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手段?”紫嫣失色。请大家看最全!

    陈亦寒说道:“控制人的手段有很多,尽管我猜不出他是用什么手段在控制胡长春。但我可以肯定,胡长春眼下真正听命的人绝对就是陈扬。”

    紫嫣说道:“不可能吧?胡老毕竟还是忠于紫玉府的。”

    陈亦寒说道:“紫嫣,你要相信我。到了胡长春这种年纪,任何**都不如他活下去的**。我可以为了你去死,那是因为我爱你的这种**超越了生死。可是他不会有这种**。”

    紫嫣脸蛋又是一红,道:“别说死啊死的。”

    陈亦寒握住了紫嫣的手,说道:“陈扬是我和我爹的生死大敌,他若不死,我和我爹还有咱两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眼下,这是关键的一次。这次若不能杀他,再要杀他便是难了。气运是此消彼长的。眼下虽然我的运气好过他,可若是我又像他之前数次杀不死我,那么说不定将来气运再次倾斜,我难免就会栽在他的手上。他对我更加恨之入骨。他的娘亲曾经勾我父亲,气死了我的母亲。所以,我父亲对他娘亲从未有过好脸色,他自小就恨着我和我父亲。”

    紫嫣说道:“这本就是他娘亲的不对,又怎能怨得上你。”

    陈亦寒说道:“这些且都不说了。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已经上升到了修仙界,咱们修仙界之间的恩怨,向来都是你死我活。我即便不是为了我和我父亲,便是为了能一直陪着你。我也要将他给杀了。”

    紫嫣顿时心中满是甜蜜,说道:“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去做。”

    陈亦寒说道:“傻丫头,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永远不会。我会一直守护你,和你在一起。”

    紫嫣红晕满脸,然后依偎到了陈亦寒的怀里。

    陈亦寒接着说道:“我怀疑,他虚虚实实,抓你是第一个虚招,去抢水月洞天是第二个虚招。而他真正的目的,还是要来抓你。他让我猜到第一个虚招,以为我会笃定他去抢水月洞天。而实际上,他还是想要抓你。”

    紫嫣顿时就被陈亦寒绕的有点晕,说道:“似乎太复杂了一些。”

    陈亦寒说道:“我说过,陈扬的鬼点子是最多的。他将虚虚实实的招数早已玩的炉火纯情。不过这次,我不管他是要夺取水月洞天还是要来抓你。只要他再次进来,我绝对不会再给他活着出去的机会。”

    “那你打算怎么办?”紫嫣马上问道。

    陈亦寒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假意相信胡长春,然后在今晚下半夜,你就假装去温泉里洗澡。你去温泉里洗澡是发送第一个信号。到时候,我让刘老和赵老在外面守着。这个时候,胡长春会假装去将陈扬给运送进来。实际上,这时候陈扬肯定不是去水月洞天,而是让胡长春找机会让他的真身潜入到温泉之中。更也许,他现在就已经悄悄潜入到温泉之中了。”

    紫嫣吃了一惊,说道:“这……假如我穿着衣服去洗澡,陈扬肯定会起疑。”

    陈亦寒说道:“那都不重要,只要他人已经在温泉之中,那么他便是瓮中之憋。我会藏在你的戒须弥里面,虽然你的戒须弥里没有空气,但闭气之术我还是会的。只要他敢动手,那么我出其不意便要他性命。”

    紫嫣说道:“可他万一真是去取水月洞天了呢?”

    陈亦寒说道:“在你去洗澡之前,我会将水月洞天收到手中来。总之,不管他如何算计,最多我们落空,但他绝对讨不到任何的便宜。”

    紫嫣沉吟一瞬,却是细细思量。随后她嫣然一笑,赞赏说道:“此计甚妙。这次陈扬贼子绝对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倒误了卿卿性命!”

    陈亦寒哈哈一笑。他笑过之后,眼中闪过寒意幽光。那是对陈扬一种极致的恨意!

    夜晚很快降临,下半夜的时候,紫嫣到了洞府主厅之中,她让刘老和赵老守在了洞府外面。然后她就穿着紧身衣到了温泉之中。

    陈亦寒已经不见了踪迹。

    整个洞府里都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郑老和胡长春本应该是在床上休息,实际上,郑老是在和胡长春合作,胡长春是需要假装将陈扬运送到水月洞天里去啊!

