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屋子的一瞬,沈墨浓就提醒了陈扬一件事情。请大家看最全!那就是,从此刻开始,你叫林洋!

    不仅仅是称谓上是林洋,阅历,认知都要属于林洋。不能见了陈凌叫大伯,一切的细节,都要格外的注意。

    军机很快就起飞了。

    具体的计划到底是怎样,陈扬并不清楚。也不知道大伯这边到底部署得怎么样。陈扬也不多问,他知道,既然大伯决定了要行动,那自己就应该完全信任大伯。

    不过,在军机起飞之后,陈扬发现了一个事情。一件差点让他惊叫起来的事情。

    那就是……无为大师居然也在。而且,无为大师还穿着迷彩服,戴着头盔,脸上也抹了油彩。手上还拿了自动步枪!

    无为大师和士兵们坐在一起,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但是,无为大师这样的形象对于陈扬来说,的确是太颠覆了。陈扬虽然认出了无为大师,但他也并没有出声。因为林洋是不认识无为大师的。

    这一次的行动,可以说是悄无声息,又迅若雷霆。

    军机在夜空中飞行,最后又在大海上空。夜晚的时候,海面上起了浓雾,朝下看去,那下面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团团的雾气纤云弄巧。

    三个多小时后,军机终于靠近了一座岛屿。那岛屿属于热带岛屿,岛屿上满是茂密的树林。

    这时候已经快凌晨四点了。

    天地之间一片静谧。只有那森林里发出许多虫鸣的声音!

    军机在森林上空盘旋。众人立刻攀绳而下,动作迅捷无比。

    无为大师是直接跳了下来,然后轻盈落地。大概,攀绳而下这个动作,他是有些做不来。陈扬都有些怀疑,无为大师到底会不会开枪。

    无为大师的道是闲云野鹤,对朝堂,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兴趣都并不大。但这不代表无为大师就是冷漠之人,他一样是热爱家国,慈悲为怀。无为大师相信自己的徒弟,所以这次陈凌有请求,大师立刻就义无反顾的来了。

    一众人悄然落下之后,两架军机立刻就飞走了。

    森林的地面有些潮湿,四周都是黑黢黢的。

    陈扬深呼吸一口气,对于这样的环境,他太熟悉了。他早年的时候,在非洲丛林里,每次进去,一待就是几个月。

    这次的行动,由陈凌带队。

    陈凌在最前方。他手中有一块信号表,他蹲在当地,并没有任何行动。

    众人也就都跟着匍匐在后方,只要陈凌不动,众人的呼吸都敛了下去。

    所有的杀意,都被陈扬和陈凌,还有无为大师,沈经略给镇压了下去。他们四人很默契的将现场的气息保持到了圆融的状态。

    也是在场的人不多,若是人多了,四人也很难办到。至少是很难再隐瞒住汉武帝那样的高手。

    待了接近一个小时,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这时候,陈凌的信号表终于闪烁了三下。

    陈凌才打了个手势,他动了。

    一行人立刻跟在后面,大家的行动轻盈无声。而且,很快,沈墨浓就和其余队员落在了后面,沈墨浓这次的任务是狙击,那些队员也是负责狙击。而进去截杀的人是陈扬,无为大师,沈经略还有陈扬。

    一行人奔行千余米,最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前。

    那山洞的洞口很大,但洞里面黑黢黢一片,让人看不出深浅来。

    情报的显示,汉武帝和他的手下就藏在里面。

    但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如果对方利用什么道家阵法,将危险掩盖住,那就不妙了。万一里面有上吨的眨眼,只要众人一进去就立刻引爆,那大家就都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也不太可能是如此简单的计策。这种计策就想将军神陈凌给干掉,似乎有些过于天真了。

    再则,应该也没有什么阵法能够将上吨的炸药危险给掩盖住!

    陈凌等人就在山洞前停住了。

    面对这座黑黢黢的山洞,陈凌也有些犯难。但就在这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暗夜之中,一切都很安静。

    可细小的声响还是扯动了陈扬等人的神经。陈扬,陈凌,无为大师他们的修为都是逆天之辈。后面要有小动作,他们绝对能感觉到。

    有人在杀他们的狙击手!

    而且已经死了两名狙击手!

    “不好!”陈凌暗叫一声。

    “东南西北,动!”陈凌轻喝一声,随后,他的身形如旋风一般冲了出去。

    东南西北,便是四个方位。

    陈凌朝东面,沈经略南面,无为大师西面,陈扬北面。

    北面是沈墨浓所在的地方。

    陈扬也是焦急,他怎不害怕沈墨浓会出事。在那一世里,沈墨浓已经是他陈扬的女人,虽然这一世里,陈扬不打算和沈墨浓发生其他的关系。但是沈墨浓的生死绝对是陈扬在意的。

    陈扬的视力电目生芒,即使是在暗夜里,他也能将前方看得清清楚楚。

    陈扬看见一个黑影正在朝沈墨浓靠近!

