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莲,林家。 他们为什么突然会对爸发难?”杨洁问道。

    吴伯说道:“这也是我们没有猜出来的,老爷子有不少好宝贝,但洪秀莲她们这次动手,也未透露,更未拿走任何东西。”

    杨洁闻言,一时之间也是猜不透了。

    司徒炎的气息是越来越弱了,但他始终不肯闭上眼睛。也是在这时,他眼中忽然爆出一缕精光。

    “他们来了。”司徒炎冲司徒信义说道:“你们快从后面离开,这些年你们都不在,也许林家人未必会注意到你们。”

    司徒信义立刻说道:“爸,我陪你。”他却是对杨洁说道:“杨洁,你带灵儿还有她同学离开。”

    “我不走!”司徒灵儿泪声说道。

    “你们……”司徒炎见状既感动,又焦急,这一焦急,立刻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爷爷……”司徒灵儿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来不及了。”司徒炎忽然说道。“这口血倒让我胸腔通顺了一些,老吴,扶我出去。”

    “是。”吴伯眼眶湿润,说道。

    “你们都待在这里不要出去。”司徒炎交代司徒信义。

    司徒信义坚持的扶住司徒炎,说道:“今天咱们父子,同生共死。”

    司徒炎呆住,那一瞬,他居然也掉下了眼泪。

    随后,司徒信义和吴伯左右扶住司徒炎出了卧室。

    那大厅里面,司徒镜,司徒云还有一帮兄弟姐妹们,全部都分两别站立,他们忌惮的看着来者。

    来者正是林家的老祖宗洪秀莲,还有林家的家长林战天,以及林战天的两个儿子林立群,林宵。跟着一起来的还有两名黑衣老者。

    那两名黑衣老者脸色严肃,不苟言语。

    洪秀莲的身子十分爽朗,手拄龙头拐杖,满头银发,她的脸上却没有什么皱纹,看起来就是鹤发童颜。

    洪秀莲的身子笔直站立,一点都没有佝偻的迹象。

    这时候,一行人进来,光是气势就将众人死死的压制住了。

    司徒镜和司徒云上前,司徒镜一抱拳,说道:“洪老前辈,您今日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情吗?”

    洪秀莲淡淡看了一眼司徒镜,仅仅就是这一眼的威慑,司徒镜就是心惊胆战。

    洪秀莲冷冷一笑,说道:“这些年,你们司徒家威风极了。你老子司徒炎是响当当的英雄人物,没想到他却生了你们这一群窝囊废。司徒镜,你的修为,连我家战儿的一只手都应付不了吧?”

    司徒镜顿时脸蛋涨红。

    “滚一边去吧,老身今日前来是要见见司徒炎的。听说他身子不怎么爽朗了,我特来看看。”洪秀莲说道。

    也就是在这时,司徒炎出了来。

    “秀莲妹子,多谢你对老哥哥的关怀了。”司徒炎走了出来,他不再让司徒信义和吴伯搀扶。

    一旁的宋灵珊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之间她也有些六神无主。不过好在司徒灵儿和杨洁跟着出来了。宋灵珊连忙迎到了司徒灵儿的面前。

    司徒灵儿也是紧张无比,宋灵珊握住了司徒灵儿的手,想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予司徒灵儿最大的安慰。

    司徒炎在上首的虎皮座椅处大马金刀的坐下了。

    “阿镜,你们还呆着做什么,不知道要请客人入座吗?”司徒炎说道。

    “不必了。”洪秀莲淡淡说道。她随后说道:“司徒老哥,妹子我是个不太会拐弯抹角的人。今天我来是为了什么,你心里大概也清楚。”

    司徒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他本来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这时候是因为洪秀莲激发了他最后的潜能,他知道自己的这些儿子们根本不可能应付得了洪秀莲。

    “秀莲,你想要什么?你要如何才能罢手?”司徒炎问。

    洪秀莲说道:“麒麟玉,乌金剑,大还丹,沉香木雕,还有那尊大佛金身,这些东西,你都要归还给我。”

    “归还?”司徒炎听到这两个字,不由苍凉一笑。

    “难道不是归还吗?”洪秀莲眼中爆出一缕寒光。

    司徒炎说道:“是啊,怎能不是归还。想来你还是有忌惮的地方,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还有卫**神存在,你也不敢把事情做的太明显。”他顿了顿,又说道:“行,你要的,都可以归还给你。”

