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佳雯说道:“你大伯不可能让你这么小年纪去进入国安,干危险的事情。请大家看最全!他很在乎你。”

    陈扬说道:“那童老师你怎么解释我的身手?难道老师你真以为我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童佳雯怔住,她确实无法想象陈扬是来自一个有仙魔的世界。那太过荒诞了,可她怎么也理不清楚眼前的逻辑。

    陈扬马上就又跟童佳雯说道:“国家其实还有许多秘密部队和机构,这些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许多有天赋的少年,或是小家伙都会被秘密征召进来。你看我之前都平平无奇吧,那是因为我大部分时间放在了磨练修为和练习枪械和其他技能上。之后我之所以将中考考起来,是想让我爸妈开心。你不能不承认,我其实是个天才啊!”

    陈扬的这个解释就合情合理了,童佳雯终于信服了陈扬。

    陈扬又说道:“这件事,其实我爸妈都不知道。如果你不信,可以去问我大伯的。另外,我要真是从其他时空来的,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我不怕被国家抓去解剖研究啊!”

    童佳雯说道:“好吧,我相信你了。”

    陈扬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都是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啊!

    由于中午发生的袭击事件让陈妙佳和童佳雯心有余悸,也就不敢出去玩了。许晴也不会让她们出去玩,包括陈扬也被许晴禁足了。

    客厅里有游戏机,陈妙佳还有童佳雯和陈扬三人玩的不亦乐乎。这时候,还是流行着拳皇97,双截龙等等游戏。

    到了晚上的时候,陈凌从外面回来。他跟着大家一起吃过晚饭后,便带陈扬出门。

    “这么晚了,你带小扬干什么去?”许晴不免问陈凌。

    陈凌不由苦笑,说道:“自然是有些事情,你放心吧,难道我还会害小扬不成?”

    许晴一想也是,于是就没再多问了。

    外面停了一辆军用吉普车,陈扬和陈凌上车。有专门的警卫员在开车!

    夜色之中,车子开出了别墅区。

    “别墅区里,安排的高手能保护住大妈她们吗?”陈扬说道:“大伯,眼下敌人已经暴露,只怕会采取极端手段。”

    陈凌说道:“放心吧,别墅这边绝对固若金汤。我这些年闯荡江湖,手下还是有一些信得过的高手。若是他们连我这别墅都守不住,那还得了。”

    陈扬不由就有些好奇,说道:“大伯,我现在看不出您是什么修为。”他顿了顿,道:“那一世里,有法力的情况下,我一直都在仰望您。没想到来了这里,我还是要继续仰望您。”

    陈凌淡淡一笑,他说道:“大伯的修为,只能说,很多年没遇到过真正的对手了。”

    陈扬竖起大拇指。

    夜色之中,吉普车快速前行。这条道比较偏僻,到了晚上,更是没什么经过的车辆。毕竟,零四年的燕京,也还没有拥挤到后世的那种程度。

    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情况。

    警卫员小张开着远光灯,那远光灯照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人浑身上下笼罩在蓑衣之下,头上戴了斗笠。

    看起来,就像是孤舟蓑笠翁一样。

    小张的车开的并不快,他立刻刹车。同时,小张脸色一变,向陈凌说道:“首长!”

    小张知道情况不妙,他立刻就拿出了枪。

    陈扬也就意识到了对方是冲大伯来的。陈凌倒是很镇定,他向小张温和的说道:“没事,你把枪收起来。”

    小张有些犹疑,但还是将枪收了起来。

    陈凌向陈扬说道:“下车吧!”

    陈扬点头,同时说道:“是虫皇那边派来的人吗?”

    陈凌说道:“别多话。”

    陈扬嗯了一声。

    陈凌来到车前,与来人相对而立。

    那人抬起了头。陈扬就跟在陈凌身边,他这时候也看到了来者,当他看清楚来者的时候,不由惊呼出声。“神帝前辈?”

    陈凌微微皱眉,说道:“神帝?”

    陈扬正欲开口,陈凌说道:“你先退下。”

    陈扬无奈,只有说道:“好的,大伯!”

    陈凌面向来者,说道:“首领,我一直都听说过你的威名。你在国洛杉矶创立造神基地,手下网罗一大群高手,便是为了求访仙道。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实证明,我师父无为大师的看法是正确的。世间本就没有仙道,这些年来,你在江湖,我在朝野,咱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来拦我去路,所谓何事?”

