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凯西拿出了很大的诚意。请大家看最全!

    陈扬等人聚拢在一起,奥凯西的三名手下也各自退后,大家要给陈扬这一行人让出一条生路来。

    这个僵局就这样被打破了。

    陈扬不可能将手中的高爆弹抛掉,因为这是关系到了他的身家性命。奥凯西等人只要远离陈扬,就是保住了性命。这中间,那个轻,那个重是一目了然的。

    也是在这时,陈扬突然将两枚高爆弹拿了出来。他突然就朝后方强力扔了过去。

    两枚高爆弹的方向是朝着那三名高手的附近掷去的。一瞬间,三名高手便感受到了绝顶危机,他们顾不得其他,迅速朝别墅外面逃去。

    这两枚高爆弹的威力,足以将小别墅半边摧毁,也会破坏别墅的主体建筑。

    谁也没想到,陈扬居然会这么做。他完全没有按套路出牌!

    轰隆!

    一瞬间,两团蘑菇云带着电光震动乾坤!

    整个别墅猛烈一震,接着墙体坍塌,黑烟滚滚。电路设备被破坏,接着火光熊熊而起。

    那三名高手已经出了别墅,别墅的半边都已经塌陷。奥凯西的三名手下这时候根本没办法来靠近奥凯西。

    陈扬是断了奥凯西的后路!

    也是在这时,陈扬厉喝一声,道:“抓他!”

    沈墨浓和欧阳落还有灵芝领命,迅速行动,朝着奥凯西追杀而去。奥凯西倒是不惧沈墨浓这三人,只是陈扬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他立刻转身就逃。

    奥凯西身形如电,迅速从后门夺路而去。

    陈扬也立刻跟上。

    他的那支勃朗宁手枪已经在手,就在奥凯西从后门出去的那一瞬,这时候,陈扬开枪了。

    连续三颗子弹砰砰砰交织射出,三颗子弹全部打在了奥凯西的腿上。

    纵使奥凯西肉身强悍无匹,但猝然之间,他的身形也还是停滞了一瞬。

    陈扬接着又一枪打在了奥凯西的脖颈上,这一枪并不致命,只是擦着脖子过去,但却伤到了奥凯西的动脉。

    奥凯西迅速控制动脉,吸住鲜血。这伤对普通人来说是致命,但对奥凯西来说,并不去致命。可要命的是,如果奥凯西继续剧烈运动,那么他就必死无疑了。

    陈扬与沈墨浓等人迅速追了出来。奥凯西脸如死灰,这样的结局显然是他没有想到的。

    至于那康老大,这时候才跌跌撞撞的跑出来。

    陈扬来到奥凯西面前,他说道:“你只要合作,我不会杀你。”

    奥凯西苦涩满脸,陈扬上前一掌将奥凯西切晕。

    随后,他们火速离开了现场。

    至于那其余三名高手,老实来说,陈扬已经并不惧怕他们。但是他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就直接走了。

    于是,便就在这般恶劣的情势下,陈扬不仅化险为夷,而且还将对方的首脑给活捉了。

    事后,沈墨浓仔细想想,她都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换做是她,能活着出去已经是万幸了。

    但这样的奇迹,硬是被陈扬做到了。

    奥凯西的修为很高,要用枪打中奥凯西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奥凯西急于逃走,在出门的一瞬,门限值了奥凯西的变化。陈扬妙到毫巅的捕捉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个机会是稍纵即逝的,可陈扬把握住了。所以,奥凯西栽了。

    在郊外的一处秘密地方,奥凯西的血已经止住了。陈扬用绝顶手法将奥凯西的穴道封住,这穴道被封,身体依然可以动。但是一旦剧烈运动,血管就会爆裂。

    月色下,奥凯西脸色一片惨白。

    也应该说,这时候的奥凯西灰心到了极点。他体会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惨败,如此大好机会,大好形势,最后却输得一败涂地。

    “为什么,我会输给你?”奥凯西忍不住向陈扬问道。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很简单,因为你稳操胜券。因为我孤注一掷!你稳操胜券之下,不肯拼命,不肯以命换命。这就像是两个搏斗的人,一个存心要对方死,一个怕伤了自己的羽毛。所以,即使咱们的力量相差悬殊,但我抓住你,也并不是什么很难以理解的事情。如果你今日只有一人来,如果你的上司对你说,完不成任务,回去你就得死,那么今日,我断不可能得逞。”

