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陈扬一家应该是会很愉快的。请大家看最全!但在腊月二十五的那天,陈扬忽然跟父母说有事要去燕京一趟。陈天涯和林倩马上就沉下了脸。

    陈扬说是大伯有事要请他过去。

    林倩马上就想给燕京那边打电话,但陈天涯拦住了林倩,他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既然是有事,那就去吧。”

    陈天涯如今在家里乃是一言九鼎,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林倩再不高兴,也只有听从的份儿了。

    第二天,陈扬便赶往燕京去了。他去燕京,自然不是陈凌相邀,而是司徒灵儿已经回燕京去了。陈扬也知道,司徒灵儿到了司徒家应该是没有什么状况和危险的。但他就既然已经承诺了司徒灵儿,那他在这一世里,就一定要做到。

    总共也只有十二年,这十二年的时间里,陈扬希望自己能时时刻刻守护住司徒灵儿。

    他是将气息锁定了司徒灵儿,所以司徒灵儿的行踪他是一清二楚的。

    静谧的夜里,陈扬乘坐航班前往燕京。

    而远在滨海的苏晴,她在这个夜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嫁给了徐志,然后徐志滥赌,最后两人离婚。离婚之后,徐志对她纠缠,她租在廉价房里,在廉价房的旁边还住了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依稀有些眼熟,后来是年轻人打跑了徐志。

    就在这时,苏晴突然醒了过来。

    她看到四周熟悉的一切,这还是在自己的闺房里。她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梦,还好还好,只是一个梦啊!

    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了。

    司徒灵儿住在了司徒家的宅子里,爷爷司徒炎对她甚是喜欢。家族里的叔叔伯伯,婶婶,哥哥,弟弟,妹妹也都回来了。

    但是这大家族里,总是少了一些的亲情,多了一些的规矩。而且,爸爸和妈妈都不在这边了。

    司徒灵儿的爸爸司徒信义是个很儒雅的人,但他当年和老爷子司徒炎闹过很大的矛盾,据说是因为老爷子要让司徒信义娶另外的人。但司徒信义很坚持自己,直接离家出走和杨洁在了一起。

    这么多年过去了,司徒炎老爷子看在孙女灵儿的份上已经接纳了杨洁。但司徒信义和杨洁却基本不在燕京呆着。之所以让司徒灵儿回燕京,那也是因为不管怎样,灵儿都是司徒家的子孙。而且,老爷子也确实想念灵儿。

    但司徒信义和杨洁却是去上海过年去了。

    司徒炎老爷子也是心高气傲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再服软了,也就由得司徒信义和杨洁了。

    年三十的早上,司徒灵儿早早起床,和堂哥堂姐,还有那些弟弟妹妹们一起去给爷爷磕头拜年。

    司徒炎坐在最上首,每个孩子给他磕头拜年的时候,他都是笑呵呵的,并且封上一个大红包。等轮到了司徒灵儿的时候,他却是拉着司徒灵儿的手,说道:“乖灵儿,来,爷爷给你给好东西。”

    随后,司徒炎拿出了一块玉佩。

    那是一块墨绿色的玉佩,当玉佩拿出来的时候,一帮叔伯兄弟都是变了脸色。

    司徒炎的大儿子司徒镜忍不住说道:“爸,这礼物,只怕太贵重了吧。灵儿年幼,您给她,若是被有心人看中这块玉佩,反而是她的灾难啊!”

    司徒灵儿马上也就明白,这块玉佩非同小可。她马上推辞,说道:“爷爷,我不要。”

    司徒炎不理会众人,他说道:“灵儿乖,这是爷爷对你的一番心意。你可以拿回去收藏着,也可以卖了,都行。”他随后又扫视其他人,说道:“如果有人敢在外面乱说什么,乱传什么,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这是老爷子的一种警告了。

    众多兄弟叔伯心中一寒,便都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大家也都看得出来,老爷子是明摆着了,就是要偏宠司徒灵儿了。

    司徒灵儿推却不过,也只好收下了这枚玉佩。但她并不知道,这玉佩到底有何贵重之处。

    因为这玉佩之事,家里的叔叔伯伯,还有兄弟姐妹们无形中就和司徒灵儿拉开了距离。

    不过这一切,司徒灵儿也不大在乎。她来燕京,也只不过是要看看爷爷罢了,其他的人,她不在乎,也无所谓。

    司徒灵儿对司徒家,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这个年三十,司徒灵儿过的很无趣,也很无聊。晚上吃完年饭后,司徒灵儿就陪着爷爷在客厅里看春节联欢晚会。而且他的人,要么去放烟花,要么开着跑车出去浪了。