    洪秀莲一笑,说道:“还有,司徒家族的旗下的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要全部让出来。剩下的百分之十,也足够你这些废物子孙们活完下半辈子了。你的这群废物子孙蛀虫,失去了你的庇护,手中的财富越大,越是死的快。这一点,你心里也清楚。”

    “爸,这怎么行。”司徒镜和司徒云还有其他的婶婶们,以及一帮兄弟姐妹都急了。这已经是在动他们的切身利益了。

    “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司徒炎淡冷的看了一眼司徒镜,说道。

    司徒镜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以,秀莲妹子,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你。”司徒炎说道:“那么,这事是否可以到此为止了?做人总要留一线。”

    洪秀莲哈哈一笑,随后,她眼中爆出一缕精光。“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可惜,我与你他日再也不能见面了,所以,还是斩草除根来的比较好。”

    “你不要欺人太甚!”司徒炎怒道。

    他这一怒,立刻就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来。

    “爷爷!”司徒灵儿抢了过去,她抱住爷爷,痛苦失声。

    也是这个时候,司徒灵儿闯入到了洪秀莲的视线里。

    林战天等人也是眼睛一亮。

    “你这个孙女……很不错。”洪秀莲话锋一转,说道:“让她来给我做个侍奉丫鬟,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你休想!”司徒炎勃然大怒,他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要灵儿的血来供养你。她是灵体之血。”

    “看来你心里一直都是清楚的。”洪秀莲微微一笑,说道:“她的血可以延年益寿,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不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至于你同不同意,这本就不是重要的事情。因为一切,都已由不得你。”

    这时候已经是绝境了。

    司徒灵儿在这样的场合下,她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在这样的无助情况下,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陈扬。

    她下意识的悄悄拨通了陈扬的电话。

    刚一拨通,便即挂掉。

    她想,他应该还在上海吧。已经半年都没见到他了,他只怕早已就不在守着曾经的诺言了。

    司徒灵儿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她终究还是抱了最后的一线希望。

    司徒炎霍然而起,他怒发冲冠。“洪秀莲,我什么都不会给你。有本事,你就杀光我司徒家,再将东西全部抢走。看看卫**神会不会容下你?”

    洪秀莲脸色始终淡淡,她说道:“司徒炎,我不会杀光你司徒家的。军神陈凌镇守京畿,我自然要给他留些面子,不可做的太过。只不过,任你怒也好,恨也好。该发生的事情,始终都会发生。你半点也阻止不了。”

    司徒炎走下座椅,他说道:“洪秀莲,你出手吧。”

    “出手?”洪秀莲轻蔑一笑,说道:“就凭现在的你?”

    “没错,就凭我!”司徒炎说道。

    “你已行将就木,老身跟你打,岂不是欺负你了。”洪秀莲说道:“这老吴不是你身边的第一客卿高手吗?就让他来吧。”

    吴伯深吸一口气,他说道:“老爷子,我为司徒家服务了一辈子。现在,也是该我最后为你做一些事情的时候。这一战,就让我来吧。”

    “老吴……”司徒炎一把握住了吴伯的手,说道:“你为我司徒家奉献了一辈子,我岂能现在还让你白白送死。你退下!”

    “老爷子,若是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而死,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吴伯对司徒信义和司徒灵儿说道:“你们扶老爷子坐下。”

    司徒信义和司徒灵儿马上扶住了司徒炎。

    “老吴!”司徒炎老泪纵横。

    吴伯却是不理司徒炎,他面对洪秀莲,说道:“洪秀莲,咱们就在这里打一场,若我侥幸赢得一招半式。那就请你带着你的人,离去吧。如何?”

    洪秀莲微微一笑,说道:“老=与你打?老身看还是不必了。就让战儿和你耍两招吧。你若是能在他手上赢得一招半式,那老身立刻带人离开,从此不再找你司徒家的晦气。”

    吴伯眼中闪光精光,道:“好!”

    司徒家并没有多少客卿高手,一直以来,都是司徒炎凭借自己的本事来镇守司徒家。倒不是司徒家不想找高手,而是找不到那样的高手。

    司徒镜和司徒云手下是有一些高手,可跟林战天这样的人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林家之所以能如此之强,是因为林家子孙都刻苦习武。林战天,林立群,林宵这些人都是洪秀莲带出来的。

    吴伯与林战天相对而立。

    司徒炎摇头,他喃喃说道:“我英雄一世,又有什么用。这就是报应,报应啊!”

    那一瞬,林战天出手了。

    吴伯眼中寒光一闪,这时候的吴伯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