    奥凯西沉默下去。

    沈墨浓三人站在陈扬身后,完全以陈扬马首是瞻。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奥凯西,你这一身修为来之不易。所以,你爱惜你的羽毛,这是人之常情。人嘛,拥有的越多,越是害怕死亡。自杀的大多是一无所有的人。而我们对你的性命,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兴趣。你们的组织里高手如云,杀你与不杀你,区别并不大。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奥凯西忽然抬起头来,他看向陈扬,冷笑一声,说道:“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再相信了。你不就是想要我放了许彤吗?很可惜,这已经不可能了。”

    陈扬说道:“救许彤是我的任务,她死了,伤心的是陈凌。对我来说,没太大的所谓。但是我将你这个高层抓回去,却是大功一件。你回到我们华夏之后,等待你的将是冰冷的实验室。也许你会被泡在福尔临水里做个标本。”他随后一笑,道:“信我也好,不信我也 好。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如果实在不愿意交出许彤。那自然是可以的,我们都拿你没办法。那就只好将你带回华夏了。”

    奥凯西再次沉默下去。

    “不过还有个很有趣的事情哦。”陈扬笑笑:“陈凌是军神,在华夏的高层之中,地位也是举重若轻。如果他的女儿惨死,到时候他会怎么折磨你,那我可说不准。”

    奥凯西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能做得了主吗?”

    陈扬说道:“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这次的任务是救许彤,只要能救出许彤,其他的,我怎么处置,我们上面都不会有话说。所以,你觉得我能不能做这个主呢?”

    奥凯西说道:“我可以全力的跟你合作,但是我不能帮你救出许彤。因为许彤没有掌握在我手里,但我可以给你更多的信息。如果这样你不满意,我也没有办法。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

    陈扬紧紧的盯着奥凯西。

    他能感觉出奥凯西没有说谎。

    这个奥凯西,乃是实实在在的寄生兽。这一点,陈扬一早就知道了。因为从进来之后,他的x笔就变成了蓝光。

    “奥凯西!”陈扬沉吟一瞬后,说道:“你说,你们这种寄生兽,有没有可能向人类投诚?而我又可不可以信任你这种投诚?”

    奥凯西看了陈扬一眼,说道:“这个问题,很没有必要。因为就算我们可以信任,你们也永远不会真的信任我们。我只想要一条活路,你愿意给,咱们就合作。你不愿意给,我只能认命。因为,我真的已经别无他法。”

    “就算我放了你,你们组织的人会放过你吗?”陈扬问。

    奥凯西沉默下去,他说道:“从此逃亡,也好过被你们关进冰冷的实验室,或是泡进福尔临水里面。我总要朝着那一线生机而去努力,不是吗?”

    陈扬说道:“其实就算没有信任,这也没有什么。我们只要攥着你的命即可,因为你惜命!所以,你可以投靠我,我带你回华夏,我们会研究出可以掌控你的病毒。然后,你为我们效命。同时,我们也可以保护你。人在这世上活一遭不容易,而你拥有了人类的躯体,还有这般高深的修为。这更是一种莫大的造化,所以,你应该比我们更惜命!”

    奥凯西沉吟片刻,他说道:“好,我答应投靠你。我该知道,既然落在你的手里,我就没有再翻身的机会。”

    陈扬说道:“也不用想的那么悲观,这个世界很美好。为你们组织卖命是一种活法,但这个世界美好存在,你享受生活,也是一种活法,终归都是活着。”

    奥凯西说道:“也许你说的对!”

    沈墨浓忍不住提醒陈扬,说道:“寄生兽生性狡猾,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他的话。”

    陈扬一笑,说道:“寄生兽生性狡猾而无耻,但我相信,在我手里,奥凯西玩不出花样来。”

    “这……”沈墨浓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扬接着一笑,说道:“因为我可以比寄生兽更加狡猾,更加无耻!”

    奥凯西说道:“你的确是这样的人。”

    陈扬说道:“那么好吧,你告诉我,许彤现在在什么地方?”

    奥凯西说道:“实话说吧,你们其实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救出许彤了。”

    陈扬等人立刻吃了一惊。

    陈扬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淡淡说道:“奥凯西,你要投靠我,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我如果见不到你的诚意,我不介意用最残忍的法子来惩罚你的敷衍。”

    奥凯西说道:“正是因为我真心投靠,所以才不会说谎话来骗你。”

    陈扬说道:“许彤现在去了何处?”

    奥凯西说道:“许彤已经被送到了总部,至于总部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而且,许彤在我们抓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让寄生兽钻入到了她的脑域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