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激荡!

    莫道言最先出手,他习练的是四门重手,分门八手。 他的手法快捷无比,并且携带开山裂石的威力。战意滚滚,云破苍穹!

    一瞬间,莫道言仿佛打出了八拳,八道凶猛拳意将陈扬笼罩住!然而这其中其实只有一拳是真实的。

    但当你以为这一拳是假的,然后这拳就会变成真的,这就是四门重手,分门八手之精妙。

    而林立群也迅速施展出风卷残云这一招来。

    风卷残云,神龙探爪!

    林战天则是八极拳,迅速击杀出至猛一拳。

    陈扬直接被这三大高手围攻,而且洪秀莲这位至尊高手还在冷眼旁观,显然,她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对陈扬发出致命一击。

    刹那间,陈扬危机四伏!

    但这个时候,场中的陈扬并没有乱。这三人出手,看起来是没有分别,全都是杀机重重。但他们三人的修为是有区别的,所以他们出手的速度,劲力,等等也都是存在着差别。这种差别,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就算是高手也难以感觉出来。

    就像是细小的微尘,必须要用显微镜才能看出来。

    而陈扬就是这样的显微镜。

    出神入化,要的就是这种入化和入微。

    陈扬出手更快,他一弹指先点向林立群的神龙探爪。林立群感觉到了敏锐的剑意,他吃了一惊,迅速收手。但陈扬劲力外放一寸,虽然还未接触到林立群,但他的一寸劲力已经打中了林立群的手腕。

    林立群人虽然退了出去,但右手却已经失去了力量。他全身的气血便也就无法再功行周天,因为手腕的血脉已经被堵住了。如此一来,林立群的力量大打折扣,杀杀一般高手还行,对上绝顶高手,那就是找死的份。

    同时,陈扬左手也施展出龙爪手。于拳影之中,他居然就将直接从莫怀仁的八道拳影中抓住了莫道言真实的拳头。

    接着,陈扬右肩一抖,一弹,便撞中了林战天的拳头。

    砰的一声,林战天感觉对方就如一堵山峰一样,巍然而不可撼动。他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蹬蹬蹬退出数步。

    那莫道言拳头一震,震开了陈扬的龙爪手。跟着,莫道言身子一斜,又一拳一脚快速杀来。陈扬出脚挡脚,出拳挡拳,两下都将莫道言的攻击阻挡了回去。

    莫道言和陈扬对撞这两下之后,只觉拳头和腿部都隐隐生疼。他感觉自己不是跟人在打架,而是拳头和脚都装在了花岗岩上。要命的是陈扬的肉身似乎比花岗岩还要硬。

    莫道言周身气血震荡,他深呼吸一口气后,也才慢慢平复。

    “嘿!”就在这时,洪秀莲突然轻喝一声。她的龙头拐杖突然戳向了陈扬的心窝。

    无声无息,却又快如闪电。

    洪秀莲选择了最合适的时机,这一下出手便如一剑东来,天外飞仙!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要人命。

    洪秀莲出手,绝对不凡。她的劲力没有任何的浪费和外放,全部凝聚成了一点。这一点的爆发是极其恐怖的。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陈扬的心窝。

    洪秀莲有信心这一击便要了陈扬的命。

    陈扬来不及抵挡和闪避,那一瞬,他突然猛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吸到了极点,他的心窝也就内缩到了极点。

    “嗯?”洪秀莲脸色微变。

    因为她感觉到这一击的劲力有些走空了。她猛力朝前一松,就在这时,陈扬的心窝夹住了她的龙头拐杖。“哼!”洪秀莲正欲继续发劲,陈扬身子一转,一招擒龙手边抓摄住了洪秀莲的龙头拐杖。

    洪秀莲爆喝一声撤手!

    陈扬也同时发劲。

    砰的一声,那坚硬的龙头拐杖立刻寸寸碎裂。

    陈扬手中抓了一截龙头拐杖,便在这时,林战天和莫道言再次攻杀上来。陈扬一抬手,小截龙头拐杖朝林战天的面门激射而去。林战天不由骇然失色,这来势太猛,太过恐怖了。

    他紧急之下偏头避让。

    陈扬踏前一步,一招半步崩拳朝莫道言胸口崩杀过去。莫道言手腕一翻,硬接。

    砰!

    莫道言再次退出数步,这一下对撞,莫道言只觉对方的拳意凶悍无边,居然将他的气血震荡到翻腾如沸水爆裂的地步。

    莫道言连续几次镇压气血,这才让身体渐渐平静下来。

    但此时的空当,陈扬和洪秀莲再次交手。

    陈扬快步而上,弯弓射虎,搬拦捶,撇身捶,揽雀尾。他招招都是太极混元功,招招凶悍,以狠打狠,以快打快。洪秀莲也当真是了得,招招硬接,却也是不落下风。

    “嘿!”陈扬与洪秀莲再次连碰三拳,随后,两人身形分开。

    陈扬面色如常,洪秀莲脸色冷淡。

    但这个时候,洪秀莲却不再继续攻杀了。她冷淡的说道:“我们走!”然后带着一众人转身便欲离去。

    陈扬却是说道:“等等!”

