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里,陈凌又去将窗帘拉上。

    灯光打开,陈凌在沙发前落座,他又对陈扬说道:“你也坐吧。”

    对于大伯陈凌,陈扬有种莫名的敬畏。这种敬畏无论是来自小陈扬的记忆,还是陈扬那一世的记忆,这是永远都无法磨灭的。陈扬便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落座,也只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屁股。

    陈凌目光淡淡,让人看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陈扬也不敢先开口说话。

    好半晌后,陈凌说道:“小扬,一个男孩子,犯错误不可怕,有秘密也可以。但是,大伯希望你能顶天立地。所以,我问你什么,你都要老实作答。不要耍一些小聪明,来糊弄大伯,知道吗?”

    陈扬微微一凛,他马上正色说道:“我知道的,大伯!”

    陈凌说道:“好!”他顿了顿,又说道:“我记得去年过年见你时,你的身体还是柔弱的,没有丝毫的功夫。何以这半年不见,你的修为居然已经到达了化劲。十五岁的化劲高手,大伯当年也没你这份天赋。你的师父是谁?”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大伯,我知道你有满腹的疑窦,我也有很多的事情要来跟您商量。但我更害怕我将一切说出来之后,您将我当作精神病人。”

    陈凌微微一怔,随后一笑,说道:“你放心吧,只要你说的是真话,大伯都会相信。你大伯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见过。”

    陈扬说道:“好,大伯,那这可是您说的。”

    陈凌说道:“你说吧。”

    陈扬站了起来,说道:“其实,我是来拯救地球的。”

    “咳!”陈凌一下就被噎住了,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来接受陈扬的一些荒诞经历。但是陈扬突来这句话,他还是有些感到荒唐。

    如果不是发生在这个侄子身上的事情太过奇怪,他肯定要下意识的说瞎胡闹了。

    陈凌话说在了前面,所以他马上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嗯。”他点点头,半晌之后才说道:“你要怎么个拯救法?”

    陈扬将陈凌的反应收在眼底,他都佩服大伯的这份大气了。大伯居然还能好整以暇的问自己怎么来拯救。

    陈扬说道:“事情的源头要从我所在的世界说起,这个故事会很长,也很荒诞。但是大伯,我绝不可能跑这么远来,当着您的面来跟您说这样一个谎言。”

    陈凌道:“你说!”

    陈扬便从头说起,说了自己所在的平行世界。讲了在那里,陈凌本该有一个妹妹,又是如何在将来时空分裂中,产生了陈天涯等等。

    陈扬将上代恩怨简单描述之后,又说到了自己这一代。魔帝,神帝,中华大帝等等,全部一一说出。

    最后,陈扬又讲了自己来这里的任务。

    当陈扬将这一切说完之后,陈凌沉默下去。

    陈扬也就不再说话,他静静的等待着大伯。又半晌后,陈凌凝视向陈扬,他眼神有些复杂。随后,他站了起来,到了窗户前。

    陈扬也跟着站起。

    陈凌将窗帘拉开,他背对着陈扬说道:“如果不是你这半年来的改变这么大,你这番话,大伯的确是没办法相信。但是眼下,事实摆在眼前,大伯也没办法不相信。”他接着转过身苦笑,说道:“我曾经做过你所说的这种类似的梦,中华大帝这四个字从你嘴来说出来,我听着居然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我也的确曾经梦到过我的妹妹长成了人。”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能够得到大伯的信任,他要行的事情就顺利了太多。

    陈凌说道:“我妹妹,在你那个世界里,她过的怎样?”

    陈扬说道:“一直都被您保护的很好,您不用担心。”

    陈凌点点头,他随后又到沙发前坐下,并示意陈扬落座。陈扬坐下之后,陈凌正色说道:“所以现在,你是为了虫皇而来?”

    陈扬说道:“不止是虫皇,更是为了改变废土世界。”

    “注定要发生的事情,可能改变吗?”陈凌说道。

    陈扬说道:“本来我的这一世注定是要死的,但因为我的出现,我一直活到了现在。这就说明,因果不是一成不变的。”

    陈凌说道:“近年来,其实我和国安部门已经在高度重视你所说的这个问题了。只是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的严重。”他顿了顿,说道:“这样吧,小扬,今晚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只要这位老人也相信了你的说辞,那么我们的行动就会顺利许多。”

    陈扬心中一动,他也就知道了大伯所说要见的老人是谁了。

    这是要上达天听啊!

