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妙佳微微一怔,她看向陈扬的眼神有些疑惑。 .. 一向都是自己保护的弟弟今天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她的确感到很意外。

    而在那名司机杀手的眼里,陈扬绝对是属于人畜无害的。他抓陈妙佳是谋划了许久的,而陈扬不过是顺带的。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嘛!

    也就是在这时,司机杀手的手中出现了一支黑色的左轮手枪。他一手就指向了后面的陈扬,说道:“小家伙,子弹不长眼睛,我看你最好还是别铤而走险。”

    司机杀手一句话还没说完,陈扬伸手如电。

    下一秒,枪就已经到了陈扬的手中。

    司机吃了一惊,立刻刹车,并拉了手刹。陈扬笑眯眯的用枪指着司机,说道:“子弹的确是不长眼睛,所以你一定要注意,我手容易颤抖,说不定会擦枪走火。”

    司机心中惊疑不定,他转身面向陈扬,忽然一笑,说道:“你个乡下来的孩子,你知道怎么开枪吗?子弹射不中,会反弹的。你知道怎么拉枪栓吗?”

    陈扬笑笑,说道:“我第一次见到枪呢,也不知道怎么开枪。要不你试试从我手里把枪夺走。”

    司机紧紧的凝视着陈扬。

    这一瞬间的变化,让陈妙佳和童佳雯惊喜不已。这样的变化是她们想不到的,也觉得太过戏剧化了。

    陈扬的镇定就像是渊岳大山一样,让陈妙佳和童佳雯也跟着冷静下来。

    “你不过是暗劲修为。”陈扬淡淡说道:“难怪你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想在我的面前来对付我姐。你这枪是96年的德式左轮手枪,眼下里面还有四发子弹,枪已上趟。这种子弹的穿透力非常枪,普通的防弹衣根本没用。我说的对不对?”

    司机震惊乃至恐惧,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不是调查清楚了吗?”陈扬说道。

    司机说道:“但你明明不过是个刚毕业的初中生,你怎么可能懂这些?”

    陈扬说道:“你也不想想我大伯是什么人,他早已招募了我。”

    “原来如此!”司机说道。

    “你是要自己下车,还是我把你打死,然后推下车呢?”陈扬说道。

    司机说道:“我自己下车。”

    随后,他推开车门,下了车去。

    陈扬马上就窜到了驾驶室坐下。他将左轮手枪别到了腰间。

    陈妙佳和童佳雯长松一口气。很快,童佳雯反应过来,说道:“陈扬,你会开车?”

    陈扬一笑,说道:“看着吧!”说完便快速挂档,车子跟吃了伟哥一样,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坐好了,绑好安全带。后面还有一辆车在跟着。”陈扬说道。

    车子如闪电一样飙了出去,这辆商务车其实是经过改造的,还有防弹功能。

    陈妙佳和童佳雯也就正式体会到了陈扬彪悍的车技。童佳雯看着陈扬熟练的漂移,还有迅猛的躲避,反应等等,她再想想自己的车技,顿时就觉得有些惭愧,汗颜。

    这时候,童佳雯和陈妙佳都相信了陈扬的说法。那就是他早被陈凌暗中招募,培养成了超级特工。因为这没有别的原因能够来解释眼前的一幕了。

    陈扬之所以不隐藏自己,也是想要在大伯面前展现出一些异于常人的地方,如此也才好取信于大伯。

    后面跟踪的是一辆宝马车。

    宝马车很快就跟丢了,那开宝马车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男子穿着运动卫衣,并戴上了帽子,而且还蒙了口罩。

    男子叫做夏涛。

    夏涛是他们团队的车神,修为是暗劲巅峰,他的车开的出神入化。

    然而此刻夏涛彻底蒙蔽了。

    “我艹,老子改装的宝马追一辆商务车追丢了?”夏涛觉得这简直特么是一种赤果果的打脸啊!

    丢人啊!

    可他想不到的是,那商务车的改造更加厉害。而且开车的陈扬那也是车技非凡。

    在商务车上,童佳雯和陈妙佳只差没吐出来了。

    陈扬这时候并不敢放松,对方的计划很精妙。这次是做了许多准备的。

    他们觉得司机一个人绝对可以掌控自己几个人。而宝马车是跟着断后的,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而且,陈扬感觉事情还没有完。

    由于刚才的一路狂飙,此刻车子已经开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带。这是一条林荫道,阳光通过树叶折射下来。

    风儿吹拂而来,空气沁人心脾。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出现一个人。

    那人是一头白色的头发,但年岁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

    这样子,妖异阴森的到了极点。

    而且,这年轻人手中还拿了一口剑。

    “手中是宝剑!”陈扬一眼就看出了那人的剑。他暗道:“以他的剑和修为的力量,如果我要强闯,他会瞬间跃到车顶,然后一剑刺死车上的任何一个人。”

    “这人的修为,凭他气息,应该是化劲巅峰了。”陈扬心念电转,他暗道:“化劲巅峰,手中拿剑,杀伤力极强。也许金丹高手都能死在他的手上。与我也是两百斤力量的差距!”

