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炎感慨无比,他说道:“我这一生,落魄过,风光过。.. 本来以为这一生也就这样了,没想到在这半只脚踏进棺材板的时候,却遭逢这样的祸事。想来也是以前总是造了些杀孽,才会有此报应。”

    吴伯在一边说道:“老爷子,可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您终是福缘深厚,即便是如此大劫,也能有陈小兄弟这样的奇人从天而降,前来解围。”

    陈扬站起,说道:“吴爷爷,司徒爷爷,晚辈和灵儿是同学,便也是您们的同学。您们喊我陈扬和小扬即可。”

    司徒炎看向陈扬,他微微一笑,说道:“那好,我就在陈扬你面前托大,便喊你一声小扬了。”

    陈扬说道:“理应如此的。”

    司徒炎说道:“小扬,你是灵儿的同学?”

    陈扬说道:“是的,我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在同一所学校,后来的高中也都是同班同学。直到大学才不在一个班上了。”

    司徒炎说道:“我只是很奇怪,小扬你这一身修为是怎么练出来的?你这个年纪,应该还一直都在学校里。”他顿了顿,说道:“小扬,咱们都是学武的人,很多东西也不用说的太明。以你的修为,你不仅仅是武学奇才。凭你对敌的经验,便该是久经沙场之辈。可你又一直都在学校里,这让我实在有些想不通。”

    陈扬说道:“司徒爷爷,您是长者。长者相问,晚辈断不敢撒谎。只是晚辈来历的确有些秘密,可也不便说出来。晚辈唯一能和您与吴爷爷保证的是,晚辈对您,对司徒家,对灵儿绝无半点恶意。”

    司徒炎说道:“明白明白,你不方便说,那就算了。小扬,你也放心,我和你吴爷爷都不会怀疑你的居心。话说回来,你挽救于我们水火之中,又救了灵儿。这司徒家,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不必跟我有什么拐弯抹角的。”

    陈扬说道:“我也知道,这世上断然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对司徒家来说,的确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而且,也的确不是没有原因的。若有一天,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向爷爷您讲清楚这其中的缘由。”

    “好好好!”司徒炎一笑,说道:“这个事,咱们揭过不提。”

    “谢谢爷爷!”陈扬直接喊起了爷爷。

    在那一世里,他本就是这么称呼司徒炎的。

    之后,陈扬又说道:“对了,爷爷,为什么洪秀莲这次会突然向您发难?还有那两名黑衣老者是什么人?”

    司徒炎说道:“洪秀莲一直都忌惮我的一些宝贝,但是这些年里,我也一直压制着洪秀莲。那两名黑衣老者的来历成迷,也不知道洪秀莲是从那里找来的。”

    吴伯说道:“想必洪秀莲突然发难,也是仗了那两名黑衣老者的势。”

    陈扬说道:“如果那两名黑衣老者只是单纯的高手,这事也许就到此为止了。但我怕黑衣老者背后还有什么组织,或是还有高手。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事情就不会善罢甘休。”

    司徒炎吃了一惊,他说道:“小扬,你的考虑不无道理。”

    吴伯说道:“那依小扬你的意思,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陈扬沉吟一瞬,随后,他说道:“之前燕京的高层发生了很大的变动,有神秘的虫族想要制造毁灭世界的动乱。但好在军神陈凌力挽狂澜,将虫族的阴谋击破,并且联合了国,y国等国家一起发动。”

    司徒炎说道:“我也听说过了,燕京所有人都打了一种疫苗。听说就是和那虫族有关联!”

    陈扬说道:“之后,军神将虫族差不多是连根拔起了。但是那虫皇始终不知所踪。”

    “虫皇?”司徒炎脸色凝重起来。

    吴伯说道:“小扬你怀疑这些黑衣老者和虫皇有关系?”

    陈扬说道:“的确是持了怀疑态度。所以,我想要知道,洪秀莲到底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宝贝,黑衣老者他们如果是虫皇的人,那么和洪秀莲联手,也必定是有所图的。”

    吴伯说道:“听说军方有东西可以分辨出被寄生兽附身的人。”

    陈扬说道:“我手上就有您说的那种东西,但我仔细看了,那两名黑衣老者并无被寄生兽附身的征兆。”他随后又说道:“当然,也不排除虫皇的寄生兽进化了,让我们无从查起的因素。”

    司徒炎和吴伯相视一眼,两人有些惊奇陈扬在象牙塔内,却对这些江湖之事如此清楚。不过两人很快就有些明了,他们暗想这少年如此惊采绝艳,想必早被军方高层收纳。他说不定都已经为国家执行过不少任务了。

    这样一想,司徒炎和吴伯也就觉得有些顺理成章了。

    司徒炎对陈扬也不隐瞒,说道:“今日洪秀莲前来,指明了要几样东西。”

    “哦,是那几样?”陈扬问。他随后又说道:“爷爷,我并无觊觎之心。”

    司徒炎笑笑,说道:“你不必如此小心,我说过相信你就是相信你。况且你若想要,拿去便是,那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

    陈扬说道:“谢谢爷爷!”

