浮出了水面。

    陈扬跟着朝远处游去,方白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立刻追捕陈扬。

    陈扬也浮出水面,大口呼吸,接着再次潜水。两人便在这水中缠斗起来。过不多时,岸上忽然传来一声枪响。陈扬立刻就明白了,援军到来了。

    这援军自然是聪明之辈,到来之后找寻不到陈扬,灵机一动,便开一枪吸引陈扬的注意力。

    陈扬一直朝岸边游去,他在水底的耐力强过方白。所以等到了岸边,就趁方白快支撑不住的时候,这才趁机上岸。

    上岸之后,陈扬立刻朝着枪声来源逃去。那却是一辆法拉利停在原处,上面还有一名美女和一个青年。青年开车,美女持枪,眼光四处梭巡。

    那美女穿着皮衣,十分性感火辣。

    陈扬快步奔去。

    这时候,方白也追了过来,朝陈扬火速赶来。

    这一次,陈扬当真是狼狈得很,犹如丧家之犬。

    方白速度很快,这时候是在岸上,如果他将陈扬抓住,那陈扬的生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真正的生死一线!

    陈扬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死亡临近的感觉了,尽管这种感觉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就在方白快要抓住陈扬的失手,那皮衣美女迅速开枪。

    皮衣美女的枪法出奇的好,想来这次是军神紧急下达命令。上海这边的国安处自然是要派精锐来的。这法拉利开来绝不是装逼,而是这种车小巧,力量猛,能够经得起各种漂移。所以才会被安排过来。

    皮衣美女一开枪,方白不得已就要躲避。他微微闪避,陈扬就趁机来到了法拉利车前。身子一跳,立刻进了法拉利副驾驶上。

    陈扬和皮衣美女就挤在了一起。

    那皮衣美女迅速说道:“开车!”

    青年立刻踩油门,马达轰鸣一声,车子如离弦之箭飙了出去。

    来法拉利,也是要方便陈扬好跳上去啊!因为法拉力是敞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