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可以。 ”陈扬一笑,说道。

    随后,陈扬将这条饰品买了下来。宋灵珊又说道:“你帮我戴上吧?”

    陈扬说道:“好!”他拿起项链,然后就拨开了宋灵珊的秀发,她的后脖颈很是雪白,接触到后让人有种心颤的悸动。陈扬很快就给宋灵珊戴好了项链,她嘻嘻一笑,说道:“我会珍藏到永远。”

    陈扬淡淡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在陈扬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质和魅力。他永远都是那样的沉稳,淡定,儒雅,即便是天崩地裂,他也一样能够镇定的面对。

    这种人格魅力是女人的春ya。

    晚上的时候,宋灵珊要去看电影。

    “可惜啊,现在泰坦尼克号没有上映了。不能在大屏幕上看到泰坦尼克号,这是我的遗憾。”宋灵珊说道。

    陈扬说道:“这倒挺好办的啊!”

    宋灵珊翻了个白眼,说道:“那里好办啊。难道你能让电影院重新上映不成?”

    陈扬说道:“我倒没有这个本事,不过我知道现在上海已经有私人影院了。在私人影院里想看大屏幕是能办到的。”

    “真的吗?”宋灵珊高兴无比。

    陈扬说道:“走吧,我带你去。”

    很快,陈扬就找到了一家还不错的私人影院。并且也让宋灵珊如愿以偿的看上了泰坦尼克号。

    在看的时候,宋灵珊下意识的依偎在了陈扬的怀里。陈扬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他想躲开,但也知道这样太伤宋灵珊了。

    好在的是,宋灵珊并没有得寸进尺。她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姑娘。

    宋灵珊在上海愉快的待了三天,三天之后,陈扬送宋灵珊去火车站。

    在离别之前,宋灵珊拉着陈扬的手,恳求说道:“你要不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陈扬说道:“现在也买不到火车票了啊。”

    “那我可以等你。”宋灵珊说道。

    “上车吧,别闹了。”陈扬淡淡说道。宋灵珊当下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她其实心里知道,陈扬待在上海大概是和灵儿有关的。可她的爱就是如此的卑微,她也坚信,终有一天,陈扬会被她感动。

    所以她要做的就是不闹,就是相守。

    宋灵珊在上了火车之后,她给司徒灵儿发了一条短信。

    “灵儿,看到你也谈了朋友,我心里就放心了。我已经正式开始追求陈扬了,谁说女人就一定要被动呢?陈扬不太会拒绝人,我会一直缠着他。就算他是一块石头,我也要将他捂热。”

    短信所发的字数是有限制的。宋灵珊发了好几条。

    她继续说道:“你还记得我的那个玫瑰花纸片吗?我将它全部拿出来给了陈扬。我做了三年多,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送给他。他真的很感动,我的努力便也算没有白费。”

    “灵儿,对不起。其实我知道你心里也喜欢他,我说让你不要跟我抢,是因为我知道我根本抢不过你。在我心里,他第一,你第二。我不想失去他,也不想失去你,所以,我真的很自私。我很想去顾及你的感受,但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最好。”

    “这一个多月里,我一直不敢有所行动。就是怕你会伤心。当我知道,你和欧洋在一起之后,我真的很替你开心。但同时,我也很担心,如果你是真的喜欢欧洋,那是最好的。我更害怕,你只是为了成全我。”

    “这三天里,我一直都和陈扬在一起,他带我去吃了许多小吃,带我去私人影院里看了泰坦尼克号。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梦想着能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看这部影片。灵儿,你会恨我吗?”

    宋灵珊一口气发了好几条短信过去。

    然后,她开始忐忑的等待司徒灵儿的回信。

    可惜的是,司徒灵儿不知道是没注意到,还是真的生气了,却是没有给宋灵珊回信息。宋灵珊是睡在卧铺上。火车哐当哐当前行,渐渐的,一阵睡意袭来。

    她睡着了,但手里一直抱着手机。

    不知道睡了多久,来短信的声音响起。

    宋灵珊一个激灵,她立刻醒了过来。

    第一反应就是打开手机来看,让她失望的是,却是一条联通发来的短信。

    从自己发信息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司徒灵儿始终没有回信息。宋灵珊心里忐忑到了极点,这对宋灵珊来说,是一种煎熬。

    就在这时,短信又来了一条。

    是司徒灵儿发来的。

    宋灵珊手指微微颤抖的将短信点开。

    “对不起,灵珊,这么久才给你回信息。其实在收到你信息的时候,我心里是有生气的。但仔细想想,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只不过是,我没有你的勇敢而已。我们每个人都有争取爱的权利,但同时也有放弃的权力。不同的是,你选择了争取,我选择了放弃。”

