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很着急,陈凌交代的事情,她不敢有所懈怠。 在沈墨浓心中,军神陈凌就是她最崇拜的偶像。眼下偶像的事情,她急切的想要办好,不想让偶像失望。

    但陈扬却是不疾不徐,这让沈墨浓有些恼火。

    陈扬先让明面上的特工火速赶往剑桥市。明面上的两名特工也是一男一女,其中男子叫做欧阳落。欧阳落是出生武术世家,十岁就进入到了国安,身手化劲巅峰。可以说是国安中得一名王牌特工。与他搭档的女子叫做灵芝,同样也非常出色。这次沈墨浓下的本很大,用欧阳落和灵芝做饵。

    欧阳落和灵芝乘坐事前安排好的路虎车,直接剑桥市。陈扬和沈墨浓则慢悠悠的乘坐巴士前往维多利亚站。

    “这样慢悠悠的,我们的时间根本就不够!”沈墨浓焦躁无比。她在巴士上冲陈扬抱怨。

    陈扬说道:“急,只能在心底,不能表现在行动上。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跟人搏斗过招,还是执行任务,耍诈施展计谋,都不要将你的心思表现在你的行动上。那怕是泰山压顶,你也要从容应对。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

    “你……”沈墨浓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屁孩居然给自己上课,可沈墨浓又无力反驳,因为陈扬说的还是有些道理啊!

    “你怎么会懂这些?你不是一直都在你那旮旯小城里里生活的吗?”沈墨浓随后又觉得奇怪。

    陈扬说道:“我大伯是军神,所以在我身上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你都不用觉得奇怪。”

    所有的锅,陈扬都可以坦然的丢给大伯来背。

    到达剑桥市之后,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陈扬在一家便利店里买了刚出炉的甜甜圈还有矿泉水出来。

    沈墨浓接过甜甜圈吃了起来,她也确实有些饿了。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沈墨浓问陈扬。

    陈扬吃了一口甜甜圈,又喝了一口矿泉水,然后说道:“等,等天黑,等欧阳落和灵芝被抓起来。”

    “你的猜想未必一定都是对的。”沈墨浓说道:“咱们时间这么宝贵,这样耗不起的。敌方组织不是你手中的木偶,完全按照你的思路来走的。万一他们没有注意到欧阳落他们这条线呢?”

    陈扬说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也想问问你,如果此刻不等的话,你打算怎么查?”

    沈墨浓说道:“……”

    她的确有些无话可说,因为欧阳落已经和照顾许彤的徐妈去汇合联系了。他们在顺着线调查。

    陈扬很谨慎,让欧阳落他们有发现之后,就将信息发给国内的国安总部。然后再让国安总部将信息发到陈扬和沈墨浓的手中。如此一来,敌方组织即使是盯上了欧阳落他们。也不可能通过欧阳落他们来追查到陈扬和沈墨浓。

    还有,欧阳落和灵芝也不清楚陈扬和沈墨浓已经到来。他们对陈扬和沈墨浓这条线是一无所知的。

    陈扬见沈墨浓答不上话来,心中不由有些好笑。青涩时期的沈墨浓,还真是需要好好调教啊!

    “那你的打算是……?”沈墨浓问。

    陈扬没有回答沈墨浓,他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我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沈墨浓问。

    陈扬说道:“咱们的武器补给不能找你原先的安排人。现在我们要去弄些武器过来。”

    “你打算从哪里弄?”沈墨浓问。

    陈扬说道:“任何地方都会有黑帮团伙,你说我能从那里弄?”随后,陈扬这边就从国安那边很快得到了一些讯息。那就是关于剑桥市的黑势力团伙分布问题。

    陈扬最后经过分析,决定去找一个叫做封三的家伙。

    封三是个华人,外号疯子。他带着一帮华人在剑桥市这边敢打敢拼,靠着一股子狠劲打下了一片天地。

    封三的位置也很快就被查出来了,就住在华伦街的一栋公寓里面。这公寓里面还有封三的一名情人。这情人叫做露西,是剑桥市的本地人,不过是个孤儿,颇有姿色。

    封三四十来岁,留长发,个子很瘦,眼神阴毒。

    沈墨浓将收集齐的资料都给了陈扬观看。

    随后,陈扬和沈墨浓去找封三。

    两人乘坐的士很快就来到了华伦街,来到了封三所住的公寓前面。

    这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半。

    阳光正烈,铁门里面是庭院,庭院里面的树叶茂盛,绿意已经伸出了墙外。

    陈扬对沈墨浓说道:“走!”