    “对了,大伯。”陈扬想到一件事情,说道:“今天这些杀手,到底是想要您停止什么事情?您是军方将领,地位崇高。这些人敢在燕京这个地方向您下手,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陈凌说道:“你不说虫皇,我还没有头绪。眼下,我心中有了个大概的轮廓。”他顿了顿,说道:“我和国安总局长沈经略沈局发现高层之中,有些人在做一些不利于国家的小动作。大领导也引起了注意,最近这一年,我和沈局都在调查这个事情。如果你所说的虫皇是真,大概就是虫皇的人不希望我多管闲事吧。”

    陈扬说道:“那白发杀手口中有没有吐露什么?”

    陈凌说道:“他们很谨慎,那个白发杀手是单纯的国际杀手,他也没见过雇主。”

    陈扬说道:“看来这事,还是真难。而且,咱们的时间并不多。大伯,您要知道,虫皇的人并不是单单局限在咱们国家里。废土世界的发生,必定是因为各重要关系国,拥有重量级武器的国家一起发射,如此才造就了废土世界。如果废土世界真的到来,那时候,一切都晚了。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将虫皇的人从各国高层里赶出去。”

    陈凌说道:“没错。第一步要取信的就是今晚我带你见的大领导。然后只要在我们的高层里面找到了虫皇的人,如此才有证据去取信于其他国家的领导人。”

    不得不说,陈凌的思路是很清晰的。

    陈扬说道:“嗯,大伯,这许多事情,便都需要您来运筹帷幄了。您最好是让彤姐也回来,我怕到时候虫皇的人也会对彤姐下手。”

    陈凌点头,他说道:“看来你爸和你妈也未必不会被我牵连。只是这个事情,跟他们说起来,他们那里肯信。我要他们到燕京来,他们只怕不肯。”

    陈扬说道:“爸妈在东江,反倒是远离了是非之地。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您最亲近的家人,暂时不会把主意打到我父母那里。再则,您是做大事的人,他们也不会傻到以为,就凭我父母便可以来逼迫您妥协。”

    陈凌说道:“国家大事面前,任何人都不能让我妥协。你说的没错,一味的防御并不是上策。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

    陈扬说道:“大伯英明!”

    陈凌一笑,随后说道:“好了,小扬,这个事情,暂时你我知道就行了。你千万别往外去说,若真是让虫皇知道了你来这里的意图,到时候只怕会是你的灭顶之灾。”

    陈扬一凛,他随后说道:“我明白,大伯!”

    “对了,大伯,我还有事情需要您帮忙。”陈扬说道。

    陈凌说道:“什么事?”

    陈扬说道:“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循序渐进,所以我需要大量的营养来提升修为。但您也知道,我爸妈他们没什么钱和资源。所以这个事情,我只能找您。另外,我还需要一些钱。您给我一张卡,至少要有一千万人民币的额度。”

    陈凌看了陈扬一眼,他却没觉得这个要求很荒唐,只是说道:“好,这个没问题。”

    “谢谢大伯!”陈扬说道。

    陈凌淡淡一笑,说道:“与你要做的事情相比,这都不算是事情。”

    陈扬一笑,说道:“大伯,您这国家干部怎么这么有钱?”

    陈凌笑笑,说道:“以你的前世经历难道还猜不出来吗?总不会你以为我是贪污来的?”

    陈扬心中立刻就有数了。大伯自然不会贪污,那是很傻的行为。

    但是大伯身居高位,在这个信息为王的时代,他想要赚钱,也太简单了。信息加资源,然后再结合大妈那边的亲戚去运作生意,大伯是不可能缺钱花的。

    之后,陈凌和陈扬结束了谈话。

    离开了卧室之后,陈扬就和陈妙佳还有童佳雯一起了。陈妙佳很感兴趣的追问陈扬:“我老爸神神秘秘的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陈扬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忘啦,我早是国安成员。今天发生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好好和大伯来汇报一下的。但这是国家机密,我不能跟老姐你说的。”

    “好吧!”陈妙佳自然也知道轻重,见陈扬这么说,便就不再追问。

    童佳雯却是脸有狐疑之色,她趁陈妙佳回房午睡的空当,悄悄问陈扬:“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国安成员,对不对?”

    陈扬多看了童佳雯一眼,他接着一笑,说道:“那童老师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