    陈扬陡然停车了。

    而童佳雯和陈妙佳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她们感受到了那白发青年的可怕。

    “老姐,童老师,别怕!”陈扬一笑,说道:“我能搞定!”

    随后,陈扬又说道:“你们就在车上,别下来。”说完,他便推开车门下车。

    童佳雯和陈妙佳相视一眼,两人的手握在一起。不知不觉间,两人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她们即使不会武功,也已经察觉到来者是个绝对的高手。

    “弟弟能应付吗?”陈妙佳担心,她突然就推门下车,快步来到了陈扬的面前,用身体护住陈扬,冲那白发青年厉声说道:“你们有什么条件,都可以和我爸去提。但是你们不能伤害我弟!”

    陈妙佳是真怕,怕陈扬会死在白发青年的手中。怕陈扬出事的恐惧,已经超过了陈妙佳此时自身的处境。

    这一瞬,陈扬胸中热热,老姐挺身而出让他热泪盈眶。

    白发青年见状,杀意立刻有所收敛。他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

    陈妙佳说道:“不行,只能我一个人跟你走。我弟弟是无辜的。”

    “不行!”白发青年不容反驳的说道。

    “老姐,行了。”陈扬说道:“咱又没败,你求什么饶。”

    “臭家伙,你别犯浑,这不是开玩笑的。”陈妙佳冲陈扬厉声呵斥。

    她想表现出姐姐的威严来。

    陈扬一把搂抱住老姐的腰肢,然后便将她硬扳到了身后。

    童佳雯也走了出来,她就在车边惊疑不定的看着。不知道自己是否该上前,是否该逃跑,此时,她六神无主,全无主意。

    陈扬手中的左轮手枪的枪口对准了白发青年。

    白发青年眼中的寒意绽放出来,他冷冷说道:“小朋友,你是在找死。”

    陈扬说道:“是吗?”

    白发青年说道:“我劝你收起你的枪,乖乖的跟我走。不然的话,我的剑会将的肚子划开,你会看见你的肠子混合血液流出来。”

    陈扬说道:“但我更相信我手中的枪。”

    白发青年见陈扬居然毫不害怕,他冷笑一声,说道:“大概你还不懂我的境界,我已经是神行机圆,觉险而避之境。你的子弹还没射出,我就会察觉到,先一步闪避开。没有人的枪能射中我,除非是大部队的绞杀。但大部队还没合围,我就会觉察到危险,先行逃遁。你个小娃娃,真以为拿了一支枪在手,就可以威慑到我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陈妙佳闻言便就更加紧张了。

    陈扬叹了口气,说道:“你作为一个杀手,是不是屁话太多了。哦,你是说没人能用枪射中你对不对?”

    白发青年森冷道:“没错!”

    “砰!”陈扬忽然开枪了。

    子弹射中了白发青年的前胸,立刻,他的胸前染起一朵绚丽的血色花朵。

    “这不就射中了嘛!”陈扬轻轻松松的说道。

    白发青年惊愕的看向陈扬,他喃喃的说道:“怎么可能?”

    “你能通过肌肉挤压,将我的子弹挤压出来。不过如果我打中你的喉结,或则眼睛,眉心,那你就是死路一条。”陈扬说道:“我耐心不大,现在跟我上车。要是你敢妄动,我就直接毙了你。”

    白发青年呆立当场。

    陈扬说道:“三……二……”

    “好!”白发青年终于答应了。

    陈扬冷笑一声。

    事情的转换再次让陈妙佳和童佳雯觉得充满了戏剧性。

    陈扬又说道:“把剑抛给我。”

    “好!”白发青年突然运劲,那口寒森森的长剑如一道电光射杀向了陈扬。

    白发青年并没有妄动,他小心凝视陈扬。

    陈扬左手持枪,右手探出,直接就将那口剑的剑柄攥在了手中。全程快速雷动,陈扬的目光始终注视着白发青年。白发青年心中暗叹一口气,因为刚才,陈扬一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

    “我希望,你的小聪明到此为止!”陈扬冷冷说道:“你要是再敢这样试探我,我不介意在你脑袋上弄一个血窟窿出来。同样的话,我不会再说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