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天麟犯错的事儿,咱们回头再说吧。 关键是眼下,听天麟身边的保镖说。对方把天麟狠狠打了一顿,而且现在还抓着天麟朝您的老宅子这边过来了。”雷军西说道。

    雷老爷子吃了一惊,他的怒火再次窜了上来。“好大的胆子,这是在公然跟老子叫板啊!”

    雷军西说道:“我就是跟您报告一声,这个人,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他既然敢这么过分和嚣张,咱们雷家若不做些反应出来,还让外人以为咱们雷家不中用了。”

    雷老爷子说道:“那你想怎么做?”

    雷军西说道:“我想直接跟连成司令联络,让他派一队武警过来镇压!”

    “不妥!”雷老爷子说道:“你这个浑小子,我看你是也要老糊涂了吧。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信息时代了。你就不怕被有心人在其中做文章,说我们都能动用国器了。我们本来站在风口浪尖上,那就要事事小心和注意,不要落人口实。”

    “那爸您的意思是?”雷军西问。

    雷老爷子说道:“对方既然敢来找我,只怕还是有两把刷子。我这边有赵伯在,问题也应该不大。我会立刻让人去请云来高僧过来,顺便,你将手下的八大金刚也都给我叫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龙是虫。就算是条龙,到了我雷家的地界,他也别想翻身。”

    雷军西说道:“好嘞,爸!”

    雷家的老宅子四周都做了绿化,这里就像是一座小型公园一般。里面也有人工湖的存在!

    陈扬到雷家宅子的四合院里时,便见四合院里灯光明亮。

    陈扬提了雷天麟,他提雷天麟就跟提过小鸡似的,一点都不费劲。

    整个雷家宅子给人一种极其森严的感觉。

    童佳雯三女心中能感受到这宅子的气场和威严,她们没来由的有些害怕。但即使是害怕,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她们断然也没有后退的道理。

    陈扬在前走着,童佳雯三女跟在后面。

    这时候,陈扬的形象在她们心中是无比伟岸的。

    宋灵珊想起陈扬曾经暗恋过自己,她突然觉得这原来可以是一件让她很骄傲的事情。

    宅子的厅堂里,最上首,太师椅上铺了虎皮大氅。雷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色唐装,端坐上方。他手中是龙头拐杖!

    在雷老爷子左右分别站了两人,这两人是雷军西和赵伯。雷军西四十多岁,他长的很胖,都快成一个球了。

    雷军西穿着名贵西装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而赵伯穿着青色长衫,低眉垂目,并没有什么光芒。

    在下首坐的是云来高僧,云来高僧一身白色僧衣,他看起来四十来岁。而在云来高僧身边还有一名和尚,和尚慈眉善目,身穿白色僧衣,脚穿纳布鞋,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

    在下方还有八人,那便是八大金刚!

    清一色的化劲高手!

    个个都是带着彪悍的杀气。

    陈扬进来的一瞬,他扫视一眼,便是微微一惊。场中八大金刚算是实力最弱的,而那赵伯的武力亦不简单。

    最让陈扬觉得不简单的便是这两名和尚。云来高僧的修为已经是金丹巅峰了。

    而那看起来三十来岁的和尚,修为更是深不可测。陈扬也看不真切!

    不过,陈扬并不畏惧。

    这样的架势,吓得童佳雯三女有些脚软。

    陈扬进来之后,将手中的雷天麟朝场中间一扔。

    雷天麟痛哼出声,他终于醒了过来。

    雷天麟抬头看见周围情况,他确定自己处于有利的地位后,立刻爬了起来,快速跑到雷老爷子和雷军西面前。“爷爷,爸,你们要替我出头啊!这小畜生害得我好惨,我的牙齿,我……”

    雷军西看见儿子的惨状,他顿时勃然大怒。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雷军西暴怒,喝道:“八大金刚,给我将这小畜生杀了,杀了……”

    “都别动!”雷老爷子开口了,他手中的龙头拐杖重重敲地。

    他既然开口了,其他人自然不敢不听。

    “这位小兄弟!”雷老爷子眼中寒光凛冽,他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来向我雷家示威的吗?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陈扬看向雷老爷子,他微微一抱拳,说道:“雷老爷子,在这里,您是年长者,我是后生晚辈。见面不该无礼,所以,我这一揖是对长者的尊敬。”

    面对诸多高手,陈扬镇定自若。这样的风采让童佳雯都有些目眩神迷,就更别提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了。

    陈扬随后又说道:“今日来这里,没有任何人指使。不过是想和雷老爷子你们化解恩怨。”