    两人轻巧而利落的直接翻过了院墙,进入到了庭院里面。

    那庭院里很是安静,但是在公寓的第一层客厅里,有几个华人正在玩着扑克牌,似乎正在赌钱。

    陈扬和沈墨浓也不知道封三到底在不在家。陈扬向沈墨浓示意,沈墨浓轻巧的在陈扬做好的手梯上一蹬,陈扬一运劲,沈墨浓借势就跃到了二楼上。

    陈扬随后脚一蹬,在凹槽部分借力,手再一攀,整个人就跟猴子似的,轻盈无声便到了二楼的阳台上。

    沈墨浓看到陈扬这一手,便对陈扬的修为再无怀疑。

    随后,两人侧耳倾听,便听见里面还有在放电视的声音。

    陈扬感觉到了里面有一男一女。

    “他们在里面!”陈扬立刻肯定了。

    因为这是封三的住处,封三的手下还在下面。所以,若有人偷情,断不敢在封三的主卧里面偷情。

    如此一来,里面就只可能是封三和他的情人露西了。

    剑桥市的黑势力团伙大大小小好几十个,敌方组织再料事如神,也不会预料到陈扬和沈墨浓会来找封三。

    况且,眼下敌方组织的注意力肯定还在欧阳落和灵芝身上。

    陈扬和沈墨浓也不答话,两人眼神示意,随后便推开门,闪电窜入。

    那床上,露西正赤着身子帮封三按摩呢。封三舒服的趴在床上享受,两人都没穿衣服。

    这场面绝对香艳和不堪入目!

    陈扬倒是司空见惯,但沈墨浓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和脸红。

    沈墨浓迅速制住了露西,露西是典型的火辣金发女郎,身材很好。沈墨浓抓过被单将露西裹住,露西的呼救声还未出来,沈墨浓已经掐住了她雪白的脖颈。

    封三非常警觉,而且也是暗劲巅峰高手,他反应迅速,直接从枕头下面摸枪。但是陈扬更快,他一手探出,便将封三的枪抢到了手中。下一秒,黑洞洞的枪口便对准了封三的后脑勺。

    封三顿时被吓得亡魂皆冒,他头还埋在枕头中。颤声说道:“那路英雄啊,饶命,饶命啊!”

    陈扬便说道:“我来不是针对你的,有事情需要你帮忙。但是你如果敢出声,我立刻就毙了你。明白吗?”

    封三一听对方不是要命的,顿时松了口气。他虽然敢打干杀敢拼命,但他却不是一个莽夫。更不会主动寻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放心吧,好汉!”

    陈扬这才收了枪。

    “你先把衣服穿上!”陈扬说道。

    封三翻身过来,他立刻穿了衣服。同时,封三也算是将陈扬看清楚了。他自然是不认识陈扬的,心中也就更加奇怪,为什么这个陌生青年会如此鬼魅的找上门来。

    “给我准备两支枪,还有两枚高爆弹。”陈扬说道:“枪要绝对的好枪,穿透力要枪。你要是敢用劣等货来糊弄我,我不介意把你杀了。我来剑桥市,就是专门来杀人的。”

    “好,好,没问题!”封三说道。

    陈扬说道:“时间有限,一个小时之内,你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东西给我弄来。不要惊动道上的人,明白吗?”

    封三颤声说道:“我……明白!”

    封三还是有些能量的,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将东西弄过来了。

    之后,陈扬和沈墨浓拿了装备,悄然离开。离开之前,陈扬给封三喂了一颗丹丸,俺丹丸是陈扬吃的道家丹丸,营养好的很。吃进去之后,身体暖烘烘的,很是受用。

    但这种受用也要分开来说,陈扬告诉封三,这是毒药。封三立刻就觉得这丹丸效用很大,吃了之后,周身难受。

    陈扬说道:“这是我们杀手界专用的毙命丸,食用之后,两天之内没有解药,必死无疑。我们在行动前都会服下,但是解药我们也有。如果行动失败,我们就会自己寻死。时代在变化,早不兴在嘴里藏毒药了,明白吗?”

    封三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你也不用怕。我会安排人给你送解药的,但前提是,你不能把今日的事情泄露出去。不然的话,你就等死吧!”陈扬说道。

    封三忙说道:“我绝不敢泄露出去的。”

    “好!”之后,陈扬和沈墨浓就离开了公寓。

    两人来去都是悄无声息。

    沈墨浓也不由佩服陈扬的思维缜密。

    “寄生兽可能很早就在剑桥这边附身了。”陈扬说道:“之所以要等到晚上才行动,就是要看看,风到底在那边。如果你是寄生兽,你也会去控制高层人物,这样才好便于行动和隐藏。如果他们对欧阳落下手,我们也好顺藤摸瓜,找到高层。只要控制了高层,一切难题都能迎刃而解,明白吗?”

    沈墨浓闻言立刻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