    吴伯就说道:“洪秀莲要的是麒麟玉,乌金剑,大还丹,沉香木雕,大佛金身。”

    陈扬说道:“可否让我看看?”

    司徒炎说道:“那有什么问题。老吴,你去暗室里将这些东西取出来。”

    吴伯说道:“是,老爷子。”

    不一会后,吴伯就取来了这几样宝贝。

    这几样宝贝,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陈扬细细观赏和端详,好一阵后,他才说道:“我看完了,吴爷爷,您收回去吧。”

    司徒炎则说道:“小扬,你看中什么,拿一件吧。当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

    陈扬摆摆手,说道:“那怎么可以。这些东西太贵重了。”

    司徒炎一笑,说道:“比起你的救命大恩,这些东西不算什么。拿一件吧,你喊我一声爷爷,我总该有所表示。你若不拿,便是不给爷爷面子。”

    陈扬不由苦笑,他想了想,说道:“既然爷爷这么说了,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一伸手,拿过那件沉香木雕,说道:“我就要这个。”

    吴伯在旁一笑,说道:“我以为小扬你会喜欢着乌金剑多一些。”

    陈扬说道:“这沉香木雕有凝神之功效,我反而喜欢沉香木雕多一些。”

    司徒炎说道:“那这沉香木雕就送给你了。”

    沉香木雕却是用千年沉香木雕刻的一个小人儿,很是小巧,做工也很精致。那小人儿栩栩如生的!

    陈扬将沉香木雕放入精致的沉香木打造的盒子里,盒子里面还有一层保护装置。放好之后,便先放在一边。

    “爷爷!”陈扬随后说道:“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而且,洪秀莲只要活着一天,林家人就胆大无比。我看咱们明天应该也去林家一趟。不说要将洪秀莲杀掉,至少也要让她从此失去战斗力。”

    司徒炎眼中闪过精光,他今日遭逢大辱,自然心中也是憋了一口气的。“这事,只怕是需要小扬你的帮助。”

    陈扬说道:“我既然开了口,自然要帮爷爷您善后。”

    司徒炎不由哈哈大笑,说道:“好,好!”

    陈扬随后就别了司徒炎,回房休息。

    让他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杨洁前来敲门。陈扬问是谁,那外面传来杨洁的声音。陈扬立刻心里一个咯噔。他连忙起身前去开门。

    杨洁穿着黑色的风衣,她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风韵犹存,动人无比。

    杨洁的气质是很高冷的。

    “阿姨好!”陈扬微微一笑,说道:“这么晚了,您还没睡?”

    杨洁说道:“睡不太着,刚好有些话想要问你,所以就来找你了。怎么,不欢迎我吗?”

    陈扬一笑,说道:“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欢迎您啊!”

    两人说话间,杨洁随手将房门关上。

    接着,杨洁和陈扬分别落座。

    陈扬问道:“阿姨有什么话要问我?”

    杨洁看了一眼陈扬,说道:“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我是想问你,你之前是不是拒绝了灵儿?”

    陈扬微微一怔,他说道:“算不上拒绝吧,我和灵儿之间并没有什么。”

    杨洁说道:“灵儿是我的女儿,她的心思我很清楚。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陈扬也看了杨洁一眼,说道:“我是怎么想的,这很重要吗?”

    杨洁说道:“当然!”

    陈扬说道:“可我什么也没想啊。我最早的时候,是答应过您,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任。这几年里,我和灵儿从未有过任何逾越规矩的地方,我想,我没有辜负对您的承诺吧。”

    “你不喜欢灵儿?”杨洁说道。

    陈扬微微一怔,他没想到杨洁问的如此直接。他沉默一瞬后,说道:“我并不讨厌灵儿,可阿姨您也看的出来,我这人很复杂。我不适合灵儿,相信您也应该是这个想法吧?”

    杨洁微微讶异,她没想到陈扬是这样的想法。这一瞬,她心里是感动的,感动这个少年心里把灵儿看的如此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