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家的事情,也算是就这么解决了。 .. 但诡异的是,黛绮丝这帮人到底属于什么门派却是没有查出来。司徒炎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但陈扬不能就此放过。

    陈扬心里很清楚,如果黛绮丝这帮人和虫皇有关。那么自己的身份很可能会就此暴露。黛绮丝她们顺着灵儿这条线去查自己,便能查出许多东西。如果是之前,他们沿着大伯陈凌那条线查。那条线里,自己被剥离出来,那么他们很难查出什么来。

    陈扬必须要去见大伯一趟。他让司徒灵儿和宋凌珊在老爷子身边多待一些时间。他则要先去见一趟大伯。

    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也不着急回学校,便就在宅子里先住下来。司徒信义和杨洁也陪着司徒炎。这是司徒炎难得的亲情时刻。

    当天晚上,陈扬与陈凌秘密见面。

    与之一起的还有沈墨浓和沈经略。

    在一辆秘密的防暴车里面,陈扬喊道:“沈叔叔好,大伯。”

    沈经略微微点首,他对陈扬很是友善。沈墨浓看到陈扬则很是欢喜。

    想想,大家已经快有三年没见面了。

    这三年里,陈扬的个头又长了有些。他也十九岁了。

    沈墨浓却是出落得更加的成熟动人。

    “这几年里,我们查虫皇没有一点头绪。”陈凌说道:“看起来,虫皇的确是躲了起来,在酝酿什么大计划。”

    沈经略说道:“小扬这次急着见面,应该是有什么发现吧?”

    陈扬点点头,说道:“是有一些蹊跷。所以我希望大伯和沈叔叔你们能沿着我发现的这条线去查一下。”

    陈凌等人立刻郑重说道:“你说说看。”

    陈扬便将司徒家所发生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这件事立刻就引起了陈凌等人的重视,陈凌和沈经略决定着重来查黛绮丝这些人。

    不过,陈扬所提供的线索有限,而且黛绮丝等人未必是真名,所以查起来有些困难。

    陈扬在燕京又待了两天,配合一些监控摄像寻找黛绮丝等人。

    而奇怪的是,黛绮丝等人始终未出现在任何监控摄像中。而且,在一些必经的路段上,那些摄像头曾经出现过损坏。

    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在出入境上面,也未查找到黛绮丝等人。

    这条线索,差不多就是在此断了。

    “无缘无故出现这许多高手,还是直逼司徒家?”陈凌陷入的沉思之中。

    随后,陈凌约见了林战天,林立群,还有司徒炎老爷子。

    军神陈凌约见,即便是司徒炎老爷子,还有林战天他们这些人,那都是不敢不给面子的。

    陈扬则是和司徒灵儿她们回去了学校。

    陈扬还拜托了大伯一件事情,那就是将父母接到燕京保护起来。

    最近风云变化,陈扬不想有任何意外发生。

    陈凌照做了。

    至于陈凌的约见,也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发展,这件事情到此就有些发展不下去了。

    陈天涯的父母则就到了陈凌家里面。这样的生活就让陈天涯和林倩都很不习惯,但陈凌严肃懂的告诉了陈天涯和林倩,如果不配合,最后导致出事,那是会严重连累到陈扬的。

    陈凌这样一说,便就吓到了陈天涯和林倩。

    两人同时也就很担心陈扬,陈凌说道:“陈扬的安危你们不用担心,他很安全。”

    陈凌既然这么说了,陈天涯和林倩也就放下心来了。

    对于陈凌,他们是绝对信任的。

    南大的生活宁静而祥和,这里面充满了干净和单纯。没有外面世界那么复杂和勾心斗角,太多的忧伤都是属于青春的幸福。没有这样的忧伤,人生是不完整的。

    陈扬没有这样的忧伤,因为他的青春早已经过去了。

    他不可能还去为了一些小情小爱而伤感。对于他来说,体验一下大学生活,顺便守护住灵儿,这就是他在南大一直待下去的意义之所在。至于虫皇的事情,他并不是很着急,毕竟还有八年多的时间。

    虫皇若是很好对付,那也就不叫虫皇了。

    在回来之后,陈扬并没有继续和司徒灵儿以及宋灵珊见面。他每天的生活四点一线,教室,寝室,食堂,图书馆。

    陈扬渐渐明白了自己重生这一趟的意义之所在,并不是单纯的要抓虫皇,也不是单纯的要守护灵儿。还有一样重要的意义,那就是补充知识。

    万法归一,即使是在文字中,文学中也可找寻到道的真谛。

    古老的咒语就是一道道天地密码钥匙,可以解封许多神奇的东西。

    人世间的许多东西,磁场,分子,量子纠缠等等,都是与法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陈扬也特意的体验了这个世界的磁场,分子。他发现这里的磁场分子都不完整,这是因为一个大规则所制定的。这种规则并不是法力形成的,而是基于天道大规则!

