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的心中之所以不平静,是因为他能感受到司徒灵儿的失望和冷淡。 但悲哀的是,陈扬什么都不能做。

    洒脱不是自私的借口。

    八年之后,灵儿也才二十六岁。二十六岁是什么年龄,是一个人最黄金的时代,无论身体,心态都是最美丽,美好的。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离灵儿而去,那才是最大的一种残忍。

    陈扬明白灵儿的心,她一旦爱上一个人,那是不会再有所改变的。用这几年的欢愉来换她一生的痛苦,陈扬自认是做不到的。

    喜欢一个人才会放肆,而爱一个就会忍耐。

    雪花飘飘洒洒。

    不多久之后,终于到了南大的学校。

    雪还是没有停下,陈扬对司徒信义说道:“叔叔,我就先走了。”

    司徒信义点点头,说道:“好,注意安全。”说完之后,又不禁在心里一笑。因为和陈扬这样的人说注意安全,显然是很多余的。

    陈扬下车,他刚走出几步。那车里的司徒灵儿也下了来,她在后面喊道:“等等。”

    陈扬微微一怔。

    司徒灵儿快步跑了过来,刚跑出几步,脚下一滑,便要跌倒。

    陈扬身子一晃,就来到了司徒灵儿的面前,他一把抓住了司徒灵儿。司徒灵儿这才站稳。

    陈扬只是简单一个动作,司徒灵儿的眼眶却就红了。

    雪花飘洒在了两人身上。

    “怎么了?”陈扬轻声问。

    “我没事。”司徒灵儿说道。她随后又道:“我送送你。”

    “下这么大的雪,你还是快回车里吧,不用了。”陈扬说道。

    司徒灵儿突然就看了陈扬一眼,她的眼里有着恨意,冷声说道:“不用你管。”

    陈扬怔了怔。

    两人就朝学校里面走去。

    学校的外面,几乎已经是渺无人烟。大雪就那样的下着,整个世界都是那样的静谧而美丽。

    下雪的时候,总是很美丽。因为这个时候,既不会太冷,地面也不会脏。

    司徒灵儿忽然说道:“陈扬,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陈扬微微一怔。

    他的记忆里,第一次见面是重生之后回来。但显然,司徒灵儿的记忆时第一次到东江初中的时候。

    陈扬没有说话,司徒灵儿却先说道:“我是初二才转过来的,那时候我记得你作业没有做起,我在老师面前把你揪了出来,然后你就被老师罚在讲台旁边站了一个星期。那时候,我觉得你很没用,卑微,没有出息。你连正眼都不敢看我。我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你这样的鼻涕虫会让我喜欢。”

    陈扬沉默着。

    司徒灵儿今天的话大概是陈扬认识她以后最多的一次,无论是那一世还是这一世,司徒灵儿很少有侃侃而谈的时候。

    “三年级的结束时候,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你勇敢而无畏,聪明而好学。那时候,我心里对你改了印象。就算是眼高于顶的灵珊也觉得你不一样了。你说你会守护我,我永远记得那年大年三十,你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很多时候,我都会在心里幻想,想象着等我们一起上大学之后的时光。我想过我们会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街头小吃,想过不管我要做什么,你都会无奈而又宠溺着我,看着我,满足我一切。我还去学过一些烹饪的手艺,我想着将来我们结婚了,我可以给你做可口的小菜。我想着到了大学,我就要去学一个驾照。这样要是你在外面应酬喝醉了酒,我就可以开车去接你。我想过太多东西,想过我们会有可爱的孩子,想过我们老了,你依然会牵着我的手,一点也不嫌弃。”

    说到这里的时候,司徒灵儿的泪水流了下来。

    “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我在一厢情愿。”司徒灵儿突然停下了脚步。

    陈扬的心如刀割一般的痛,他也看向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的泪水如珍珠一般晶莹,这个模样让陈扬心疼到了极点。

    她突然踮起脚尖,并抱住了陈扬,然后吻上了陈扬的唇。

    司徒灵儿的吻有些疯狂,陈扬还来不及回味,她便已经推开了陈扬,说道:“但是从今天以后,我不会再爱你了。我会忘记你,开始我的新生活。”

    她说完之后,转身就大步跑开了。

    陈扬目视着司徒灵儿离开,他没有说一句话。

    雪下的更大了。

    司徒灵儿一边跑,心里却在一边期盼,期盼着陈扬突然从后面追上来,然后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入他的怀中。

    在爱情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是凡夫俗子。

    司徒灵儿做不到那么伟大,她做不到因为宋灵珊喜欢陈扬,因此她就要放弃。她只是不习惯去和宋灵珊来抢,这是她的矜持。

    今天既是要决断,也是司徒灵儿在逼迫陈扬。她更想的是陈扬会留住他。

    如果陈扬肯留住她,她宁愿因此和宋灵珊决裂。那怕宋灵珊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

    但很可惜,陈扬始终是没有追上来。

    司徒灵儿跌跌撞撞回到司徒信义的车里。司徒信义还没开口,司徒灵儿便开始嚎啕大哭。

    那是一种悲天呼地的恸哭!

