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便说了要去泰山旅游,他自说是要感悟心境,欣赏泰山之雄壮,以此来提升修为。 不然的话,便只说是陪女同学散心。那估计陈天涯听了又要吐血,因为陈天涯刚觉得陈扬懂事了,是个小大人了。但这一转眼就又是干些小孩子家的事情。

    陈扬这个年龄段,自然不该来考虑情啊爱的。

    陈天涯对修为这些东西不懂,但陈扬这么说,他也就相信了。至于钱方面,陈天涯还想给陈扬一点。陈扬却说自己很足够,不用担心。

    陈天涯听到这话之后,眼中闪过一抹失落。

    一直以来,他都是儿子的大山。可如今,儿子却已经不需要他了。

    这多少让他这个当父亲的感到失落。

    陈扬又去联系了一趟赵英俊,但赵英俊却是去不了。没别的,赵英俊的父母不让他出去。在零几年的时候,一般家庭里,那里会让孩子出去旅游。

    陈扬本想替赵英俊出这个钱,但仔细想想还是觉得不太妥当。因为他家庭也一般,太过显富,这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便也就只得作罢。

    倒是让陈扬略略意外的是,宋灵珊同学也想跟着一起出去玩。是司徒灵儿约的宋灵珊!

    大概也是司徒灵儿有些不太放心陈扬,所以就多了个心眼。这样一来,也更让杨洁放心。

    杨洁听说有老师,还有宋灵珊陪着一起去,她也就没什么顾虑了。对于女儿主动想要跟同学出去旅游,杨洁是一百个赞成的。

    不过,杨洁还是单独跟陈扬谈了一番的。

    “是你提议让灵儿去旅游的?”杨洁问。

    陈扬坦诚,说道:“是的。”

    杨洁说道:“为什么想要让灵儿去旅游?”

    陈扬说道:“灵儿的性子很孤僻,我觉得她每天闷在家里,这会让她很压抑。如果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广阔的天地,也许会让她开朗一些。”

    杨洁说道:“其实阿姨很感谢你为灵儿所做的,不过阿姨还是希望你和灵儿的友谊能够单纯一些,因为现在,你们还不到那个年龄。你明白阿姨说的话吗?”

    陈扬说道:“阿姨,您放心,您信任我,这份信任难能可贵,我绝不会让您失望。”

    杨洁欣慰一笑,说道:“好,好孩子。阿姨也绝对信任你!”

    陈扬说道:“谢谢阿姨!”

    第二天的早上,一行人就出发了。大家坐火车,第一站是先到济南!

    火车上,陈扬和童佳雯坐一起。司徒灵儿和宋灵珊坐在对面,两个女孩各有各的美,宋灵珊知性而大方。司徒灵儿美丽而清冷。

    阳光照射进来,印照在她们美丽的脸蛋上,当真是人比花娇。

    “咱们这次去了济南,一定要先看看趵突泉。我还记得咱们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读过老舍的趵突泉呢。”宋灵珊有些兴奋的说道。

    陈扬说道:“那还有千湖山,大明湖呢。这些咱们都可以去看看的,济南那边,还有许多类似苏州园林的建筑。好吃的东西也很多,这次咱们时间充足,不玩够绝不回家。要是咱们钱不够了,也还有童老师呢。童老师,你说是不是?”

    童佳雯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忘敲老师竹杠!”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谁让咱们这几个人,就你一个人是长辈呢。”

    童佳雯也就说道:“嗯嗯,大家这次放心大胆的玩,有老师在呢。”

    司徒灵儿说道:“我妈给了我许多钱,不用麻烦到老师您的。”

    宋灵珊也表示钱很多。

    陈扬顿时就有些尴尬了,这样看起来,好像就他最不大气了。

    当然,这不过是小插曲。

    问起来,司徒灵儿却说是最想去看看日月潭。

    日月潭却是在海岸对面,要去那里并不容易。但正是因为不容易,所以才令人向往。总觉的那边的人和事,物和景都与大陆有些不同。

    一路上,聊的很是开心。

    司徒灵儿也开朗了不少。

    从东江到济南,坐火车需要一天一夜。时间久了,那种新鲜感被疲累感所取代。车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订的都是硬座,因为卧铺票都已经买不到了。

    硬座一般都是坐三个人的。后来又过来了两名男子。这两名男子一看就是社会男子,二十多岁,还有些流里流气的。

    这两名男子,分别坐在了陈扬这边还有司徒灵儿他们那边。

    宋灵珊是坐在中间的,那男子就靠着宋灵珊坐着。陈扬主动和童佳雯换了座位,让另一名男子靠着陈扬而坐。

    “兄弟,咱两换个座。”坐在陈扬身边的男子说道。

    这男子穿着花色大短裤,身上穿个太阳衫,还戴了墨镜。他的两条手臂上有着麒麟纹身,看起来就是有些恐怖。

    宋灵珊和司徒灵儿看着就有些害怕。尤其是宋灵珊,她身边坐的这名男子和陈扬身边的男子是差不多的德性啊!