    小规则可以用法力制定,但大规则,天道的大规则是没人能改变的。

    就像是有的动物为老鼠,有的动物为猪,有的生而为人,这是一种各司其职的规则,非法力所能完成。再厉害的法术,也不能将老鼠变化成人。

    只有明白大规则,小规则,天道规则与法力规则的区别,才能够更好的认识到自己。

    陈扬虽然也算渊博的主,但以前他读书少,没学过系统的东西。也未能明白圆周率,算数,几何,牛顿定律等等这些东西。

    而现在,他却是有机会来弥补这些东西。

    这样有助于陈扬更加清楚的明白这个宇宙和各个星球以及磁场分子的联系。

    从1见到100,1是众生之起源。

    没有1就没有后面的那些变化之所在。

    很快,元旦节就要到了。

    元旦节前夕,司徒灵儿打了个电话给陈扬。

    “我爸妈明天想请你到家里吃顿饭。”司徒灵儿在电话里清清冷冷,就像是以前陈扬刚认识司徒灵儿的时候。

    这让陈扬有些不舒服,他不习惯灵儿这样待他。但他也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这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

    “好。”陈扬永远也学不会拒绝司徒灵儿,他答应了下来。

    元旦节这天,上海下起了雪。

    杨洁开车到学校里来接陈扬,而让陈扬没想到的是,杨洁还邀请了宋灵珊。

    宋灵珊穿着白色羽绒服,她依然秀气而美丽。

    上车之后,杨洁开车。

    司徒灵儿在昨天就已经回家了。

    车上,宋灵珊是坐在副驾驶上,她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一路上都和杨洁聊的很愉快。

    陈扬就在后面默默的待着,也不插话。杨洁怕冷落到了陈扬,倒是会找一些话题和陈扬聊聊。陈扬也会礼貌的回话。

    杨洁的家是一栋复式楼,里面装修的很不错。

    到家之后,陈扬和宋灵珊换了拖鞋。司徒灵儿和司徒信义正在厨房里做菜,司徒信义亲自下厨,灵儿在一旁打下手。

    宋灵珊马上就飞奔到厨房去和灵儿一起了。

    陈扬无聊的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他显得很安静,并没有太多的话。杨洁在一旁陪着陈扬。

    “吃个苹果。”杨洁亲自削了一个苹果,然后递给陈扬。

    陈扬接过,说道:“谢谢阿姨。”他随后找话题说道:“这么大的房子,没有请佣人吗?”

    杨洁说道:“请钟点工就行了,自己的家里,放个陌生人,总是不太习惯。”

    陈扬哦了一声,说道:“有道理。”

    随后,陈扬也就和杨洁不咸不淡的聊着。

    过不多时,饭菜也就做好了。杨洁拿出一瓶红酒,红酒已经提前打开,并且醒好了。这是伯顿酒庄的一瓶中档红酒,四千来块钱。

    菜肴很丰盛。

    琳琅满目。宋灵珊说道:“没想到司徒叔叔的手艺这么好,今天我们可都有口福了。”她随后不忘说了一句,道:“陈扬,你说是不是?”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

    司徒信义也一笑,他举起酒杯,说道:“今天很开心能请到小扬和灵珊来家里做客,叔叔敬你们。”

    陈扬和宋灵珊,还有司徒灵儿,杨洁也就都举杯了。

    这是一顿很开心的午餐。吃完之后,司徒信义也留宋灵珊和陈扬在这里玩,反正这里客房足够。

    陈扬表示要离开。

    司徒信义挽留几次,奈何不了陈扬坚持,最后就只有说道:“好吧!”

    这个年代,对酒驾还没那么敏感。

    吃过晚饭后,司徒信义开车送陈扬回学校。陈扬推脱不过,也就不再推脱了。

    意外的是,司徒灵儿也说要跟着一起去。

    这让杨洁和宋灵珊都呆了一呆。

    司徒信义没有多想,说道:“也好,灵儿你刚好给老爸作伴。”

    陈扬多看了一眼司徒灵儿,他没说什么。

    正是晚上七点,外面又下起了大雪,即使是繁华的上海,这个时候街上的人和车也不多。

    车辆行驶的很缓慢。

    司徒灵儿坐在副驾驶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车里显得很是安静,倒是司徒信义觉得有些不妥,没话找话说了几句,后来他看陈扬兴趣不大,也就没继续说话了。

    外面被白雪所覆盖。

    陈扬看着窗外,他的心中其实并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