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灵儿连忙摇头,说道:“不是,是……”她都有点说不下去了。.. 这事情的反转本身就有些戏剧化了。

    宋灵珊马上说道:“警察同志,是他们这两个人要欺负我们的。”

    王勇便说道:“哦,所以你们就打了他们两个?”

    范德彪和大昆马上说道:“警察同志,天地良心,我们怎么可能在大庭广众下欺负她们啊!是这个小杂碎,太横了,您看他把我们给打的……”

    童佳雯站了起来,说道:“警察同志,这太可笑了。我们三个女生加一个未成年的男生,我们能欺负他们这么两个大流氓?”

    王勇和何林觉得这事有点迷糊,王勇问陈扬:“是你打的他们吗?”

    陈扬说道:“我没有。”

    王勇面向周围,说道:“你们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周围的人都立刻保持了沉默,却是两边都不敢得罪。

    只有一个小孩子突然说道:“两个坏蛋带小哥哥去了洗手间,出来之后就成了这样了。”

    王勇脸色微微一变。

    “是啊!”范德彪和大昆马上叫起撞天屈来。“警察同志,就是在洗手间里,他对我们兄弟两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啊!警察同志,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您就是青天大老爷啊!”

    “怎么回事?”王勇很严肃的问陈扬。

    陈扬没当回事,他说道:“没怎么回事啊,我没打他们。再说了,他们两个人,我也打不过啊!这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进了洗手间就互相打巴掌了,我本来还不明白呢。现在才明白,原来他们是要诬陷我啊!警察同志,不信你们看他们两人脸上的巴掌印,那是我的手掌吗?”

    范德彪和大昆脸上的手掌印的确比陈扬的手掌要大一些。

    王勇和何林于是就立刻将范德彪和大昆带走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就是说王勇与何林相信了陈扬。只不过,他们也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范德彪和大昆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插曲,也就这么愉快的过去了。

    大家便又坐下。

    宋灵珊嘻嘻一笑,说道:“陈扬,看不出你身手这么好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吹牛了。”宋灵珊笑。

    陈扬叹息,说道:“哎,我说的是大实话啊!”

    童佳雯说道:“实话你个大头鬼啊!赶紧去给我们泡面吃,饿了。”

    “对对对!”宋灵珊跟着起哄,说道:“我要吃香菇味的。”

    司徒灵儿脸蛋微微一红,跟着道:“我也要香菇味的。”

    童佳雯说道:“那我就要牛肉面那种。”

    陈扬说道:“你们当是在下馆子啊,还点起菜来了。”不过他说归说,但还是立刻去给三位大小姐泡面去了。

    在第二天早上,火车终于在济南火车站停靠。

    整个人都有种发霉的感觉了。

    下车之后,明媚的晨曦洒照在火车站的每一个角落,也洒照在陈扬等人的身上。

    宋灵珊伸了个大懒腰,说道:“累死姑奶奶我了,回去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坐飞机。”

    司徒灵儿羞涩一些,但也轻轻的扭动下了身子。

    出了火车站之后,四人先去订了宾馆。今天就先在市区里游玩了,四人也急切的需要去洗个澡。

    宾馆订的是普通的,类似后世的连锁快捷酒店。不过这个时候,快捷酒店还没流行起来。

    订了两间房,陈扬享用了一间房。而宋灵珊她们三人就住一间。不过房费大家还是平摊,这是宋灵珊和司徒灵儿她们对陈扬的一种体贴。不然陈扬一个人承担房费,多少有些残忍。

    洗完澡后,四人便就精神抖擞起来了。

    收拾停当之后,先去吃早餐。

    四人打车先去芙蓉街。

    芙蓉街的建筑保持了古街,老街的风范。其中又有芙蓉泉,芙蓉泉藏身在民宅之中,自然天成。老残游记里说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一直被视为济南的写照。因此,可以说芙蓉街体现了济南的泉水文化的特色。

    四人都已饿的不行,那小吃街里的小吃琳琅满目,让人看的目不暇接。

    这暑假期间,也正是人多的时候。

    当然,这个人多远没有后世那样的人头攒动,迈不开脚。

    吃鸭血粉丝,尝油旋,小丸子,还有水晶饺,更有臭豆腐。四人吃的不亦乐乎,也顺便观赏体会这老街的风貌,亦可以从其中追思百年前的历史文化。

    吃完之后,又逛济南府文学庙,周围还有近历代两大府衙和贡院、及古城主干道。

    阳光照耀下,司徒灵儿的笑容明显多了起来。

    她和宋灵珊之间的关系也亲近了许多。

    陈扬看着司徒灵儿脸上的笑容,心头便柔软起来。只要她能开心一些,那么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便都是值得的。