    这是陈扬的计划,也是陈亦寒的计划。

    胡长春朝水月洞天那边去了,郑老暗中跟在后面。这一场大戏拉开,到底谁是黄雀已经分不太清楚了。

    水月洞天似真似幻,即使水月洞天已经被收走,但也是看不太出来的。

    胡长春将一枚戒须弥放到那本是放水月洞天的地方,然后转身就快速离开了。随后,郑老和胡长春汇合在一起,郑老冷笑一声,说道:“少主已经准备好了水月洞天,只要贼子一旦进入水月洞天核心处,少主立刻发动水月洞天,杀死这贼子。”他顿了顿,又说道:“胡老,少主命你做完此事之后,立刻去主厅守护紫嫣小主人。少主还是担心怕出什么意外。这里有我和少主在就足够了。”

    胡长春点头。

    待胡长春走后,郑老立刻靠近胡长春所放的戒须弥,他探察里面,里面同样也是一条水蛇。

    郑老眼中闪过寒光,他暗道:“胡长春,你果然是真的背叛了小主人。”

    于是郑老马上依靠元神传意和陈亦寒联系,这种元神传意是之前就定好的信号源,所以能够在意识中通话。这种信号源不可持久,但是也很难被其他人发下。

    “少主,胡长春果然是鬼,他所放的戒须弥里根本没有陈扬。”

    陈亦寒心中顿时无穷杀意升腾而起,他冷笑一声,暗暗说道:“陈扬,你自负聪明,这次我看你还不死。”

    紫嫣就这样穿着紧身衣在温泉里泡着,这样泡澡自然是不舒服的。但为了完成任务,为了帮助陈亦寒,她必须忍耐下去。她其实也很紧张,总感觉陈扬会随时暴起。

    但是……

    时间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陈扬始终都没有出现。

    半个小时过去了,陈扬没有出现。一个小时过去了,陈扬还是没有出现。

    陈亦寒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从戒须弥里钻了出来。当他从温泉里探出时,紫嫣吓了一大跳,差点就朝陈亦寒出手了。

    “是我,紫嫣!”陈亦寒忙说道。

    紫嫣脸色微微发白,雾气氤氲之中,她的面容若隐若现。“你怎么出来了?”

    陈亦寒冷声说道:“想必是这恶贼警觉性甚高,最后发现不对放弃了这个计划。不然的话,他这个计划是兵贵神速,不可能拖延这么久的。”

    紫嫣觉得陈亦寒的话有道理,她说道:“我们先上去再说。”

    陈亦寒点点头。

    之后,紫嫣就去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

    接着便是三堂会审了。

    紫嫣,陈亦寒,还有赵老,刘老,郑老全部审讯胡长春一人。

    “胡长春!”陈亦寒眼光发寒。

    便就在主厅之中,陈亦寒厉声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胡长春顿时一头雾水,说道:“冤枉啊,少主,老奴又犯了什么错?”

    陈亦寒冷笑一声,说道:“胡长春,到了此时此刻,你还跟我装糊涂?你是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

    胡长春说道:“老奴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那陈扬贼子为何没有出现。但他的确是这么跟老奴计划的,冤枉啊,少主,那贼子无权无势,如今眼看就要日落西山,老奴就算是再想不开,也不会和他来合伙陷害小主人和少主您啊!”

    紫嫣顿时有些犹豫,她向陈亦寒说道:“亦寒,也许胡老师真不知道其中内情。你看陈扬不是也没在温泉池里出现吗?”

    陈亦寒说道:“不可能!”他随后目光如电的看向胡长春,说道:“胡长春,我知道你是被陈扬所胁迫。你是紫玉仙府的老臣,紫嫣和你是有感情的,她将你当作了长辈,所以也不愿意相信你是有鬼的。我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坦诚所有的事情,那么我可以既往不咎。如果你还是要跟我耍鬼,妄图狡辩蒙混过关。那么你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胡长春跪了下去,他指天发誓,说道:“如果老奴所言有半句虚假,愿遭天打五雷轰。若是少主不相信老奴,您就杀了老奴吧。但是老奴只希望一件事,那就是老奴死后,小主人要相信老奴的清白。老奴以前不过是个放牛娃,若不是老主人,如何能有今日。小主人更是老奴看着长大的。老奴可以死,但老奴绝不愿意背个背叛紫玉仙府的污名!”

    “好!”陈亦寒勃然大怒,说道:“胡长春,你够有骨气!那我就成全你,便杀了你,全你清白!”

    “等等!”就在这时,紫嫣,还有郑老,赵老,刘老几乎是同时开口了。

    紫嫣说道:“亦寒,现在的确还没有证据证明胡老是内鬼,而且,即便他是内鬼,那也一定是不得已的。如果你实在信不过他,赶走他就可以了。但你绝不能杀他。”

    紫嫣这次的态度是绝对强硬的!