    陈扬在一旁听的暗暗心惊,原来这一世里,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改变。神帝成了始终无法寻访仙道的痴人,这倒也不怪首领,他的追求没有错。只可惜,他所在这个的世界,规则里就是没有仙魔。

    那一世里,大伯都是首领的徒弟,为首领出生入死,一起成神成仙。而在这一世里,大伯却始终是无为大师的徒弟。也难怪大伯如今修为造化入神,他的师父无为大师,本就是一位神人。

    这其中,有太多的不一样了。只是不明白,钝天首领今日前来拦住去路,所为何事?难道他就是虫皇?还是他被虫皇控制住了?

    不可能,钝天首领的修为,不可能被寄生兽控制住。

    还是说,虫皇亲自出手,控制了钝天首领?

    一瞬间,陈扬心中疑窦丛生。但他也知道,眼下自己的修为还真没办法和钝天首领抗衡。这世间,永远都有平衡二字。自己在那一世里要仰望神帝与中华大帝,到了这一世,依然无法改变这个平衡。

    就像,楼市崛起,富人还是富人,穷人还是穷人。楼市破灭之后,富人还是富人,穷人反而更加穷了。

    没有听说,楼市崩溃之后,穷人就能翻身当家作主成为富人的道理的。

    这时候,钝天首领也就开口了。他看向陈凌,沉声说道:“有人告诉我,只要我能杀了你,那么,他就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追求明明没有错,但却一直无法到达彼岸的原因!”

    陈凌说道:“首领您学究天人,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本就是不可能的。人就是人,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仙。您要追求一个从来都没有的东西,这如何能够到达彼岸。有人告诉您,那个人的话,就真这么可信?”

    钝天首领说道:“可不可信,试过才知道。至少,他拿出了一些可信的依据。”

    陈凌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今日,咱们注定是要一战了。”

    钝天首领说道:“是你要死!”他说完之后,身子忽然就动了。

    那一瞬,陈扬隔了十几米,突然都有一种感觉。就像是疾驰的动车正在迎面撞来。陈扬尚有这种感觉,而在风暴中心的陈凌就不必多说了。

    钝天首领的脚下施展的是香象渡河!

    香象渡河,香象便是发情的公象。

    一拳轰出,狂风大作,沙石惊飞,气流奔腾,激烈的旋转着。

    钝天首领这一拳,似乎不用拳头打实在了,光凭冲撞的拳风都能把陈凌一下吹飞。

    猛烈到了这样的程度!

    陈凌面对钝天首领这样凶猛足可以轰飞巨型坦克的一拳,也开始了还击!

    陈凌竟然不闪也不避,只是胸膛向后一缩,一拧转,内含一尺,刚刚躲避过钝天首领拳头的正面击打。与此同时,他的腰身拧转,右手突然炸出,钻心拳,只一闪,便出现在了钝天首领的脖子左侧。

    一出手还击,陈凌就用上了绝杀之招火中取栗!

    陈凌居然在开始动手的第一回合就施展了杀招火中取栗!陈扬看的目不转睛,他已经是武道大师了,但此时看到大伯和钝天首领出手,立刻也惊为天人。无论是钝天首领的出招,还是大伯的这一招精妙的火中取栗,都是堪称教科书般的存在。

    两人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了。这也是让陈扬意外的地方。

    虽然说拳法高手生死决斗,都是瞬息之间判定生死,武功,运气,力量,精神,敏捷相差一线,立刻就是生死之别,绝对不会有拖泥带水,打上三天三夜,几个小时的情况出现。

    但是拳法到了陈凌和钝天首领这样的境界,体力强悍,耐力悠长,战斗经验丰富,打法灵通,敏感精神都没有破绽的人交起手来却不同于一般的高手,三招两式要被人打倒那也简直不可能。只能慢慢消磨体力。在险招迭出之中,看看哪一方面的精神,体力先支持不住,但后再找到破绽,一击杀死。

    “嘿!”面对陈凌这一拳,钝天首领身子一抖,屈指一弹!

    羚羊顶角!

    这是绝顶的指法,一指便弹射向了陈凌的手脉。

    崩!

    就像是万斤重弓弹射而出,无论是力道还是劲力的玄妙完全展现了出来。钝天首领这一招指法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陈扬看在眼里,暗暗吃惊,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世界的高手啊!他们在完全没有法力的情况下,便已经将全部心神都灌注在了武道上。

    钝天首领的这一招羚羊顶角的功力,已经可以说是妙之又妙,玄之又玄了。

    陈凌脸色凝重至极,他手腕内翻,虚移一寸,立刻就避开了钝天首领的羚羊顶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