    一切的发生都是电光石火。沈墨浓察觉到不对,迅速朝前跑。她的动作很快,那黑影的动作更快。

    眼看着沈墨浓就要被黑影割破喉咙,便在这时,陈扬想也不想开枪了。他手中是自动步枪,穿透力枪,开枪的速度也快。

    一连串,陈扬打出了一梭子子弹!

    沈墨浓在这一瞬已经感觉到了死神逼近,她第一次体会到死神原来距离她是如此的近。

    沈墨浓看不到身后的人,但那身后的人出手,只是简单的一扑一摁,她觉得她所有的技巧和力量全部都成了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躲避那人的出手。

    刀锋出现在了沈墨浓的脖子前方。

    也就是在这时,一连串的子弹激射而来。

    那黑影身子一窜,迅速避开了这一梭子子弹。沈墨浓也终于从死神手中捡了一条命回来。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刚才那一瞬,她被压迫得大脑都要缺氧了。

    与此同时,沈墨浓眼前人影一闪。

    沈墨浓抬头一看,陈扬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那黑影穿着一身黑衣,但却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这个男人,似乎与暗夜的森林融为了一体,似幽灵,又像是死神。

    “他是始皇帝!”沈墨浓惊呼一声。同时,她说道:“始皇帝在虫皇手下的十二帝中,实力在前四。”

    陈扬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始皇帝冷冷的盯着陈扬,就像是一条毒蛇盯上了青蛙。

    陈扬护住沈墨浓,他将手中的步枪丢弃到了一边。这种近距离作战,拿枪和这样的高手打,简直是找死。

    而且,他也必须近身。因为光靠这枪,是保护不了沈墨浓的。

    到了始皇帝的这种修为,近距离内他要杀沈墨浓,任何人也难以阻挡。近距离内,始皇帝堪称神灵。

    “你就是郑军一直寻找的那个人?”始皇帝忽然开口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

    陈扬淡淡说道:“没错,是我!”

    “你的修为进展很快!”始皇帝说道。

    “还不错!”陈扬说道。

    “今天是你的死期!”始皇帝跟着说道。

    陈扬一笑,说道:“只怕你还不够格!”

    “加上我呢?”这时候,汉武帝郑军的声音忽然在陈扬身后响起。郑军在身后二十米,他冷声说道:“你要保护这个女人,还要应付我和始皇帝两人。你以为你有这个本事吗?就算是陈凌也没这个本事。”

    陈扬眼神一寒,说道:“废话什么,动手吧!”沈墨浓紧张到了极点,这郑军和始皇帝给她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

    陈扬突然动了,并且对沈墨浓说了一个字,冲!

    他的目标突然就锁定了始皇帝,居然是完全不顾后面的郑军。陈扬身子一晃,迅速到了始皇帝的面前。

    那一瞬,所有的气势笼罩住始皇帝!

    地面也猛地一震,陈扬全身发动,如疯牛之力。

    他一招滚雷拳印轰杀而出,就像是山洪爆发一样,滔天拳力最后都凝聚成了一个拳头。巨大的压迫力笼罩向了始皇帝。

    与此同时,沈墨浓也动了,她手中有手枪,还有狙击枪。她先用狙击枪爆出了一枪,接着用手枪连续击杀。

    沈墨浓也不是吃素的。

    那一瞬,始皇帝骇然欲绝,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巨大的危机。于是他只有闪避,而且是极其狼狈的闪避,他以懒驴打滚的招式闪避开去。

    如此一来,一条口子就被陈扬撕裂了。

    沈墨浓明白陈扬的意思,她立刻逃走了。陈扬连续追杀始皇帝,那郑军也就顾不得去追杀沈墨浓了。因为始皇帝已经处于了绝对下风。

    如果郑军不管始皇帝的死活,他的确是可以杀了沈墨浓。但是……那始皇帝就要扑街了。

    是杀一个沈墨浓重要,还是援救始皇帝重要,这对于郑军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很难做的选择题,或则说根本就不是选择题。

    这一瞬,沈墨浓,郑军还有始皇帝也都不由佩服陈扬的智慧。

    在绝对的劣势下,就是那么电光石火的瞬间,陈扬居然就将这个死局给破了。

    本来,陈扬要在郑军和始皇帝的围攻下保护住沈墨浓,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