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都有武夫一怒,血溅五步的说法。请大家看最全!”陈扬笑笑,说道:“所以,我胆子大一些,不是我多么高尚。只是各自的身份不同罢了。”

    “你会拳脚功夫?”这个话题立刻岔开了大家的注意力。童佳雯说道:“怎么从没听你说过?”

    这时候的陈扬是从容的,是落落大方的,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说不出的魅力的。他一笑,说道:“只是练着玩的,强身健体而已。我大伯是军人,他过年的时候回来,都会教我一些。”

    “怪不得呢!”众人恍然大悟。林子恒也说道:“难怪陈扬你能闪开王春的攻击!”

    陈扬的解释,多多少少让男生们释然了一些。

    童佳雯却是很感兴趣,说道:“军人大多都是练军体拳,你练的也是军体拳吗?”

    陈扬说道:“军体拳其实也是将一些厉害的拳术糅合在一起的,以杀敌为主。”童佳雯说道:“那你给咱们表演表演吧。”

    “是啊,是啊!”大家都来了兴趣,跟着起哄。

    陈扬不由苦笑,他摆摆手,说道:“这个真不能表演。”

    “为什么啊?”童佳雯代表众人问道。

    陈扬说道:“因为我大伯教我的时候,就说过,军体拳也是国术的一种。而国术有国术的规矩,国术就是只杀敌,不表演!”

    “只杀敌,不表演!”这话一出来,众人都是一震,一个个的眼睛里都闪烁出一种崇拜的小星星来。

    最淡然的,大概也只有司徒灵儿了。

    夜宵在愉快的进行着,众人开始推杯交盏,觥筹交错。他们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加上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即使是喝些酒,那也是大人默许的了。

    还有一些男生都鼓足了勇气来和司徒灵儿搭话,敬酒。也有人找人宋灵珊,有人找上童佳雯。有人去向自己暗恋的女生表白。

    别看司徒灵儿平时很冷淡,但今天男同学来敬酒,她还是会喝上一口。当然,也不会有人好意思来灌司徒灵儿的酒。十四五岁的少年们,心思还是都很单纯的。

    这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不过后来,事情还是出现了插曲,一个不愉快的插曲。在大家都很嗨皮,兴奋的时候。突然被摩托车轰鸣的声音打断。

    大约有十来辆摩托车轰鸣而来,耀眼的远光灯照射而来,让人根本都看不清来人。

    这样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

    同学们纷纷变色,就算是童佳雯也瞬间脸色煞白。

    很快,那远光灯熄灭。

    十名摩托车车手下了车,朝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便是王春与其哥哥王健,这些摩托车车手们的手中都握了钢管。

    除了王春以外,王健和其余车手都是东江市里的混混。王健还是有名气的混子,所以找些伙伴出来,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至于王健,王健在学校里公然行凶。这次是惹怒了上面的头头们。派出所和公安局一直都在找王健。王健今天来,倒不是说就要杀人放火,而是要当着所有学生的面,狠狠的羞辱陈扬和赵英俊,为弟弟出这口气。

    之后,王健就打算离开东江市,暂避风头。他也没犯什么大罪,等躲避了这阵风头,再回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这时候赵英俊的双腿都在颤抖。

    童佳雯马上就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王健冲身边的黄毛混混说道:“别让他们打电话报警。”黄毛立刻冲上来就将童佳雯手中的手机夺了过去。不止是夺了过去,黄毛将童佳雯的手机摔在地上,一脚踩碎。他在这一瞬,威风凛凛,戾气横生。手中钢管一指众人,阴狠狠的说道:“谁特么要是敢报警,老子就打爆他的头。”

    学生们惊慌失色,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两个混混去将赵英俊抓住,然后推到了陈扬的面前。这样的情况下,宋灵珊眼泪都吓得掉了出来。就算是司徒灵儿也不能淡定了,她的拳头捏紧,手指关节因太用力已经发白。

    那么这个时候,最镇定的大概也就只有陈扬了。

    今时今日的陈扬,已经不再是十天前的陈扬了。他眼神冷静,看向王健。

    “王春!”童佳雯语音发颤,说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犯罪。你是不是要将自己的一辈子都给毁了?”

    “臭表子!”王春恶狠狠的冲童佳雯说道:“你以为你还是小爷的老师吗?你再特么罗嗦,信不信老子奸了你!”

    才十五岁的王春,居然能对童老师说出这等恶毒的语言,这不禁让人感到胆寒心颤。王春敢在班上掏刀子,那也就证明他是个真正的混人了。如今他被学校开除,当真是更加的没有了忌惮之心了。

    不得不说,有些人生下来,天生就特么是畜生,混蛋。

    比如……王春!

