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奇大师疾退!同时,刀光如匹练朝前方斩去,这是为了防止陈扬继续抢攻。请大家看最全!妖刀绽放出骇人杀意来,凛冽森寒,震慑心胆。

    但陈扬却是全然不惧,脚步一踏如影随形的跟上。他身子同时一偏,便避开了这这必杀一刀,接着又一拳震去。

    达奇大师再退!

    陈扬再抢攻跟进,达奇大师突然身子一顿,手中妖刀猛然横拉,就这样惨烈的拉向了陈扬的肚腹。陈扬一手抢进,云龙探爪抓上达奇大师的手腕。这是火中取栗的危险招式了,可陈扬偏偏就招招行险,让人防不胜防。

    达奇大师恼火异常,觉得眼前的少年太过诡异了。这少年如此年轻,在打法上便有如此的造诣,将来岂还得了?

    达奇大师被陈扬近身,无奈之下,依然只能退。他的妖刀威力始终没有真正发挥出来。

    “砰!”陈扬逼近,再一拳轰杀过去。

    达奇大师眼神一寒,也一拳对撞过来。

    轰!

    两人的拳力对撞在一起,各退三步。但陈扬不待站稳,却又攻了上来,连续三拳轰杀。

    达奇大师的力量本在陈扬之上,但是奈何陈扬一直没有给达奇大师全力运气的机会。而且连续几拳之下,达奇大师感到了事情的严峻性了。

    那就是因为他的脸上那道伤口开始涌出汩汩的鲜血来。

    这是因为达奇大师的全身气血运行太盛,就像是在密闭的水箱里面,不管怎么震荡,水箱的水都还是在水箱里面。但水箱若是有漏洞,于是这些水就会将那漏洞作为突破口一样来突破。

    达奇大师的脸上本是小伤,可在陈扬这般攻杀下,小伤也被变成了大伤。

    气血真身缠身了漏洞,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达奇大师的力量,自然而然的有了漏洞。再这么打下去,便是有可能将动脉血管震得碎裂。

    达奇大师在这一瞬萌生了退意。他忽然身子一转,转身就逃。陈扬一掌顺势拍在了达奇大师的背部。

    达奇大师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跑了。

    如果陈扬的修为是和达奇大师相当,那么此刻,达奇大师绝对是死路一条。就像钝天首领和陈凌两人之间的战斗,谁如果萌生退意,那么绝对是一场灾难。

    陈扬也不追杀达奇大师,他转身就将死去的警卫小张手中的枪拿在了手上。

    “大伯,首领,还请二位住手。”陈扬开口说道。

    “嗯?”陈凌微微一怔。

    钝天首领却感受到了危机,凡人的枪在他眼中不过是摆设。但此时陈扬这个少年的枪却让他有了危险的感觉。

    陈凌知道他和钝天首领之间,要杀死对方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钝天首领在很大的程度上,也约束了造神基地还有其他的高手。而且,钝天首领并不是坏人,陈凌并不想致钝天首领于死地。

    “停战吧,首领,我有话要说。”陈凌忽然朝后面飘退。

    钝天首领也知道自己讨不了好,他也就没有继续追击陈凌了。

    陈扬微微松了一口气,便将手中的枪别在了腰间。

    “你想说什么?”钝天首领问。

    陈凌说道:“首领你要的答案,我知道。请你先回造神基地,容我有空之后,我再去香山拜访。”

    钝天首领凝视陈凌,道:“此话当真?”

    陈凌说道:“陈某焉敢在您面前空口白话。”

    钝天首领深深看了一眼陈凌,随后说道:“好,我在造神基地等你一个月。”随后,他转身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钝天首领离去之后,陈凌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转身看向陈扬,同时也看到了惨死的小张。刚才在陈扬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他心里是知道的。

    对于小张的死,陈凌有些难过。但他这时候也不好表现出来,只是先拿出手机喊手下来处理这里。

    随后,陈凌来到小张的面前,他看着小张的尸体,喃喃说道:“放心吧,小张,你的家人我会妥善照顾。你的仇,天涯海角,我都会帮你杀了达奇这条老狗!”

    在等待手下过来的同时,陈凌看了陈扬一眼,说道:“想不到你连达奇都可以逼走。”

    陈扬有些愧疚,说道:“对不起,大伯,我没能保护住您的警卫员。”

    陈凌说道:“这不能怪你,对方行棋手段,招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若不是他们没有算准你,这两次我都要栽。”

    陈凌说的没错,第一次,妙佳肯定被抓。这一次,若不是他们再次错误低估了陈扬,那么达奇大师抓住陈扬之后,这会对陈凌形成致命的伤害。

    这时候,陈凌和陈扬不禁同时想到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假如没有陈扬的出现,事情的走向会是怎样?