    司徒信义什么也没有问,他默默的开着车。

    对于女儿和陈扬之间的事情,他是清楚一些的。

    元旦过后,司徒灵儿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了校园。她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并且还加入到了学生会里面。

    司徒灵儿就任学生会的副主席,她积极参加许多校园活动。

    对于这一切,陈扬并不知晓。

    只是在一个月后,在食堂里,他看见司徒灵儿和另外一个男生手牵着从他面前经过时……

    那一瞬,陈扬心里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

    是那样的疼痛,就像是有人在他的心上狠狠刺了一刀,痛到无法呼吸。

    他死死的盯着司徒灵儿那边。

    司徒灵儿至始至终却没注意到陈扬。和司徒灵儿一起的男生高大而帅气。陈扬认识这个男生,是学校里的校草级别人物,叫做欧洋。

    欧洋还是学生会的主席,学习很好,家境优越,是许许多多女生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司徒灵儿和欧洋在一起,那在大家的眼里,便是绝对的金童玉女。

    至少看起来要比和陈扬一起般配了太多。陈扬没有欧洋高,没有欧洋帅,更没有欧洋的风趣和幽默。

    司徒灵儿和欧洋一起吃饭,司徒灵儿巧笑嫣然,陈扬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是那样的多。欧洋也表现得极有风度。

    “学弟,你怎么了,不舒服了吗?”这时候,一名学姐关切的看向陈扬。因为这时候,陈扬的脸色太白了,很不正常。

    “我没事。”陈扬连忙说道。

    这边的说话声吸引到了司徒灵儿的注意,她也就看到了陈扬。

    不过她看了一眼之后,马上就转移了目光。那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普通的陌生人一样。

    陈扬落荒而逃。

    “真奇怪,这学弟刚打的饭,还没吃两口就跑了呢。”那学姐还在自言自语。

    学校很快就放了寒假,欧洋并不是本地人,他老家是在燕京。司徒灵儿将欧洋送到了机场,分别前,欧洋拿出一个手机来。

    这是一款新的诺基亚手机,价值五千多。绝对是市面上很好的一款手机,已经有很高的像素了。

    “灵儿,送给你的。”欧洋说道。

    “送给我?”司徒灵儿微微奇怪。“送我手机做什么?”

    “我看你那款手机实在是太老太旧了,怎么,你不喜欢吗?”欧洋说道。

    司徒灵儿摇摇头,说道:“我的手机用的很好,我不需要的。”

    欧洋说道:“可是……我已经买了呀。好灵儿,要不你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司徒灵儿还是摇头,说道:“我妈教过我,女孩子不能要男孩子买的贵重礼物。你如果送我巧克力和鲜花,我会很高兴。但是手机我不能接受。”

    欧洋说道:“这有什么呀,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心甘情愿的。你看我买都买了,你就收下吧。”

    司徒灵儿说道:“我不要。”她很坚决,没有一丝转寰的余地。

    “这……”欧洋说道:“那我这手机怎么办啊?”

    “去退了吧。”司徒灵儿说道。

    欧洋说道:“已经退不掉了,我本以为你会很开心的。”

    司徒灵儿嘻嘻一笑,说道:“那说明某人对我的了解还不够哦。”

    欧洋见司徒灵儿笑了,他马上就抢过了司徒灵儿的那旧手机,说道:“这手机还怎么用啊。”说完就故意朝下一掉。

    “哎呀……”

    手机掉在了地上,这机场的地面还是坚硬的。

    掉下去之后,手机立刻就不亮了。

    虽然这种诺基亚老手机都很结实,但司徒灵儿的手机已经用了三年多了,所以问题也多了起来。直接黑屏了……

    司徒灵儿连忙捡起手机,她连续摁了几下,始终都不能开机。

    欧洋说道:“要不……”

    司徒灵儿狠狠的瞪了一眼欧洋,转身就朝机场外面走出去。

    “灵儿……”欧洋立刻追了上来。

    他抓住了司徒灵儿的手臂,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丢你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