    “你们想干什么?”陈扬开口了,他扫视王春和王健,说道。

    就算是面对这种情况,陈扬依然镇定如一座渊岳大山。他的镇定,多少起了作用,让同学们慌乱的心也安定了下去。若今日只是王健与王春,同学们可能还有勇气站出来。但是这十来名社会青年,个个杀气腾腾,手持钢管,他们实在是没有勇气反抗。

    王健突然就朝陈扬竖起了大拇指,他说道:“杂碎,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没有尿裤子,老子佩服你!”

    陈扬说道:“如果我是杂碎,那你是什么?”他冷冷说道:“大概用畜生形容你,都是侮辱了畜生二字。”

    王健眼神一寒,他说道:“老子今天懒得跟你罗嗦,时间不多,只有十分钟。我给你和赵英俊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跪下来,给老子唱一首国歌,然后学三声狗叫。第二个选择,老子把你打成残废。”

    童佳雯立刻呵斥道:“你们别太过分了。”

    “你给表子闭嘴!”王春呵斥童佳雯。

    “王春,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骂童老师。你在我眼里就是条狗!”陈扬突然一把操起啤酒瓶,猛地朝自己脑袋上一砸,砰,啤酒瓶蓬成一团粉碎,他的额头上流出鲜血,同时他怒声吼道:“来啊,有本事就来搞死老子。”

    这一瞬的陈扬显得是那样的惨烈,他的眼里有种要燃烧起来的火焰,这样的火焰灼烧得让人疼痛。

    “砰!砰!砰!”无数的啤酒瓶被摔碎,这场面悲壮而激荡,这一刹那,众多男同学胸中的火焰彻底被点燃了起来。他们愤怒,悲壮,就像是要冲锋的战士,要和岛国鬼子一决生死。

    “来啊!我们不怕你们!”同学们操起凳子,酒瓶子,啤酒箱,还有扫把,只要是能找到的东西。

    “你们这群无赖流氓,来啊!”众同学们怒吼,这一瞬,他们胸中激荡出风发的意气。这一瞬,他们胸中的郁闷和复杂,全部都一扫而空。

    当王春和王健看着这群红着眼的少年,居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了狼群之中。

    许久许久以后,王健深吸一口气,他说道:“我们走!”

    “走你麻痹啊!”陈扬突然大骂道:“来了就别走了。”他突然跟豹子一样冲了出去。

    王健吃了一惊,他还真没想到陈扬居然在这时候还出手。而且,陈扬的速度很快。砰!王健只觉腰间被陈扬猛一撞,剧痛无比。陈扬的双手如铁箍一样将他腰身箍住,这一瞬,王健什么力气都施展不出来,直接就被陈扬干翻在地。

    陈扬骑在王健身上,啪啪两巴掌抽了过去。王健眼冒金星,双颊红肿,直接失去了战斗力。

    其他学生们也动手砸了过去。

    于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最后成为了初三八班同学们永生难忘的一晚。就算是事隔很多年后,他们回忆起自己的青春,都忘不了那一刻的激动和怒吼,更忘不了陈扬的那一句走你麻痹啊!

    当天晚上,同学们集体去了派出所。而王健和王春都被抓了进去。

    同学们自然都是无罪的,法不责众,当然,最多是有点防卫过当。可不管怎样,他们还都是未成年啊!所以,又能怎样呢?

    派出所的人,自然也是站在学生这边的。

    陈扬的头一点事情都没有,童佳雯她们关心陈扬,陈扬把脑袋伸过去给他们看,那还真是一点伤痕都没有。于是众人也就真相信陈扬是会功夫的。

    那是如火如荼的青春,是无悔的青春,这一晚,其实是陈扬送给同学们的大礼。他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将王健这些人制服,但是同学们若是继续被压住,懦弱下去,那么这将会是他们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陈扬用他的惨烈和气势将大家的血勇激发了出来。

    陈扬珍惜所有的同学!

    当然,这并不包括王春。

    这一晚,陈扬真正成了初三八班的supersar。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将陈扬当作了英雄。

    这一晚过后,陈扬迎来了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暑假。他被市二中录取,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所以这个暑假,林倩对陈扬是满意的,是没有任何怨言的。

    而陈扬却是不敢放松,他要急速提升修为。若是一年之后,真的让废土世界成为现实,那是太大的罪过,他必须想办法来阻止这一切,尽量的阻止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