    司徒炎也不大喜欢那么多人一直陪着他,他又不免问灵儿:“乖灵儿,陪着爷爷看电视,你会不会很闷?要不你也跟他们一起出去玩吧?爷爷这里有你吴爷爷陪着就可以了。”

    吴爷爷就是管家吴伯。

    吴伯便在旁边一笑,说道:“是啊,灵儿小姐,你去玩你的吧。”

    司徒灵儿摇摇头,说道:“我就在这里陪爷爷,挺好的。”

    司徒炎呵呵一笑,笑得都要合不拢嘴了。

    在那一世里,司徒灵儿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司徒炎老爷子曾经在临终的时候告诉陈扬,说灵儿的母亲是跟人跑了。

    但那一世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已经是不为外人所知道的。

    这一世里,司徒信义和杨洁却一直抚养着司徒灵儿。两口子的感情也是情比金坚。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一世里,司徒灵儿的性格会好了许多的原因。

    环境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联欢晚会还没完,司徒炎就有些困了,毕竟是上了年纪。他就先去睡了,也让灵儿早些去睡。

    司徒灵儿应了一声。

    很快,客厅里就剩下司徒灵儿一个人了。

    电视机里,那欢乐的气氛似乎与司徒灵儿有些格格不入。司徒灵儿突然想去外面走走,她想到就做到,很快就出了宅子。

    宅子外面是一条林荫道,附近有竹林,有草坪,这里是很美丽的世外桃源。当然,离燕京市区也有些距离。

    但是如果有车的话,其实也不算什么了。

    刚一出去,手机就响起了。最先是宋灵珊打来的,两人热聊了许久。宋灵珊嘱咐司徒灵儿要跟童佳雯老师打电话拜年。

    司徒灵儿没想到这一层,闻言也就说道:“灵珊,谢谢你提醒我,我是个大迷糊呢。”

    “好啦,不跟你说了。我待会再跟陈扬这个臭家伙打个电话。那个臭家伙,越来越拽了。我们不主动联系他,他是绝不主动联系我们。哼,以前他还暗恋过我呢,拽什么拽?”

    司徒灵儿也是好笑,她也觉得现在好像最高冷的反而是陈扬了。

    彼此挂了电话后,司徒灵儿就给童佳雯打了电话。

    那边童佳雯接到司徒灵儿的电话,不由笑道:“我滴个天,灵儿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这是太阳打那边出来了。”

    司徒灵儿抿嘴一笑,说道:“老师,你再取笑我,我就挂电话了。”

    “别别别!”童佳雯笑的乐不可支,说道:“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接了学生的电话,觉得很受宠若惊的人啊。咱们得多聊两句。”

    在絮絮叨叨中,司徒灵儿愉快的跟童佳雯说了一些话。

    这让司徒灵儿感到很开心。无论环境怎么变迁,她依然都觉得,东江那块地方是那样的亲切和随意。

    之后,父母那边给司徒灵儿打来电话。是爸爸司徒信义在说,司徒信义让司徒灵儿过完初一就到上海这边来。

    司徒灵儿自然答应。她并不喜欢燕京这个地方!

    一切的电话通完后,司徒灵儿的心里还是有一些空。她拿着手机,很自然而然的想起陈扬。她突然恶作剧心起,于是就拨通了陈扬的电话。

    但是电话一拨通,她就挂掉。然后还抠掉了电池!

    她就是要让那个现在比她还冷酷的家伙着急。

    而让司徒灵儿没有想到的是,三分钟左右后,那边一道人影风驰电掣的赶来了。

    就像是一阵风一样。

    接着,陈扬出现在了司徒灵儿的面前。

    今晚没有月亮。

    但司徒灵儿将陈扬看的分明,他穿着黑色的外套,牛仔裤,很阳光的少年。

    他赶来时脸上有焦急,但在见到司徒灵儿这一瞬,所有的焦急都化作了淡漠。

    “你没事?”陈扬有些恼火。“你没事你打什么电话?”

    他的态度很不好。

    但那一瞬,司徒灵儿的眼眶却红了。她很少为什么事情而感动,但这一瞬,她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当她知道,这个世上还有这样一个,真的在这样的守护着她。她除了感动,再也找不出别的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司徒灵儿仰起头,努力将水汽逼了回去。她不想让陈扬见到她的软弱。

    随后,司徒灵儿小声说道:“你不是说我在燕京很安全的吗?你怎么来了?”

    陈扬看到了司徒灵儿眼里的泪光,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陈扬那里还能有什么怨气。他嘟囔的说了一句,道:“我多事呗。”

    “谢谢你!”司徒灵儿由衷的说道。

    “你没事我就走了。”陈扬转身就要走。

    “你别走呀!”司徒灵儿突然主动去拉住了陈扬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