    洪秀莲目光森冷的看向陈扬,说道:“你待如何?”

    陈扬说道:“不要再来司徒家了,我不想杀人。”

    “你不要太狂了。”林战天闻言却先勃然大怒。

    陈扬看了林战天一眼,说道:“我就是这么狂,你能拿我怎样?”

    “你……”林天战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走!”洪秀莲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走了。

    林战天等人只得跟在后面。

    这许多的高手,便真的就被陈扬一人退走了。

    陈扬没有杀人,他其实是有机会杀林宵,林立群还有林战天这些人的。只是他在司徒灵儿和宋灵珊面前,不想杀人。他不想让她们觉得他是一个冷血恶魔。

    而司徒家的危机也就此被陈扬解除。

    陈扬更是被司徒家的人惊为天人。司徒炎热泪盈眶,他说道:“小兄弟,你如此年轻,却有一身这样的修为。你已经是当世绝顶无双的人物,不该是名不见经传啊!我真是老啦,居然连小兄弟你都认不出来。”

    陈扬朝司徒炎深深作了一揖,他说道:“司徒爷爷,您一直晚辈仰慕的前辈,今日能够见到您,晚辈已经很是满足了。”他说的诚恳,绝无半点浮夸。

    在他一举击走强敌,挽救司徒家于水火之后,他却对司徒炎如此谦卑。这让司徒家的任何人都对这个少年讨厌不起来。

    司徒灵儿更是觉得心中暖暖的。

    司徒炎愣了一愣,道:“小兄弟,你这……”

    他却觉得陈扬的举止有些奇怪,但具体那里奇怪,他说不上来。但他能感受到陈扬的真诚。

    “我们以前见过吗?”司徒炎忍不住问道。

    陈扬心道:“以前何止见过,您是我的爷爷啊!更是教会了我不少本事。那一世里,我没能守护住您,这一世,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您。”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说道:“司徒爷爷,我以前并未见过您,但神交已久。”

    司徒炎说道:“哦!”

    陈扬又说道:“嗯,司徒爷爷,您和吴爷爷,还有司徒叔叔的伤都有些重。我来为你们疗伤,咱们找个清静的位置。”

    “我爷爷的伤能治好?”司徒灵儿闻言不由狂喜。

    陈扬看了一眼司徒灵儿,他看向司徒灵儿时,眼神不由自主的柔软下去。

    这一幕,杨洁却是看在了眼里。

    “应该可以治好。”陈扬向司徒灵儿说道。

    吴伯在一旁也是大喜,但他还是说道:“小兄弟,你确定可以治好我们老爷子?我们老爷子的伤……”

    司徒炎也摆手,说道:“小兄弟,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已经伤了根本,不可能治得好了。你帮我治好老吴和信义,我就很满足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司徒爷爷,若是之前我跟你说,我一人能将洪秀莲她们全部击退。您说是不是也不太可能呢?”

    “这……”司徒炎等人呆住。

    陈扬说道:“所以,又那有什么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呢。您只需要照我的吩咐来做就可以了。”他顿了顿,又说道:“老实说,若您是寻常人,受了这样重的伤,我的确是回天乏术。但您修为深厚,所以治疗起来,也简单得多。”

    司徒炎眼中闪过惊异的光芒,道:“好,我就信小兄弟你的。”

    陈扬就又跟杨洁说道:“阿姨,我需要一些药材。”

    “你说,我立刻给你弄来。”杨洁马上应道。

    “药酒,批把膏,何首乌。”陈扬说道。

    “这倒都不难。”杨洁说道。

    吴伯说道:“这些东西,咱们宅子里就有。”

    “立刻取来。”陈扬说道。

    很快,陈扬所需要的东西就取来了。陈扬便让司徒炎,司徒信义还有吴伯都进卧室。而众人就在外面等着。

    卧室里,陈扬让他们三人脱了上衣,在床上并排扑着。

    随后,陈扬将药酒,批把膏,何首乌混合在一起。

    接着,陈扬将其捏碎,不一会后,这三样东西就像是黑色的糊糊一样。房间里便就散发着浓烈的酒味和枇杷膏的味道。

    之后,陈扬将三种药材抹在手上给三人分别按摩。

    他是直接以柔劲将药力全部蒸发到了三人的五脏六腑里面,不一会后,司徒炎三人就感觉到浑身发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