    末了,自然是去看重头戏趵突泉。

    趵突泉是在趵突泉公园里,进了公园,一个开阔的泉池,差不多是见方的,占了大半个公园。泉池中央偏西,有三个大泉眼,水从泉眼里往上涌,冒出水面半米来高,像煮沸了似的,不断地翻滚。

    池边还有数不清的小泉眼。有的不断地冒泡,均匀的小气泡连成一串,像一串珍珠随着水流摇曳。

    趵突泉公园里的绿化很是不错,置身其中,便如在自然风景之中一样。童佳雯带了她的傻瓜相机。陈扬就负责拍照,偶尔童佳雯要陈扬来合照的时候,陈扬马上拒绝,躲开。

    他不想合照,不想留下什么痕迹。他怕他的敌人会从一些合照中来找出司徒灵儿,从而伤害司徒灵儿。

    但他不能说这个苦衷。他的不拍照反而惹怒了宋灵珊,宋灵珊强行拉着陈扬一起合照。

    司徒灵儿也就在一旁轻浅的笑。

    这一天的行程过的很快,大家也都很兴奋。到了傍晚,都是累的不行。便选了一家餐厅进去吃饭。

    这是靠近文学府庙的一家餐厅,充满了古色古香。

    叫做太白餐厅。

    里面还有个四合院。

    生意很好。陈扬四人找了个比较靠角落的位置落座。

    环境有些嘈杂,生意太好了。

    点菜之后,童佳雯说道:“咱们要不要喝点啤酒,庆祝一下。”

    宋灵珊马上举手同意,她笑着说道:“在家里我爸不让我喝,嘻嘻,他现在管不着我了。”

    司徒灵儿也表示可以喝,她虽然性格孤僻,但却也不太会拒绝朋友的邀请。而且,她也在尽可能的想要合群一些。

    陈扬马上说道:“这不好吧,万一你们酒量很差,发起酒疯来,我怎么办?”

    “滚!”三女同时啐道。

    还真就一人喝一瓶啤酒,菜也很快上来。辣辣的毛血旺吃的三女直吐香舌。再加上冰润的啤酒,那叫一个快活。

    三人中,以宋灵珊酒量最差,两杯啤酒下肚,立刻就脸蛋红彤彤了。

    酒酣耳热的时候,陈扬没想到的是,他碰到了两个人。两个在那一世里的熟人。

    那就是苏晴和徐志!

    这时候的苏晴才二十岁,大一刚上完。也是她正在和徐志热恋的时候!

    这两人看起来是出来旅游的,苏晴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漂亮而干净。

    她还没有陈扬在那一世里见到的成熟动人。

    陈扬心头一震。

    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一世里遇到苏晴。仔细一想,陈扬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应该。

    为什么自己没有去想过,要主动去找苏晴,改变苏晴的人生呢?既然这个世界的轨迹都可以改变,苏晴的人生也是可以改变的。这一世里,自己注定不能去陪她了。那么自己也就应该去拯救她,让她远离徐志这个人渣。

    不过马上,陈扬暗想:“徐志的性格会不会也有了改变呢?我也不能完全以老眼光来看人啊!就像灵儿在这一世里,也没那么孤僻了。不管怎样,我要试一试。可是,怎么试了?”

    陈扬心念电转起来。

    “怎么了,陈扬,突然好像心不在焉似的。”童佳雯用手肘捅了下陈扬。同时也朝陈扬所看的方向看去。

    “哦,搞了半天是在看美女啊!你这个家伙有点过分啊,你面前三个大美女你不看,还去看其他桌的美女。”童佳雯调侃着说道。

    司徒灵儿和宋灵珊也看了过去。

    宋灵珊不太服气的说道:“也没多漂亮啊!”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也觉得没灵珊你漂亮呢。”

    “那你还看。”宋灵珊说道。

    陈扬说道:“看一下嘛,又不用给钱。班长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头!”司徒灵儿也给了陈扬一个大白眼。

    这是个小插曲,陈扬将自己的气息锁定了徐志。他在想着来测试徐志的计策。

    计策也不是那么平白好想出来的。

    也是在这时候,从里屋的包厢里走出了一行人。为首的是名公子哥,穿着便是不凡,很是考究的意大利手工衬衫,手腕上戴着名表,眼睛上戴着墨镜。他搂着一个美女,那美女一看就是名模。

    名模穿着性感旗袍,身材玲珑毕现。

    在公子哥的身后还跟了两名黑衣保镖。

    那名模身子就似美女蛇一样贴在公子哥的身上。

    那公子哥约莫二十四五岁,他长相倒是有些俊气,不过陈扬看他走路便带着一丝虚浮,绝对是纵欲过度的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