    “我们以前不是约定过吗,绝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让姐妹反目。我一直都记得的,其实我很感谢你在我没放弃的时候,也没有去追求陈扬。这是你对我最大的情谊,而现在,我选择了欧洋。他是个很不错的男孩子,我会努力的去喜欢他。也祝你和陈扬能早日修成正果。”

    大年二十八那天,司徒灵儿和父母回燕京。他们要陪老爷子过年,经历了那件事后,彼此之间的隔阂已消,也让司徒信义夫妻二人更加的珍惜亲情。

    在去的飞机上,杨洁和灵儿坐在公务舱里。司徒信义被隔开到了其他的地方。

    毕竟过年的机票也没那么好订。

    “灵儿,你谈朋友了?”杨洁问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微微一怔,她却是显得平静,只是有些奇怪的说道:“妈你怎么知道?”

    杨洁说道:“灵珊跟我说的。”

    “什么时候说的?”司徒灵儿说道。

    杨洁说道:“半个月前吧,灵珊很担心你。她怕你不是真心喜欢那个男孩子,而是存心想要气陈扬。”

    “为什么会这样想?”司徒灵儿说道。

    杨洁说道:“灵儿,我们怎么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是有心的,你也有心。谁的真心都不能被欺骗。如果你只是为了出气,那妈妈会对你很失望。”

    司徒灵儿说道:“妈,我没有为了出气。我只是想开始新的生活,我不可能永远都活在他的阴影里面。我跟欧洋说过,我只是对他有好感,可以试着处朋友。我也会努力的爱上他,但是当我发现做不到的时候,我会跟他说明白。”

    “如果是这样,那妈妈就放心了。”杨洁微微一叹,说道:“可你真的放得下他?”

    司徒灵儿说道:“放不下不也得放下吗?我能怎么样呢?”

    杨洁微微叹了口气,她说道:“陈扬是个好孩子,他待你是真心真意的。”

    “既然是真心真意,那为什么?”司徒灵儿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

    杨洁说道:“傻女儿,你还小,还不懂什么是爱情。喜欢一个人才会放肆的去追求和享受。但是爱一个人,才会克制自己。他有多忍耐和克制,就有多在乎。”

    司徒灵儿的眼眶再次红了,她扑在杨洁的怀里,哭泣着说道:“可我真的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又在克制什么。”

    看到女儿终于哭了出来,杨洁反而松了一口气。

    大年三十的晚上,司徒灵儿离开了喧嚣的大家庭。她一个人走到了屋子后面。

    今晚天上有一轮明月,远处是草地,皎洁的月光照耀在她的身上。

    静谧,祥和。

    她拿出手机,本来是想打过去,然后挂断的。她想,他应该还是会出现的。

    可转念一想,出现了又如何呢?

    司徒灵儿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春节过的很快,一转眼又到了开学季。

    陈扬他们是正常开学,而陈天涯在燕京却是快要待不下去了。陈凌扣着陈天涯不放,陈天涯也无可奈何。

    很多事情,都需要耐心。

    陈天涯的耐心显然没有陈扬和陈凌来的好。

    好在陈凌也经常会陪着陈天涯,这让陈天涯不至于那么无聊。加上陈妙佳和许彤也会想着办法哄下陈天涯。

    因为虫皇的时间,许彤也离开了剑桥大学。毕竟,学业再重要也不及性命重要啊!

    宋灵珊从家里带了许多好吃的,陈扬去火车站接宋灵珊。当宋灵珊出现在陈扬的寝室里时,他的几个宿舍室友都一片狼嚎,感慨陈扬手段高超,神不知,鬼不觉的居然泡到了这么漂亮的妹子。

    陈扬私下里跟几个室友解释,那不是他的女朋友。不过这个解释显然是没有用的。

    而在三天后,令陈扬有些不舒服的是。欧洋居然要请陈扬吃饭。

    当然,并不是单独请陈扬。欧洋并不知道陈扬和司徒灵儿的那层特殊关系,他只是知道宋灵珊和司徒灵儿是好朋友。

    欧洋要请宋灵珊吃饭,宋灵珊就顺嘴说了一句带上陈扬吧。

    她是无心的,但欧洋却马上就问:“陈扬是谁?”

    宋灵珊也不好意思再司徒灵儿面前说陈扬是她的男朋友,便说是朋友。欧洋看宋灵珊忸怩,便马上就一副懂了的姿态。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宋灵珊和司徒灵儿不太想,但欧洋也是坚持好客到底了。

    欧洋还真就只是单纯的好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