    “化解恩怨?”雷老爷子冷声说道:“小兄弟,你这个做法不像是来化解恩怨的。”

    陈扬说道:“那就随便老爷子怎么认为吧。我既然人都来了,也没想逃避什么。我觉得雷老爷子你现在至少该问问,为什么我要找你这宝贝孙子的麻烦。”

    “为什么?”雷老爷子问。

    陈扬说道:“我和我的老师,同学来济南游玩。今晚就在一家餐厅吃饭,这大概应该是没犯什么法吧?您这宝贝孙子经过,大概是见了我的老师和同学还算漂亮,便强行上来要交朋友。我们明确拒绝,您的孙子不依不饶。于是,我就出手给了他一耳光。这一耳光,老爷子,过分吗?”

    雷老爷子铁青着脸,说道:“不算过分!”

    陈扬说道:“好,那我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问雷少爷了。我刚才说的话,没说假话吧?”

    他又指了指宋连虎和江海,道:“我可有半句虚言?”

    宋连虎和江海自然说不出什么话来。

    雷天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雷老爷子便就知道,陈扬说的话并无虚言。再则,这种混蛋事情,也的确是雷天麟的风格。

    陈扬说道:“这事如果就这么揭过了,那也就罢了。没想到您的宝贝孙子更绝,报警把我们抓了起来。我前脚被关进审讯室,后脚他就将我的老师和同学带到了他的别墅里面。说的还是要交朋友,大半夜的,一个纨绔公子要跟三个不谙世事的女生交朋友。这是打算怎么个交法?雷少爷,当着你爷爷的面,你说说,如果我不赶过来,你打算怎么跟她们交朋友?”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该下手如此狠毒!”雷军西额头上青筋直跳。

    陈扬哈哈大笑,说道:“我不过是给了他几耳光,这就让你觉得我下手狠毒了?若是我手上没有两下子,他岂不是要把我冤死在审讯室里。我的老师和同学会面临什么后果,你们想不到吗?想想都让人觉得发指啊!你们也是长辈,如果是你们的女儿,孙女被人这么逼迫,你们是什么想法?”

    “大师!”陈扬突然就冲那年轻的和尚说道:“大师,您说呢?”

    那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小施主的话在理!”

    陈扬说道:“大师怎么称呼?”

    和尚说道:“贫僧无为!”

    陈扬脸色顿时古怪起来,他说道:“无为大师?”

    无为大师微微奇怪,说道:“贫僧似乎不曾见过小施主,难道小施主认识贫僧?”

    陈扬不想当众揭开自己和大伯的那层关系,便就说道:“听说过大师的威名。”

    无为大师淡淡一笑。

    陈扬便又说道:“那大师觉得我的处置是否过分?”

    无为大师说道:“贫僧认为小施主的处置很是妥当。”

    雷老爷子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这和尚,自己请他来,他到底是帮那边的。

    陈扬便又冲雷老爷子说道:“我知道,雷家在济南这一片是说一不二的存在。雷家很厉害,没人敢得罪。但是,你们又能有多厉害?如今这个时代,信息都在时代化,透明化,上面要动你们,一根手指头都不用。乔四爷的先例还在呢,你们如果任由子孙辈这个搞发,又能走多远,走多久?”

    陈扬的话掷地有声。

    他说完之后,雷老爷子的龙头拐杖再次重重敲地,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小兄弟,天麟是我的孙子。我承认,我的确管教不严。这些年,我对雷家的子孙辈管理上有很多欠缺。你说的没错,如果我雷家发展只为养这么一群蛀虫。那雷家代代相传,薪火不灭也没什么意思。从今以后,雷天麟逐出雷家,不再是雷家子孙。”

    “爷爷!”雷天麟不由急了。

    雷军西也急了,喊道:“爸!”

    “混账东西!”雷老爷子一脚踹翻雷天麟,又对雷军西说道:“军西,你这些年做的荒唐事也不少。天麟变成现在这样,你是有责任的。我看那些生意,也不用你操心了。如果让我知道你暗中接济天麟,那你就和天麟一样,离开雷家。我倒要看看,你们离了雷家,到底人是虫。”

    雷军西道:“爸……”

    雷老爷子不再理会这两父子,对下人说道:“将他们赶出去!”

    雷军西和雷天麟便被赶出了宅子。

    “这个处置,不是处置给小兄弟你看的。”雷老爷子说道:“而是为了雷家,我不能再任由这群蛀虫来蚕食我雷某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谁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