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杨洁说道:“为什么这次你会出现得这么及时?”

    陈扬眼神黯淡下去,他说道:“我知道阿姨你的意思,其实如果不是这次你们遇到危险,我是不会出现的。 我和灵儿已经有半年没见面了。”

    杨洁深深的看了陈扬一眼,说道:“阿姨很感谢你能这样看重灵儿,这样的保护着她。”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这都不算什么。”

    杨洁说道:“我知道,灵儿心里有你。你若是想要和灵儿在一起,我和灵儿的爸爸都不会反对你们。”

    陈扬笑笑,说道:“还是算了吧。我和灵儿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们的路也不同。彼此远观者,还有各的好。若是真在一起,只会是灵儿的灾难。”

    杨洁幽幽一叹,说道:“你未免也活得太清醒了。”

    陈扬说道:“其实就现在这样,挺好的。”

    杨洁再次叹了口气。

    第二天的时候,吃过早餐之后,陈扬与司徒炎还有吴伯出门了。

    目的地就是林家。

    林家是住的别墅,别墅很是富丽堂皇,周围打造的如小型的私家园林。无论是林家还是司徒家,都是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若是在燕京城里,即使是超级富豪,也很难有这样的私家园林。寸土寸金的地方,是不容土地被如此暴殄天物的。

    由吴伯开车,很快就到了林家庄园外面。

    按了门铃之后,庄园的大门很快就开了。一道门显然是拦不住司徒炎他们,所以洪秀莲这边也没必要不开门。

    今天天气晴好,虽然空气中寒意未散,但晨曦洒照在庄园的花草上面,却是显得生机勃勃。

    在别墅的第一层客厅里,洪秀莲穿着绣有暗色花纹的衣衫,她的脸色淡淡,看起来像是个已经垂暮的老人。

    林战天还有林立群就在洪秀莲的身边站着。

    莫怀仁和莫道言也坐在一边。

    另外,场中还多了一名年轻女子。令人讶异的是,这名女子是金发,蓝眸。她应该是y国人或则是国人。

    女子长得很是漂亮,看起来应该不到三十岁。这女子的修为很高,温润淡雅,根本看不出她的深浅。所以如此一来,其实她的年龄是不能根据她的长相来判定的。

    很显然,洪秀莲是有备而来的。

    “司徒老哥哥,你这么早过来,难道是要对妹子我赶尽杀绝吗?”洪秀莲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语音显得森然。

    对于洪秀莲这边多了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女子,这是司徒炎没有预料到的。

    司徒炎自然也不会输了气势,他淡淡说道:“我也是在这江湖上飘的人,总不能被老妹子你逼到了死路,然后不做半点反抗。昨天的事已经过去,但昨天的帐还没有算完。今天来,自然是要算算这帐的。”

    洪秀莲说道:“是吗,你想怎么算?”

    司徒炎有些犯难。

    陈扬在司徒炎的耳边小声说道:“爷爷,我来说话,您看怎么样?”

    司徒炎最大的依仗就是陈扬,他自然点头,说道:“好!”

    于是,陈扬就看向洪秀莲,便说道:“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天我们来,也不为别的,那就是两个要求。第一,洪秀莲你得废掉双脚和一对眼珠子。第二,林家要赔偿十亿人民币给司徒家。”

    “笑话!”洪秀莲闻言不由勃然大怒。

    林战天和林立群也是大怒。

    陈扬则冷笑一声,他森然说道:“是不是笑话,那就手底下来见真功夫吧。”他顿了顿,又说道:“还有,我从来不跟不是朋友的人说笑话,很显然,你们不是我陈扬的朋友。”

    洪秀莲森冷说道:“小后生,你不要以为你真是天下无敌了。”

    “废话什么,动手吧。”陈扬干脆无比,他才懒得跟你不停叨叨叨的。

    不过这时候,那女子却站了起来。

    她朝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的火气很旺啊!”

    说的却是纯正的华夏语。

    陈扬斜眼看了女子一眼,道:“今天洪秀莲这老妖婆还有底气来跟我说话,想必就是因为你的加入吧。来来来,咱们打一架看看。”

    这家伙今天可是锋芒毕露了。昨天在灵儿面前,还保持了克制。今天就是一言不合便要动手。

    女子格格一笑,说道:“你这小家伙,未免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我好歹也是女生,你不至于一开口就要跟我打架吧。”

    陈扬说道:“我来不是谈情说爱的,不打架干什么?”