    坐在陈扬身边的男子叫做范德彪。

    坐在宋灵珊身边的男子叫做大昆。

    范德彪和大昆是临西市的混子,两人惹了一些事,现在是跑路状态。

    这两人没想到上了火车,居然遇到这么清纯的学生妹。这宋灵珊和司徒灵儿,那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啊!

    而陈扬身边的童佳雯,更是知性而成熟,美丽得如绽放的花儿。

    一边是含苞待放的花儿,一边是盛开的鲜花。

    范德彪和大昆都觉得运气真是好啊!这种情况下,以他们的性格,那真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

    范德彪于是就直接要跟陈扬换座。

    “不换!”陈扬也很干脆的拒绝了范德彪。

    童佳雯倒是不担心,她很清楚陈扬的实力。但宋灵珊和司徒灵儿脸蛋都吓白了。

    范德彪一下搂抱住陈扬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大兄弟,我说你做人还真是不够知情识趣啊!换个座位,行不行?”

    “行你麻个鄙啊!”陈扬马上就爆了粗口,说道:“不换,怎地,你要教育我啊?”

    这一瞬,司徒灵儿和宋灵珊都呆了一呆。她们突然醒悟过来,好像陈扬也是个打架的凶人啊!他脾气也是够暴躁的啊!

    可眼下,这两人都是社会青年。陈扬应付得来吗?

    宋灵珊先着急的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别乱来啊!这里可是火车上,要是乱来,我们就喊乘警。”

    范德彪和大昆听宋灵珊这么一嚷嚷,两人立刻有些心虚了。

    毕竟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啊!

    车上很多人都将目光放到了这边。

    范德彪脸色阴冷,他站了起来,对陈扬说道:“小子,你很有种。”

    “我当然有种,难道你没种?”陈扬说道。

    “有种跟我来。”范德彪说道。

    陈扬说道:“好啊!”他直接就站了起来。

    陈扬的干脆让范德彪都愣住了。

    随后,范德彪就朝洗手间走去。陈扬跟在了后面!

    大昆见状,也立刻跟了过去。

    “童老师,他们……”宋灵珊和司徒灵儿都急了。

    童佳雯倒是悠闲自在,她一笑,说道:“放心吧,陈扬又不是傻子,他没把握是不会去的。”

    司徒灵儿说道:“我们按警铃。”

    两个女生始终淡定不下来。

    司徒灵儿迅速按了上面的警铃。

    童佳雯想阻止都来不及。

    乘警还没来时,陈扬和范德彪还有大昆就回来了。

    陈扬悠闲自在的坐在了童佳雯的身边。范德彪和大昆两边脸颊红肿,哭丧着脸。

    “还想坐?滚一边去!”陈扬见这两货还准备坐下,他立刻呵斥道。

    “是,是!”两人马上就滚一边去了。

    “陈扬,你……”宋灵珊和司徒灵儿惊讶至极。

    陈扬摊摊手,说道:“我可没打他们啊!是他们互相扇自己耳光的。”

    “你放屁!”宋灵珊说道。她这一激动,连这么粗俗的话都说了出来。说完之后,脸蛋涨的通红。“他们又没毛病,怎么会自己扇自己耳光。”

    陈扬说道:“我和他们讲道理啊!我学了这么多年的德智体美劳那能是假的吗?我跟他们普及了下做人的道理,他们很快就觉得自己错了呀。”

    “吹牛!”宋灵珊被陈扬说的噗嗤一笑。

    司徒灵儿也是莞尔一笑。

    不过马上,两名乘警就过来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报的警?”一名胖警察问道。

    司徒灵儿站了起来,她说道:“我报的警。”

    两名警察见了司徒灵儿,脸色立刻柔和下去。

    果然,美女真是走到那儿都吃香啊!

    胖警察轻声问道:“同学,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徒灵儿马上说道:“不好意思,事情已经解决了。没事了!”

    “有事!”那范德彪和大昆立刻跑了过来。两人一指陈扬,说道:“警察同志,就是他,他恶意殴打我们。还暴力威胁,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替我们做主!”这两人的脸都肿成了猪头了。

    胖警察叫做王勇。另外一个警察叫做何林。

    王勇与何林相视一眼,两人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何林疑惑的道:“同学,你们是一起的?”他自然是在问司徒灵儿。

    司徒灵儿点头,说道:“是的。”

    “那你报警是要说你的同学打了他们两个?”何林觉得有些理不清楚状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