    就算陈扬没有出现,陈凌都已经发现了虫皇这些人的端倪。但是他肯定会因为妙佳的被抓从而陷入被动的局面,而且钝天首领也出现了,这都是致命的。

    但这一切,都因为陈扬这只小蝴蝶的出现,将一切的局面都改变了。

    很快,就有干警前来。陈凌简单的交接了一番,然后便就开上了一辆警车,带着陈扬前去见大领导。

    车子一路开出去,陈扬坐在副驾驶上。他说道:“大伯,你心里,真的相信我了吗?”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不敢全信,不敢不信。就算是我把你带去见大领导,他也未必就会全信你的话。但这都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的高层内部的确是出了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那会是灭顶之灾。所以眼下这才是重中之重。”

    陈扬说道:“我明白了,大伯!”

    他想到什么,又说道:“到时候,您打算怎么和钝天首领来说?”

    陈凌说道:“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难题,如果将你的说辞告诉他,后果会很严重。”

    陈扬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他很有可能会真的和虫皇合作,然后将规则打破。因为在钝天首领的心中,善恶并没有那么分明,他只是想要追求他的大道。为了他的大道,他不会管太多其他的东西。”

    陈凌说道:“没错!”

    陈扬说道:“可即使咱们不告诉他,虫皇也有可能会告诉他。”

    陈凌说道:“这都是难题,咱们一步一步来吧。”他顿了顿,说道:“还有,你不要过多的参与进来。如果你成为众矢之的,这会让你处境艰难。至少,也要等你强大起来。”

    陈扬说道:“我明白的,大伯!”

    大领导会见陈扬和陈凌的地方是在一片星罗棋布的四合院之中,这片四合院里大多都是一些老人。这些老人在位时,都曾经是风云人物。而这片四合院的安全级别更是强得吓人!

    京畿之地,向来不容邪魔猖狂。

    在陈扬那一世里,有仙有魔,但是京畿之地却有祖龙之气护卫国都。

    而在眼下,这里没有仙魔高手,便有一大批高手护卫国都。更有军神陈凌守卫京畿!无论是强悍的外敌还是宵小,都不能在这片土地上为所欲为。

    陈凌在四合院外就停了车子,他和陈扬在进去的时候,也被警卫进行了简单的安检。如此之后,陈凌和陈扬才进入到了四合院外的巷子里。

    巷子里的路灯明亮,陈扬走在其中,也感受到了隐隐的风水阵法。人走在其中,却是十分的舒畅,只觉风儿吹在身上,让人百病全消。

    这是风调雨顺的阵法!

    随后,陈扬和陈凌来到了一栋宅子的前面。

    宅子四周也有高手护卫,明的,暗的都有。陈凌和陈扬顺利进入宅子,在宅子里面,有两位老人已经在等待陈扬和陈凌。

    这一夜,没人知道陈凌和陈扬在宅子里面谈了些什么。但之后,陈凌就开始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并且开始在军中与高层中进行了大清查。

    之后的事情,似乎就与陈扬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半个月之后,紧张的燕京开始有所缓和了。而这半个月里,陈扬并没有与外界接触,童佳雯,陈妙佳也一直都被困在了别墅里面。

    童佳雯和陈妙佳是有些无聊,但陈扬却是迎来了难得的修炼时刻。陈凌给他准备了足够的营养品,人参,燕窝,灵芝,何首乌,还有一些道家的丹丸也弄了过来。

    陈扬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突破到了金丹初期的修为。

    他的身体圆润无比,春风细雨,润物无声,这就是陈扬目前的状态。

    陈扬心里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有大伯在啊!有大伯在,才可以直接上达天听,然后才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做到这一切。

    这天凌晨,陈凌很晚从外面回来,他来到了陈扬的房间里。

    陈扬起身开门,陈凌穿着一身军装,他显得严肃而威严。

    “大伯!”

    陈扬将军帽摘下,对陈扬说道:“坐!”

    陈扬说道:“是,大伯!”

    两人相对而坐。

    “小扬,这次你立了大功。上面的首长已经跟我说了,要我好好谢谢你。你有什么要求,需求,都可以跟我们提。”陈凌说道。

    陈扬却是一喜,说道:“这么说起来,大伯,你们已经证实了这世上真的有寄生兽存在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