    司徒炎和吴伯也不由哑然失笑。

    女子说道:“我叫黛绮丝,今天来是想和小兄弟你化干戈为玉帛的。”

    “怎么化?”陈扬说道:“我看化不了。昨天你们这群人做的可没半点回旋余地,所以今天,自然也是没有半点商量好说的。”

    林战天在一旁忍不住大怒道:“臭小子,你以为你就稳操胜券了吗?”

    “那就打啊!”陈扬也冲林战天喝道。林战天顿时语塞。

    黛绮丝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江湖很大,但同时江湖也很小。昨天秀莲老姐姐做的的确是绝了一些,过分了一些。但当时的情况是秀莲老姐姐有把握将你们全部镇压住,并且让你们无翻身之日。只是最后出了些意外,但今天,小兄弟你们似乎并无绝对的把握。更何况,我们身后不是没有人。之所以今天还愿意谈,是不想继续大动干戈。”她顿了顿,说道:“如果小兄弟你有信心把我们全部都废了,也有信心让我身后的人不再动手,那你尽可以做绝。如果你做不到,我觉得咱们还是有必要好好谈谈。”

    陈扬微微一怔。

    黛绮丝的话显然是有些道理的。

    司徒炎也沉吟起来。

    黛绮丝说道:“这件事情,我看就由林家赔偿司徒家十亿人民币,然后到此为止。你们看怎么样?”

    司徒炎闻言向陈扬说道:“小扬,你看……”

    陈扬说道:“爷爷,我心里有数。”他便也就面向黛绮丝,说道:“十亿人民币,这个可以不要。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面子我自然是要给你一些的。这样吧,我跟你打一场。如果你在我手上撑过十秒钟,那么这件事就此作罢。如果你撑不过十秒钟,那么我废洪秀莲双腿。”

    “十秒钟?”黛绮丝本来是温和的,但陈扬这句话彻底激起了她的怒意与傲气。

    “好!”黛绮丝说道:“如果我连你十秒钟都撑不过,我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我带着我的人转身就走,不再过问这里的事情。”

    “一言为定!”陈扬说道。

    “这……”司徒炎和吴伯也是呆了,陈扬这话的确是有些托大了。

    但眼下,陈扬话既然已经说了出来,那么他们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无论如何,也没人能够相信陈扬可以在十秒钟内击败黛绮丝。这太不可思议了!

    黛绮丝更是自认,不管天下间是谁,都没有本事在十秒钟内击败她。

    这点自信,黛绮丝还是有的。

    莫怀仁和莫道言也就凝神看着。

    洪秀莲一干人等更是凝重。她们不能相信陈扬居然敢夸下这样的海口。

    陈扬与黛绮丝相对而立。

    林战天说道:“计时开始!”

    话音一落,黛绮丝眼中便闪过精光。她却是抢先出手了。

    黛绮丝可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绝对不会受限于陈扬所说的十秒。若是她真的存心只想撑过这十秒,一心闪避。那么她还真可能撑不过十秒。

    但黛绮丝绝不会这么傻,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这一点,黛绮丝心里清楚无比。

    陈扬双眼忽然变得血红,他身子猛然撑大。

    脖子一伸,如远古暴龙展颈长啸!

    他整个身子粗大了一圈,那上身衣衫陡然炸裂开来。而且很巧妙的是,有一片衣衫直接拦住了黛绮丝的视线!

    同时,陈扬一步跨出!

    两人本来有三米的距离,这时候三米的距离瞬间消失。陈扬像是瞬间移动一样,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黛绮丝的面前。

    黛绮丝视线受损,同时又感觉到无穷威压碾杀而来。

    这一瞬,陈扬终于展现出了他真正的全部实力,毫无保留的实力。

    “大圣印!”

    轰!

    轰!

    轰!

    一连爆出三拳大圣印!

    三拳之后,黛绮丝气血剧烈翻滚起来。

    再接着,陈扬的手印在黛绮丝的眉心上一摁,之后,陈扬飘身而退。

    黛绮丝顿时脸色煞白,她很清楚,刚才是陈扬手下留情了。若是陈扬的手印运劲,这一下按中眉心,她非死不可。

    “你……”黛绮丝不可置信的看向陈扬。

    她不敢相信,她真的连十秒钟都挺不过去。

    “这怎么可能?”黛绮丝说道。

    陈扬身子恢复了本来状态,只不过上身已经是光着的了。

    但陈扬毫不在乎。

    莫怀仁,莫道言等人也是呆若木鸡。

    司徒炎和洪秀莲看出了其中端倪。

    这一场比试,陈扬之所以能在十秒内取胜,却是因为陈扬用了计。

    这个计用的很巧妙,而且无声无息,浑然天成,便是让黛绮丝这样的高手也落入了圈套。

    首先第一,陈扬说的十秒钟就是一种激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